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楔子  
   
楔子

楔子

這是一片混亂的空間,時間扭曲,空間破碎,沒有顏色,沒有聲音,只有一片混沌.

它似乎很小,除了一團混沌,別無他物.它又似乎很大,混沌中藏著無盡的可能.

它孤零零地隱藏在隱秘的虛空中,周圍是極度危險的混亂氣流與空間裂縫,令人無從尋找.它悄悄地生長變化,在不為人知的角落,慢慢演化著……

忽然,混沌中出現了一抹顏色,淡得仿佛不存在的青色,卻給這個黯淡的世界添了一抹生機.

青色越來越亮,仿佛力量積累到極致,"啵"一聲,青色的嫩芽掙開混沌的束縛,冒出頭來.

青芽的出現,仿佛打破了某種平衡,沒有時間沒有顏色的混沌,開始出現生氣,開始演化天地.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

無盡的星空,一人穩步踏空而來,不過幾步,便站在了混亂氣流和空間裂縫之前.

這是一個妙齡女子,盛裝華彩,眉目宛然.奇妙的是,她看起來弱不勝衣,那些混亂氣流夾雜著元磁顆粒,亂空橫掃,卻始終掃不到她面前.

對著空間裂縫,她抬起手,向著混亂氣流輕輕一撥.隨著手掌的虛影落下,一絲混沌之氣泄露了出來,她訝然地挑起了眉頭:"混沌青蓮,竟是真的!"

確定這件事的真實性,她頓時驚喜,只是很快變成了凝重:"這消息雖然得來不易,但必定不止我一人得知……混沌青蓮,這等寶物,如何能安然據為己有?莫不是別人設下的圈套……"

下一刻,她臉色乍變,雙手掐了個指訣,周身陡然出現重重虛影,只消一眼,便讓人昏昏然如墜夢中.

但,這夢境般的感覺,只存在一瞬,一息之後,一股強大的意念陡然籠罩下來,刹那間仿佛天火落下,身軀與元神俱焚.

女子眉尖一蹙,越發顯得楚楚可憐,身軀卻憑空消失,而原地出現了一株搖曳的香草,香草一晃,仿若夢境化為現實,萬物盡焚的熱意消失無蹤.

這番你來我往,不過電光火石,便已見分曉.

女子抽身而出,而空間裂縫之前,一名溫文爾雅的紅衣男子,手執火焰扇,不知何時悄然出現.

看到此人,女子心中一沉,面上卻聲色不動:"我道是誰,原來是你.焱升神君駕臨,有何指教?"

這位焱升神君渾身流淌著熱烈之意,卻如流水一般源源不絕.他含笑道:"江蘺,明人之前不說暗話,你覺得混沌青蓮這種東西,有可能只有我們兩人知曉嗎?"

江蘺神君眉毛一挑,等著他未完之語.

焱升神君道:"混沌青蓮出世,老怪物們怎麼可能坐得住?你我不過早了一時半刻,只要數息,便會有人趕到."

江蘺神君的沉默只有一瞬,立刻爽快道:"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再過一會兒,可就遲了."

"痛快!"火焰扇一敲手背,焱升神君道,"合作吧!你是靈草,要的自然是本體,我乃火之神獸,青蓮本體無用,混沌才是我之目的."

"好!"江蘺神君一口應下,似乎早就等著他的提議,"接下來……"

"兩位,"一個陰郁的聲音打斷了江蘺神君的話,帶著嘲弄說道,"萬年不見,怎麼變得如此天真?"

江蘺焱升二人均是眉頭一皺,隨後,一道陰影無聲無息地浮現.

黑色袞服,冕旒垂面,看不清面容,王者霸氣卻泄露無疑.

"轉輪王……"焱升神君緩緩念出三個字.

袞冕加身的轉輪王輕哼一聲:"如何,也要與我合作嗎?"

江蘺焱升同時沉默.他們二人,一人本體為蘼蕪靈草,一人本體為畢方神獸,一人要青蓮,一人要混沌,合作自然沒有問題,轉輪王卻不同,他修的是鬼道,混沌青蓮所含生機,才是他的目標,這可就不好分了.

