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266章 天助我也  
   
第266章 天助我也

落疾風與水宏鷹帶著四十余人曉行夜宿終于在前幾天來到了落日山脈,並且知道了一個天大的事!

上古戰場驚現眾多寶物這件事是他們始料未及的,不過此行的目的是追殺何方幾人,所以就把此事暫時壓下,他們相信,這消息會像風一樣傳遞回家族的.

知道何方三人的目標是上古戰場,所以根本不用顧忌道路是否走差,而唯一叫他們擔心的就是何方三人身邊的幾位高手.

在上古鎮的時候他倆就打定主意,反正自己這些人也是生面孔,只要看到何方幾人就果斷下殺手,然後分散逃跑,諒那些高手實力再強也分身乏術不是.所以在想通這點後,兩人一致認為犧牲一部分人從而完成老家主交代的任務還是十分劃算的.

猛然間看到山路上有四個人,並且這四人現在正扭頭看向自己這邊.

待看到四人容貌後,落疾風與水宏鷹臉色豁然大變,隨即就猙獰起來.

那不是何方三人又是誰!!!

不過現在的況貌似與先前了解到的有些不符,怎麼三人身邊就一個渾身套著麻布片兒的青年?那些高手都去了哪里?

"真是天助我也,他們身邊哪里有什麼高手啊."水宏鷹半眯著眼睛,低聲道.語氣中滿是雀躍.

沒有高手的話,拿下何方三人就變的易如反掌了!

落疾風感覺事有古怪,晃著大光頭四下打量一番,看四周光禿禿的山川險峰並沒有半個人影,貌似還真只有眼前的四人,那些所謂的高手一個都沒了蹤跡.

"水家兄弟,咱們的運氣不錯,搞不好那些高手提前了他們一步,咱們正好下手!"落疾風陰陰的一笑,沒想到事發展的如此出人意料,簡直就是天意呀.

"既然沒有高手了,那咱們還夾著尾巴干嘛?哼哼,直接包圍了亂刀砍死!"

"正合我意!"

迅即,落疾風,水宏鷹兩人扭頭沖身後的諸多人馬打了一個合圍的手勢,然後策馬揚鞭率先就奔那邊沖去!

何方,烏闖,嫦曦,無痕,看到不遠處的馬隊驟然加速,他們四人互相對視一眼,心又來了一撥人,看來上古戰場驚現眾寶的消息已經傳遞的很遠了.

"咱們別擋道,放他們過去吧."嫦曦拉著何方就奔山路一側走去.

烏闖與無痕也跳了過來,萍水相逢,又是這麼多馬隊紛遝而至,誰也不會傻的在路中站著!

待四人全都站到了山路一側後,如同黑色洪流般的馬隊已經近在咫尺,並且沉悶的馬蹄聲噠噠作響,弄的人心煩意亂.

而就在這時,何方的身體一緊,他分明看到了打頭兩人正在死死的注視著自己,那神色仿佛早就認識,並且還有著血海深仇.

何方想了半天也沒認出他們到底是誰,不過加起了十二分謹慎,這里畢竟是落日山脈,面對這麼多人馬,並且他們的臉上都掛著層層殺機,不防是不行的.

"他奶奶的,他們怎麼都用那種眼神看咱們!"烏闖那雙桃花眼中閃現了鄭重,並且意念繃緊,為了防止師傅與師叔猜疑,他的黃金地火龍一直在地底鑽洞,尾隨著幾人.只要意念一動就能鑽出來殺人.

無痕臉上僵硬的笑容已經潮水般退去,低聲道:"不好,他們身上的殺機好重,貌似沖咱們來的."在大周王朝行走多年,無痕對殺機這東西著實敏感,要不然他也不會活到今天.

何方絞盡了腦汁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沉聲道:"在沒有異常前不要輕舉妄動."

殺機是個虛無縹緲的存在,可能這幫人生性嗜殺,看誰都這幅摸樣,所以在他們沒有做出任何舉動時,己方要沉著冷靜,別沒事找事!

