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33,亂戰  
   
133,亂戰

)

133,亂戰

徐正沒有立刻上前,他與他的同伴,一名同樣著紫霄劍派服飾的青年站在不遠處看著.

盡管如此,混戰中的四人壓力大增.

常子慶一擊不得手,沒有再擊,因為宋詡纏住了他,讓他騰不出手.

靈玉想撞牆,端木澄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他們倆加入戰團,是因為宋詡的挑釁,就算是這樣,以四對二,也沒有占到太大的便宜,這個時候,常子慶居然會向徐正出手,他是打昏頭了嗎?

"端木道友,怎麼辦?"靈玉傳音.

端木澄掃了徐正一眼,咬咬牙:"沒什麼大不了的,輸就輸!"他來參加這次論劍會,又不是為了爭勝,要不是陸盈風咄咄逼人,找不到隊友都無所謂.端木澄這人有個臭脾氣,表面看起來很好欺負,事實上確實很好欺負,但要觸碰到他的逆鱗,或者欺負到極限,那他就的倔勁就上來了.

這一點,就些像靈玉,但本質又不同.靈玉是犯懶,脾氣沒上來,懶得跟人計較,同時,她耐心有限,火氣上來就攔不住.端木澄則是天生性格軟,不過分就沒脾氣,不然,以他元嬰修士弟子的名頭,想找個外地修士當同伴,何至于被靈玉諷刺幾句就臉紅?

輸了論劍會,端木澄自身並不在意,只要不是陸盈風打出去的就行.宋詡欺上門來,不可能再退,哪怕徐正在旁虎視眈眈,也是如此.反正,輸了論劍會也是正常,這是他築基後第一次參加論劍會,沒人覺得他應該贏.

一聲虎嘯,震動冰川,眼前出現無數的白虎虛影.

靈玉猛然後退,撤出安全范圍.

這是宋詡的殺招,白虎殺.

"端木道友,這位宋道友師承何處?"靈玉抽空傳音,問了一句.

端木澄亦被白虎殺逼退,有些狼狽地穩住身形,回答:"宋詡也是的我們太白山的人,不過,不是太白一脈.說起來比較複雜,總之,他對我們太白一脈弟子心懷恨意."

"哦……"這麼說還真是麻煩了,他肯定不會放過太白一脈的常子慶和端木澄.

就在此時,又是兩道雪線揚起,陸盈風和葉尚飛趕了過來.

"陸師妹,是宋詡!"白虎殺太明顯,葉尚飛不用細看就知道那是誰.

"他們遇到了宋詡?"陸盈風吃了一驚,越看臉色越白,"宋詡竟然這麼強……"

葉尚飛苦笑一聲:"若不是如此,我豈會接受陸師妹的建議?早就與我師兄結伴,爭搶這個第一了."他實在需要錢,不然,他更想與宋詡一爭高下,就算輸了,也是酣暢淋漓.

陸盈風略一思索:"宋詡在此,常師兄有沒有機會勝出?"

葉尚飛搖搖頭:"如果只是宋詡,勝出的機會還是有的.但這里不止有宋詡……"

"葉師兄指的是……"陸盈的目光落在徐正身上.

"就是他們."葉尚飛道,"師兄上次敗在徐正手上,結仇在先,徐正不可能看著他獲勝的."

陸盈風目光一凝:"那咱們……"

"看著吧!"葉尚飛歎了口氣,"既然是宋詡,我們不能無動于衷.他們已經是四對二了,我們加入混戰沒有好處,還有徐正在旁……看他們怎麼做,算是為師兄掠陣."

陸盈風輕輕點頭.她不是不顧大局的人,如果是別人,她還是會把重點放在端木澄身上,可宋詡三番兩次打太白一脈的臉,任何一個太白弟子都不能容忍.至于端木澄,總會有機會的.

白虎虛影之下,常子慶的飛劍尖銳鳴叫,陡然一股劍意沖天而起,不退反進,與白虎虛影撞在一起.

這一撞,靈氣激蕩而起,有白虎殺的殺意,有常子慶的劍意,兩種氣息交纏,瘋狂地撕咬.

外圍的靈玉和端木澄都被影響到,不得不後退,避其鋒芒.

他們兩個的同伴,卻不能如此,只能咬緊牙關,貢獻一臂之力.

"危機!"葉尚飛喊道,飛劍出鞘,卻又望向陸盈風,"陸師妹?"

陸盈風點點頭:"去吧,先把宋詡拿下再說!"

葉尚飛感激看了她一眼,一劍沖天,挾帶起風雪,向漸漸轉淡的白虎殺撞了過去!

不得不說,葉尚飛這個時機選得很好,正是白虎殺招式用老,難以為繼的一刻,他這一撞,直接破開了白虎虛影,向之一劍斬落.

真武劍,太白劍修中最強大的力劍分支,其力量不比武修弱多少,這般強勢橫掃,又是白虎殺最弱的時刻,宋詡只來得及一指點出,幻化出一塊虎盾,勉強擋下,自己卻重重地摔了出去!

與此同時,常子慶也跌了下來.他的劍意被白虎殺吞噬大半,受傷比宋詡還重,如果不是葉尚飛那一劍,他此時就算不認輸,也不行了.

