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30,一個機會  
   
030,一個機會

030,一個機會

靈景宮發生的事,靈玉全然不知,她只是專心地練著劍術,努力將劍氣融入其中.

不過,她很快察覺到,師門似乎發生了什麼事.

近段時間,不知道怎麼的,三宮紛爭少了許多,眾位法師爭先恐後地閉關,連指導她的柳威意師叔也閉關了,臨閉關前把她叫去,表示自己這次閉關,短則一年半載,長則三年.

古怪的是,柳威意閉關,師門竟然沒有再安排教習法師,他們這些教習法師閉關的弟子,都沒人管了.

靈玉把這件事告訴張青書,張青書神神秘秘地對她說,眾位法師是在為三年後的國師之爭准備呢!

國師之爭,這個問題讓靈玉感興趣了.她知道,國師之位,關系到三大道觀爭奪第一道觀之事,如今的國師是無極觀弟子,天下第一觀也就是無極觀,如果國師之位落到其他兩觀手里,天下第一觀的名頭,也會隨之轉換.現在國師要換人,是不是玄淵觀也有機會成為天下第一觀了?

在她的追問之下,張青書告訴她,每五十年,三大道觀就要進行一次國師之爭,究竟怎麼爭他不清楚,但很危險就是了,所以各位法師都趕著閉關,師門也沒有足夠的人手來教導他們這些弟子,只能暫時放養了.

打聽不到更有用的消息,靈玉十分失望.正打算回去練劍,玄明宮忽然來人,說是韓撫甯法師有請.

這個消息讓靈玉緊張起來.韓撫甯,這個家伙終于想起她,要對她動手了嗎?

但法師的召見,她不能拒絕,再怎麼緊張,還是得去.

再次走進玄明宮,韓撫甯仍然在那間屋里等著.看到她進來,神色淡淡地點了下頭:"程靈玉?坐吧."

靈玉心懷忐忑地坐了.

韓撫甯一直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目光有些複雜,似乎一直在思考什麼事情,還下不了決心.

"韓師叔?"等了許久,都沒等到他發話,靈玉出聲提醒.

韓撫甯目光動了一下,回過神,垂下視線,撥弄著桌案上擺放著的玉瓶,開口:"三年時間,煉氣三層,劍修入門,如果你有足夠的時間,成為法師應該不是難事."

他語氣平和,這話又好像在誇獎她……靈玉摸不著頭腦,他是什麼意思?特地誇她嗎?

"可惜,時間太短了,三年,只有三年……"韓撫甯沒有看她,目光定在虛空,似在自言自語.

過了好一會兒,他好像下定了決心,看著靈玉,問:"三年時間,你有沒有把握進入煉氣七層?"

這個問題,完全出乎靈玉的意料,她眨了眨眼,方才問道:"韓師叔此言何意?"

韓撫甯道:"如果你能達到煉氣七層,我就讓你進入玉虛宮,參與國師之爭."

"啊!"靈玉驚呆了.國師之爭,韓撫甯居然想讓她參加國師之爭?她只是個剛剛修劍入門的小弟子啊!

韓撫甯只是看著她,神情嚴肅,不帶笑容.

好半天,靈玉慢慢平靜下來,直視韓撫甯,謹慎地問:"韓師叔究竟想要弟子做什麼?我便是進入煉氣七層,也爭不過眾位前輩."

韓撫甯淡淡一笑:"國師?你以為我的目標是國師之位嗎?".

靈玉看著他,沒有答話.不可否認,她確實是這樣以為的.韓撫甯身為玄淵觀中為數不多的煉氣九層高手,想當國師也很正常,他有這個資格,也有這個實力.只要當上國師,便可坐擁天下道門,高居三大道觀之上,這可是道門弟子最崇高的目標!

韓撫甯卻輕輕搖頭:"國師,天下道門第一人,聽起來似乎很風光,可這個天下太小,第一又有什麼意義?"他看著靈玉,目光清冷,"你現在還不夠資格知道這些,以你目前的修為,說給你聽也沒有意義."

靈玉咬了咬唇,感到被輕視的不快,但她沒辦法說什麼,她修為低是事實.

"我給你一個機會."韓撫甯居高臨下,看著她說,"三年時間,你如果能達到煉氣七層,我便讓你進入玉虛宮,參與這件盛事.到時候,你就有資格成為我的合作者了."

