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78,內訌  
   
178,內訌

)

178,內訌

大半個時辰後,三人跨入一個寬敞的地下廳堂.

四大營地的突變,使得幸存的修士像茹毛飲血的太古人一般,不是藏身山體,就是藏身地洞.沒辦法,他們人少力孤,無法建起城池,元嬰和結丹修士的失蹤,使得他們這些築基修士像老鼠一樣,只能東躲西藏.

靈玉立刻感覺到數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地洞被他們建得很寬敞,又布置下精妙的陣法,飄散著微弱的靈氣.這里並沒有靈脈,有靈脈的地方會引來各種對靈氣敏感的妖修,並不適合建立據點.這個普普通通沒有靈脈的山洞,能聚起這麼多靈氣,已經很難得了,余陽山有天然陣法,也不過如此.

地廳內,或坐或站著十幾名修士,他們很明顯分成了三派.極意宗和真華仙門各一派,各有五六名修士,另外三名修士,明顯不想摻和他們的事,離得遠遠的.

看到他們進來,真華仙門的眼睛一亮,迎上前來,有人喚鄧師兄,也有人叫杜師弟,還有女修熱情地拉著靈玉,與她搭話.

若不是知道真華仙門的門派性格,靈玉簡直以為他們的熱情是真的.不過,看他們時不時沖極意宗看過去的挑釁眼神,就知道她只是籌碼而已.

極意宗修士多半臉色不好,哼了一聲,扭頭不言.

一番介紹之後,一名女修自告奮勇,帶著靈玉去休息.

靈玉留意觀察了一番.這個小一些地洞里,坐了六名修士,形容各異,其中兩名是真華仙門弟子,另外四名大概是他們請來的幫手.

作為據點,此處跟余陽山當然沒得比,但嚴密的陣法布置彌補了不足.就算沒有合作的可能,或許可以跟他們交換一套陣法,屠秋容並不是專精陣法的陣法師.

"這位道友."坐下來不久,一名築基初期的和尚笑眯眯地挨過來.

這和尚的模樣很嫩,面相只有十七八,說不上英俊,但很討喜,眼睛滴溜溜地轉著,看著就很機靈.

靈玉向後挪了挪:"大師有事嗎?".

"不敢稱大師!"和尚連忙擺手,"貧僧法號緣修,道友客氣一點的話喚我緣修,隨意一點就直接叫和尚好了."

"緣修?"靈玉念著這個名字,看著和尚的目光變得警惕,"緣修大師可是出身觀慧寺?"

"原來道友聽說過我?"緣修驚訝,"貧僧在宗門內寂寂無名,沒想到還有人認出來."

如果不是聽那兩個觀慧寺的和尚義憤填膺地說了緣修的不是,靈玉也會以為,這個和尚態度親切,言辭有趣.

"……在下之前在白鹿庵,當然聽說過緣修大師的大名."

緣修面色微赧,不好意思地摸著光頭:"道友說的是戰功榜吧?不少字僥幸,只是僥幸而已,當不得真的."

他的神態不似作偽,讓靈玉不由地懷疑,莫非是那兩個和尚心存嫉妒?可看緣修和尚嘴邊一閃而逝的笑,又不確定了.

算了吧,要是真像和尚們說的那樣,這個緣修八成很會演戲.一個築基初期的佛修,居然占據戰功榜第一,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要說緣修一點手段都沒耍,她還真不信.

唔,說起來,她自己不也在演戲嗎?那就對著演好了!

心中這麼一想,靈玉對緣修露出含蓄而保持距離的笑,又露出恰到好處的一點羨慕:"緣修大師太客氣了,戰功榜第一,豈會只是僥幸?在下可是連榜單都沒上呢!"

"哈哈,第一名與第一百名,也不過相差五百戰功而已,運氣好的話,只是一個任務,上不上榜,哪能代表實力."緣修一臉誠懇地問,"不知道友高姓大名?我們曾經一同在白鹿庵抗敵,也算有緣了."

"在下……程君影."靈玉嘴角抽了一下,被一名和尚用這麼無辜的眼神看著,真是有點受不了.

"原來是程道友,看道友的模樣,好像不是散修啊,不知出于何門何派?"

"在下確實是散修……"

"是嗎?哎呀,道友是劍修吧?不少字嘖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高階靈器?"

"哪里,能把本命靈劍升到高階,只是僥幸而已……"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一個很親切很熱情,一個很禮貌很客氣,很快就"熟"了起來,至少表面看起來很熟了.

半天過去,兩人已經在傳音了.

