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67,拜見師尊  
   
167,拜見師尊

)

167,拜見師尊

靈玉與這女修同時愕然.

沒等她們反應,旁邊另一名觀慧寺的僧人附和:"可不是,我們整整一隊的戰功,都被他搶了!"

靈玉眨眨眼,感覺玄妙地與女修對視一眼.

觀慧寺與太白宗頗近,因為佛門不擅爭利,雙方沒有太大的利益沖突,關系還不錯,雙方弟子互有來往,對彼此有一些了解.

佛門四大寺中,觀慧寺規模最大,戒律最嚴,弟子之間的競爭,相對溫和,少有這般直白地結怨,而且還得罪了不止一人……這個緣修,不得了啊!

"這位師兄,緣修師傅究竟做了什麼事?"靈玉好奇地問.

本以為這兩位僧人頂多發發牢騷,不會把宗門之事外泄,誰料他們也不管身處人群之中,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事情全部說了.看來,這怨氣夠重的.

原來,他們觀慧寺接了一個任務,刺探妖修大軍的異動,同去的整整一隊十個人,到達目的地之後,分頭探路.孰料,會合之後,那個緣修旁敲側擊,把他們每個人刺探到的情報問去了,得出妖修大軍即將發動的結論,回去後獨自上報.這下好了,整個小隊的功勞,全都被他得去了,其他人只分了個零頭.

在另一名僧人的補充下,這種事緣修沒少干,只是以前做得很隱晦,最多算是貪小便宜,這次做得太明顯,得的戰功太多,就被恨上了.

靈玉聽完,暗自稱奇.如果事實真是如此,緣修這事確實干得不地道,比如屠秋容帶他們出去辦差,雖然會多分一些戰功,但大體還是公平的,緣修既非隊長,又不是首功人物,直接攬了大多數的戰功,難怪會犯眾怒.

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緣修也真是個人物.像這樣的斥候小隊,彼此之間的情報並不互通,而是完成任務後,回到營地各自回報.緣修不但從他們口中問出了情報,還能從中發現妖修大軍的動向,不是一般的聰明.

這種人物,以後還是躲遠點,免得被算計了都不知道.

戰功榜發布之後,戰功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排名每天都在變化.可惜緣修之前建的功勞太大,始終無人能撼動他的位置.

十幾天後,蔚無怏終于回來了.

靈玉得到消息,立刻停了制符大計,跑過去求見.

身為蔚真人的弟子,且是惟一弟子,隨伺蔚無怏的道童直接把她領進去了.

同是帳篷,她和方心妍住的是鴿子籠,蔚無怏住得不但寬敞,而且華麗,這就是築基和結丹的差距.

靈玉不是第一次來了,在中間的小廳等了一會兒,就見蔚無怏一身整潔飄逸的宗門道袍,從里間緩步而出.

"徒兒拜見師父."靈玉起身,老老實實地見禮.

蔚無怏接過道童遞來的靈茶,飲了一會兒,方道:"聽說,你受傷了?"

"是."她從戰場離開時,便告了假,理由就是醫修開的內傷證明.本來這樣的小傷,可以不准的,但她是蔚無怏的徒弟,對方看過她的戰功記錄,就松口了.

蔚無怏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走近,然後抓過她的手腕,按住脈門.

靈玉感到清涼的氣息運遍全身,緩緩浸潤過經脈,舒暢極了.水系法術的特征就是潤澤,擅長治療,所以,蔚無怏有著不錯的醫術.

好一會兒,他放開靈玉的脈門,道:"確實有暗傷,看來你之前能保住一條小命,不容易啊!"

靈玉眼珠一轉,順著話道:"可不是,師父您不知道有多驚險,後頭追著個結丹妖修,徒兒跑不過他,要不是當機立斷,引爆全部的火符,置之死地而後生,只怕尸體都燒成灰了!"

"哦?"蔚無怏頗感興趣地挑挑眉,"說來聽聽!"

于是靈玉把自己的驚險經曆添油加醋地講述了一遍,明明驚險程度有八分,也給她加成了十分,直說到口干無比,向道童重新要了茶.

當然,後面被徐正和伏元青劫持的部分,沒有一五一十地告知,畢竟他們是立了魂契的.

蔚無怏聽罷,沉吟半晌:"徐正?嗯,這個小子是昭明老鬼的寶貝,天資確實很高,他竟有這等膽色?"

"師父,您在三世鏡里捏了徐正這個人,想必記得他了?他說蓮台之會,您曾經奪得第一?"

"嗯."蔚無怏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昔年蓮台之會,他才十三四歲,只記得天資不錯.後來因事去紫霄劍派,又見了他一次,那時他築基不久--以你所言,倒是我小看他了."

靈玉心想,何止是小看,那氣勢根本是兩個人吧?不少字師父大人也有走眼的時候.

"這麼說,真傳弟子,你放棄了?"蔚無怏似笑非笑地瞅著她.