看著何方四人一臉的凜然,已經飛奔到近前的落疾風與水宏鷹驟然爆發出一陣大笑,並且急急勒住了缰繩,他倆這個動作,後面四十多人馬呼啦一聲呈扇形就從後面圍攏而來,每個人均擰著眉瞪著眼,滿身殺機!

"媽的,果然是沖咱來來的!"烏闖罵了一句,隨即閃身就跳上了山路.因為身後就是亂石,並且沒有了退路,這馬隊一圍,根本沒地方跑!

與此同時,何方,嫦曦,無痕同樣神不悅的尾隨烏闖身後,冷眼相對,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四人全重新站在山路上後,那四十多人的馬隊終于劃出了一個半圓,將一面山路堵死,並且後面的山路正在迅速的合圍,眼瞅著就化成了一個大圓圈兒,將四人圍成了鐵桶.

四人感受著四周蒸騰起來的滾滾殺機,與馬上眾人的具體實力,心中駭然下得出一個結論,這四十多人貌似都是二星元師以上.而那個那個大光頭與他身側的家伙是實力最高者,無痕都探測不出來.

何方無視著身前身後的凝重局勢,一雙眼幽光四射,並且體內冥氣像煮沸了的開水好似,咕嘟嘟沸騰不休.

"你們是什麼人,包圍我們干什麼,咱們好像沒見過."

落疾風與水宏鷹聽到何方的話,均仰頭暢快大笑,大團的霜氣不停從他倆口中冒出,當臉色微微掛著一絲潮後,笑聲戛然而止.

落疾風皮笑肉不笑的:"咱們的確是沒見過,要是早就見過你們還能活著走到這里?你叫何方,你叫烏闖,至于那個美人兒叫嫦曦."他分別點指三人,當指到嫦曦時,那雙賊眼中透著一絲淫穢,從畫像中就發覺嫦曦的貌美,今日一見果然國色天香,令人不能自已.

三人心中大駭,沒想到他們竟然認識自己,而何方精確的捕捉到這光頭大漢看嫦曦時眼中的神彩,嘴角勾起了一絲殘忍的笑容:"你們到底是誰?"

水宏鷹咬牙切齒道:"殺了我們兩家少主不,還叫波家人過去指手畫腳,何方,今日就是你們三個的死期!"

聽到這話,除了無痕疑惑外,何方三人全都幡然醒悟,他們竟然是水家與落家的人,可洪丐分明,波家已經將這事擺平了啊,怎麼……

到了現在他們都知道事敗露了,但就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現在洪丐等人也不在身邊,被仇家團團圍住,想要脫身貌似有些困難.

要是早知道如此剛才就應該提前跑!

既然被追上,何方光棍起來,嗤笑道:"原來是水家與落家的人馬,不錯!你們的少主是我們殺的,但是你們能追到這里想必也了解到一些況,我們有四位長輩去別處辦事了,約定好今天跟我碰面,現在算算時間,應該快來了,我們幾人也不是吃素的,你們這四十多人要想殺死我們可得費一番手腳,到那時四位長輩來了,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他們既然能追過來,肯定掌握了太多的蛛絲馬跡,光沿途進過的客棧就有不少,他們定然知道自己這方的況.

烏闖與嫦曦全然警惕著,知道現在的況嚴峻,地方的人數也太多了一些,就是黃金地火龍面對人海戰術能發揮的實力也非常有限.

一旁的無痕現在多少明白了一些,心他們三個惹得仇家真不少,今天這陣勢,看來不全力一搏是走不出去的,也罷,何方救我一命,今天該報報恩了.

落疾風與水宏鷹聽到何方的話,臉色不由一緊,但下一秒就全都嘲笑起來,嘲笑何方無中生有,這話中的漏洞太多,定是想叫己方有所顧忌,哼哼!

"何方不要枉費心機了,你就是出大天來,你們三個,哦不,你們四個都得死,要是現在就束手就擒,還能落個全尸,不然全都剁碎了丟到深山喂元獸!"

落疾風的話剛剛完,何方大吼一聲:"全力突圍不可戀戰,烏闖先他媽給我殺了這個大光頭!"

