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35,一年如百年  
   
135,一年如百年

)

135,一年如百年

靈玉暈頭轉向地從三世鏡里跌出來,累得一根手指都懶得動.

盡管第三世的時間很短,但一直在戰斗,這種疲憊,是第二世的等待無法比擬的.

"不錯,領悟了劍意,沒白白進三世鏡."蔚無怏的聲音響起,帶著微微的笑意,和同樣的疲憊.

靈玉抬頭,愣了一下:"師父,你怎麼……"

眼前的蔚無怏,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和他前幾天神采奕奕的模樣大不相同.

"你以為這活這麼好干的?"蔚無怏哼了一聲,手指一點,將黯淡無光的三世鏡收回玉瓶之中.

在法寶里創造出一個真實般的世界,需要多少靈氣?靈玉不知道,事實上,第二世的時候,三世鏡的靈氣就已經用盡了,哪怕有聚靈陣時時補充,都來不及,到第三世,一直是蔚無怏用自身的真元支撐著.

"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明日再說."精神不濟,蔚無怏沒心思訓話,朝她揮了揮手,便閉目調息了.

靈玉勉力起身,行了一禮:"徒兒告退."

回到自己的屋子,靈玉攤在床上不動了.

疲憊極了,卻也興奮極了.

劍意,她終于領悟劍意了!

過了這一關,她就是名符其實的築基劍修了!

靈玉樂了半天,實在太累,干脆也不打坐了,直接埋頭睡覺.修為到了一定程度,可以不睡覺,但睡覺永遠是最本能的休息方式.

一覺睡到大天亮,靈玉收拾一番,去見蔚無怏.

蔚無怏的精神已經恢複了,看著她進來,指了指茶爐,什麼話也沒說.

靈玉很自覺地去泡了茶,端過來:"師父請用茶."

蔚無怏很滿意她的識趣,飲了一口,問道:"感覺如何?"

靈玉笑嘻嘻問:"師父是問通過三世鏡考驗的感覺,還是領悟劍意的感覺?"

"瞧你得意的."蔚無怏瞥了她一眼,擱下茶杯,"築基劍修領悟劍意再正常不過,你要領悟不出來,為師就要重新考慮一下,這個徒弟收得對不對了!"

靈玉一本正經:"師父,適當的鼓勵,有助于豎立信心."

"……"蔚無怏哼了一聲,"厚臉皮."

靈玉也不在意,她有點摸到這位師父的性格了,在他面前,完全可以大膽一點,畏畏縮縮的,反倒惹他不喜.

師徒倆閑扯幾句,蔚無怏再次道:"有什麼疑問快說,為師時間不多."

靈玉正了臉色,問:"師父,如果我通不過第三世,您真的會看著我死在里面嗎?".

"生死一瞬,要麼被擊潰,要麼激發出潛能.你雖不是大家子弟,可一路走得太順,這種經驗,正是你所缺乏的."蔚無怏神情淡淡,"如果你被擊潰,那只能說明,為師看走眼了."

"……"真是冷酷的回答,靈玉相信,如果當時她沒能領悟劍意,蔚無怏真的會看著她死在三世鏡中.

她倒不覺得失望,師徒不同父子,感情需要培養,拜師未久,沒理由要求蔚無怏對她多好.同樣的,她對蔚無怏也是如此,除非感情日深,才會發自內心地尊敬.

"那,三世鏡里遇到的那些人,都是真的嗎?".

蔚無怏興致缺缺地答道:"說真是真,說假也是假,那些人是三世鏡虛幻出來的,但擁有真實的喜怒哀樂."

"……這就是高階法寶?好神奇啊!"靈玉滿臉羨慕.

蔚無怏卻無半點喜色:"三世鏡還不成熟,只能騙騙你這樣的小輩.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有朝一日,培養出器靈."蔚無怏懶得向她解釋這個問題,說完了,一瞪眼,"你有完沒完?盡關注旁枝末節,為師問的是你自身的感悟,你倒好,反過來了!"

靈玉摸摸鼻子,忍不住又問:"師父,第三世那些人跟現實里一樣嗎?".

蔚無怏額角青筋跳了一下,終于沒忍住,怒而拍桌:"既然你沒什麼好問的,那咱們就繼續!"

"師父……"靈玉一句話沒說完,蔚無怏已經將三世鏡喚了出來,手指一點,又把她扔了進去!

…………

得罪師父的下場很慘,得罪小心眼的師父下場更慘!

只是多問了一句,靈玉就被折騰得半死不活.蔚無怏把她扔進三世鏡,好不容易出來,沒隔兩天,又把她扔進去,如此反複……

一年時間,就在不停地進出三世鏡中過去了……

靈玉覺得,這一年,自己過得好像一百年那麼長.要知道,三世鏡會迷惑感官,真實時間是幾天,它能讓人感覺過了十幾年.

第一次,靈玉在三世鏡中度過的時間不長,也就個把月.第二次就慘了,三世鏡直接抹掉了她的記憶,讓她以為自己是那個世界的人,經曆人世悲歡,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才脫離出來,恢複記憶.