緣修說:"他們請道友來,開的價如何?說實話,在下不是很滿意呢!真華仙門的人,可不是什麼君子,萬一賴帳就不妙了……"

靈玉回:"道友這話說的,真華仙門的人不會那麼無恥吧?不少字"

"嘿!"緣修挑眉擠眼,"會不會咱們等著看好了.要是真的矢口否認,我們可不能自認倒黴."

"道友這話的意思是……"

緣修賊眉鼠眼地左右看看:"還用說麼……"

靈玉看到另外三名修士拋來意會的眼神,就悟了.這個緣修還真是厲害,這麼一會兒,就把所有的外來人士統一起來了.她毫不懷疑,要是真華仙門真干出什麼,緣修肯定會推他們出頭,自己在後面興風作浪,既能撿好處,又不用出頭.她果然不應該小看這個和尚的.

又坐了一會兒,外面飛來一張傳訊符,兩名真華仙門的弟子接過,臉色微變,起身道:"幾位道友,請跟我們來."

來了!眾人精神一振,緊隨其後,來到地廳.

地廳里,人數翻了一倍有余,那幾名不願意摻和的閑雜人士已經退出去了,三十多人分成兩撥對峙.

真華仙門共十三人,加他們五個幫手,共十八人.極意宗本門弟子稍多,有十五個,但只有兩個幫手,共十七人.十七對十八,人數相當,修為差距也不明顯,初期占三分之二,中期占三分之一.

隨著時間推移,被困在臨海戰場的修士,初期的隕落比中期要多,這使得本來比中期多很多的初期修士人數大減.

真華仙門領頭的,便是那位鄧靖,他的修為在中期修士中首屈一指.極意宗領頭的修士,名喚張麟光,也是築基中期,年紀比鄧靖稍大,沒有他那麼霸氣,卻更穩重,應該是位經驗豐厚的老修士.

"鄧道友,咱們合伙也有大半年了,有些話大家不說心里也明白,不如一次了結?"張麟光慢條斯理地說.

鄧靖咧嘴笑,一副豪爽瀟灑的模樣:"看張道友這話說的,這半年來,要不是我們精誠合作,哪有今天?有多少同道被妖修一網打盡,我們能夠活下來這麼多道友,實在不易."

張麟光與他一起笑,笑罷,臉一沉:"鄧靖,這麼說話沒意思.要拆伙,咱們就照規矩來,我們極意宗行事向來干脆,要不要,就一句話!"

鄧靖慢慢收起笑容,目光沉下來:"你們想好了?"

"我們想不好,你們就不干嗎?".張麟光嘲弄的目光掃過靈玉等人,"不然,你們急著往組織里拉人干什麼?哼!昔日沈師兄在時,想加入組織,要一半以上的人同意,現在倒好,你們直接把人帶到這來了!"

"說得好!"鄧靖拍了下掌,"昔日沈師兄在時……你們也知道,今時與往日不同了.當時沈雷仗著實力比我們強,占了多少便宜?有危險就讓我們去,你們坐享其成.現在沈雷去了,你們是不是該把吃下去的吐出來?"

"哈!"張麟光陰沉沉地道,"沈師兄可護了你們不少次!咱們的據點第一次被毀,要不是沈師兄,能逃得出來?後來你們兩個被妖修追殺,險些逃不出來,難道不是沈師兄出手?他是首領,盡到了首領的責任,這些東西就是該得的!"

"別說得那麼好聽."鄧靖看了眼被他指到的兩名同門,"好像沈雷出手就是為了救他們似的,難道落難的人里,沒有你們極意宗的人?再說了,他身為首領,難道不應該保護我們?他活著的時候,得的比我們多,我們就認了,可現在他死了,憑什麼你們還霸著不放?"

"我們哪里不放了?"張麟光怒道,"那本就是沈師兄留給我們的!"

"別說得這麼理直氣壯,那是沈雷一個人的東西嗎?這是我們組織的戰利品!是沈雷仗著首領的身份,非要自己保管的!現在既然要拆伙,難道不應該拿出來?"鄧靖說罷,轉頭使了個眼色.

真華仙門的弟子們會意,喊了起來:"沒錯,那根本不是沈雷的東西!"

極意宗的弟子大怒:"胡說!當時我們都說好了,東西歸首領分配!"

"你也說了是分配,不是歸他所有!這是我們大家的東西!"

"胡說……"

雙方七嘴八舌,很快吵得不可開交.

靈玉悄悄地後退半步,讓在隊列後面,握緊手中的坎離劍.她只是幫手,可不能讓自己身處旋渦中央.

誰知有人跟她一樣的想法,一轉頭,就見緣修沖她眨眼.

"程道友,你怎麼看?"緣修傳音.

"當然是……保命要緊了."靈玉不著痕跡地動了下手指,確認事先准備好的靈符都好好地藏在袖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77,接應     下篇:179,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