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06,解不開的封印  
   
006,解不開的封印

006,解不開的封印

沒有人去理會靈玉,這五個人已經打紅了眼.

當今修真界,資源並不算少,但最頂層的幾乎被三大道觀壟斷,次一些的,又被各大道觀瓜分,落到他們這些普通弟子,家族修士手里的,都是最低等的貨色,更不用說那些散修.

而比壟斷資源更可怕的是,他們還壟斷了各種雜學的傳承,哪怕最普通的養元丹,最低等的聚靈陣,除了各大道觀,均無所出.

而符術廣為流傳,正是因為如此.

一是,符術入門容易,二是,材料簡單,基礎靈符只要符紙和朱砂,三是,符術流傳早有基礎,便是凡人道士,都會畫幾道平安符.

除此之外,還有法器.真正的煉器法門,各大道觀自然不會泄露出來,不過,哪個道士不要置辦幾身行頭?法衣,羅盤,寶鏡,桃木劍,這可是道門弟子的標准配備.

故而,修士斗法,基本就是兩種方法,一是斗符,二是斗劍.

在場之人,除了緋云法器奇特,其他人莫不如此.應修德,紀修明使的桃木劍,不過他們師門勢大,這桃木劍是真正傳承的煉器法門制作而出,比普通修士的強得多;公孫堰使的是法劍配合符術;玄塵子既是符師,自然以符為主.

多年以後,靈玉見識到了真正的修仙界,知道這場斗法,其實乏善可陳,但在此時,他不過是個野觀道童,第一次見到超凡的力量,心中只有震驚.

除此之外,熟悉的師父好像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更令他惶恐.師父說的那些話是不是真的?師父真的不要他和仙石了?

就在他發呆的時候,玄塵子手中靈符不斷,應紀二人木劍飛舞,公孫堰老成持重,緋云趁虛而入.

玄塵子的修為明顯要高一些,靈符更是出其不意.首先敗退而出的,是紀修明,他已經斷了一臂,根本堅持不了多久.隨後是公孫堰,他沒有自己獨特的法門,真元又消耗頗多,被玄塵子找准機會,一張法符擊飛出去.而後是緋云,她法器特別,擅長偷襲,卻不擅長防禦,玄塵子拼著受了應修德一劍,終于將她擊至重傷.

及至此時,玄塵子與應修德均是重傷在身.玄塵子先前被器符所傷,能支撐到現在,靠的就是層出不窮的靈符,而應修德,他本就是公孫堰四人中修為最高的.

"應道友,"玄塵子拍出一張靈符,止住自己的傷勢,道,"現在,行有余力的,只有你我兩人了."

應修德不比玄塵子好多少,身上到處是靈符打中留下的傷,若非剛才吞服了一顆丹藥,恐怕他也快被玄塵子耗死了--這就是身為道觀弟子的好處,丹藥這等珍貴之物,哪怕公孫堰和緋云同樣有勢力,卻沒有途徑獲得.

"我雖然只有一個人,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應修德緊了緊手中的桃木劍,說.

玄塵子卻道:"應道友誤會了,貧道的意思是,再打下去,你我二人兩敗俱傷,不如,罷手如何?"

應修德聞言一怔,迷惑地看著他.

玄塵子臉上帶笑,沉沉的目光掃過倒在地上的三人:"與四個人分享寶物,貧道是斷然不肯的,不過,一個人嘛……"

他的話斷在這里,其他人不是倒抽一口冷氣,就是吃驚地瞪大眼.

"師兄!"紀修明喊道,"你莫要中了他的詭計!"

"應道友……"這是公孫堰.

"應道友,"玄塵子慢條斯理地說,"你若執意與我拼下去,貧道只能選擇與你同歸于盡,到時,你我身亡,他們幾人卻留得性命,你說,這批寶物,會落到誰的手里?"

只有一句話,卻十分誅心!不錯,他們這些修士,為了寶物不惜性命,但絕對不希望,自己舍了性命,寶物卻落到別人手里.玄塵子所說,正是應修德最不願意看到的場面.

如果是這樣,他為什麼要拼下去?

應修德緩緩移過視線,掃過重傷不起的三個人.緋云,出身成謎,誠王府供奉,與他有過一面之緣;公孫堰,公孫家家主,因公孫堰刻意結交而相識;最後,是他的師弟,入祥臨觀多年,一直共同進退,不知一起經曆過多少困境……

玄塵子又道:"如今他們三人,不足為慮,你我二人若能罷手,你所得比四人平分要多,我所失亦比五人平分要少.如何?"

應修德半晌沒有言語.

許久,他道:"其他人便罷,我不可能丟下師弟."語氣松動,卻是有放棄緋云與公孫堰之意.

此言一出,紀修明放下心中大石,眼眶微紅:"師兄……"

緋云與公孫堰一口氣堵在胸口.

