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07,談判  
   
007,談判

007,談判

沉寂.

封印.符師.

這兩個詞沉沉地壓在眾人心頭.

他們都不是剛剛踏入修道之門的小修士,知道這兩個詞代表著什麼.

有藏寶必有封印,有封印必須符師.

他們四人,緋云與公孫堰既有交情,又有矛盾,公孫堰刻意交好應修德,其實交情平常,而應紀二人份屬同門,感情頗佳,與緋云,公孫堰皆是平常.他們這只小隊,並非因為交情而相約尋寶,而是之前相約尋寶,卻無意中尋到了楚國公的手劄,才結伴前來白水觀.

除此之外,應,紀二人出身大門派,實力稍勝;緋云有王府背景,消息最靈活;公孫堰則是長于符術,是個水平不錯的符師.

他們原本打算,手劄是真是假,還要時間驗證,先來白水觀探探路再說,若是尋到寶物,便由公孫堰去解封印,解不開再想辦法.不料來了白水觀,發現了玄塵子,就臨時改變了策略,先查玄塵子的底細,他是普通野道士便罷,若是知情人,少不得黃雀在後,利用對方尋到寶物.畢竟,那手劄中關于藏寶之事,說得語焉不詳,他們只知寶物藏在白水觀,卻不知究竟何處.

事情很順利,他們找到了玄塵子,也找到了寶物.

出乎他們意料的是,玄塵子竟是個符師,而且是個能布符陣的符師,比公孫堰這個半吊子高明得多,至此,他們就沒再想過封印之事.

既然是個符師,那麼此間封印必然已經解了.

直到現在,緋云挑明,封印依然未解,這里的寶物,誰也別想拿走!

假如尋常情況,這件事並不能改變什麼.封印未解,那也要打完了再解,但緋云和玄塵子的態度都太詭異,反倒讓其他人心有忌憚.

玄塵子胸有成竹,沒有他就沒辦法解開封印.緋云抓著那小道童,似乎知道他們不知道的事.

難道說,此間封印,需要什麼特殊的手段?

"閣下未免太自大了!"應修德冷哼一聲,"你在符道上的修為固然出眾,可各大道觀,哪個沒有自己的符師?水平比你高的不是沒有,怎麼就非你不可了?"他是大道觀弟子,內心難免驕傲,況且,他拿出過器符,說這句話,自有底氣.

玄塵子但笑不語.

緋云的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玄塵子道友,符之一道,我不如道友精通,封印之事,我是看不出究竟.不過……我卻知道,這兩個的孩子,對道友來說非常重要."

應紀二人微怔,公孫堰臉色一沉,玄塵子笑容稍斂,頗有深意地看著緋云,道:"緋云仙子何出此言?"

緋云道:"看到這兩個孩子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他們的資質太好,你也教導得太用心.乍看之下,似乎只是你隨意收的兩名弟子,可細想起來,這樣的弟子,收一名還可以說是巧合,兩名……呵!若是如此,三大道觀之下,收徒怎會那般艱難!之後,我的探子回報,你的來曆一無可查,大約十二年前,突然出現在尹城,盤桓了個把月,開始游曆天下,似乎就是為了尋找傳人.只是,奇妙的是--"

緋云轉過目光,掃過地上的仙石,及手中的靈玉:"這些孩子,大多不是姓范,就是姓程!"

聽到這句話,靈玉陡然一個激靈.尹城,不是姓范,就是姓程……

玄塵子的笑容緩緩收住,待緋云說罷,輕輕道:"皇族的消息,果然最是靈通."

"時間太過緊迫,來不及查這兩個孩子的來曆,不過,想必亦在這兩姓之列.玄塵子道友,不知可否解惑?"

玄塵子道:"這有什麼奇怪的,或許這兩姓與貧道之間存在因果呢?"

"既是因果,何需這般挑挑撿撿?道友行事,總是透著一股詭異,叫人難以摸清緣由.不過,這兩個孩子,對道友而言十分重要,這是毋庸置疑的!"說罷,緋云抓著靈玉脖子的手一緊,令他痛苦出聲.

緋云目光冷漠,仿佛之前對靈玉表示友善的人根本不是她.

"你要什麼?"玄塵子很干脆地問.

緋云嫣然一笑:"爽快!"她放開靈玉,道,"不過這個問題,還要道友自己回答,依你看,這孩子的性命,價值幾何?"

玄塵子沉默片刻,說:"一命換一命."

"恐怕不止吧?不少字"公孫堰忽然接口,"玄塵子道友,我們掌握的,可不僅僅只是一命!"

玄塵子聞言,雙目微眯:"閣下此言何意?"