靈玉越聽越是莫名其妙,忍不住道:"韓師叔,國師之爭危險萬分,我為什麼要趕著去參加?我又不想當國師!"

韓撫甯淡淡道:"我說了,你現在還不夠資格知道這些,我只是給你一個機會,要不要這個機會,你可以自己選擇.反正,就算你放棄,我也只是有些遺憾罷了."說罷,將桌上的玉瓶推過去,"這里是一百顆養元丹,算是我給你的投資,如果你成功了,便是我收取回報的時候,如果不成……就當我看走眼了."

靈玉稀里糊塗,還沒想出個頭緒來,韓撫甯已經往椅背上一靠,下了逐客令:"出去吧."

詢問的話在靈玉喉頭滾了滾,最終還是吞了下去,告辭一聲離開--養元丹順便帶走,不拿白不拿.

回到小院,靈玉拿出那幾只玉瓶,一一打開,果然都是養元丹,顆顆潔白,品質上佳.

她不是當初懵懵懂懂的小道童,丹藥有多珍貴,她很清楚.當年應修德,紀修明兩人,身為祥臨觀弟子,身上也不過兩三顆,而她師父玄塵子,大約是離開師門太久了,丹藥早就用光,一顆也沒有.進入玄淵觀,師門倒是會發送,但一年也不過十顆,這一百顆,是普通弟子十年的份額!

韓撫甯到底想干什麼?一百顆養元丹,要是她拿到季武的修士交流會上去,整個淵城都要被震動了.她身上有什麼東西,值得他這麼投入?

"如果你成功了,便是我收取回報的時候,如果不成……就當我看走眼了."

靈玉把這句話放在心里,翻來覆去地想,琢磨話中的意思.

如果她成功進入煉氣七層,韓撫甯便把將她調入玉虛宮,收取回報--到底是什麼回報?她在國師之爭中,能起到什麼作用?她現在不過是個煉氣三層的小弟子,她能做的,太多人能做了.就算她達到煉氣七層,又怎樣?玄淵觀有四五十名精英弟子,十幾名真傳弟子,都是年紀輕,天資高的人物,已經煉氣七層的也不是沒有,她有什麼值得韓撫甯另眼相看?

靈玉越想越覺得迷霧重重,她實在猜不透,這位撫甯法師到底在想什麼.她一遍一遍地回想韓撫甯的表現,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

從頭到尾,他的表情都是嚴肅的,顯然這件事對他來說,十分重要.但他前期又一直在思考,似乎還在猶豫.難道說,他還有別的選擇,她只是他的目標之一?

機會,他說是給她一個機會.這件事對她有好處?進入玉虛宮,成為法師,當然是好處,但韓撫甯的重點,分明在後半句話上,也就是,參與國師之爭.

這就奇怪了.國師之爭很危險,張青書這樣跟她說過,曆年隕落其中的法師,多不勝數.她聽說的時候便想,當國師固然是好,但她更珍惜自己的小命,沒有足夠的實力,還是不要參加的好.

就算她達到煉氣七層,面對眾多的煉氣九層高手,她拿什麼跟人家爭?給她一個機會,找死的機會嗎?

不,肯定不是這樣.靈玉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她都能想到的事情,韓撫甯會不知道?

想來想去,靈玉還是糾結無比.她吃不准,這個所謂的機會,對她來說到處是好是壞,是不是要去爭一爭.

如果這件事是韓撫甯給她設下的圈套,應該會擺一個足夠誘惑的誘餌,讓她拼命修煉才是,但他沒有.難道,真的是她的一個機會?

這對韓撫甯來說,又有什麼好處呢?成為他的合作者?合作什麼?讓他成為國師嗎?可他又對國師之位不屑一顧……

"國師,天下道門第一人,聽起來似乎很風光,可這個天下太小,第一又有什麼意義?"

忽然想到這句話,靈玉跳了起來.

天下道門第一人,天下太小……會是她想的這個意思嗎?

她臉色變幻不停,最後,將玉瓶抓在手中.

就算這是韓撫甯故意擺出的誘餌,她也信一回!

三年時間,煉氣七層,拼了!

上篇:029,仙境之說     下篇:031,買丹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