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63,水流  
   
063,水流

)

063,水流

被騙?被什麼人騙了?

靈玉懶得多想,往身上拍了張神行符,揪起孟雪峰就跑.

開玩笑,這只大蟒的修為是煉氣九層,比她高太多了,不跑路,等什麼時候?

靈玉拎著孟雪峰一路狂奔,身後風聲呼呼,大蟒吐著腥紅的蛇信,緊追在後.

孟雪峰也沒閑著,他一時無法落地,從避水衣里取出一疊疊靈符,往後頭一通狂砸.

烈火符,流沙符,裂風符……靈玉聽著後頭不停地炸響,每次總是拖延片刻,不多時,蛇信吞吐的聲音又會出現在背後.

她咬咬牙,繼續往身上拍神行符.還好這種輔助用的法符材料便宜,她帶得也多.

這麼瘋狂地一路奔跑,足足跑了半個時辰,後面的聲音才慢慢小了.

靈玉停下來,把孟雪峰一扔,撐著膝蓋喘氣.

好一會兒,氣息平了,真元也借助靈石恢複完畢,靈玉看著盤坐起來調息的孟雪峰:"孟師兄,我不管誰騙你,看樣子,你的消息來源不怎麼可靠."

孟雪峰將傷口稍微包紮一下,吞了丹藥,臉色還有些蒼白,歎了口氣.

靈玉又道:"既然如此,師兄看,要不要按我的消息去找?"

孟雪峰聽了,半晌沒有說話.

靈玉也不催他,管自己整理東西,將一疊疊靈符放好.

"……既如此,就聽師妹的吧."孟雪峰說,把主動權交了出來.

這種消息都有假,他哪還會不知道,有人想害他性命?再說了,他法器已毀,實力打了折扣,這位程師妹是劍修,而且頗受柳威意師叔看重,他本來就打算借助她的力量,怎麼能放過這個機會.

找到上界之路固然要緊,性命交待在這里更劃不來.就算上界之路沒找到,天柱也沒修補成功,活著出去,好歹還能多活些日子.

靈玉拿出地圖,將自己的路線指出來:"孟師兄請看,這一圈有幾個點,我覺得值得一探."

孟雪峰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就點了頭:"好."

靈玉也不廢話,收好地圖,等孟雪峰起身,舉步就走.

不知是不是被假消息刺激到了,後面的一路,孟雪峰十分沉默.

兩人白天趕路,晚上休息,遇到妖獸,能殺就殺,不能殺就逃,總算在三天後到達了目的地.

在這過程中,靈玉到其他幾個點隨意走走,結果當然是沒有發現.孟雪峰也沒有懷疑,一路與她同行,還算規矩.畢竟,他只是想借助靈玉的力量,趁機撈些便宜,眼見靈玉對他態度冷淡,也就不做多余的事了.

當他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孟雪峰驚訝道:"好大的迷霧!"

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水域渡口,整片水域被迷霧包圍,據說常年不散.以往國師之爭,許多人都會避開這個地方,因為此處迷霧擾人,又有水獸在其中出沒,傷亡率很高.

這也是韓撫甯圈出來的重點之一,他認為,上界入口一直沒人發現,很有可能位于少有人踏足的險地,這個迷霧渡口,完全符合特征.

靈玉知道正確路徑,不得不說,韓撫甯確實才智過人,他沒來過南極仙境,卻能夠依靠典籍與手記整理推斷出這些消息,就算沒有程悅留下的路徑圖,假以時日,上界入口肯定也會被他找到.

"程師妹,我們怎麼走?"孟雪峰遲疑地說.

靈玉沒答話,走到水邊,拿出一張紙船,掐了法訣將之幻化出來,然後跨了上去:"這麼走吧."

孟雪峰略微有些吃驚.他們不是法師,師門頂多會發紙鶴,紙船這樣的驅符,只有法師以及需要辦事的堂口才會有,沒想到靈玉竟然會有,而後他又想到這位程師妹,據說已經是真傳弟子了……

紙船在水面平穩滑行,孟雪峰試探地笑道:"聽說程師妹不久前晉升為真傳弟子,真是可喜可賀."

靈玉淡淡一笑,沒露出半點得意之色,漫不經心地說:"都是韓師叔抬舉,正好替他辦成了一件事,就當是獎賞了."

"韓撫甯韓師叔?"孟雪峰挑眉.他是羅通臨的弟子,早知道靈玉靠上了韓撫甯,卻沒想到她說得這般坦然.

"是啊!"靈玉何止是坦然,根本就是故意,她就是擺明了要拉韓撫甯做靠山,張揚也沒所謂,反正,尋到上界之路,她就要離開的.

孟雪峰不再多言,只是看著靈玉的目光,帶了些許小心.那可是韓撫甯,不知道的都說韓撫甯沒架子,他是羅通臨的弟子,卻知道這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角色,沒惹到他就好,惹到他,從來沒有好果子吃.看看他一副老好人的樣子,卻在玄淵觀混得風生水起,除了觀主,連三宮首座都要禮讓三分,就知道他有多厲害.

就在此時,迷霧中響起輕微的水聲,掩蓋在船體破浪的聲音里,很容易被忽略過去.