玄塵子面露難色,似乎十分為難,思索一會兒,道:"應道友,你我余力相當,分與你貧道不算太不甘,不過,你師弟麼……除非你們二人只要一半."

應修德咬咬牙:"一半就一半!"他也知道,師弟已經沒有了行動能力,想三人平分是不可能的.而玄塵子這人又太精明,斷不會讓給他們這麼大的好處.

紀明修感動道:"師兄,你今日救我性命,這些東西我一點也不要,都歸你所有!"

應修德點點頭:"你我兄弟,財貨皆是外物."

玄塵子露出笑容,別有意味地說:"那就……動手吧!"

應修德道:"你動手,我不攔你就是."

玄塵子微笑搖頭:"我若動手,豈不是賣了破綻與你?你我一起動手,貧道才放心."

"你--"應修德瞪視著玄塵子.緋云,公孫堰二人與他交情泛泛,叫他見死不救,也就罷了,叫他動手殺人,卻是有些難為了.

玄塵子道:"道友,既然合作,總得表現出一點誠意,不是嗎?".

應修德還未回答,公孫堰已叫道:"應道友,莫要上他的當!他在此蟄伏三年,不知布下了多少機關埋伏,我們四人在此,就算身受重傷,他就要顧忌著,可若只有你們兩人,紀道友又行無余力,只怕就要被他吞吃入腹了!"

應修德頓住.

公孫堰見他松動,忙接著道:"反之,應道友再拖一段時間,我等抓緊療傷,到時我們四人合擊,他焉有命在?"

玄塵子卻不與之辯駁,只道:"應道友,如何決擇,全在你一念之間."

應修德看看公孫堰,又看看玄塵子,站在那里,一時間難下決斷.

就在場面僵持的時候,靈玉忽然感覺到一陣風過,自己被人提了起來,然後,脖子被一只冰涼的手掐住了.

"玄塵子."緋云冷冷的聲音傳來,"你說,我要是一用力,這孩子的脖子會不會立刻斷了呢?"

脖子上的這只手掐得很緊,緊得靈玉雙腳亂踢,直翻白眼,玄塵子雙眼一眯,下一刻還是笑道:"緋云仙子不如試試看,左右不過是個凡人."

"道友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啊!"緋云笑,重傷在身,她的臉色實在不好看,原來的風流姿態也減了幾分,"不過,真的不在乎嗎?".

靈玉被掐得喘不過氣來,只覺得腦子嗡嗡作響,此時聽著他們的對話,心中默默地想,師父,你真的不在乎嗎?還是,你的不在乎,只是為了保護我們……

緋云掐著他的脖子,目光卻緊緊盯著玄塵子,緩緩說道:"要說,你潛伏于此,特意尋兩個道童擺擺樣子,也不奇怪,不過,奇怪的是,這兩個孩子,資質好得出奇!"她轉過頭,問盤坐于地的公孫堰,"公孫老頭,你說是不是?"

公孫堰精光四射的眼中閃過異樣的神采,一瞬間就消失了:"可不是!不過十歲出頭的年紀,居然一腳踏入了修道之門,只要再有一兩年時間,便可真正入道.嘿嘿!十五歲之前入道,可是各大道觀精英與普通弟子的分水嶺,這兩個小家伙,還要提早幾年,真是了不得的資質!"

玄塵子輕歎一聲,道:"貧道遇到這兩個孩子,也曾想過傳之衣缽,三年教導,亦是盡心盡力,只是沒想到遭遇今日之變……"

言語之間,甚為可惜.這很容易理解,徒弟重要,但自己的仙途更重要,這可是楚國公的秘密藏寶之地,天底下哪個修道士會為了徒弟,放棄這天大的機緣?徒弟再收就有了,天資再高,難道指望靠著徒弟成仙?

玄塵子的言辭毫無破綻,但緋云卻絲毫不放松,她大笑了兩聲,道:"既如此,為什麼三年時間,你還不取了寶物走人呢?是不是這里的寶物,你根本就拿不走呢?"

此言一出,玄塵子臉上的表情終于慢慢收了起來.

"不錯."許久之後,他輕聲道,"貧道在此三年,遲遲未能攜寶離開,就是因為,此地的寶物,根本就拿不走!"

"啊!"應修德和紀修明同時低聲驚呼.藏寶之地,必有封印,這是常識,但玄塵子是個符術驚人的符師,連他參悟三年都不能取走寶物,此地的封印豈不是……

"以白水觀的手段,寶物封印豈會簡單?若非如此,你們此時見到的,便是一座空的藏寶室."他重又露出笑容:"四位道友,不是我誇口,我若解不開此間封印,其他符師休想解開.你們還要與我拼命嗎?".

........

差不多可以恢複更新了.不過正月嘛,走親戚,吃酒,更新仍然不穩定,大家明白的.祝新春快樂,蛇年吉祥.

上篇:005,傳說中的寶物     下篇:007,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