既然對方沒有產生忌憚的緒,那麼再別的就是廢話了,現在這個形只有先跑出去再!

何方瞬間施展鐵骨,死死拉住嫦曦的手,他可不打算硬拼耽誤時間,下一秒直接施展天冥十八變拉著嫦曦轉身本後面的馬隊沖去.

無痕也明白局勢的緊要,抽出一把長劍,翁的一聲白色元氣光暈就蒸騰起來,挽出無數劍花也選擇了一個方向突圍.

烏闖看到三人奔兩個方向跑去,他用零點零一秒的時間冷笑一聲,迅即意念催動,在落疾風與水宏鷹下令殺人的瞬間,他倆面前的土地中咻的一聲迸發出一大片泥土碎屑,緊接著一道金色身影與熾烈的灼熱感撲面而來.

"啊!"兩人大驚失色,驚叫出聲,一時間沒看清那是什麼東西.

而圍攏的四十多人全都嗡嗡在身上漲起了金色或白色光暈,手中各式武器奔著闖過來的何方三人盡數劈去.

何方感受到頭頂無數猛烈且凌厲的金風罩了下來,他迅即將鐵骨冥技施展到極致,並且閃電般輪拳砸到面前數匹馬的馬脖子上.

噗通噗通幾聲,數匹馬嘶叫著栽倒在地,一個缺口出現了.頭頂劈下來的武器均被嫦曦手中鎖鏈卷住,為何方爭取了逃跑時間.

在這萬分緊急的時刻,這些馬隊的弊端顯露了出來,這里畢竟不是平原,而是崎嶇的山路,當一個缺口打開,原本有序的隊伍直接混亂起來,給那些揮動兵刃想要殺人的家伙制造了無比的困難.

不過饒是如此,何方拉著嫦曦想要跑出去依舊千難萬難,畢竟山路狹窄,馬隊眾多,你想想四十多馬隊圍在一起,里三層外三層得是個什麼景象.

包圍圈已經縮到了極致,而何方與嫦曦,還有另一面的無痕全都舉步維艱起來,正在這時,一聲慘叫響起,只見水宏鷹被一道金色火焰燒上了身體,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就化作了滿天灰燼,他坐下駿馬嘶叫一聲,驚慌失措的就沖圍攏起來的馬隊沖來.

而落疾風將事的全部過程看的清楚,就在那道金色身影破土而出的時候,一道金色火線就噴了過來,本來這火線是沖自己而來,不過反應及時,堪堪躲避了過去,不過身旁的水宏鷹就沒這麼幸運了,被金色火線沾染了一點兒,渾身就燃燒了起來,剛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就變成了灰燼.

這慘絕人寰的一幕來的匆匆去的迅即,幾乎一眨眼,人沒了,馬跑了!

烏闖看到那大光頭沒死,心中滿是詫異,看到十數匹駿馬奔自己沖來,馬上的眾人全都掛著猙獰的笑容,眼中殺機濃重.

烏闖驚叫了一聲,繼續催動黃金地火龍准備噴火!而他自己從儲物戒中取出一雙黑色拳套,碰碰兩拳將劈下來的數把鋼刀砸偏,隨即直接奔旁邊的亂石中跑去.

這時就聽咚的一聲,水宏鷹那匹駿馬撞進了面前的包圍圈中,頓時把已經混亂不堪的馬隊撞的更加凌亂了.

黃金地火龍身子一彈從地面飛起,奔著落疾風又一道金色火線噴出,然後落在地面鑽入泥土隱蔽起來.

落疾風知道這火線的厲害,也終于看清那金色身影竟是一頭元獸,能把水宏鷹這十星元師瞬間燒成灰燼的元獸,最少都得是二級吧.

所以看到火線奔面門竄來,他驚叫一聲,翻身下馬,噗嗤一聲悶響,那道金色火線直接噴到了坐下駿馬身上.

駿馬慘烈的嘶叫一聲,噗通摔倒在地,一會兒就變成滿地灰燼.

(求花咧)

上篇:第265章 四人隊伍     下篇:第267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