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05,傳說中的寶物  
   
005,傳說中的寶物

005,傳說中的寶物

應道友勃然大怒,堪堪止住血的紀道友亦是面帶怒色.

祥臨觀,這是一個已經存在千余年的道觀,傳承悠久,規模宏大.在白水觀還是天下第一觀的時候,祥臨觀就已經被稱為第四道觀了,其勢直逼三大道觀.後來天下紛亂,三大道觀兩個斷了傳承,眼見祥臨觀有希望成為三大道觀之一,卻另有兩支傳承趁勢而起,成為三大道觀新的成員,而祥臨觀,始終差那麼一點,名列第四.

這對祥臨觀弟子而言,既是驕傲,也是恥辱.

驕傲的是,祥臨觀始終屹立不倒,恥辱的是,永遠第四,被三大道觀排除在外……

玄塵子這句話,正好戳在應,紀兩人的心窩上.

"玄塵子,莫要躲躲藏藏,出來決一死戰!"應道友咆哮道.

"哼!"玄塵子仍舊用那冷漠而陰沉的語調說,"貧道就在前面,你們過得來再說吧!"

應,紀二人互相遞了個眼色,應道友咬咬牙,從懷中取出一道金光燦燦的靈符,符上繪著一柄十分逼真的小劍.

緋云與黑衣老者看到,臉色驟變.

"器符?"緋云低聲說,語氣驚疑.

都說修真百藝,其實主流也就是丹器符陣,丹與器所涉材料繁多,陣法所需材料極貴,故而,在道門內流傳最廣的,是符術.但符術入門雖易,精通卻難,驅法爆器魂五大分支,七成以上的符師只會驅符,高明的符師會法符,而爆符,據說三大道觀內,有頂極的符師會制作,但一般不會在市面上流通,普通弟子也不得一見,至于器符,那就是傳說中的東西了,更不用說魂符.

此時,應道友拿出一張靈符,似乎是器符,豈不令人震驚.

這玩意兒,放在三大道觀,也是鎮觀的級別,莫非應,紀二人在祥臨觀,已經是那樣的身份了?

"器符?"玄塵子疑惑地重複了一句,顯然對于器符的存在,十分地懷疑.

他話音未落,應道友手中的靈符放出萬丈光芒,光芒里,化出一柄有形有質的飛劍,又快又狠地向某個方位狠狠斬去.

"轟!轟!轟!"飛劍面前,堅固的太極宮有如豆腐,瞬間落石紛飛,地動山搖.

等到塵埃落定,眾人只覺得豁然開朗,周遭的石壁被清理一空,露出一個寬闊無比的地下大廳.

這個大廳占地足有十畝,高達十丈,頂上懸著無數碗大的夜明珠,照得周圍亮如白晝.大廳一側,擺著一排排高大的木架,上面堆著滿滿的各色寶物,另一側則是一個個厚重的木箱,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盡管還看不到木箱里的東西,緋云,黑衣老者,應紀師兄弟,四個人目光同時一亮,死死地盯著木架.上面的東西,形態不一,卻無一不是光華流轉.

靈玉此時"啊"了一聲,叫道:"師父!"

被他這一聲驚醒,四人立時發現,大廳盡頭的石台上,盤坐著一人.此人外表四十歲左右,面目端正,頷下三寸短須,身穿洗得發白的青灰色道袍,有些落魄,卻頗有氣度.

此時此刻,他臉色蒼白,嘴角帶血,顯然剛才那一劍,令他受傷不輕.

聽到聲音,此人眉頭一皺:"靈玉……"又看到被丟在一旁還昏迷著的仙石,歎了口氣,"這個秘密,不是你們該知道的,既然你們來到了這里,就是我們師徒緣盡了."

靈玉聞言大驚:"師父,你……你不要我們了?"

玄塵子搖搖頭,不予回答,目光沉沉地盯著應道友,他手中還握著那張靈符,只是已經失去了光華,上面的小劍,更是消失無蹤.

"幾位怎麼稱呼?"玄塵子問,盡管重傷在身,神態仍然鎮定.

應道友目光帶著恨意,道:"在下應修德,這是我師弟紀修明."

玄塵子打量過兩人:"你們是修字輩弟子,在祥臨觀輩分不高,修為也普通,怎麼會有器符在手?"

"哼!這等私密之事,為何要告訴你?"紀修明冷聲道.靈符封住了傷口,他的傷勢已經控制住了,然而,斷臂之仇,非報不可!

玄塵子沒有與他爭論,轉過目光,看著黑衣老者和緋云.

黑衣老者目光不善,卻行了個道禮:"老夫公孫堰,道友有禮."

緋云抹去臉上的灰塵,向他嫣然一笑:"我叫緋云."

