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尊的貪財娘子 040章:此花名思念  
   
040章:此花名思念

白驀堯聽了聶遠甯這話便皺了眉,這聶遠甯究竟想做些什麼?

"白公子,你如今已經入魔了,再回神界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不如待在我魔界做我魔界至尊如何?"聶遠甯笑了笑,看著白驀堯的眼神是那般深不可測.

"你,想怎樣?"白驀堯良久才說出了這一句話來,聲音依舊毫無起伏,冷冷冰冰.

"聶某人不想怎樣,白公子,我聶家世世代代都是魔界的占星師,聶某人早已經算出了莫呈氣數已盡,舊主亡,新主生,聶某只跟對的主子."聶遠甯依舊笑得一臉溫和.

"憑什麼信你."白驀堯的眼神夾雜著冰霜掃向聶遠甯,顯然是不信他的話.

"莫呈在位多年,殘暴狠絕,聶某如今順應天命投靠你這位新主,有何不可?"聶遠甯也不知從哪里變出一把玉骨扇,儼然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任誰也會有些不敢相信,看起來如此文弱的聶遠甯竟會是魔界的大將軍還是個占星師.

"我不信你."白驀堯依舊不信這個聶遠甯能這麼淡然的投靠他,這個聶遠甯,不簡單.

"不信我沒關系,只是我作為占星師,早就算到你會因為一個女子而一念成魔,而你成魔之日,就是你成為魔界新主之時!"聶遠甯仍舊不氣不惱,只搖晃著手里的玉骨扇,對白驀堯說道.

他的眼里,全是認真的神色.

"為了女子?"為了一個女子一念成魔?白驀堯驚愕了,難道說,他忘記的,就是這個女子?

她,是誰?

"若你信我,那麼你就做這魔尊,因為你成為魔尊之後,那個女子會來尋你."聶遠甯是個很會察言觀色的人,見白驀堯那副苦思的樣子,便抓住機會,說道.

白驀堯的腦海里忽的閃過一個模糊的女子身影,似乎又聽得那女子氣急敗壞的說了一句"白驀堯你大爺的!"

那麼熟悉的聲音,那樣熟悉的語調.

她喊他白驀堯.

他想要努力的看清那個模糊的人影,卻始終像是有一層揮散不去的灰塵一般,讓他不得而見.

想著想著,他竟覺得心底有種微微酸澀的感覺.

他覺得,如果錯過那個模糊的女子,那麼他就是錯過了他一生最美的風景.

"如何?"見白驀堯許久不說話,聶遠甯又出聲問道.

白驀堯的心動搖了,因為聶遠甯說,只要他成為魔尊,她就會來找他.

他想看看,她是誰,為什麼,她在他心底看起來那麼重要,卻又想不起.

于是,白驀堯張了張嘴,略微干澀的嗓音響起:"……好."

"還不拜見魔尊!"聶遠甯一聽白驀堯這話,隨即笑得如沐春風,又清了清嗓子沖那一眾魔兵命令道.

"拜見魔尊!"眾魔兵面面相覷,最終還是都跪在地上,沖白驀堯恭敬的行了一禮.

畢竟,聶遠甯是他們魔界的占星師,他說的話,一定沒有錯.

"起吧."白驀堯冷眼看著跪在地上的那一群魔兵,隨即淡淡的揮了揮手,隨後便拿著那把帶著莫呈的鮮血的寒冰劍轉身離去.

"她來尋你,但願到時你還能認出她,否則,這一錯過,便是永生永世了."聶遠甯看著白驀堯清俊的背影,嘴角依舊掛著淡笑,喃喃的話卻透著擔憂.

……

夏顏非和鏡琝鉹F整整兩日,卻怎麼都沒有找到白驀堯.

兩日的不眠不休,終于還是讓本就身體孱弱的夏顏非一病不起,陷入昏睡之中,不省人事.

"她怎麼樣了?"鏡甯搧蛗鬖b床上,臉色蒼白的夏顏非,又向給她號脈的大夫問道.

"放心吧,這燒已經退下來了,待會兒老夫再給她開些藥吃,過幾日便好.只是,她這憂思成疾的心病……老夫沒有辦法啊,你可千萬勸她莫要憂傷,否則對身體傷害也是極大的!"那大夫摸了摸花白的胡須,對鏡睇★D.

"多謝大夫,我記下了."鏡盚翵漱j夫拱手一禮,說道.

"不用不用,老夫給你寫藥方子."那老大夫擺擺手,隨即走到桌前執起毛筆,寫下藥方.

"多謝大夫了,這是診金."鏡痡給L大夫遞過來的藥方,又是拱手一禮.

"公子不必客氣,切記早晚各服用一副藥."那老大夫收下診金,笑著說道.

"我知道了."鏡琱@邊回答,一邊將大夫送出門外.

"驀堯!驀堯你不要走!別離開我……驀堯!"床上的夏顏非忽然張開蒼白干澀的唇,嘴里不住的喊著,那雙緊閉著的眼里滑下兩行清淚.

"夏姑娘?夏姑娘你醒醒!"鏡琣b門外聽到夏顏非的呼喊,便立即進了門來,走到床邊輕輕搖晃著夏顏非.

"鏡?"夏顏非艱難的睜開眼,看見眼前這個一身白衣的男子,微微沙啞的嗓音里透著迷茫.

