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58,准備  
   
058,准備

)

058,准備

天柱山下,臨時搭建的帳篷內,靈玉坐在矮幾旁,心靜如水,默默地畫符.

就在半個時辰前,韓撫甯告訴他們,幾位高人前輩決定另尋生路,他趁機進言,提到上界之事.他本來只是想挑起這個由頭,不料,那位玉堂先生十分詫異,竟然也相信上界之事.韓撫甯大喜過望,與玉堂先生談了許久.

據他所說,玉堂先生是一位隱世高人,先學儒術,再入道門,學識淵博,修為高強.玉堂先生說,他早就注意到相關記載了,也曾經搜尋過各地的傳說和典籍,基本上可以確認,有別的世界存在.尤其是那位大秦開國功臣,楚國公程悅,來曆神秘,手段高超,多半與上界有關系,可惜他搜尋多年,也沒找到楚國公的寶藏,不然……

靈玉聽得冷汗直冒,要是真讓這位玉堂先生找到程悅的寶藏,哪里還有她什麼事?沒有寶藏,玄塵子就不會找到她和仙石,她就不會成為修士,也不會得到仙書,更不會入玄淵觀,所謂的上界,跟她一點關系也沒有,在這個小千世界過一輩子就算……

幸好這種事沒有發生,她從小向往神仙修道,冥冥之中的氣運,把她引上了這條路.

總之,玉堂先生完全相信有上界的存在,並且也尋找了很多年,只不過,他更多地把目光放在典籍當中,而不像韓撫甯,關注的是那些修士遺府,而且廣為撒網.最重要的是,他是玄淵觀的法師,有機會接觸南極仙境的消息,才能將兩者聯系起來.

兩人談得投機,韓撫甯借機提出,依據自己推測,上界之路,很可能隱藏在南極仙境當中,可惜的是,南極仙境只有國師之爭才能入內,他還沒有機會去證實.

玉堂先生立刻建議,組織人手進南極仙境一探.

如今眼看大難臨頭,哪里還有人反對?豐老2話不說就同意了,韓撫甯是觀主辰光真人的心腹,也是玄淵觀這次准備爭奪國師之位的人選,對豐老來說,沒什麼不可信的.那位紅衣老者,無極觀的沙真人認真考慮了一下,也同意.他們三人是臨時組建的長老會的核心,他們都同意了,其他人自然沒二話.

有了這個決定,長老會當即著手此事,三大道觀是主力,另有其他高人的弟子,除了必須鎮守此地,負責修補天柱之事的法師首座,挑選出最精英的弟子,尋找上界之路.

這件事,與修補天柱同時進行,畢竟,誰也沒辦法預料,上界之路是不是存在,他們的親朋好友,都在這里,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不會放棄這個世界.

韓撫甯得了玉堂先生的青眼,又有玄淵觀的支持,這件事交給了他負責.現在,這個消息在高層人士中已經傳遍,各方蠢蠢欲動,很快,入仙境探路的隊伍就會組建起來.

雖然現在條件大為改善,韓撫甯還是對他們兩人委以重任.他這個人心思細膩,因而分外多疑,對別人總是抱著戒心,靈玉和范閑書是他安排的,他更相信自己的眼光.

各方勢力因這件事忙碌起來,靈玉卻暫時閑了下來.

隊伍組建不是容易的事,三大道觀各有法師留觀值守,這些人要重新安排,再加上各方勢力的角逐……

另外,她終于在韓撫甯這里證實,豐老這樣的高人,就是傳說中的煉氣圓滿境界,他們與築基期只有一步之遙,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沒辦法突破.

當然了,這些與她沒關系,她還只是煉氣六層的小弟子,接觸不到那個層次,只要順著韓撫甯的安排,加入到探路的隊伍中就是了.

韓撫甯告訴他們,最少要一個月,探路人選才能塵埃落定,這一個月時間,他們只管自己,好好准備.

靈玉也就老實不客氣地在山下帳篷住了下來,無視其他人嫌棄她吃白飯的目光,每日修煉畫符.劍是暫時沒練了,每個人都在忙碌,不干活已經夠顯眼了,還跑出去練劍,那就太招人恨了.

范閑書也是沉得住氣的,與她住在臨近的帳篷里,每天窩著不出門,除了吃飯.

靈玉對他略有好奇,這個人的來曆,身手都是謎,她不敢太過信任.

雜七雜八的念頭暫時甩一邊去,此時此刻,靈玉提著符筆,心平氣和,一筆一劃默默地畫著符.

她的符術進步得很快,得了廣甯子那張爆符後,仔細拆解了兩天,居然就突破了,如今畫的,便是爆符.

