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10,善後  
   
010,善後

010,善後

靈玉默默地坐了很久,等到她回過神來,已經能聽到外頭清脆的鳥叫聲了.夏季天亮得早,想必這會兒還未過寅時.

從昨夜被擒到現在,不過三個多時辰,她的人生竟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三個多時辰前,她還是個無憂無慮,每天背背道經拜拜三清的野觀道童,三個多時辰後,她見識到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死了師父,丟了師兄,成了修士.知道自己有一個牛叉的祖先,差一點把小命交代了.

靈玉閉目,深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地吐出來,睜開眼.

她知道,為了安全,她最好快些離開,早一步跑掉的緋云和公孫老頭,很有可能找到援兵殺回頭.所以,她得快點把這里處理了.

首先,這里的寶物她不用想了,不是現階段的她可以想的.貪心的人,往往會死得快一些,昨天晚上在她面前上演的一幕,實實在在地說明了這個道理.

其次,她跑得越遠越好.如果那兩人回頭,發現他們三個人死了,而她還活著,她就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靈玉決心一下,很快站起來,開始收拾.

師父說過,他的東西都是她的,她不必客氣,師父身上能帶走的全帶走.還有應修德和紀修明,死都死了,不拿白不拿.

靈玉翻找得很仔細,三具尸體,從發簪到鞋底,連夾層都找了一遍.別說,還真讓她從各人的衣服,鞋子夾層里翻出很多好東西,比如應修德的鞋底,就有一張薄絹,寫著密密麻麻蠅頭大小的字,玄塵子的內衣夾層里,有一本很薄的書.另外還有錢袋,木劍,連插在玄塵子身上的飛刀她都費了老大的勁拔出來了,可以說,除了一身衣服,她搜刮得干乾淨淨,簡直就是雁過拔毛.

昨晚的戰斗,還告訴她一個道理:誰的東西多,誰活下來的可能性就高.玄塵子就是符最多,所以一開始一個打四個,後來沒料到紀修明身上還有三枚飛刀,結果陰溝里翻船.

而她很窮,只是剛剛進入觀想境界,有了成為修士的資格,現在要一個人跑路,當然是能拿多少拿多少--說起來,師父知道她進入觀想境界時那般狂喜,都沒提過仙石,難道仙石早就進入觀想境界了?這個家伙真是的,怎麼從來沒跟她說過?

想到被公孫堰帶走,下落不明的仙石,靈玉的心情頓時灰暗起來.接著想到,公孫老頭帶走仙石,是要解封印的,不會對仙石怎麼樣,應該不會有危險,又稍稍放下心.其實,仙石只是比她老實,並不是笨,他比她早進入觀想境界,就是明證.她還是先顧著自己吧,等以後有了能力,再去找公孫老頭算賬,才能救回仙石.

靈玉又仔細地翻找了一遍周圍,看看有沒有漏了什麼東西.

最後確定東西都被她搜刮光了,她才扯了師父墊屁股的粗布,打了個大大的包袱,背起來走人.

走了兩步,她又回過頭.

地上三具尸體,怎麼看怎麼別扭.

她想了想,回頭把三具尸體拉到一起.她人小力弱,三具尸體都是成年男人,拖起來格外費勁,直累得她氣喘籲籲.之後,她拿過牆角不知道多久沒用過的油燈,把僅剩的油潑到尸體上,找到火石,小心地把他們的衣服點燃了.

就算不能入土為安,也不好曝尸于此,就這麼將就吧.

最後,靈玉在玄塵子的尸體旁跪下磕了三個頭,說:"師父,雖然我很不喜歡被你利用,不過,當年你救了我,又教育了我三年,這恩情我記著.之前答應過的事,我會做到的,你安心去吧."

說罷,不再回頭,一路跌跌撞撞,往出口走去.

通往藏寶地的秘道縱橫交錯,又沒有半點光源,靈玉剛剛進入觀想境界,視力不比修士,只能勉強看到一些光影.而進入之時,她被緋云提著,一路頭暈腦脹,連東西南北也分不清,根本無法辨清出路,走了半天,還在里面繞迷宮.

這樣下去不行.靈玉摸著自己空蕩蕩的肚子,聽著外頭鳥雀的鳴叫聲,猜測又過去了一個時辰.秘道里透不進光,要是這麼傻乎乎地走,她非得餓死在這里.

她琢磨了一會兒,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要有光,有了光,才能看得清路,才能做標記.

可這三個人身上,只火石和幾根火折子,火折子到是可以照明,但時間短,沒法堅持到出去.可惜了那個油燈,剛才被她浪費掉了--她到底還是孩子,考慮不夠周全.

靈玉轉過身,看著秘道另一頭透過來的,隱隱約約的光芒,那是三具尸體被燒的火光,以及夜明珠的亮光--夜明珠,對了,夜明珠!

靈玉心中一喜,連忙往藏寶大廳趕回去.

她在秘道里繞來繞去,已經繞了一個時辰,這會兒三具尸體已經燒得面目全非,油脂從尸體里溢出來,被燃燒而發出"嗞嗞"的聲音,整個大廳充滿皮毛被燒焦的嗆人的臭味.

若是往日,看到這樣一幕,靈玉必定覺得惡心,但她經過這一晚的劇變,反倒覺得放心.這三個人是死得不能再死了,這樣她才有安全感.

站在藏寶大廳里,靈玉抬頭看.大廳極高,足有十丈,也就是說,二十幾個她疊羅漢疊上去,才能碰到最頂端.那些夜明珠,都被放在琉璃盞內,吊在最上面.