焱升神君面帶微笑,輕敲火焰扇:"轉輪老鬼,莫非你要以一敵二?"他的語氣帶著強大的自信.

人界之中,大乘修士不過百余數,都困在渡劫這一關,死死邁不過去.他們這些人,同在人界巔峰,相識數萬年,對彼此的實力再清楚不過,他單人要滅殺轉輪王不易,轉輪王想要以一敵二,那更不可能.

轉輪王卻道:"何須以一敵二?你們就那麼自信,能在數息之內,將本座滅殺?"

他話音一落,又有一道強大的威勢壓了下來,其中鋒銳之意,仿佛萬物在前,均會化為齏粉.

離他們不遠處,站著一個不知何時出現的紫衣人.

"紫郢……"焱升神君雙眼一眯,心中快速思索.

鬼道之祖轉輪王,劍道至尊紫郢天君,這兩人同時出現,他和江蘺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弄到混沌青蓮,逃出生天,何況,後面還有其他人……而且,聽轉輪王的意思,似乎准備與紫郢聯手?

"喲,好熱鬧!"他還沒想出個頭緒,耳邊又響起了一道聲音.抬眼一看,黑幕被撕開一條裂縫,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小和尚鑽了出來,一邊摸著光頭,一邊笑嘻嘻地看著他們,"幾位來得可真快,和尚差點跟不上了."

"悟嗔!"目光掃過焱升神君,江蘺神君知道他們還未結成的同盟算是破滅了.既然無法搶占先機,這樣的結盟毫無意義.

焱升神君苦笑:"老和尚,你不是又轉世去了,跑來湊什麼熱鬧?"

法號悟嗔的小和尚摸著自己的光頭,說:"別的熱鬧可以不湊,這個熱鬧我能不湊嗎?你們一個個,趁著和尚我不在,想獨吞?"

回應他的,是轉輪王陰沉沉的一聲冷哼:"悟嗔,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可不是?"清悅的女聲響起,卻非出自江蘺神君之口.眾人抬眼,只見遠處一男一女相攜而來,男子面容英俊,氣度瀟灑,女裙高髻,環佩叮當,二人面貌均在二十七八,沉穩高貴,恰似一對神仙眷侶.

他們信步而來,不過幾步,便到了他們面前.

"悟嗔,五萬年前那筆賬,我們還沒算呢,你打算怎麼了結?"女子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小和尚左手把嘴一封,右手撕開一條裂縫,就鑽了進去.

男子輕蔑一笑:"你以為躲得了?"右掌虛空一抓,周圍空間片片撕裂.

"哎呀!"悟嗔的聲音傳來,身影卻未顯露.

"哼!"男子再次右掌虛抓,他動作不快,空間碎裂的速度卻很快,眨眼間已經延伸到了萬丈之外.

撕裂的空間碎片間,僧袍偶有閃現,卻始終未被抓到.

"我說,老簡,你們能不能別這麼沖動?"小和尚的聲音傳來,"跟我打起來,不是正好讓他們撿便宜?"

男子沒有說話,也沒有停手,那女子卻嫣然一笑,指尖一點虛空,一面古樸圓鏡慢慢浮現.這面古鏡看起來很尋常,掌心大小的鏡面,明亮如同圓月,周圍一圈不知是何成分的金屬鏡框,樸拙得沒有任何花紋,但在場任何人,都不敢小視這面古鏡!

道祖成鈞煉制的通天靈寶明月心鏡!這位明心天君的本體!

焱升神君忍不住轉過目光,望著出現至今,一直一言不發的紫郢天君.

人界慣例,大乘期修士有著獨特的稱謂,人類修道士男稱真君女稱元君,靈獸靈草等修煉成人,稱為神君,天地靈物修出靈體,則為天君.焱升神君是畢方神獸,江蘺神君是蘼蕪靈草,故稱神君.而明心天君與紫郢天君,一為道祖成鈞煉制的通靈法寶明月心鏡,一為道祖鴻元煉制的紫郢劍.

