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08,算計  
   
008,算計

008,算計

一番你來我往,最終的結果,玄塵子占了大頭,得了三分之一,緋云與公孫堰,應修德與紀修明,平分剩下的三分之二.但,玄塵子表示,自己出力最多,要最先挑選,而紀修明,因為實力不存,被一致要求放到最後.

這最先和最後,相差卻是極大.比如一捆靈符和一本符書,換成靈石,有可能價格相差並不驚人,但價值卻是天差地別.

談判完畢,五人終于"開誠布公"交流了一番.

原來,公孫堰他們四人,之前合伙買了個消息,內容是關于出產金精的位置.

修真界內,買賣這種消息的現象很普遍,因為上層的控制,無主的資源很少,所以,修為不足的修士,經常會賣出這種消息,賺取一些靈石,而修為足夠的修士,則會購買對應的消息,前去尋寶.

而因為修為所限,他們往往會幾個人合伙買一個消息,既平攤了投入,又分攤了危險.一般風險不大的消息,合伙結隊的人,並不熟悉,比如尋找某樣不算太珍稀的材料.而風險較大的,就會尋找可靠的同伴,比如探索某個道觀遺府.

公孫堰四人,交情並不深,畢竟只是尋找金精而已,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尋找金精的過程中,竟然被他們尋到了一座隱秘的古墓!他們更沒想到的是,這座古墓,就是傳說中的那位楚國公的陵寢!

雖說是奪爵滅族,但楚國公一族繁盛,遠支族人足有萬人,為了避免影響擴大,太宗最後還是赦免了他的遠支,准許他葬入國公陵寢.只不過,他的陵寢究竟在何處,一直無人知曉.

公孫堰四人無意中進入了楚國公陵寢,自是興奮不已,以為能找到傳說中的楚國公寶物.可惜,他們最後並沒有找到寶物,而是找到了楚國公的手劄,里面語焉不詳地記載了一些事,最後指向白水觀.

所以,這四個人結伴來了白水觀,尋找那批寶物.

"玄塵子道友,"公孫堰轉而問道,"你的消息又是從何而來,似乎比我們准確得多啊!"

玄塵子淡淡道:"當年楚國公雖奪爵滅族,但他門人何其多?其中有人逃出生天,甚至隱秘傳世千年.我曾與他們有過一番因果,因此,得知了一些秘密."

說到這里,玄塵子掃過他們:"諸位,莫要心有不平,貧道為了此事,足足忙碌了二十余年,早年為了解謎,後來研究符術……哼!若非……我豈會甘願把這等好處,讓出三分之二,給你們四人!"

他言語之間,甚是不忿,反倒安了其他人的心.公孫堰笑道:"玄塵子道友,我們雖然只是恰逢其會,可付出的也不少呢!在解除封印期間,外面一切事務,都交給我們,你不需要一絲一毫的分心.再說了,不是由你先挑選麼?"

"哼!"玄塵子冷著臉又哼了一聲.

"說起來,楚國公正是程姓,莫非玄塵子道友尋找程姓孩童,便是為了此番因果?"緋云忽然道,目光撇向角落蹲坐著的靈玉和依舊昏迷的仙石.

玄塵子掃過她,目光略顯凌厲,緩緩點頭:"不錯."

靈玉一怔,抬起頭來,卻與玄塵子的目光對個正著,不由地一縮.

緋云注意到了,笑道:"原來,這小東西就是楚國公的後裔,程氏的族人."頓了頓,又沉吟,"那范氏呢……哦,對了,當年大秦皇族,正是姓范,莫非……"

玄塵子笑笑,不再就此多談,轉了話題:"不瞞諸位,封印之事,我早有眉目,只不過,一直欠缺一分機緣,若是幾位能遵守諾言,那麼,一兩年內,必能解開!"

"那可太好了."公孫堰帶著幾分陰厲的臉亦展露出笑容,"勞煩玄塵子道友了."說著,向緋云使了個眼色.

緋云起身:"那就不打擾道友了,希望道友早日找出解除封印的方法."說著,一把抓起靈玉,"至于這個孩子,道友暫且交給我吧,我會好好照顧他的.呵,小小年紀,居然就進入了觀想境界,一腳踏入修道之門,當真驚人……"

"什麼?"玄塵子陡然驚起,"她進入觀想境界了?"

"不錯,就在不久之前,真是難以置信."緋云摸了摸靈玉的頭,"如果哪一天,道友不想要這小東西了,就送給我吧,我倒很喜歡他."

數息的沉默後,響起的是玄塵子的笑聲,一直不溫不火的他,忽然長聲大笑,站起身來:"真是天助我也!"

其他人都是一怔,公孫堰問:"玄塵子道友,你……"

玄塵子收住笑聲,目光閃動:"諸位,不必再等一兩年,今晚,就可以解開封印了!"

四人驚詫的目光中,玄塵子緩緩念道:"月圓之夜,范程之血,封印可解."

其他人自是驚喜無比,緋云更道:"原來,這兩個孩子,是這般用途."她目光閃動,似乎在考慮六分之一是否劃算,但想到玄塵子的手段,最後還是放棄了.

