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376章 誇贊  
   
第376章 誇贊

猛地一絲風吹來,何方豁然抬頭,發現天空依舊湛藍,只不過鳥雀的鳴叫聲是如此悅耳,就如同已經好久沒聽到這種聲音了.

他心髒漏了一拍,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緒,忽然生出了一種從牢籠中鑽出來的詭異感覺.

"怪事!"

何方第二次出這個詞語,但哪里怪他根本看不出來.

這時,七彩尊者已經將重傷未愈的黑蓮尊者與破天尊者攙扶到了近前,兩人垂頭喪氣,胸口依舊在不斷起伏,不過鮮血算是止住了.

他們現在絲毫沒有力氣,就如同兩個被剔了骨頭的死豬.

當黑蓮尊者發現金蓮花鳳麒的無頭尸體後,就感覺胸口一痛,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

七彩尊者苦笑著跟何方:"這些本是不應該發生的事!"

完攙扶著兩人就要離去,黑蓮尊者死死的剜著何方,絲毫沒有敗下陣來的沮喪與恐懼感,有的僅僅是仇恨,僅僅是怨毒.

破天尊者吐出一口血沫,冷笑道:"何方,咱們山不轉水轉,早晚有一天我要殺了你!"

何方眯著眼睛,無視著兩人惡毒的話語與眼神,聲音趨冷道:"你們倆加在一起也沒有我兄弟這條腿重要.要不是現在皇帝中毒,勢嚴峻,你們今天就得死!"

七彩尊者心中一驚,連忙打斷:"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們不要吵了.都消消氣."

完拖著兩人直奔別院外面走去.

七皇子怔怔的看著何方,干笑道:"你又叫我大開了眼界."

何方對他一直就持有懷疑態度,唯有不冷不熱道:"逼不得已."

但就在這時,就在七彩尊者拖著兩位重傷人員漸行漸遠的當口,打一處角落中出現了一個年輕人.

此人身材適中,不胖不瘦,穿著一條淺紫色的長袍,腰間圍著玉帶.不過其面色微微透著蒼白,並且面容十分之古板,就好似面部肌肉都僵在了一起好似.

但那雙眼睛卻如同一泓秋水,那樣閃亮,看著漸行漸遠的三名尊者,他若有所思的將眉心微微蹙起.

別院被雖然被那個灰衣老者用大神通隔去了聲音,使離的遠的人們根本注意不到這里.但是這個年輕人好似就在這里多時,並且他透過人群的縫隙將里面的況看了個一清二楚.

尤其是看到何方後,他更是沒舍得移步.當看完那場比斗,心中澎湃不已,更加堅定了自己某種決心.

所以在這一刻,他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巴掌大的青色葫蘆,打開葫蘆嘴,只聽'咻咻’兩聲,從里面飛出了兩只透明的蚊子.

對,的確是透明的,如果它們靜靜的趴在一面白牆上面根本不會引起任何人的主意.放在這種晴天白日里就更加隱蔽了.

這兩只透明的蚊子,悄無聲息的震動著透明的翅膀,直奔黑蓮與破天兩位尊者的後頸咬去.

就在這個面容古板,眼眸卻如同一泓秋水般明亮的少年殷切期待時,打空中赫然吹來了兩股清風,但是無形中這兩股清風卻凝聚成了兩柄匕首摸樣.

噗嗤——

那兩只透明蚊子剛要下嘴咬,就直接被匕首撕成了碎片,而後微風一卷,蚊子尸體就此消失.

"什麼?!"

年輕人大驚失色,滿臉的不敢置信,他當然沒看到那兩柄由空氣凝聚出的匕首,他只看到兩只透明蚊子忽然消失,蹤跡頃刻間不見,徹底變成透明的了.

他驚駭的四下打量一番,確認沒有人發覺了自己,于是懷揣著一分驚疑不定的心,他決定就此撤離.

屋脊上的灰衣老者看著那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若有所思的道:"他怎麼會有夢月帝國,鬼蜮門才會有的隱蚊呢?"

身為大周王朝的守護神,三星神元師周燭天來,他不願意被俗事纏身,只關心大周王朝不被外人滅了就行.

但猛然間發現夢月帝國的玩意兒,足以叫他提高了警惕,所以就出手殺了那兩只隱蚊.

當然,他還不知道皇帝中毒與以武立儲的事,所以到了現在他還在納悶為什麼整個皇宮內盡是些地元師的氣息,真真叫人摸不著頭腦了.

別院中,周子元苦笑道:"何方,你能不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

何方在觀察烏闖的腿,忽聞這句話,他只能扭頭笑道:"他日你會明白的."

然後跟周青云:"周大哥你跟無痕將烏闖帶回客棧好生將養,我不能不明不白的離開,得給九戒禪師一個解釋去."

"我不走,咱們一起去."烏闖坐在地上叫囂.

金蓮花鳳麒死了,他多年的心病算是徹底瓦解,現在斷了一條腿又能算什麼呢?