一個能畫爆符的符師,在三大道觀內都是頂尖的,她這手符術如果讓別人知道,制符閣必定會立刻出手,將她招攬入閣.

不過,她的目標並不是爆符,而是器符.

應修德那張薄絹上,記載的是器符的制作之法,她曾親眼見過應修德的器符之威,如果手中有一張器符,在南極仙境中,就有了保命的手段……

點睛,收筆,矮幾上的符紙迅速地黯淡下去,成為一張枯黃的廢紙.靈玉失望地歎了口氣,將之收到廢紙袋里.

爆符果然不是那麼好畫的,她已經將爆符上的符文全部拆散了出來,也能運筆自如,可最後一筆,總是差上那麼一點.

這種感覺很奇妙,與其說是技巧,不如說是靈氣,靈玉將它喚作"勢".它難以用言語分說,但實實在在地存在,高明的制符師,總是能把握住冥冥之中的感覺,用最合適的筆觸,將"勢"立起來,這樣,整張符才能靈氣流動,成為"活符",否則,只能成為廢紙一張的"死符".

靈玉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還把握不住爆符的"勢",無法將之立起來.

她在符術上的天分極高,學符術兩年多,進步飛快,結合玄塵子的符書,總結出自己的一套制符之法.

按玄塵子的說法,制符的第一步,是學符文,符文的造詣,直接影響到符術的成就,一個連符文也拆解不好的人,是沒辦法成為高階制符師的.

靈玉深以為然.她年幼時對讀書半點興趣也無,後來跟著玄塵子,被逼背了一籮筐的道經,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入玄淵觀後,年紀已長,加之興趣使然,學符文十分認真,也就比那些幼童學得好.

這第二步,自然是學習如何拆解靈符.每一道靈符,都由符文組成,這些符文,有的正,有的反,有的形狀扭曲,有的分隔對立,不一定是原始符文的樣子,所以,拆符文也要一些天分,沒有足夠的想象力,就沒辦法拆散那些複雜的靈符圖案.

在這一點上,靈玉的天分顯而易見.當初看到石靜白學符術,她只是略看了玄塵子的符書,一眼就能將之拆解出來,沒學多久,就能拆解比較複雜的靈符.

想到石靜白,她的目光黯了黯.這是她失去的第一個朋友,而且是用死亡這樣徹底的方式.也許她以後會有很多朋友,他們跟她會有更好的交情,但她不會忘記,這個總是面帶羞澀的小姑娘.

偶爾她也會想,如果當時發現廣甯子不懷好意,就將之滅殺,是不是可以避免這樣的後續?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就放棄了.

她知道,不應該這樣鑽牛角尖,廣甯子畢竟沒有對他們動手,用心險惡也是他們的猜測,如果因為"莫須有"三個字,便可以妄動殺念,劍修的劍,就失去了制衡.

她是劍修,也是道修,道修的頭頂上懸著兩把劍,一是因果,二是功德,因果關系道途,功德影響天劫.盡管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天劫出現過,但,既然留下了這樣的典籍,必定是存在過的,說不定,就在上界.她從來沒懷疑過自己,會在修行路上走得很遠很遠,所以,這些事情,她一向不會忽略.

只是,她難免也會想,放過廣甯子,石靜白死于廣甯子之手,這是不是也是因果?

……

發現自己心緒亂了,靈玉放下符筆,默默地打坐,等到心情平靜下來,才又提起符筆.

學會拆解靈符,就可以動手畫符了.一筆一劃,注入真元,用符筆給真元開拓出一條路,讓它們順著這條路通行,流轉.

這個過程說來簡單,做起來卻難,如何注入真元,不同的符筆,不同的符紙,不同的符料,以及不同的靈符,所用的真元多寡都不相同,有些靈符還要求對應的功法.而這個過程,描述得再詳細,不同的符師也有不同的體驗,只能用大量的實踐來尋找最合適的方式.

畫出所有的符文,將之組合起來,最後一筆,就是點睛.

所謂點睛,不同的制符師有不同的感悟,靈yu體會出來的,就是"立勢"."勢"是不是能立起來,關系到制符的成敗.就像下棋,"勢"立得起來,才有神韻,才能做活.黑白分的是勝負,制符決的卻是生死.立了"勢",才能成功點睛,才能成為"活符".

心情平靜之時,最後一筆微妙地落下,整張符陡然間流光溢彩,靈光閃動.

靈玉露出笑容,這張符成功了.

從白水觀寶藏中搜刮來的材料,大概能畫十幾次爆符,以她現在的狀態,成功三四次沒有問題.接下來,就是器符了,如有成功,進南極仙境,她就有了底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57,天柱     下篇:059,制作器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