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修真強少 第0859章 你飛一個  
   
第0859章 你飛一個

大小姐也挺費解的,她記得蕭辰平時也不喝酒啊,今天怎麼一杯接著一杯,沒個完了?那個馬蜻蜓明顯是在使壞,難道他沒看出來嗎?

"呵呵,沒事沒事!如果蕭辰大俠喝醉了,等會兒我讓下人扶他回去就行,哪能勞煩你動手啊?這可不是我們的待客之道!"馬蜻蜓笑著說了一句,心中卻是想著:等蕭辰喝得不省人事,我就直接把你這小浪蹄子給辦了!到時候看誰還能來救你!

原來馬蜻蜓灌蕭辰的酒,用意就在這里,把蕭辰灌趴下之後,程夢瑩就由自己擺布了!

"嗝!"蕭辰重重地拍了幾下馬蜻蜓的肩膀,朝他臉上噴了口酒氣,大著舌頭道:"小……小蜻蜓啊!還……還是你小子夠意系(思),不但把我的……未婚妻照顧得則(這)麼好,還給她提供天材地寶,讓她修煉……侄女心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才好了!"

"嘶——"馬蜻蜓被拍得差點出內傷,疼得齜牙咧嘴的,起初還在納悶蕭辰的未婚妻是誰,後來才聽出他指的是程夢瑩,只好陪著笑臉說道:"那是那是!蕭辰大俠的未婚妻,那就是我嫂子啊!我怎麼能不用心照顧呢?"

"唉!"蕭辰突然悠悠歎了口氣,面色有點沉重,酒杯一放,好像是不打算喝了,心中卻在暗罵:你小子用心照顧個屁!我看你是想把她照顧到床上去吧?

馬蜻蜓一見此狀大是緊張,這可不能半途而廢啊!他連忙問道:"怎麼了蕭辰大俠?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來來來,不必心煩,咱們一醉解千愁!"

蕭辰搖了搖頭,悵然道:"想當初,我父親帶著試煉小隊失蹤.還連累了程家丟了一個人,程爺爺勃然大怒,找蕭家問罪,我才會被趕出家門.當時要不系大小姐收留我,可棱(能)我早就被人給坑死了!"

馬蚰蜒和馬蜻蜓詫異地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有些不解.之前不是還聊得好好的嗎?蕭辰怎麼突然提起這檔子事兒來?

程夢瑩也有點納悶,不過想起當時幾個人住在別墅里的開心日子,心里也有點觸動,看著蕭辰的目光溫柔了不少.

還沒等三人有別的反應,蕭辰隨即話鋒一轉,開口問道:"對了,我說小蜻蜓啊!都嗦(說)你們奎山派系外武林第一魔門.想必各個方面一定都很流弊吧?消息渠道肯定很靈通系不系?你有聽說過我父親蕭峰的下落嗎?"

"呃……這個……"馬蜻蜓頓時呆住了,沒想到蕭辰居然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不禁有些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才好.

馬蚰蜒也是一愕,先朝馬蜻蜓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亂說話,然後才面露難色的接腔道:"蕭辰大俠,您實在是過譽了,別看我們奎山派家大業大.好像很厲害,但其實也只是在外武林有點影響力罷了.至于世俗界的事兒,我們知道的也不太多啊!"

"不會吧?如果系小蜻蜓不了解內情,還棱說得過去,但系連馬門主也一問三不知.那就有點不合常理了啊!"蕭辰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差點把桌上的碗碟都給打翻了,臉上的表情很是不悅.

馬蚰蜒嚇了一跳,苦著臉道:"蕭辰大俠,我們是真不知道啊……"

"尊的嗎?"蕭辰瞪了他一眼,看到馬蚰蜒連連點頭,又惡狠狠地吼道:"少特麼給我裝蒜!我可聽說,這事兒就系你們奎山派干的!"

"啊?不可能!"馬蚰蜒這回是真的震驚了,斷然否認道:"絕對不是我們奎山派干的!"

蕭辰冷笑幾聲,醉醺醺地轉頭對程夢瑩說道:"大小姐,咱們還系回去吧!這奎山派的人不老實,估計開那個什麼鳥討伐大會,也是想坑我來著!還系不要呆在這里了!"

程夢瑩本來就待得有點不耐煩了,聞言第一時間答應道:"是啊!我看這地方也沒什麼好的,咱們還是走吧!回松甯去還逍遙一點!"說完作勢要起身去扶蕭辰.

"蕭辰大俠還請留步啊!"馬蚰蜒嚇了一跳,這要讓蕭辰走了,自己還怎麼玩兒啊!他連忙攔住程夢瑩,又腆著臉來到蕭辰的身邊,想要敬個酒賠禮.

蕭辰斜著醉眼瞟他,不滿地嚷嚷道:"本大俠還沒站起來呢,你就要送客啊!這酒喝得也沒意思,一想到我爹還生死不知下落不明,我的心就哇涼哇涼的!"

"這……可真不是我們奎山派做的事兒啊!蕭辰大俠,咱也不能屈打成招是不是?"馬蚰蜒都快哭了,一個勁兒的解釋.

