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02,落入敵手  
   
002,落入敵手

002,落入敵手

可惜,只一瞬,紅衣女子的目光就凌厲了起來:"哼!哪怕是當今天下三大道門傳承,修道三年進入觀想境界也是不易,何況沒有傳承的野觀道士!小東西,你可不要自作聰明!"

靈玉一呆,道:"姐姐,什麼是觀想境界,我不知道呀!"

紅衣女子雙目眯起:"你不知道?剛才你施展金光咒,靈台感悟金光,難道不是進入了觀想境界?你要知道,進入了觀想境界,就算是踏入了修道之門了."

"啊?"靈玉呆了半晌,又是驚又是喜又是迷茫,"師父說過,只要我們一心求道,終有一日,能踏入修道之門.到底怎樣才算踏入修道之門,師父也說不清楚."

紅衣女子目光凌厲地盯著他看了半晌,見他神情不似作偽,才慢慢緩和下來:"那你剛才念金光咒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靈玉連忙點頭:"嗯,有一點!不過那種感覺消失得很快,連一息都沒有,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你以前背誦道經,可曾出現過這種感覺?"

"沒有."靈玉老實搖頭,言罷問道,"姐姐,觀想境界到底是什麼?我當真算是踏入了修道之門了嗎?"

紅衣女子見他滿臉期待,目光澄澈,已是信了七分,重又露出笑容,道:"小東西,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你果真資質甚好,便是拜入三大道觀,也不是不可能."說罷,又是嫣然一笑,"如果你願意,姐姐可以帶你走,還能引薦你入三大道觀哦."

靈玉吃驚地瞪大眼,結結巴巴地說:"三大道觀?姐姐你不是騙我的吧?師父說,天下修道者多如過江之鯉,能入三大道觀的,只有千余人,我們之前,連個叢林觀都不收,因為沒有度牒……"

紅衣女子道:"看你年紀,只有十一,二歲吧?這個年紀,僅僅修道三年,便能進入觀想境界,足夠做三大道觀的弟子了,叢林觀又算得了什麼?"

所謂叢林觀,與子孫觀相對.子孫觀有嚴格的師徒傳承,亦有專屬的私產,他人不得插手事務.而叢林觀,凡是有度牒的道士均可掛單居住,管理事務.子孫觀的地位,遠遠在叢林觀之上,道門某一支傳承,這種稱呼只能出現在子孫觀.

靈玉吞了吞口水,不敢相信地望著她:"真,真的?"

對于沒有度牒,不能居住正經道觀的野道士來說,進入三大道觀,是不能抵擋的誘惑.要知道,三大道觀為朝廷冊封,受天下供奉,地位超然,出任國師的首要條件,便是出身三大道觀,這可是身為道門弟子最崇高的目標!

可是,沒等紅衣女子回答,靈玉又糾結地扭起了眉毛:"可是,師父,仙石……"

"莫非你還想帶著你師父和師兄一起去?"紅衣女子玩味地看著他.

靈玉對手指,好一會兒,才道:"姐姐,你騙我的吧?三大道觀,哪是那麼容易進的……"

紅衣女子"噗"一笑,正要說些什麼,忽地一個粗啞的嗓音傳來:"緋云,你在做什麼?我們來這里,可不是逗小孩的!"

聲音由遠及近,一個人影腳不沾地地飛近.靈玉只是凡人,目力普通,這人站在面前,才借著燈籠的光勉強看出,是個身材普通,身穿黑衣的老者,手中還提著一物.

他低頭一看,頓時失聲驚叫:"仙石!"

難怪剛才他叫那麼大聲,仙石都沒出來看一眼,原來也被人抓了!

看到這老者,紅衣女子緋云表情倨傲,道:"我做什麼,你管得著嗎?"

老者氣息一冷,黑暗中一雙眼眸精光四溢:"其他時候是管不著,不過,今**若拖了後腿,就是老夫不計較,想必眾位道友也不會答應!"

緋云狐媚眼一瞟,冷聲一哼,不與他爭辯,隨後紅線一點,纏上靈玉的腰,將他拉到身邊.

雖然剛才緋云口口聲聲要引薦他入三大道觀,但靈玉小小年紀流落市井,看慣眼色,知道人心複雜,豈會輕易相信?三大道觀何等地方,這女子與他素昧平生,引薦他入門這種話,多半是逗他的,當不得真.再說,這黑衣老者與她是同伙,他們幾人,明顯對白水觀有所圖,而他們師徒三人暫居白水觀,有可能被當成了眼中釘,尤其是師父……

他還是繼續裝傻賣乖的好,說不定能掙出一線生機.

老者冷眼一掃,似乎不屑與紅衣女子緋云爭氣,提著仙石,一番提氣縱躍,消失在白水觀的殘垣斷壁間.

緋云面若寒霜,一扯紅線,腳尖連點,緊跟著老者離去.

