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12,路上  
   
012,路上

012,路上

三日後的官道上,一輛馬車在飛奔.

馬車里坐的,自然是靈玉.

第二天天亮,她就按照計劃行事,包袱藏好,換上衣服拿了錢去鎮上租馬車.作為曾經的天下第一觀附屬小鎮,白水鎮還是挺大的,也沒人懷疑她的來曆.之後,她買了一大堆東西,把包袱藏在其中,號稱給自家修道的公子送東西,順利地租到了一輛馬車.

其實,這麼順利的關鍵還是那張度牒.金光閃閃,作不得假,車夫不過是凡人,一看就信了.而她的理由是,自家公子不小心把度牒遺漏了,她得趕緊送過去.

盡管她身上有許多不合理之處,比如送這麼重要的東西,也沒個大人出面什麼的,但在度牒面前,一切都不是問題.

天下人誰不知道,如今是道門天下,國教是道教,國師是道人,尤其是各大道觀弟子,不繳稅不納糧不受官府管轄,還有朝廷供奉,那地位,一般的官員都比不上.

沒有人敢得罪道士,尤其車夫知道了,她的目的是玄淵觀.

離開白水山,靈玉小心翼翼地打聽了下,才知道,玄淵觀是天下三大道觀之一.沒想到師父來頭這麼大,靈玉吃了一驚.

天下三大道觀,她只知道第一觀是無極觀,卻不知道另外兩觀.以往修道,心中迷迷糊糊,沒有明確的目標,玄塵子教導又嚴,除了背誦道經,講解道義,什麼也沒教他們,導致靈玉的修道常識非常缺乏.

這次發生這樣的變故,逼得靈玉不得不自己去面對這個世界.

她已經見識到了修士的力量,也有了成為修士的資格,而且,還背負著對玄塵子的承諾,得到了程氏先祖留下的仙書,斷然不可能再去做一個流浪兒.而要成為一個修士,她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凡人口中,得不到什麼重要的消息,不過,可以知道一些常識.

比如,天下三大道觀,是無極觀,太真觀,玄淵觀.大燕立國數百年,三大道觀從未變過,國師之位,只留給三大道觀,這一任國師是哪一觀的弟子,哪一觀就是天下第一觀.

那夜知道師父其實是修士,靈玉就相信了緋云等人的判斷,師父應該不是野道士--哪怕是大道觀中,也不是人人都能成為修士,何況符術那麼厲害的師父.只是她沒想到,師父不但不是野道士,而且來自三大道觀之一的玄淵觀!

玄淵觀的弟子,隱姓埋名幾十年,甘心做一個野道士,所圖不可謂不大,從緋云等人的表現看來,白水觀那批財貨,肯定很驚人.如果不是那四個人無意中尋到了楚國公的手劄,用不了多久,這批財貨,真的要入了玄塵子的口袋.

可惜的是,他功虧一簣,不但沒得到寶物,還搭上了性命.最無奈的是,他的死因還不能告訴玄淵觀,讓師門為他複仇--靈玉不傻,出身三大道觀之一,臨死卻沒有要她將死因稟告師門,玄塵子顯然不想讓師門知道.也是,要是讓玄淵觀知道他的死因,豈不是要解釋一下楚國公藏寶的問題?這個說起來可就麻煩了,隱秘不報,對管理嚴苛的大道觀而言,是很嚴重的過錯,直接影響到的,就是她這個玄塵子的徒弟--哦,不,鄭通玄的徒弟.

而且,她也不能把緋云,公孫堰等人拉進來,她再怎麼缺乏常識,也知道這兩個人是無法與玄淵觀對抗的,萬一把他們逼急了,把藏寶的事說出來,倒黴的還是她.

所以,這兩天她想好了,玄塵子的死因絕對不能說,要編個好理由,把這件事圓過去.

靈玉靠在車壁上,一邊蹺著腿想事情,一邊從旁邊的籃子里摸果子吃.

有錢就是好,看,趕路多悠閑.

吃罷了果子,她又從滿車的籃子箱子里撿出她真正的身家.

那個大包袱,已經被她拆分了藏在一個小木箱子里.白水觀她不敢回,那里也沒什麼東西,這些箱子,都是她現買的.為了裝樣子,她買的還都是半舊的箱子,這樣子帶去玄淵觀,也不會太顯眼.

一把木劍,一個錢袋,一顆夜明珠,幾個玉瓶,幾本書,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不多,這些東西都是她清理過的.下山之前,她琢磨來琢磨去,覺得應修德和紀修明的東西,最好還是不要帶在身邊,免得被認出來,徒增麻煩.所以,她很干脆地把他們的木劍丟了,錢拿了錢袋也丟了,凡是有可能被認出來的,全部被她丟了.