他們二人的同伴也好不到哪去,全都重傷在身.

"好機會!"不遠處的徐正目光一亮,瞥過身側的青年,"段師弟,動手吧."

青年輕輕點頭,伸手握住劍柄,緩緩將流光四溢的古怪飛劍拔了出來.

徐正的突然出手,令局勢更加混亂.

葉尚飛沒空趁勝追擊,真武劍一橫,一道劍氣裂空響起,向徐正襲去.

可徐正不是一人,他還有同伴.這位段師弟的劍很古怪,彎曲如蛇的造型,舞動時帶起的劍氣一點也不犀利,卻有著讓人很不舒服的膠著的力量,像一團漿糊,粘上甩不掉,無法著力.

葉尚飛被這股劍意粘上,如蛆附骨,難受至極,眼看著就要被徐正的劍氣擊中.

一道水波及時出現,陸盈風一掐指訣,透明的水波緩緩流過,以柔克粘,貼上段師弟的劍氣,滌蕩而過.

葉尚飛只覺得渾身一輕,真武劍出手,如臂使指.

他們四人斗得如火如荼,宋詡也沒閑著,徐正這一拖,讓他緩過氣來,起身便要再度放出殺招.

端木澄目光一寒,半空中的折扇化成一根碩大的羽毛,上面無數的細毛脫骨而去,變成漫天飛針,向宋詡二人罩下.

剛才他及時撤出,並未受傷,這一殺招,保留了十分的力量,宋詡身上帶傷,不敢下面迎敵,一道輕煙騰起,人影閃退十幾丈,避過了這一擊.

他的同伴就沒這麼好運了,退開不及時,倉促地一晃手中飛劍,勉強將之擋下,吐出一口血.

"我認輸."他喊.

常子慶搖搖晃晃地站起,瞥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的同伴:"你也認輸吧."

"咳!"他的同伴捂著胸口,點點頭.

論劍會可以一隊認輸,也可以一人認輸.他和宋詡的同伴都是重傷在身,再打下去,只會把命送掉.倒不出認輸退出,後面誰輸誰贏,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兩人同時捏碎玉牌,退出論劍會.

常子慶站直身軀,手握飛劍,盯著宋詡.

論傷勢,他比宋詡還重,論氣勢,卻一點也不輸人.

宋詡的臉上浮起冷笑,捏了捏拳頭.

雖然他現在只能一個人,但面對他們三人,卻沒有絲毫的懼怕.常子慶的實力本來就及不上他,現在受傷還比他重,另外兩個,都是剛築基,端木澄雖厲害,卻還沒完全掌握築基後的力量,另一個不提也罷,還沒領悟劍意的劍修,算什麼劍修.

沒有拖延,宋詡一指點出,白虎虛影再度出現,比剛才的氣勢更加凌厲,帶著刀鋒的銳利.

"白虎斬!"端木澄低語,輕輕一動,將已經變得灰暗的折扇收回手中,摸出一把靈符.

靈玉猶豫了一下,持劍站在端木澄身後不遠處.

她收的是端木澄的錢,常子慶怎麼樣,她不關心,幫助端木澄就行了.

常子慶的飛劍再出,雖然有些搖搖欲墜,卻仍然沒有放棄,端木澄的靈符同時拋出,化成巨大的火龍,向白虎虛影沖去.

劍氣配合靈符,與白虎斬正面對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靈玉放出坎離劍,淺紫劍氣一繞,將擊向端木澄的力量化去.

常子慶卻這麼好運了,宋詡的目標是他,白虎斬只是晃過端木澄,便直沖他而來.

"噗!"他的劍氣輕輕消散,虎爪閃過,人被白虎斬擊飛出去.

等到白虎之影消失,常子慶已是重傷不起.

他歎了口氣,將懷中的旗子拋出,捏碎玉牌,消失于眾人之前.

這個時候,沒有人去拿旗子,拿不拿都無所謂了,輸了的話,拿了也要送出來,只有最終贏的那方,才能得到旗子.

常子慶的身影消失,宋詡輕哼一聲,冷厲的目光盯著端木澄.

端木澄神情平靜,手中仍然不停地發動靈符.

他的折扇在剛才的一擊中用盡了靈氣,暫時不能動用,而其他靈器對上宋詡,沒有絲毫勝算,只能以靈符對敵.

短短的一瞬,端木澄已經想過了自身的處境,選擇最好的對敵之法.

可惜,他到底築基太短,對上宋詡,實在是力不從心.

力不從心,靈玉就是這種感覺,在宋詡的殺招面前,她往往被震懾心神,那些平日凌厲無比的劍招,都使不出來.她知道原因,劍意,就是因為她沒有領悟劍意,才會如此被動.

從來沒有像現在感覺這麼深刻,劍意對她來說如此重要.

宋詡的白虎殺再次施展而出.他明明是個法修,卻將武修的強大力量融入其中,帶著令人膽寒的氣勢.目標是,端木澄!

"阿澄!"陸盈風喊了一聲,聚水成龍,向白虎虛影撲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32,一鍋端     下篇:134,劍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