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15,入門  
   
015,入門

015,入門

靈玉站在偏殿角落里,小心翼翼地瞧著偏殿里的人.

張道士將她帶來這里之後,將玄塵子的度牒丟到古道士的桌上,古道士的神色一下子沉重起來.

"古師兄,怎麼辦?"

"怎麼回事?"古道士彈著那張度牒.

張道士向靈玉努了努嘴:"這孩子,說是通玄法師的徒弟,奉師命把度牒送回來."

古道士看向靈玉,眯著眼打量了一番,問道:"女娃兒,你是通玄法師在外收的徒兒?"

靈玉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喚什麼,干脆只回答問題:"是."

"通玄法師為何會命你送度牒回來?"

靈玉垂著視線,說:"個把月前,師父跟我說,他有事要辦,要離開一趟.臨走之前,把這個給我,吩咐我,如果三天之內他沒回來,就是回不來了,讓我帶著這個來玄淵觀."

說完這句話,靈玉心中忐忑,不知道能不能蒙混過去.她編了一路的理由,最終敲定這個,因為她不能說自己看著玄塵子死了,這樣一來,她就得說出玄塵子死在哪里,而玄塵子的埋尸之地,是不能暴露的.

張古二人聞言,交換了一個眼神.

靈玉的話,他們都沒有全信,但也沒覺得哪里不對.通玄法師離開玄淵觀已經二十多年了,最近一次傳訊回來,還是三年前的事.一個失蹤二十多年的人,跟他們又不怎麼熟,他們如何推測是否合理?

安靜了一會兒,古道士把度牒擱在桌上,說:"法師之事,我們無權插手,交給內堂吧!"

張道士點點頭:"古師兄說的是."說著,取過桌上紙筆,寫了些什麼,然後,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只紙鶴,將紙條往上一貼,掐了法訣吹了口氣,紙鶴搖搖晃晃地飛出去了.

過不多久,兩人步履匆匆,跨進殿來.

"人在哪里?"其中一人一進來,便大聲問.

靈玉抬頭,看到這兩人都是二十來歲光景,倒比張,古都年輕得多,身上穿的道袍,似乎也多了一些紋飾.

看到這兩人,古道士忙站了起來,與張道士一同行禮:"見過二位法師."

先前說話那人擺擺手,不耐煩道:"不必多禮."一指旁邊的靈玉,"就是這個孩子嗎?".

古道士忙回道:"回通真法師,正是."

兩名法師的目光集中在靈玉身上,看得靈玉有些心虛.她向來膽大包天,但這次是要命的事,這兩人好像又很厲害……

看了一會兒,另一名法師忽然眉頭一皺:"你是女娃兒?"

"咦?"那通真法師奇道,"果真?"

"通虛法師慧眼,"古道士笑道,"這孩子有些女生男相,不過,應該是女娃兒沒錯."

靈玉怯怯地抬頭看了他們一眼,又馬上低頭往後縮了縮.她這般反應半真半假,在四名修士面前,她壓力真的很大,但這個樣子,也是故意表現出來,符合一般女孩的反應.

要說她的長相,其實也很清秀,但相對來說,眉毛濃了些,鼻子挺了些,輪廓深了些,身量也高了些,十一,二歲的女孩,還沒開始發育,看著就像男孩.

才進來沒多久,就連著被兩個人看出來,靈玉暗想,難怪師父要說,玄淵觀不是能隱瞞的地方.其實,她並不是非要扮男裝不可,年幼時喜著男裝,是因為那個家族無可救藥地重男輕女,她從小被忽視,被罵賠錢貨,難免生出"為什麼我不是男孩"的心思.後來離家出走,四處流浪,是為了方便,結果一路就這麼扮下來了.

是男是女,對這些法師來說無關緊要,通虛法師說了這麼一句,便直入主題:"你是鄭通玄的弟子?"

"是."靈玉低低應了聲.

"你的姓名,來曆,你師父何時收的你,這些年有何經曆,都一五一十說來!"通虛法師十分不客氣地說.

靈玉咽了咽口水,有些緊張地看了他一眼,說:"我……我的道號叫靈玉,是尹城人,三年前,我流落樊城,遇到師父,師父說我資質不錯,就收了我為徒……師父帶我游曆過很多地方,最後在白水山落了腳……"

經曆基本上是真的,玄塵子的死訊,還是剛才編的那套.

等她說完,通真通虛二人都是眉頭緊皺.

"照你這麼說,你師父已經遭遇不測了?"通真喝問.

靈玉聽得此言,紅了眼眶,低低地說:"我不知道……也許師父只是遇到了什麼危險,一時回不來……"她努力地想傷心的事,直到眼中濕意漸濃,擠出幾滴淚來.