與她同樣反應的,還有公孫堰.他想到自己手段已盡,如果要求太多,得罪了玄塵子,前番又與應紀二人有了心結,動起手來難以自保,也就不多說了.

"玄塵子道友,要怎麼做?"公孫堰抓著昏迷的仙石,問.

多年籌謀終于有成真的一刻,玄塵子喜形于色,好半天,他才收起笑容,道:"事不宜遲.四更天快到了,若是月兔西墜,我們就要再等一個月."

四人齊齊點頭.趁這段時間,緋云和公孫堰稍微恢複了一些,紀修明吞了顆丹藥,暫時控制住傷勢,有了基本的行動能力,應修德情況最好,他傷勢本就是最輕的,丹藥的藥力又已經完全化開.

玄塵子當即動手,開始布置符陣.

所謂符陣,雖然占了個陣字,卻只得陣法之道的旁門,重點還在于符字.以海量靈符為基,層層疊疊,密密麻麻,不分陰陽,不辨五行,不算術數,只具陣法之形.

如此,雖然並不具備真正陣法之玄奧,卻也威力驚人.

符陣的出現,其實也是低級符師的無奈之舉.符師之路,並不好走,符術雖入門容易,材料簡便,可也僅僅只是入門,法符以上,不但需要天分,更需要傳承,非大道觀的符師,往往只會畫兩三種法符,如何應付大場面?

而陣法之道,傳承更少,除了大道觀,散修之間,幾乎不知陣法為何物.符陣由此應運而生.

可以說,符陣雖然不具備真正陣法之犀利,可也能將一個人的實力,驟然上拔數倍,若不是如此,玄塵子一人斷然無法與公孫堰四人周旋.

玄塵子動作極快,不過一刻鍾,符陣便布置好了,除此之外,寬闊的大廳中央,畫上了一個五星圖位.

"四位道友,"畫好星圖,玄塵子道,"請各自站上來吧!"

他話音落,卻沒一個人動.

玄塵子挑眉:"四位道友這是何意?"

這五星圖位,正好在符陣范圍內,其他人的符術雖不及玄塵子,這一點卻能看出來,因此有些猶疑.

玄塵子似乎想到了,歎了口氣,率先站了上去,道:"公孫道友,你的符術亦是不凡,難道看不出來,這個符陣,攻擊的是星圖正中央麼?"

公孫堰眼中閃過一絲疑慮,道:"雖是如此,但,使靈符略微偏離,以道友的修為,並不是不能辦到."

玄塵子頗有些不滿:"此處封印,貧道研習多年,這個符陣,亦是專門為此封印而設,各位若是不信,盡管自己找人破解去,貧道等著就是!"

別說重新破解,不知道要等多久,就是再找人,其他人也不會願意.

一直沉默著的紀修明此時忽然開口:"玄塵子道友,其他的我不多問,只一件事,不問不快!"

玄塵子面帶不悅,淡淡道:"道友說來就是."

紀修明道:"若是我們不來,道友只有一人,便是用上這兩個小童,也就三人,為何用的卻是五星陣圖?"

玄塵子掃過他,語氣平淡地說:"這星圖是貧道臨時畫的."

緋云挑眉:"這是為何?"

玄塵子說:"你我五人,聚于此地,只為奪寶之爭,別說精誠合作,沒有暗中算計已是極好.這個星圖,正好分居五位,聯合克制,正好讓我們彼此牽制."

公孫堰聞言,雙目一眯,再度細細掃過這個陣圖,神色慢慢緩了下來.

他與緋云交換了一個神色,將仙石抓在手里,道:"玄塵子道友,這兩個道童,又當如何?直接放血嗎?".

玄塵子哼了一聲,說:"想必公孫道友與緋云仙子不會放心把他們交給貧道的,既如此,他們兩個就交給你們了,過一會兒,我說的時候,你們逼出他們的精血,與靈符融合就是."

"精血?幾滴?"

玄塵子沒好氣地說:"他們剛剛入道,能逼出幾滴精血?一滴足矣!"未曾入道,所謂精血,無法強行逼出,便是入了道,精血也不是隨便使用,修為越低,動用精血對自身損傷越大.

公孫堰聞言,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配上他頗有些老相丑陋的面容,甚是可怖:"道友果真珍視自己的徒兒,既如此,老夫就放心了."說罷,他也踏了上去.

緊接著是緋云,她提著靈玉,亦站上了星位.

然後是應,紀師兄弟二人,五個人各自站位,彼此牽制,互相提防.

眼看眾人站好,玄塵子挑起一張靈符,口中念念有辭.隨著他的口訣,靈符似有微光亮起,上面的朱砂紋路閃閃發光,清晰無比.

念到最後一句,玄塵子"咄!"一聲,靈符化成一道光芒,掠到星圖中央.

"精血,現在!"

隨著喝聲,緋云與公孫堰同時抓起手中的靈玉和仙石,駢指一點兩人眉心,使出靈力,強行將精血從二人體內逼出.

昏迷中的仙石忽地身體一震,面露痛苦,清醒著的靈玉只覺得腦袋一下劇痛,好像被人生生劈開一般,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離體而去.

兩滴精血,飛到中央,與靈符融合為一.

玄塵子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木劍一揮,喝道:"爆!"

上篇:007,談判     下篇:009,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