而容易藏又重要的東西,她都放在了身上.比如玄塵子給的書和度牒,後來搜出來的衣服夾層里的書,應修德鞋子里的薄絹,幾張靈符,還有那三枚飛刀,這些東西,再加上那本所謂的"仙書",幸好這些書都不厚,不然夏天衣衫薄,她到哪里藏三本書?

仙書里夾的程悅的自傳被她燒了,她想想也知道,這玩意兒萬一被別人發現,她這條小命就完了.

說起來,程悅留下的那張紙,包含了許多訊息,以靈玉現在的年紀見識,還不能完全理解.不過,有一點很明確,程悅來自另外的世界,一個比現在的天下更大的世界.

靈玉想到這點,不由心馳神往.這些修士口中的高人,在那個世界居然只是碌碌無為修道無成的人,那是怎樣一個宏大的世界?師父他們爭得要死要活的寶物,在這位楚國公看來,也不過如此.

--對了,仙石是范氏後人,也就是原來的大秦皇族之後,而程氏先祖就是被范氏皇族所殺,她跟仙石豈不是仇人?

這個念頭在靈玉腦子里一過,就被她踹到角落里去了.算了吧,都上千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的祖宗,關她和仙石什麼事?難道她要為了這個所謂的仇,跟仙石反目?她腦子又沒病.

把亂七八糟的念頭甩出腦海,靈玉拿起那個錢袋,好奇地看了好一會兒.這個錢袋是玄塵子的,灰撲撲的樣子,卻是皮毛所制,最奇妙的是,她用了好多方法也打不開.

也許,這上面有什麼封印?靈玉如此想.修真界,真是一個神奇的世界,法術,法器,靈符,丹藥,封印,還有好多奇怪的東西.

從白水鎮出發,一路順風順水,沒有任何追兵.

這幾天內,靈玉窩在馬車里,拿著應修德和紀修明兩個人留下來的書,看得津津有味.

玄塵子衣服夾層里的那本書,是他的符術心得,符術這東西,靈玉沒有半點基礎,看也看不懂.應修德藏在鞋子里的薄絹,用的是度牒上那種奇怪的文字,她也看不懂.所幸,他們身上還留有幾本基礎功法和雜書,她就一邊翻看雜書,一邊琢磨功法.

跟著玄塵子這三年,靈玉被逼著背了無數的道經,應,紀兩人是祥臨觀弟子,一樣是道士,所修的功法也脫離不了道經,她理解起來也不算難.

應修德所修的功法,叫做《九霄清云經》,走的是堂堂正正的路子,第一步必然盤膝打坐,五心向天,摒除雜念,進入觀想.序言中有言,這部功法,進度不快,一般人要觀想個一兩年,才能修煉出第一道真元.但練成之後,漸入佳境,很少會遇到瓶頸.

紀修明的功法,則叫《心陽真解》.看到封面,靈玉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紀修明那聲音尖銳的樣子,說他修煉《心陰真解》還差不多,直到看了里面的內容,她才知道原因何在.

顧名思義,《心陽真解》修的是陽氣.五髒中,心肺為陽,心為陽中之陽,心陽之氣,是人體最旺盛的陽氣,克制陰邪,聚可傷敵.然而,陰陽調和乃天地至理,一旦失調,就會出問題.《心陽真解》的修煉之道,是修煉出心陽之氣,另外保存.這門功法進階極快,但很容易出差錯,一旦心陽之氣沒有控制好,就會自傷身體.紀修明的情況,就是陰陽失調,大部分心陽之氣被調走,自身反而陰盛陽衰.

靈玉看罷搖頭,雖然她這個人一向愛走偏門,但在修煉功法上,她覺得還是走正道的好.畢竟,捷徑只是小路,一旦走錯,想拐回來不容易,而走正道,卻有更多的選擇.

就像師父安排的課業,她會用各種方法偷懶,但背經抄書,從來不會逃避,因為這才是師父關注的重點.只要她**背得好,經書抄得端正,其他事情,師父都會睜一只眼閉一眼.

想來修煉之事,也是一樣,符術什麼的,可以走偏門,基礎萬萬不得貪功冒進.

除了這兩本功法,還有一些雜書,或是記錄風情世俗,或是講述道心理念,還有雜聞趣事,靈玉都翻了一遍.

拜玄塵子為師之前,靈玉最愛去的地方是茶樓戲院,茶樓可以聽說書,戲院可以看大戲,故事她喜歡聽,但字麼,認不得幾個.跟了玄塵子之後,被逼背經抄書,才算是啟蒙了.但要是可以選擇,她甯願溜出去玩,也不願意看書.直到此時,她見識到了這樣一個世界,跟戲文話本里說的一樣的世界,才對記錄這些的書本感興趣起來.

靈玉一路興致勃勃翻看書籍,不知不覺,馬車過了樊城,到了尹城.

上篇:011,仙書     下篇:013,過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