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22,修煉  
   
022,修煉

022,修煉

"程師妹!來,坐坐坐!"張青書親熱無比地拉著靈玉坐到一旁.

靈玉被他的反應搞得一愣一愣的,之前張青書對她客氣,可沒這麼熱情,只是聽說柳威意讓她修劍,怎麼態度就變這樣了?

"程師妹,你詳細說說,怎麼回事?"

"哦."靈玉便把進了玉極宮後的情形一五一十向張青書敘述了一遍.

張青書聽完,直著脖子就朝里頭喊:"二叔,二叔!"

"吵什麼,叫魂啊!"張照觀撐著門框揉著眼睛,睡眼惺忪.

張青書指著靈玉,剛剛張嘴,張照觀已經說了:"我聽到了,不用再重複."說完,打了個呵欠,對靈玉道,"程師妹,威意法師的意思,除了少個名分,你算是她的傳人,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

"啊?"

張照觀揮揮手,又回去睡覺了:"青書,其他的事你來辦!"

"知道了!"張青書應了一聲坐回去,刷刷刷,拿出數本卷宗,一邊翻一邊道,"程師妹,你賺大發了!沖虛宮門下弟子不多,能成為劍修的更少,還有威意法師,當她的徒弟,在玄淵觀就能橫著走!以後還要師妹多多照顧啊……"

"嗯,早上去入道宮,幸好叔叔吩咐過,我已經去打過招呼了,明天讓侍女帶你去就是.入道宮辰時開課,不要遲到了.下午去沖虛宮,威意法師既然吩咐了,你直接去就是.還有其他的……"張青書嘀嘀咕咕一陣,很快幫她辦妥了.

"程師妹,等你入了沖虛宮,可別忘了我呀!"一番交待後,張青書將她送出院門.

靈玉口中胡亂應著,拿著張青書給她的東西,暈乎乎地回自己小院了.

第二天一早,靈玉在侍女的帶路下,去了入道宮.她從小就不愛讀書,從來沒在學堂安靜地坐半個時辰,如今過了啟蒙的年紀,卻只能老老實實地從頭讀起.

入道宮的弟子,小的五六歲,大的十四五,均未入道,靈玉身為上院弟子,在其中有如鶴立雞群,但也因此,幾乎沒人敢跟她說話.靈玉也不在意,她現在一門心思想著柳威意說的劍修之事,恨不得早早學完基礎,開始修劍.

一上午轉瞬即過,下午去沖虛宮.

沖虛宮的位置,比玄明宮,玉極宮偏僻得多,但占地極廣,除了前面的大殿,還有三進的院子,幾乎可以當成獨立的小道觀.

昨日靈玉被張青書惡補了一番,對沖虛宮的情況基本了解了.

內院三宮,太虛宮和玉虛宮人數持平,都是二十多人,沖虛宮相對較少,只有十六人.雖然人數少一些,沖虛宮的實力卻不弱,不像其他兩宮會吸收修為相對低一些但有特長的弟子,想進沖虛宮,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實力,所以,整個沖虛宮,沒有煉氣八層以下的修士,並且,大部分都是實力強悍的劍修.這就是沖虛宮在玄淵觀牛氣哄哄的原因,也是張青書一聽說柳威意讓靈玉練劍,就激動不已的原因.

在值守弟子的帶領下,靈玉進了沖虛宮.穿過前面的大殿,第一進院子,便是寬闊的練武場,十來名男弟子正在辛勤地練武,大部分都打著赤膊.

靈玉目不斜視地跟隨值守弟子穿過,到第二進院子門口,那值守弟子笑道:"程師妹,你自己進吧,這里我們不能進的."

靈玉向他拱手為禮:"好,多謝師兄了."

值守弟子擺擺手,轉身回去了.靈玉舉步邁了進去.

第二進院子,同樣是練武場,只是在練武的都是女弟子.柳威意拿著一把木劍,看著這些女弟子,時不時出言指點.

靈玉走過去,躬身見禮:"柳師叔."

柳威意早就看到她進來了,領著靈玉到另一邊:"知道怎麼打基礎嗎?".

靈玉搖頭.

柳威意也沒指望她回答,自己說道:"任何武藝,都是從打熬筋骨開始,打熬筋骨,又要從站樁開始.所謂站樁,換個簡單的說法,就是紮馬步--知道怎麼紮嗎?".

靈玉看著不遠處在練習紮馬步的女弟子,點點頭:"回師叔,就是那樣的."

"那你紮一個我看看."

"是."靈玉照著前面那女弟子的樣子,半蹲身,收拳.

"頭抬起來!"木劍"啪"一下打在她背上.靈玉晃了一下,險些跌倒在地,連忙穩住.

"腳分開三掌的距離,腳尖向前!"木劍"啪"一下打在她小腿內側.

"蹲太高了,下去點!"一劍敲在她大腿上.