玄塵子輕輕"啊"了一聲:"原來是公孫家的家主,還有緋云仙子,久仰大名."

"你聽說過我們?"緋云眼中閃著興趣,"你果然不是個野道士,像你這樣一個符師,應該鼎鼎大名才對."

玄塵子道:"可惜,貧道確實籍籍無名."他頓了頓,又說,"能問一個問題嗎?".

緋云笑著頷首:"請說."

玄塵子的目光在四人身上轉了一遍,聲音里那股陰沉又透了出來:"你們怎麼會找到這里來?"

"這個問題,也是老夫想問道友的."黑衣老者公孫堰說,"道友偽裝成一個野道士,粗茶淡飯,艱苦度日……若非所圖頗大,高高在上的修士,豈會願意吃這些苦頭!"

"那麼四位呢?"玄塵子說,"你們四位在修真界極具分量,不但聯手而來,還下了一番功夫查探.幾百年來,白水觀早就被眾多尋寶人士踏遍,除了廢墟別無所有,你們就這麼肯定,這里還有寶物?"

"呵……"緋云笑得風姿動人,對玄塵子拋了個媚眼,目光掃過那些木架和木箱,透出隱約的貪意,"這些,不就是證明?"

緋云這一提醒,應修德和紀修明眼中亦露出同樣的貪意.不錯,這才是他們來到此處的目的.

世人都以為,白水觀荒廢數百年,寶物早就被劫掠一空,其實,白水觀真正的寶物,始終沒有現世.因為,它不僅僅是曾經的天下第一觀,更是封地于此的楚國公的秘密據點.

楚國公程悅,大秦曆史上最具神秘色彩的人物.他建立起白水觀,一手將之捧上天下第一觀的寶座,使之掌握著天下的信仰,哪怕大秦皇帝,也不敢掠其鋒芒.而就是這樣一個人物,留在史書上的卻是一段語焉不詳的記載,不知道他如何發跡,不知道他如何得封國公,不知道他因何被奪爵,只知道他得寵于太祖,不喜于太宗,最終被太宗奪爵滅族.

但在修真界,他們卻明確地知道,楚國公程悅,是個修士,一個修為高深,手段高明的修士,正因為手段太高明,創造出了白水觀這個天下第一觀,處處對皇權形成掣肘,而令太宗不喜,最終設下圈套,利用仙陣將之滅殺.

修真界一直傳說,楚國公掌握白水觀期間,存下了一批驚人的寶物,但沒有人知道,這批寶物究竟在哪里.後來,白水觀斷了傳承,寶物被劫掠一空,修真界便以為,這批寶物也在其中.數百年來,不乏尋寶人士前來白水觀尋找,但最終失望而歸--白水觀確確實實只是一座廢墟了.

如果不是意外得到楚國公的手劄,他們四人也不會相信,白水觀真正的寶物,還沒有現世.可他們找到了這里,卻發現,有一個人,比他們更早地到了這里,而且有著更詳細的資料,早早尋到了寶物.

不算那些木箱,光是木架上的這些寶物,就已經超出了他們想像--他們必須得到這些,若能得到,就能一步登天!

四人眼中閃爍著熱切的光,看著玄塵子的目光越發陰狠.

而玄塵子,同樣殺意騰騰.

他們都知道,對方是自己得到寶物的絆腳石,不打倒,就無法安心享有這些寶物.

五個人很快動上手了.玄塵子設下的前兩個符陣已毀,而最後一個符陣,被應修德動用器符,一招破之,而且自己也受到了影響,身受重傷.而另外四人,應修德的器符已毀,紀修明斷臂,公孫堰和緋云雖未重傷,卻處處輕傷,而且,真元在前兩個符陣中被消耗了很多.總的來說,雙方都有勝機,玄塵子在于地利,其他四人在于人多.

靈玉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情景.符光處處,木劍飛舞,若是平時,他一定興奮極了,自己居然親眼見到傳說中的修士斗法,可現在,他一點也提不起勁.

因為,其中一人是他原以為只是野道士的師父,而且,師父還對他說,他們師徒緣盡!

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師父對他和仙石到底是什麼態度?今夜之前,哪怕師父對他們極其嚴厲,他仍然可以說,師父是他們的恩人,是他們最尊敬的人,可現在呢?原來師父是個修士,根本不是野道士,而且,而且還因為他們無意中來到這里,不要他們了!他們不是自己要過來的呀,他們是被迫的,還差點沒了半條命,為什麼師父不要他們了呢?以後他要怎麼辦?仙石可以回家,那他呢?繼續去流浪嗎?

想到這里,眼淚控制不住地吧嗒吧嗒掉下來.他不想無依無靠地去流浪,更不想回那個離開的時候就決定不再回去的地方……

上篇:004,符陣     下篇:006,解不開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