何方瞪了他一眼,沒好聲氣的:"你現在第一要務是養腿,別跟著瞎摻乎."

烏闖知道他心疼自己,只好唯唯諾諾的:"事總沒有一帆風順的時候,按倒了葫蘆又起了瓢,你子在九戒禪師那里可別耍光棍.因為你打不過他."

何方苦笑只有點頭稱是.

周青云與無痕知道這事兒不可能就此了結,所以就放任何方去吧.他倆倒個別,叫他早去早回,反正兩位尊者沒有性命危險,況且自己這邊也占著理,九戒禪師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迅即他們兩個駕著烏闖離開了.

周子元十分尷尬,指著金蓮花鳳麒的無頭尸體:"你把他的腦袋給了烏闖,這個尸體怎麼辦?"

"我來想辦法."何方完取出一塊布匹,裹了尸體,然後收入了儲物戒.

這處別院除了滿地的血跡,外加倒了一面牆外,其他的根本沒有半分改變,好像這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何方意味深長的拍拍周子元的肩頭,絲毫不忌諱他是什麼勞什子的皇子,似笑非笑的:"十七皇子已經被罷去皇子身份,打入了天牢.就是因為他想要毒害我們,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所以要格外珍惜啊."

周子元渾身打個哆嗦,根本沒有身處皇宮大內那絲安全感,訕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何方不想跟他再做計較,起碼在在沒有得知誰是凶手的況下.

大皇子周夢琪有不在場的證據,十七皇子打入天牢,那麼四個實力最強的皇子,就還剩下這個七皇子周子元與十三皇子周承宇了.

並且周承宇是個耿直的性子,話不經大腦,叫他策劃這麼一出極其隱蔽的毒害皇帝的陰謀,估計比叫他直接殺死皇帝還要難.

那麼,在其他十三個皇子沒有嫌疑之前,周子元無疑就是凶手的候選人呐.

所以,今天的何方不冷不熱,不溫不火,距人千里之外,但又不叫人感到十分冰寒.

見何方不再作答,周子元只好停止了追問,並且他隱隱摸清楚了何方話中意思,眼中閃現了極度的不滿,最後只有轉身離去,當走出了別院的可視范圍外後,才冷哼一聲:"看來他還是在懷疑我."

何方看他離去的背影,面部沒有表,但就在他准備前去寢宮尋找九戒禪師,明這件事的當口,就感覺耳邊一陣熱氣傳來,:"打擾了我的好夢,就這樣拍拍屁股走人啦?"

"啊!"

何方嚇的三魂皆冒,好像被踩到了尾巴好似,瞬間向旁邊閃退了一米有余.

一張臉滿是煞白,但當他扭頭想看個究竟時,發現一張蒼老的臉已經貼上了自己的鼻尖,他那雙眼睛中滿是戲謔的笑容.

"啊!"

何方被連環驚嚇,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這一下可看清了這人的摸樣.

只見一個灰衣老者,正似笑非笑的站在自己面前,他給人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或虛或實,就好像是一團空氣,也好像是一座不可撼動的高山.

"你,你是誰?!"何方的大腦一片空白,真不知道這個老家伙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邊的.

但是下一秒,也就是用幽冥之眼掃了一下後,他發出一聲根本抑制不住的驚叫:"你是神元師?!!!"

當然他已經看出這老者是三星神元師,只是太過驚訝就沒有全出來.

灰衣老者原本似笑非笑的表直接僵在了臉上,眼中頃刻間閃現了凝重,驚駭道:"你怎麼能看透我的境界?"

"我,我……"何方感覺到自己的心肝都在顫抖,他不明白自己身邊為什麼會出現這麼一個超級大高手

"我問你怎麼會看透我的境界!"周燭天眼中的驚疑越來越盛,本來想詢問一下他這一身的詭異元技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沒想到話未出口,對方又丟出一個叫人難以捉摸的重磅炸彈.

這個何方區區十一星元師,怎麼就能脫口而出自己的境界?!

何方的臉都嚇綠了,猛然想到剛才生出的那種從牢籠中掙脫的感覺,眼珠一轉計上心頭,顫聲道:"我雖然實力低下,但還有些見識,剛才忽然有一種被囚牢圍困的感覺,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您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身邊,所以我一下就想到了剛才那種感覺必定是世上失傳已久的陣法.而能布置陣法的不就是神元師麼?"

話完,他後背的冷汗就打透了衣衫.要面對天元師他還可以用血如意中的陣法逃脫.但遇上了貨真價實的神元師,恐怕血如意就不好使了吧.

這是一種極度無能為力的感受,就好像自己是他手心里的一只螞蟻,對方動動手指,就能碾死自己.

周燭天聽聞何方這番話,猛然一愣,迅即軀體一陣發抖,爽朗的大笑就迸發了出來.

"你這子真是聰明至極!"

上篇:第375章 報仇了     下篇:第377章 巧妙的打臉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