道祖之物,非同小可,明心天君直接祭出明月心鏡,其他人還真沒把握擋住她的全力一擊,惟有同為靈寶的紫郢天君,在正面對敵中,能憑借本體紫郢劍扛下這一擊.

明心天君這般做法,是打定主意與唔慎勢不兩立了.她的道侶簡不凡真君,是人界萬年難出的修煉奇才,五千年時間,便躋身人界一流修士行列,萬年時間,達到大乘巔峰的程度.再加上明心天君道祖法寶的通靈手段,二人當真一心滅殺悟嗔,悟嗔很難逃脫.

當然,大乘修士也不是那麼好滅殺的,人界哪個修士,修煉到大乘,沒有點壓箱底的保命手段?漫長的修煉歲月里,分出幾縷神念慢慢培養,只要念頭不絕,便是元神損毀,仍能緩慢重生.而悟嗔,出了名的狡猾難纏,說他沒有多留幾個手段,誰都不會相信.

眼見明心天君夫婦與悟嗔打得火熱,紫郢天君卻動也不動,焱升神君瞥了他一眼,道:"紫郢,你不動手?同為通靈法寶,明心可是你的大敵!"

紫郢天君卻半點不上當:"好給你機會混水摸魚?"

"沒勁!"焱升神君敲了敲手中的火焰扇,忽地一揮,人已經消失在了裂縫之前.

紫郢天君目光一動,一柄紫氣氤氳的劍已經悄無聲息襲去,斬破焱升神君的護體靈氣,留下一段火紅衣袖.

焱升神君悶哼一聲,身影一晃,仍然不停步地遁入混沌之中.

而江蘺神君,已經趁著這個機會,緊跟其後,眾人隱約可見一株香草搖曳,同樣消失在裂縫之前.

"嘿,這就動手了?"輪轉王手中玉笏拋出,不甘示弱地跟了過去.

這一番突變,明心天君與她的道侶簡真君也沒了算賬的心思,兩人目光一對,緊跟著紫郢天君,進入混沌空間.

"嘿嘿!"悟嗔的身影從裂縫中浮現出來,摸著光頭,信步往混沌走去,"混水摸魚,混水摸魚呀!"

話未說完,人也沒進混沌空間,他就全身一僵,耳邊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老和尚,多年不見,你還是一樣猥瑣啊!"

悟嗔一怔之下,苦笑道:"我說呢,這種好事,你怎麼可能落後太久!"

"這可真讓你失望了,其實我一開始就在這."

悟嗔雙眼一眯:"懷素,你又打什麼主意?叫住和尚想干什麼?"

"當然是好事了!難道還沒見到寶物,就跟你打一架?"

悟真聞言微動,別人不知道,難道他會不知,論猥瑣,這人與他可是不相上下,除了此人,還真是沒人會與他聯手,也沒人敢與他聯手.

"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離他不遠處,一道人影慢慢浮出,聲音也變得真實.

只見此人淺色道袍,羽冠束發,風姿瀟灑,若非五官著實秀氣,幾乎要被當成男子.這名俊俏至極的女子此時對他頷首淺笑:"如何?"

悟嗔心思電轉,不過一瞬,便有決斷,他抿了抿嘴,道:"如果搶到了又如何?你的信用可不怎麼樣!"

女子輕笑一聲,漫不經心地說:"信用?你也是活了幾十萬的老怪物了,不會有那麼天真的想法吧?我們這等修為,立心魔誓牽一發而動全身,不立心魔誓又約束不了……倒不如順其自然.此事無非幾個結果:一是你陰了我,帶走混沌青蓮,二是我陰了你,混沌青蓮歸我所有,三是我們平分.到底是哪一種,到時再說了!"

"好,成交!"這話可比事前分贓實在得多.

被喚為懷素的女子一笑,掌心一攤,一卷書冊出現在她手中,舉步向混沌邁了進去.

懷素與悟嗔進入之後,又有大乘修士不斷地出現,紛紛步入混沌空間,一場驚動人界的大戰,不可避免地拉開序幕.

    下篇:001,半夜遇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