"少給我扯犢子,我可系有……有強力人證!絕對不會冤枉你的!"蕭辰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一臉不滿地說道:"算了算了,既然你們那麼不誠心,我也沒必要再陪你們玩兒了……走吧大小姐,咱們回去!"

馬蚰蜒急得汗都差點下來了,拉著蕭辰信誓旦旦地說道:"蕭辰大俠,我發誓,這肯定不是奎山派干的事兒!你那個強力人證是誰,讓他出來,我們可以對峙!"

"對什麼對……程中凡不就系你們的人……難道還能說謊?"蕭辰大手一揮,像是無意識地反駁了一句.

"程中凡??媽蛋的,他又不知道情況,瞎說個毛線啊!"馬蚰蜒眼前一黑,怒氣上湧,狠狠盯了馬蜻蜓一眼:看你帶來的那個完蛋玩意兒!

"你……別忽悠我,難不成……他還坑自家門派啊!"蕭辰醉醺醺地嚷道,一只手到處亂揮,差點沒把馬蚰蜒給打了.

馬蚰蜒實在是沒辦法了,只好說道:"蕭辰大俠,我用性命和你擔保,肯定不是奎山派做的.至于你父親到底去了哪兒,其實……其實我也只是聽到了一些傳聞而已,並沒有經過確認.我聽說,啟天門的弟子好像之前遇到過你的父親,至于後來他究竟去了哪兒,我就真不知道了啊!"

"哦?系那個內武林的啟天門嗎?"蕭辰表面上還是一副喝高了的迷糊樣子,心里卻是後悔不已:媽蛋的!太失策了!那個刑小妞不就是啟天門的弟子麼?

如果自己早點知道是她的門派在暗中下黑手,當時就該在她受傷時,想辦法趁機打聽父親的下落才對!她要是敢不說,就直接把她的衣服給扒了,看她還會不會嘴硬!

其實蕭辰早就已經用元氣把胃里的白酒都煉化了,不過卻假裝滿嘴跑火車,裝大舌頭,為的就是能打探自己父親的下落.

他早就想好了,自己先胡言亂語一陣,做個鋪墊,等會就算撕破臉,過後也可以說是耍酒瘋,把責任推個乾淨.

現在一番試探下來,蕭辰也能看得出,馬蚰蜒並沒有撒謊,他知道的也有限,否則自己要是真調頭走了,他明顯是得不償失的.

"蕭辰大俠,你沒事兒吧?是不是喝多了,人感覺不舒服?要不,我讓下人扶你回屋休息去吧?"馬蚰蜒見蕭辰又坐了回去,好像平靜了一點,便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都快恨死自己兒子了,沒事瞎灌蕭辰酒干什麼?現在好了,人家喝醉了撒酒瘋,自己不但不能說什麼,還得裝出一副笑臉在邊上陪著,真特麼憋屈!

"沒醉,我沒醉!"蕭辰故意醉醺醺地揮了揮手,既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他覺得也沒什麼必要再繼續呆下去,不過如果自己就這麼離開的話,這裝醉的目的性就太明顯了.

為了不讓馬蚰蜒起疑心,蕭辰又端起了酒杯,轉頭對馬蜻蜓說道:"來來來,小蜻蜓,給本大俠滿上!今晚本大俠心情不錯,你陪我多喝幾杯!一定要喝痛快了!"

"好……好的."馬蜻蜓也被蕭辰這一驚一乍的給搞糊塗了,但卻半點脾氣也不敢有,只能屁顛屁顛地給蕭辰倒滿了酒,然後再次拿起酒杯,和他對飲了起來.

"嗝!我說……你們父子倆的名字還挺有意思的啊!"蕭辰搖頭晃腦地喝著酒,拿筷子點了點馬蚰蜒道:"一個系地上爬的蚰蜒,一個系天上飛的……咦?不對啊!小蜻蜓你怎麼不會飛呢?"

看著蕭辰一臉詫異的樣子,馬蜻蜓快跟不上他的思路了,憋了半天,憋出來一個"啊?"

蕭辰晃著二郎腿,拿筷子指著馬蜻蜓道:"你看你老子,在地上爬得多歡快!你趕緊的,飛一個給本大俠開開眼界!"

"這……我……我哪會飛啊……"馬蜻蜓完全愣住了,他沒想到蕭辰喝大了之後居然連他的名字都能拿來開玩笑,只好用眼神求助自己的父親.

馬蚰蜒剛剛才走回自己的位置,聽到蕭辰的話都快氣炸了,老子怎麼就在地上爬著了?他都快分不清楚蕭辰是真喝醉,還是在借醉嘲諷自己了.

惱怒不已的馬蚰蜒直接無視了馬蜻蜓求助的目光,只當做看不見.特碼的,老子也拿蕭辰這個夯貨沒轍,你小子自己惹出來的事情,你自己兜著吧!(未 完待續 ~^~)
.

上篇:第0858章 一杯接一杯     下篇:第0860章 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