公孫堰粗啞的聲音帶著些許陰沉,聽起來帶了威脅之意:"除了這兩個孩子的性命,還有一個機會."他說,"三年時間,道友都未能解開此處封印,誰知道還需要幾年.封印一時未解,寶物一時未拿,就存在變數.道友就這麼肯定,打發了我們,不會有其他人?"

"……"

沉默漫延,一時間誰也沒有搭話.

玄塵子對于封印胸有成竹,之使他立于不敗之地,然而,公孫堰所言,又是他最大的軟肋.他們四個人能找到這里,固然是機緣使然,可誰知道,別人是不是有這樣的機緣?

"都開出條件吧!"許久後,玄塵子開口.

緋云與公孫堰對視一眼,緋云道:"我要四分之一."

公孫堰緊接著點頭:"老夫亦是."

玄塵子一笑:"兩位都要四分之一,那就是一半.怎麼樣,應道友,你以為呢?"

應修德陰沉著臉.既然他們要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自然是他和玄塵子平分了,從二分之一減到四分之一,他當然不樂意.但公孫堰與緋云剛剛為自己掙出了一點生機,他若反口,就是與他們為敵,到那時,玄塵子必然會坐山觀虎斗,他兩面受敵,還要拉著個重傷的師弟,根本沒有勝算.

玄塵子倚仗的,是他的符術,以及他們不知道的解封手法;公孫堰和緋云依仗的,是他們手中握著玄塵子的弱點;而他,倚仗的只有實力,但他同樣重傷在身,實力所剩不多.

"若是如此,我與師弟同樣也要平分!"權衡片刻,應修德道.

玄塵子點點頭:"我們五人,各得五分之一?"

他還未反對,緋云已經冷聲道:"應道友,你便罷了,紀道友有什麼資格平分?"剛才應修德有意放棄他們,她心中記著呢!

"緋云!"應修德勃然大怒,"你莫要忘了,能得到這個消息,我紀師弟出了多少力!再說,沒有我的靈寵,器符,我們能找到這些寶物?怎麼,現在翻臉不認人?"

緋云反唇相譏:"你剛才不也翻臉不認人?應修德,自己做得出,就別怪別人!"

"你……"

且不管緋云與應修德唇槍舌劍,此時靈玉總算是被放下來了.他咳了幾聲,稍稍緩過氣,默默地縮在角落不說話.

剛開始的震驚過後,他已經接受了現實.他曾經流落市井,見多了人情冷暖,雖然心智還不比成人,但也不是天真的孩子.他知道怎樣求生.

師父,並不是他以為的樣子,或者說,他和仙石,從來沒認識過真正的師父.他們印象中的師父,嚴厲,刻板,清貧,虔誠.而現在看到的玄塵子,符術高深,心機深沉,僅僅幾句話,就令這個四人小隊生了嫌隙,若非應修德看重兄弟情誼,只怕連他們師兄弟也被挑撥到反目成仇.

對于師父三年教導之情,他很感激,但,想到這樣一個玄塵子,又令他不寒而栗.

緋云說,師父那幾年,到處尋找傳人,那些孩子,不是姓范,就是姓程.

正巧,仙石姓范,而他……姓程……

還有尹城,那個他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師父十二年前去過那里,那正巧是他出生的前一年,所以,師父才會空手而歸?

他記得,當年在樊城遇到師父,他正是要去尹城……

靈玉忽然覺得渾身冰冷.

果然,師父收他和仙石為徒,根本是有所圖?

他的目光轉向地上昏迷的仙石.不管發生什麼事,公孫堰始終將他牢牢控制在自己的范圍內.其實,這個公孫老頭也早就推斷出,他和仙石必有用處吧?不少字而且,他有種古怪的感覺,總覺得,公孫老頭的行為刻意得多.

冷靜,冷靜.

靈玉深深呼吸,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他曾經指望師父救出他和仙石,但現在,師父顯然已經靠不住了,而仙石又一直昏迷,另外四個人,完全是利益至上,他能靠的,只有自己.

師父為什麼會需要他和仙石?或者說,姓范和姓程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如果他們的用處能一直保存下去,那就能活下去.而如果不能,就只能寄望這幾個人好心,用完了饒他們一命.問題是,命掌握在別人手里,總是不安全的,所以,他要加大自己的籌碼,才能增加活下去的可能.

可他和仙石對師父能有什麼用處呢?師父留在地此,是為了白水觀的寶物,對他和仙石,總是時時督促,激勵他們早日踏入修道之門.

寶物,入道……

這其中,必有玄機!

上篇:006,解不開的封印     下篇:008,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