"胯部內收,屁股朝天干什麼?"又是一劍.

調整完姿勢,柳威意滿意地點點頭:"行了,先蹲一盞茶."

靈玉感覺很輕松,她身體本來就壯實,從小到大四處胡鬧就沒一刻安靜,入道之後又被靈氣淬煉過,只是紮馬步而已,對她而言並不難.

蹲完了一盞茶,只是腿部略麻.柳威意很滿意,喚來侍女,給她略微松弛一下,又讓她蹲一柱香時間.

蹲完了一柱香,看她還好,又讓她蹲半個時辰.蹲完了半個時辰,再蹲一個時辰.

半天時間輕松過去,靈玉心想,練武也不難嘛,一下午馬步紮下來,只是略微見汗而已.

柳威意卻意味深長地看著她:"今晚回去,到張照觀那里領藥材,泡上半個時辰,記住,最少半個時辰,以後每天如此."

靈玉應下,回去後讓侍女去領藥材,燒水給她藥浴--玄淵觀的條件真不錯,練武不但有加餐,還給藥浴,這些藥材很珍貴呢!

第二天起來,靈玉終于知道,為什麼條件這麼好了.渾身疼,尤其是腿,抖得跟篩糠一樣!

可學還是要上,武也要練.她一瘸一拐地去入道宮上了半天課,又一瘸一拐地去沖虛宮.

柳威意一看到她,臉色一沉,木劍就削了下來:"沒精打采的做什麼?給我抬頭挺胸,好好走路!"

"柳師叔,"靈玉兩股戰戰,含著兩包淚,"我疼得站不穩."

"這只是剛開始!"柳威意不為所動,"這里的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不獨是你."

靈玉只好勉力站穩了.

"馬步!"想了想,柳威意聲音緩下,"今天就紮一個時辰吧,分開兩次,滿了你就去休息."

靈玉松了口氣:"多謝柳師叔!"

今天這一個時辰,可比昨天那半天難過多了,靈玉好不容易熬下來,回到居住,再度按柳威意的吩咐,泡半個時辰的藥浴,然後睡覺.

睡到半夜,靈玉醒過來,雖然腿還疼得很,精神卻很好.

看看時間,大概是亥時,正是月上中天之時.

今天的月亮很好,雖然不是滿月,但也差不多,按《太素紫云心經》上說,正是修煉的好時候.

靈玉想了想,干脆拿出那本功法,細細地讀了一遍,開始修煉起來.

柳師叔說過,劍修並不是不要修煉,真元越強大,劍修的力量就越強.現在她還沒開始修劍,不如多多為將來做准備.

畢竟,她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靈玉想起被公孫堰帶走的仙石,想起韓撫甯高深莫測的目光.

救出仙石,她需要力量.保護自己,同樣需要力量.她沒有多少時間好浪費,在公孫堰手上,仙石每一天都處于危險之中,而韓撫甯,盡管現在還沒有做什麼,但不能保證他永遠不做什麼.

靈玉擱下功法,盤膝坐好,回想功法上的內容.

姜撫琲k師說,修煉,就是要讓自己進入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與靈氣親和,與天地相融,與山河共呼吸,這種狀態,其實就是觀想境界.

觀想境界……靈玉默默地回想那種感覺,甯心靜氣,意守丹田,思想越來越空,身體越來越輕……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靈玉再度恢複自我意識的時候,映在她眼里的,是一個奇妙的世界.

這個世界,大部分是灰的,但黯淡的灰色中間,又夾雜了一些淺淡的藍點,這些藍點,淺得幾乎看不出來,只能隱約分辨出與灰相異,它們仿若灰塵,在這個世界飄浮,游移,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靈玉輕輕地呼吸,看到這些藍色的光點,隨著她的呼吸慢慢向她移動,而後進入她的身體.

每一個藍點的進入,都讓她感到一陣舒暢.這到底是什麼?

沒有人回答她,但這不妨礙她知道這玩意兒是好東西.她開始有意地去呼吸,將這個東西吸入體內,讓它成為自己的一部分,與自己共呼吸……

呼……

吸……

體內的藍點越來越多,這些藍點慢慢彙集成一條細流,緩緩地彙入經脈,慢慢地轉化成真元.

這,就是傳說中的靈氣嗎?

靈玉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天亮了.她沒有動,而是困惑地擰起了眉頭.

為什麼昨天晚上會出現那樣的情景?到底是做夢,還是現實?無論哪本功法,雜聞都沒有記載,張青書和幾位法師,也沒說過這種情況.這是修煉必然會出現的一步嗎?

這個念頭出現在靈玉腦中,又很快被她抹去.她直覺,這絕非尋常.

..........

繼續寫,不過以我的速度,睡覺前估計寫不完下一章,大概能寫個半章.

上篇:021,劍修     下篇:023,選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