"夏姑娘你終于醒了."鏡琣乎是松了一口氣,看著夏顏非,嘴角微微有了些笑意.

"驀堯……驀堯呢?!鏡琝A告訴我,驀堯去哪里了?!"夏顏非剛剛還迷茫懵懂的眼神驟然撥散云霧,又緊緊的抓著鏡琲漲蝟S,焦急的問道.

"夏姑娘……白公子他……失蹤了."鏡睅廒~的看著夏顏非,有些不忍的說了出來.

他動用了所有勢力去尋找白驀堯,可是這個人就好像上次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鏡琲器D,白驀堯不是凡人,他是神仙,想要找到他,恐怕很難.

"不……怎麼會這樣……他……他又離開我了……"夏顏非失魂落魄的靠著床柱,仰著頭,淚水卻無法回流.

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又一次拋下她……

他白驀堯當她夏顏非是有多堅強嗎?他想離開就離開,全然不顧她的感受.

就算他有苦衷,那也不該什麼都不告訴她啊!

為什麼……他總要推開她?一開始,不是他要招惹她的嗎?!

"夏姑娘如何了?"驀地,門外傳來一聲屬于少年的青澀嗓音,淡淡的,透著關心.

"意歌,你怎麼出來了?你可不要亂跑,摔倒怎麼辦?"鏡硠本D此聲便轉頭看去,見是蘇意歌,他便無比緊張的上前去扶蘇意歌.

"我沒事."蘇意歌推開鏡琲漱,那雙毫無焦距的眸子斂了斂,隨後便兀自扶著牆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到了夏顏非的床前.

鏡甯搧菪L自己空落落的手,眼里劃過一絲落寞,卻也沒有說什麼,便也走到床前來.

"蘇意歌?你的眼睛?"夏顏非這才看見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是武林大會那時候被鏡琤揚葵漕滬蚅炤N歌,又看見他那雙沒有焦距的暗淡黑眸,便驚訝了.

才多久不見,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怎麼就成了這幅模樣?

究竟發生了什麼?

"沒事."蘇意歌不複以往的活潑,聽了夏顏非的話,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輕輕的說了一句'沒事’.

"他拿他的眼睛,換了我的命……"在一旁的鏡瓻o陡然雙拳緊握,心里升起一抹酸澀,說道.

他永遠都忘不了,在雪山,這個叫做蘇意歌的少年就那麼對著他笑著說"用我的眼睛換你的命,值得."

他鏡,何德何能能讓他如此為他?

"啊?"夏顏非吃驚的看著蘇意歌.

她不敢相信,這個看起來傻乎乎又天真的少年,為了鏡,竟然能舍棄一雙眼睛?

"沒事,我已經如今習慣眼前一片漆黑了."蘇意歌那張清秀的臉上又露出一抹淺淡的笑容.

夏顏非怔愣的看著這個蘇意歌,他好像和之前不一樣了.

現在的他,連一個笑容都能讓人有心疼的感覺.

他不複以往的天真活潑,成了一個沉悶寡言的人.

這一切,都是為了鏡?

夏顏非忽然明白了,原來蘇意歌,竟是喜歡鏡琲!

一個男子,愛上了另一個男子.

"我先出去了."蘇意歌像是害怕被夏顏非發現什麼似的,他一手揪著衣角,一手拿著一根棍子,有些慌亂的摸索著走出去.

鏡皕Q上前扶他,卻又被他擋開.

"鏡,你們怎麼回事?"夏顏非見此,不由問出聲.

"他怕你看出他喜歡我……"鏡畯W笑.

"為什麼?"夏顏非疑惑,雖然男子喜歡男子這種事很少見,但她又不是那種迂腐之人,她畢竟是二十一世紀的人,同性戀也沒什麼稀奇.

"他覺得會被人厭惡."鏡皕n搖頭,滿臉苦澀.

即便他說了他不會討厭他,他也還是總是那麼不安.

"你喜歡他嗎?"夏顏非問道.

"我……我不知道."鏡琩郁峇@頓,隨即搖頭.

他心里很亂,他也不知道,他究竟喜不喜歡蘇意歌.

"他既然喜歡你,為什麼還那麼排斥你的觸碰?"夏顏非自然是看見了剛剛蘇意歌擋開鏡琲漱滫滌囮@.

"他說,他現在更配不上我了……"鏡皕Q起蘇意歌說這句話時候的模樣,那般脆弱的模樣,讓他心里又是一痛.

"夏姑娘,不說這個了,你這些日子就安心養病,我會幫你找白公子的."鏡痦`吸一口氣,又對夏顏非說道.

"謝謝你,真的謝謝."夏顏非又想起了那個推開她一眨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的白驀堯,眼里又有些濕潤了.

"何須說這些,你們之間的第一道裂痕,是我造成的,應該是我來還債的."鏡皕n搖頭,說道.

"謝謝."夏顏非動了動蒼白的唇,還是只說出了這句話.

"你好好休息."鏡琩ㄝL顏非又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便歎了一聲氣便轉身離開了.

刹那,屋子里靜謐無聲,夏顏非呆呆的靠著床柱,失神的喃喃:"驀堯……你在哪里……"

淚,無聲無息,滑落在錦被上,綻開一朵無色的花.

此花,名為思念,名為悲傷,名為期盼……

上篇:039章:請你做魔尊     下篇:041章:她藥石無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