這一年間,她進進出出三世鏡十來次,扮演過各種各樣的角色,經曆著完全不同的人生,不拘于修士還是凡人.

有深閨千金,有農戶貧女,有江湖女俠,有沙場女將,或是恩怨糾纏,或是受盡欺凌,或是曆經風霜,或是忠義難全.

凡人的一生,或許短暫,但其中恩怨糾葛,情義交纏,利益盤錯,卻比修士豐富得多.

而修士的人生,她經曆得更多.有默默無聞的散修,有平凡無奇的門派弟子,有備受欺凌的家族子弟,有一生追求仙道卻因天資裹足不前的求仙者,有天資非凡舉世震驚的天才,有三年不鳴一鳴驚人的隱忍之士,有陷身魔門始終不得掙脫的魔道修士.

這樣的經曆,太過沉重,兩三次之後,靈玉就心生懼意,不願再入三世鏡.可是,蔚無怏完全抓到了她的軟肋,丟出一堆珍貴的礦石,告訴她,這些就是能把坎離劍精煉升階的材料,她進一次,就給她一顆.

靈劍升階之事,錢家樂早就給她補過課了,劍修終其一生,都要在不停地尋找材料中度過,以求將本命靈劍的威力提升極致.

蔚無怏丟出來的礦石,件件都是珍品,沒千把靈石拿不下.最終,靈玉沒能抗拒這樣的誘惑,悲憤地同意了.

一年之後,靈玉終于將這些礦石全部收入囊中,打死也不進三世鏡了.

蔚無怏也折騰夠了,他自己也累得夠嗆,三世鏡的靈氣不足,一直是他用自身的真元補充,所以也沒堅持,放過了靈玉.

"師父,我覺得我已經很老很老了,怎麼辦?"從三世鏡出來的第二天,靈玉跑去找蔚無怏,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蔚無怏很淡定:"什麼老不老的,為師活了三百歲,也沒覺得自己老."

"您進過三世鏡嗎?".靈玉問.

蔚無怏手中茶杯一頓,咳了一聲,沒回答.

過了一會兒,道:"好了,你只是一時間分不清虛實,這段時間別窩著了,多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您是指出山門嗎?".

"就你這樣,也出山門?"蔚無怏斜視的目光充分地表達出他的鄙視,"好歹把你的劍提到中品吧!"

靈玉已經被他打擊到皮厚無比,一點也沒受打擊:"哦,您的意思是,出洞府走走,先把劍精煉了?"

蔚無怏略一思索:"精煉靈劍是一方面,還有其他的也不可松懈.經過三世鏡的磨練,你道心這塊算是補上了,不過,築基之後,按理要有一段時間穩固境界,這個你還沒做.另外,你煉氣期的功法也不適合再用了,拿我的令牌去萬法閣挑一本.然後,出洞府走走,結交些同門,這樣既能把你拉回現實,也能開闊眼界."

靈玉扳著指頭算了算,總共四件事:"是,師父."

蔚無怏把令牌丟給她:"功法選好了,拿回來我看看,然後為師就要閉關了."

"啊?"靈玉大驚,"師父你閉關了,我怎麼辦?"

"沒有為師,你修煉不了嗎?".蔚無怏鄙視的目光又來了,"師父不是讓你靠的……"

"是讓我伺候的!"靈玉補上後一句,惹來蔚無怏想罵又笑的一個瞪視.

出了蔚無怏的修煉室,靈玉沒有耽擱,直接去了萬法閣.

因為她拿的是蔚無怏的令牌,萬法閣的執事直接報到了妙法長老方入微那里.

"程師妹,請隨我來."靈玉沒等多久,便有執事奉命前來傳喚.

靈玉拱手:"多謝師兄."

萬法閣的構造,與其他各堂都不同.問道宮旁邊那個,收藏的是普通煉氣,築基弟子的功法,頂多算是分堂,方便諸多低階弟子,真正的絕頂功法,其實收藏在另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在主峰太一殿下方的山體之中,上面就是護山大陣中樞所在,堪稱整個太白宗防衛最嚴密的所在.

當然,理論上還有一個比它更嚴密的地方,那就是宗門庫房,它直接掌握在掌門手中,只有元嬰修士才知道位置.

靈玉在執事的帶領下,從隱秘的入口進去,拐進一條窄道,盡頭便是妙法長老坐鎮之地.

妙法長老的職責,與其他各長老也有不同.無論是掌管庶務的問事長老,還是打理藥園的百草長老,職責主要是管理,妙法長老卻是鎮守.豐富的典籍收藏,是大宗門的底蘊所在,不容有失,需要一個人長期鎮守.

所以,妙法長老的修為,也是各長老中最高的,其他長老不是初期就是中期,後期都少見,她卻是結丹圓滿.

"方師叔,程師妹帶到."執事的稟報聲,打斷了靈玉的思緒.

里面傳來一個溫和低婉的聲音:"讓她進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34,劍意     下篇:136,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