下一刻,"嘩啦"一聲水聲傾瀉,迷霧中,一個陰影躍起,向紙船猛然砸下.

"小心!"孟雪峰大喊一聲,手中靈符砸了出去.

靈玉早有准備,坎離劍出手,紫色的坎離劍氣揮出,"噗嗤--"一聲,鮮血灑下,那陰影又落回了水中.

兩個人被淋了一頭臉的血,滿身腥氣.

靈玉顧不上這個,趴在紙船上一看,近處水面上浮起一片血色.

"我們快走."她說,"血腥味會引來其他妖獸."

孟雪峰點點頭,站在船頭,一掐法訣,真元催動紙船前進.

靈玉卻沒有動手,道:"有勞孟師兄,我來戒備."

孟雪峰知道自己失了法器,雖比她修為高些,實力卻有所不及,如此分工並沒有錯.

靈玉緊盯著水面,放出靈網,仔細戒備.

不多時,水面果然出現了細細的波紋,有什麼東西浮了上來.隨著時間流逝,波紋越來越多,形成了一股細流,追逐著紙船.

靈玉握緊坎離劍,死死地盯著水面.

"嘩啦!"一道波紋終于靠近了紙船,一只水獸躍上水面.

靈玉一抹劍身,火紅的離火劍氣發出,砍在水獸碩大的腦袋上.

"噗--"劍氣生生將腦袋劈成兩半.

坎離劍剛剛收回,"嘩啦""嘩啦"數聲連響,靈玉一變劍勢,再次發出一道劍氣,向水獸斬下.

如此一邊行船一邊殺獸,漸漸深入水域,迷霧越來越濃,身後的水獸卻越來越多.

靈玉一邊吞著丹藥,一邊用靈石吸收靈氣,恢複真元,出劍越來越利落,能少用一點真元,就少用一點.靈氣這種東西,吸納入體內,轉化為真元,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再怎麼使用靈石和丹藥,都趕不上使用的速度.

她來水域之前,早就仔細考慮過危險性,卻還是低估了.沒想到此地迷霧會如此之濃,更沒想到水獸會殺之不盡,如果不是她有靈網在身,迷霧影響不大,能堅持多久,真的不好說.靈玉不禁慶幸,來之前正好碰到了孟雪峰,不然,一邊駕船,一邊殺獸,堅持的時間更短.

盡管如此,她還是殺得越來越艱難.

另一邊,孟雪峰喊道:"程師妹,迷霧太濃了,我分不清方向!"

靈玉一邊揮劍,一邊喝道:"往前走,別管!"

盡管如此,紙船卻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沖擊.

紙船再怎麼精巧,也只是一張驅符,時不時被水獸撞那麼幾下,符文的力量就會慢慢地淡去.眼見船壁閃動幾下,就要變成符紙,孟雪峰慌了:"程師妹,這船……"

靈玉看著後面緊追不舍的水獸,幾乎都浮上了水面,靈光一閃,喝道:"我們去乘水獸!"

孟雪峰一呆:"什麼?"

靈玉不再說話,騰身而起,劍氣連連揮動,斬落數頭水獸,雙腳一點一分,跨坐在一只水獸身上,一只手緊緊抓住水獸的魚鰭.

幾天前,她不就是用這種方法滅殺了一只妖獸麼?正適合現在這種情況.她在水獸背上,就可以借助水獸的力量.

孟雪峰反應也快,一見此景,有樣學樣,打出一道玄水符,借助靈符的力量,彈身而起,飛向一只水獸.

"嘭!"失去了孟雪峰的操縱,數只水獸撞上紙船,船壁頓時被撞了一個大洞,符文終于被破壞,仍舊變回紙船,晃晃悠悠,隨水飄走.

"嘩啦嘩啦!"水聲激蕩,靈玉胯下的水獸被激怒,連連甩動尾巴,想把她甩下來.靈玉豈會給它這個機會,只管用力抓住魚鰭,任由它騰身,甩尾,下潛,轉圈,就是不放手.

如此顛簸了大半個時辰,水獸終于累了,速度緩了下來.而其他的水獸,卻又因為她騎在同類身上,一時分不清她的氣息--靈玉發現了一點,大約是迷霧所致,這里的水獸,幾乎都看不見,眼睛不是灰蒙蒙的,就是成了一條縫.

暫時穩住了身下的水獸,靈玉扭頭四顧,高聲喊道:"孟師兄?孟師兄?"

過了一會兒,旁邊傳來孟雪峰低弱的聲音:"我在!"

靈玉循著聲音看去,迷霧中,朦朦朧朧看到一個身影.她松了口氣,雖然這是個不能完全信任的同伴,好歹也能幫得上忙,要是失散了就可惜了.

正想著,孟雪峰忽然叫了起來:"旋渦!"

"撲通!"從水獸身上掉了下去.

靈玉大驚,低頭一看,身下水流果然湍急了起來,打著旋向某個點流去,她身下的水獸極力地想要掙脫旋渦的力量,卻始終沒有成功.她大急,還沒想出方法,水獸已經被強大的水流沖了下去,連帶的,她也"撲通"一聲,落了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62,深潭     下篇:064,另有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