她左右看了看,眼睛一亮.那些堆放著東西的架子,正好離琉璃盞一人高左右,她站在上面,用木劍去勾,差不多可以勾到.

想到就干,她找了個頂上有夜明珠的架子,估摸了一下每一格的高度.很好,每格大約兩尺,並不難爬.

把包袱放下,取過一柄最長的木劍捆在背上,靈玉卷起袖子,搓了搓手,就攀了上去.

"啊!"才爬了兩格,她就感覺到一股巨力襲來,重重地跌了下來.

這一跌,直痛得她呲牙咧嘴.這一晚上,不是被摔就是被掐,傷是沒什麼傷,苦卻沒少吃.

"這架子不讓人爬?"靈玉揉著屁股爬起來,自言自語,"不對,明明爬了兩格了."

她仔細地回想了一下剛才的經過,忽然明白過來:"對了!這上面有封印,不讓拿東西,剛才肯定是無意中碰到了,才被推下來."

想到這個可能,她當即試了試.果然,一碰到架子上的東西,就被一股力量摔了出去.

"真疼!"靈玉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這一晚上摔摔打打,她敢肯定,身上都青了.

既然確定了原因,那就好爬了,她找了個相對較空,也有夜明珠的架子,小心翼翼地避開上面的東西,慢慢地爬了上去.

靈玉從小就不是安分的性子,遛雞逗狗,蹬牆爬樹,不管能干不能干,干了再說,為此,她的屁股沒少受罪,時常被打得趴床上起不來,偏她從不悔改.跟了玄塵子之後,這性子才扭轉了一些--每天從早到晚地背道經,怎麼說也算是陶冶性情了.

得益于這好動的性子,她生來健康壯實,連傷風咳嗽都沒怎麼得過,如今爬個架子,自然不在話下.

靈玉一步步穩穩地往上爬,雖然偶有驚險,花費了半個時辰後,終于順利地到了頂端.

從架子頂端往下看,不禁一陣頭暈目眩.這可是近十丈的高度,相當于一座九重塔,要是從這里摔下去……靈玉一個激靈,連忙抬起頭,不再看地面.

這麼高的架子,真虧他們做得出來.她心中暗暗嘀咕,努力讓自己忽略身處的高度,維持平衡.

幸好這架子很寬,能稍微休息下.靈玉坐在架子上,待氣息平靜,才把背上的木劍拿下來,慢慢地站起身,去勾頭頂的琉璃盞.

這琉璃盞做得十分精致,晶瑩剔透,沒有任何瑕疵.但與其中盛放的夜明珠相比,只不過是精巧的玩物而已.懸于盞內的夜明珠,每一顆都有碗大,瑩白如玉,光芒柔和,有如一團光球.更難得的是,這樣的夜明珠,不是一顆兩顆,而是幾十上百顆.

看著這些琉璃盞和夜明珠,再聯想到腳下高大無比的架子,另一側排得滿滿的箱子,靈玉不禁感歎,那個楚國公,程氏的祖先,真是太牛叉了,這聚財的手段,程氏後輩遠遠不及啊!

木劍舉過頭頂,正好碰到琉璃盞,靈玉玉輕輕一頂,琉璃盞傾斜,其中盛放的夜明珠滾了下去.

很好,目的達成.

她更加小心地收了劍,慢慢地伏下身,先讓自己安全地趴在架子上.

待緊張的心情慢慢平複下來,她才緩緩移動雙腳,小心翼翼挪下去.

上來的時候不覺得,一心只想著爬到最頂端,下去的時候才發現,這個高度,實在讓人腳下發虛.而且,上去時腳踩何處清清楚楚,下去卻看不到,只能用腳慢慢地蹭.

不過挪了兩格,靈玉已經滿頭大汗,而這一個架子,最起碼有幾十格.

"冷靜,冷靜."她一邊念叨,一邊深呼吸,過了好一會兒,才繼續往下爬.

很好,腳踩到實處了,左手松開,慢慢弓下身,抓住下一格,然後是右手.

右手一松開,靈玉頓覺不妙,不知不覺,手心全是冷汗,這一放開,壓力全在左手上,頓時手心一滑--

"啊!"身體失去平衡,往後仰去.

千鈞一發,靈玉反而冷靜了,從這里摔下去,肯定會摔成渣,她需要緩解一下沖力.

這樣一想,身體反應極快,腳用力一蹬,改變方向,斜飛出去.

"嘭!"一聲重響,靈玉的頭重重地撞在另一個架子上,頓時眼冒金星,而後,一股熱流湧了出來.

她顧不得疼痛,雙手拼命地抓,抓到了架子的格板.但這不足以阻住去勢,僅僅只是緩了一緩.不過,足夠了,接下來,靈玉如法炮制,拼著頭破血流,手腳撞得熱辣辣地疼,一次次地利用格板,卸掉摔下去的力量.

如果順利,她雖然會受不輕的傷,但可以保住性命.可惜,她到底不是經過鍛體的修士,也沒有真正學過武藝,又一次頭部撞在架子上,暈眩的感覺襲來,她一腳踩空,踢中了架子上堆放的東西--

"啊!"一道強大的力量襲來,她被重重地拋了出去.

完了!

靈玉心口一涼.這里離地面還有五六丈高,她就這麼摔下去,不摔死也要殘廢.

她不會這麼倒黴吧?不少字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居然因為自己不小心交代了?

事到如今,她只能盡力護住頭部,心中默念:三清道祖保佑,千萬要讓她活下來……

就在她做好准備,迎接疼痛時,忽然耳邊"嗡"了一聲,身體憑空停住了.

上篇:009,生天     下篇:011,仙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