靈玉回神,沒好氣地道:"師父,難道您希望徒兒我為了沒影的真傳弟子把前途搭上嗎?雖然傳聞說,真傳弟子每一個都成了元後大修士,可沒有說,本門的化神前輩都是真傳弟子."

"喲,心很大嘛!"蔚無怏挑著眉說,"為師現在也只敢想想元嬰什麼的,你就想到化神了?"

靈玉不說話,因為她知道,不管她說什麼,都會被搓捏一番.

等不到靈玉反擊,蔚無怏頗感無趣,道:"好吧,你這個決定……嗯,說好聽的,叫務實,難聽的,就是沒志氣."

靈玉隨便他說,真傳弟子,她不是不想,可總要實際一點.

"其實,這事沒你想的那麼複雜."蔚無怏慢條斯理地道,"你這暗傷,對一般人來說,確實很麻煩,可如果成了真傳弟子……你的需求,就是整個宗門的需求,哪怕要十個元嬰真人為你療傷,宗門都會辦到,你說,還麻煩嗎?".

靈玉愕然:"原來如此啊……"這麼說,根本就不存在矛盾了?

正猶豫搖擺,忽然掃到蔚無怏笑得格外狡猾的臉,她突然悟了過來,指控:"師父,你坑我!"

蔚無怏一正臉色:"胡說,為師哪里坑你了?"

靈玉道:"你說的是成了真傳弟子之後的好處,可就算我不顧內傷,拿到宗門戰功前三,也不過是進入戰令堂正部,這跟真傳弟子差得遠呢!"

"你沒有信心成為真傳弟子?"蔚無怏肅然問.

"當然……"靈玉差點順著答不是,猛然咬到舌頭,郁悶了,"這是信心的問題嗎?".太白宗立派多少年了,才出了六位真傳弟子,難道真的是其他人天資不夠?能進入戰令堂正部的,哪個不是一時之選?資質到了一定程度,那就是氣運的問題.這就跟凡人科舉似的,考中進士是學問,一甲排名就是氣運了.更不用說,凡人科舉三年一次,太白宗可是萬年才出六名真傳弟子.

沒坑到徒弟,蔚無怏很遺憾,說道:"那你就養著吧,反正一年也不久,你要有本事,一年之後,奮起直追,還是有希望拿到前三的."

說到這個,靈玉忽然想起來:"師父,這個比試沒有時間限制嗎?要是妖修大戰打上十年八年怎麼辦?"

"那就等個十年八年唄,又不久."蔚無怏輕描淡寫,結嬰有望的他,對真傳弟子沒什麼可眼紅的.

"那要打上一百年呢?"

蔚無怏頓了頓,道:"那就到時候再說了."

靈玉仔細想想,沒有時間限制,其實對劍修很有利啊,法修之類的,打坐修煉才是關鍵,惟有劍修,戰斗亦可提升實力.

她頓時興高采烈:"明白了."

蔚無怏掃她一眼:"還有事嗎?".

"有."不等他問,靈玉嘩啦嘩啦從乾坤袋里往外倒東西.

就在蔚無怏越來越驚詫的目光中,把藥囊,丹藥,玉簡都拿了出來,然後問:"師父,這些東西怎麼辦?"

蔚無怏瞅了她一眼,拿起藥囊,口中嘀咕:"發財了啊?"下一刻,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住.

師父到底是師父,不過一瞬,蔚無怏就恢複過來了,貌似地淡定地一一查驗過丹藥和玉簡.

"這就是你被劫持的收獲?"蔚無怏把玩著手中的丹盒.

"還有些小玩意兒."靈玉毫不客氣地價值萬塊靈石的夢回石鎮紙歸類為小玩意兒,包括長生水.

蔚無怏沒多問,事實上,這種探險所得,連師尊也是沒資格問的.

他考慮了一會兒,道:"以你的修為,帶著這些東西,懷璧其罪,師父替你保管吧."說著,把她目前用得上的丹藥撿出來,"這些留著防身."

"哦……"

蔚無怏袖袍一揮,桌上的東西全部收入囊中,而後笑眯眯地瞅著靈玉:"不怕為師據為己有?"

靈玉眨了眨眼睛,天真無邪地看著他:"師父怎麼會做這麼無良的事呢?再說,徒兒孝敬師父,那是應該的,有什麼合用的,師父盡管用就是了."

"滑頭."蔚無怏敲了她腦袋一下,配合地點點頭,"既然如此,為師就不客氣了."看到靈玉的笑容微微一僵,大笑起來.

小狐狸,明明是想先堵他的嘴,讓他不好意思吃太狠.嗯,這里面確實有幾種他需要的丹藥,尤其是那些玉簡,藥王也算是鼎鼎大名的丹修前輩,其傳承玉簡價值不可限量.看在她還知道孝敬的份上,不讓她吃虧就是.

蔚無怏正想著補償她什麼東西,忽然聽到白鹿庵那七層浮屠上的風鈴忽然齊聲大響.

他臉色一變,霍然站起:"你先回去,沒事不要外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66,戰功榜     下篇:168,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