靈玉只覺得腰間一痛,人已風馳電掣地飛了起來,他一下瞪大眼,捂住嘴,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輕身術?

他們師徒三人雖是野道士,卻也流浪過許多地方,見多識廣.所謂武林高手,他們見過不少,輕功什麼的,師父也會一些,緋云與這黑衣老者的路數,顯然不是輕功,他們飛躍之時,腳尖根本沒有觸及地面,再加上緋云出現之時,對付他的招數……他們是修道者,真正的修道者!

發現這點,靈玉又是激動又是忐忑.激動的是,真正的修道者,是他們這樣的野道士想見都見不著的人物,忐忑的是,這些人絕對不安好心!

這般想定,他眼珠一轉,用驚訝惶恐的語氣說:"姐姐,你好厲害!你是真正的修道者吧?"

緋云輕哼一聲,頗有些自得,道:"小鬼頭,眼光不錯."

身為真正的修道者,當然有理由自得.天下修道之人不知凡幾,其中半數以上是野道士,而有度牒的道士里,又有半數以上是散修道士,真正的出家道士里,有師門傳承的又只占三成不到,而這三成不到里,能修煉到踏入修道之門,不會超過三分之一.如此一層一層算下來,一百個道門修士里,真正的修道者,只有一兩個.

百里挑一的勝出者,當然有理由驕傲,尤其,真正的修道者多半出現在傳承多年的子孫觀內,很少出現在世人面前.

"小鬼頭,"緋云忽地冷了臉色,道,"姐姐這里有正事要辦,你要識相才好,像你這麼聰明的孩子,姐姐可舍不得殺!"

說是舍不得,最後一個殺字,卻凜冽如寒霜.靈玉打了個寒戰,他雖然機敏,但到底是個孩子,又不曾見過真正的修道者,在緋云的氣勢之下,很自然地生了懼意.

他的反應讓緋云很滿意,輕佻地對他眨了下媚眼:"乖孩子."提著他跟在黑衣老者身後,一路飛掠.

白水觀其實很大,昔日的天下第一觀,足足占據了半個白水山.緋云與黑衣老者飛掠了半刻鍾,腳下仍然是白水觀的廢墟.在這段時間里,靈玉漸漸適應了騰云駕霧般的感覺,開始思索目前的境況.

仙石被那黑衣老者提在手里,一直沒動靜,不過,據他觀察,應該是昏迷,而不是死了,因為他還有呼吸……說起來,剛才念過金光咒之後,他似乎耳聰目明了很多,難道真的像緋云說的那樣,他無意中進入了觀想境界,成為了真正的修道者?不會吧?師父明明說那樣很難很難,像他們這樣的野道士,能踏入修道之門的,一千個里也很難有一個,多半需要天大的機緣,以及幾十年的努力,他修道才三年呢!

唉,這個先不想了,不管是不是,等脫險了再說.

無論是他還是仙石,對方選擇了抓而不是殺,說明他們還有價值.這個價值是什麼呢?緋云剛才問了他那些問題,似乎對師父很感興趣……莫非,想拿他們威脅師父?

思來想去,靈玉覺得,這是最可能的答案.

他不傻,緋云問的那些問題,分明覺得,師父並非常人,最起碼,不應該是連度牒也沒有的野道士.

難道師父真的不是尋常的野道士?不像啊,他跟了師父三年,從未發現師父有什麼特殊之處.

正這般想著,黑衣老者與緋云停了腳步.

"怎麼,沒找到?"說話的是緋云.

黑衣老者一只手從懷中取出一個圓盤般的事物,看了一會兒,道:"奇怪,剛才這附近明明有靈氣波動,現在羅盤卻沒有絲毫異常."

緋云道:"應,紀兩位道友呢?他們不是早早找過來了."

黑暗中,靈玉隱約看到,黑衣老者從懷中取出一物,食指一劃一彈,此物便化為一道亮光飛掠直達天際.

這是道門中人常用的訊號符,制作手法及材料都十分簡單,別說修道者,便是沒有踏入修道之門的野道士,基本也會.之前靈玉被緋云的紅線打落的,便是訊號符,不過,他那份品階極低,只有百丈內才能感應到,而且也沒有這麼拉風的亮光,跟黑衣老者這份,差得極遠.

但就算如此,靈玉也心疼得很.他手頭只有這麼一份訊號符,原本是備著以防萬一的.此時看著黑衣老者使出這高品的訊號符,靈玉羨慕得口水直流.

訊號符一閃之後,沒入黑暗,似乎尋人去了,黑衣老者轉過身,銳利的目光盯著已經被緋云放下來的靈玉,沉聲喝道:"小道童,你家師父去何處修煉了,你可知道?"

.......

昨天回來太晚了,這章更新寫得很慢.沒有意外的話,目前是日更,只是春節將至,事務繁雜,更新時間不定.

上篇:001,半夜遇鬼     下篇:003,行蹤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