"你師父讓你送度牒回來,有說什麼沒有?"

靈玉聽到問話,連忙抬手擦掉眼淚,說:"師父只說,讓我拿著這個來玄淵觀,好好修煉,其他什麼也沒說……"

"這麼說來,你師父是讓你回來正式入門了."通虛說,想了想,"既是法師,本就有權收徒,收你入門倒沒什麼,可你怎麼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呢?"

靈玉一愣,結結巴巴地說:"可我說的……本來,本來就是真的呀!"

"師兄,問這麼多做什麼?"通真不耐煩,"直接對她用夢引術就是了,假如沒說謊,那我們就按規矩收她入門,如果說謊了,哼哼!"

夢引術!靈玉渾身一僵,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公孫老頭說過的話,似乎是一種會讓人說真話的術法!她頓時想拍死自己,怎麼就忘了這東西?都怪自己,對修真界太不熟悉了!怎麼辦,有什麼辦法可以避過夢引術?

她鼻尖冒汗,又極力鎮定,卻聽通虛道:"不可,假如她真是通玄收的弟子,雖未入門,按規矩也是我們玄淵觀的人了.用了夢引術,會恍惚上一段時日,沒有監院以上允許,不可對觀內弟子使用."

"師兄!"通真不贊同,"你也說了,她還未入門,就不算玄淵觀的弟子."

通虛擺擺手,顯然已經打定主意.他思索了一會兒,問:"娃兒,你師父除了度牒,就沒交給你別的東西?他的弟子手記呢?"

靈玉一愣,弟子手記,那是什麼東西?

見她一臉茫然,通真道:"按規矩,弟子手記從不離身,想必沒交給這小娃兒."

通虛卻搖頭:"他既然把度牒交出來了,必是認為自己活下來的可能性不高,既然如此,當然要把弟子手記一並送回來,否則,弟子手記何來存在意義?"

靈玉聽著,忽然想起一物,忙道:"是這個麼?"從懷中取出那本破破爛爛連封面都掉了的書.

通虛接過,翻開一看,點頭:"不錯,就是這個."他直接翻到後面,仔細地看了後面幾頁,看完了,交給通真.

通真亦是如此,仔細地看了一番,合上書.

"行了."通虛道,"收這孩子入門吧."

啊?靈玉發呆.這個……剛才還那麼嚴肅地要查她,怎麼看了這個所謂的弟子手記,什麼也不問,就收她入門了?這玩意兒上面寫的什麼?

通虛通真二人已經起身,通虛揚了揚手中的度牒和弟子手記,道:"這東西我們要拿去複命,通玄法師之事,你們就不必管了."

"是,謹遵法師之命."張,古二道士畢恭畢敬.

"兩位法師!"眼看這兩人就要離開,古道士忙出聲,"依兩位法師看,這孩子是記入下院,還是上院?"

通虛還沒回答,通真已經揮著手說:"她雖是通玄弟子,但並不是通玄帶回來的,先歸入下院吧,等她進入觀想境界,可以入道了再調入上院."

古道士見通虛沒反對,就應了一聲:"是."

兩名法師離開,古道士翻開弟子名冊,正要落筆,卻聽靈玉愣愣地說:"可是,師父說,我已經進入觀想境界,可以入道了."

"嗯?"張古二人聞言,四道目光落在她身上.

張道士驚道:"你這娃兒,已經進入觀想境界了?"

靈玉點點頭.

張古二人對視一眼,古道士向她伸出手:"過來."

靈玉聽話地走近.

古道士枯瘦的手掌覆住她的天靈蓋,靈玉頓時感到一股熱流緩緩注入,既舒暢,又隱隱作痛.

數息之後,古道士放開她,點點頭:"果然可以入道了,難怪通玄法師會收她為弟子.娃兒,你今年幾歲?"

靈玉答:"十二."

"十二!"張道士驚奇,又問,"你修道幾年了?"

"三年."靈玉老老實實地回答.

張古二人望著彼此,張道士搖著頭說:"法師收徒,豈會簡單?難怪難怪!"

古道士亦搖著頭:"看來還是要記入上院.唉,三年入道,我家那小子,五年入道,還自以為天資絕頂,卻不知道人外有人啊!"說著,他將先前攤開的弟子名冊收了起來,另拿了一本薄得多的名冊出來,分外和善地喚過靈玉:"娃兒,記入上院,可比下院複雜一些,我問你一些問題,你要一五一十地回答."

靈玉點點頭:"是."

"可會寫字?"

"會."

古道士取了筆,遞給她:"你自己填一下."

...............

拖更是病,得治!等下修改.

上篇:014,玄淵觀     下篇:016,安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