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83,二十年  
   
183,二十年

)

183,二十年

這是一個廢棄的村落,長年的戰火之下,茅屋草房都已經傾塌,只留下一片斷牆殘瓦.沒有人煙,沒有活物,只有夕陽西下的時候,偶有幾只烏鴉飛過,傳來幾聲鴉叫,顯得越發淒涼.

妖修入侵之後,這一幕在臨海很常見,無數人拖家帶口,被遷移至內地,大量村莊,城鎮廢棄,哪怕是昔日金碧輝煌的王城,也逃不過毀滅的命運,成為廢墟.

兩名妖修在荒村里游蕩.

自從二十年前,臨海戰場關閉,這里就變成了築基妖修曆練,覓食的地方.

奇特的是,臨海防線以西,各大宗門始終沒有打開禁制,仿佛當年因變故而留在臨海的修士,都被放棄了.

這兩名妖修,都擁有不錯的血統,僅僅築基,就已經化出了人形,除了一個頭上長角,一個皮膚留有白色鱗片,幾乎跟人類沒什麼差別.

"金角兄,我們不跟他們去獵人,跑這里來做什麼?"皮膚鱗片未退的妖修問,他走起路來模樣怪異,腳步始終拖著,好似蛇一般扭動.

長角的妖修說:"銀蜥老弟,你覺得,我們跟著去獵人,能有什麼收獲?"

這個問題讓妖修銀蜥有些遲疑:"這個……總能分到點東西吧?不少字"

金角道:"算了吧,活到現在的人類,哪個不是奸詐狡猾,實力強悍?能不能有收獲另說,黃羆帶上我們,肯定會讓我們打頭陣,自己撈好處的,就怕我們白白送命."

"……這麼說也有道理."想到黃羆,銀蜥不禁打個寒顫.這個家伙實在太凶惡,雖然同是築基期,但實力比他們高得多,仗著血統高貴,沒少壓榨他們.聽說上次有個家伙,不肯聽黃羆的話,結果被黃羆弄去先鋒隊,沒兩個月,獵人不成反被獵,一身皮被扒個乾淨.

銀蜥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鱗片.人都不是好東西,都說妖吃人,其實,修煉到這個程度的妖修,人的身體對他們沒什麼作用了.人是最適合修煉的種族,身體卻遠遠及不上妖修,他們真正厲害的地方是擅于凝固精元,吸收靈氣,所以,人的金丹,元嬰對妖修來說是大補,至于身體,搭頭都不算.

反倒是人,總說妖修一身都是寶,被他們抓到,少不得扒皮拆骨,從內丹到皮肉,被肢解個一干二淨.銀蜥想到自己一身皮被扒下,然後制成乾坤袋什麼的,就覺得一陣發寒.

"所以,我們趁著黃羆在附近,找找有沒有落單的,指不定能搶到些什麼."金角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主意不錯.黃羆在的地方,那些人類修士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了,他們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就算空手而歸,也比被黃羆壓榨的好.

"可是,這種地方,還有人嗎?".銀蜥很懷疑,廢城占地廣,能躲的地方多,說不定能翻出幾個人類,這種小村落……

金角不耐煩地道:"你是不是覺得跟著黃羆更有前途?"

銀蜥連忙搖頭.雖然他的血統也挺高貴的,可智慧比起金角,那是遠遠不如.

金角緩了語氣,跟他解釋:"銀蜥老弟,那些比較容易找著人類的地方,一則去的妖多,二則他們人也多,咱們兩個就算能找到,只怕也打不過,到時候,白白送了性命."

銀蜥恍然大悟,一臉佩服:"還是金角兄想得周到."他話音剛落,腳下一絆,就在摔倒.

金角反應很快,在自己手背上一拉,一條細細的皮鞭帶著霹靂之聲"啪"地打了出去.

"有人!"

沒想到荒村角落,兩幢廢屋之間,竟然暗藏著一個隱秘的陣法,銀蜥那一腳跨出去,角落里灰撲撲不顯眼的靈符閃過一道光,向銀蜥擊去.金角這一鞭,將那道光擊個正著.

"什麼人!"銀蜥做出防備的姿態,鱗片豎了起來.

回答他的是,是陣法啟動的聲音.

數百道金光,四面八方向他們蓋了下來.

金角和銀蜥一個揮舞著皮鞭,一個射出鱗片,轉眼戰成一團.

人類就是這點討厭,幾乎每個團隊都有會陣法的人,不像他們妖修,只有血統高貴天生智慧的種族,才會去學習陣法.一旦跨入人類的陣法陷阱,戰斗起來就很難了.

銀蜥本來覺得,此行能找到幸存的人類已經不易,沒想到他們竟然中獎了,不但找到了,還是會陣法的那種!

源源不絕的金光蓋下來,一不注意閃避,身上留下一道傷口.銀蜥倒抽一口冷氣,這法術真厲害,好像是人類中的佛修吧?不少字他們的佛光很厲害,防禦高,傷害也不低,遇到佛修往往就是一場苦戰.

"銀蜥老弟,毒!"金角在旁喝道.

"明白."銀蜥一扭身,現出原形,原來是一條全身閃著銀光,體形碩大的四腳蛇.他張開嘴,一股毒液噴了出來,頓時,黑霧彌漫,擋去視野里所有的景物,金光紛紛被腐蝕.

銀蜥暗自得意,他智慧不高,跟在金角身邊,總是像個跟班,可每當這個時候,金角也得靠他才行.這是他們爬行一族看家的本領,哪怕最堅固的佛光,都會被腐蝕得干乾淨淨.

就在這時,一道紫光突然出現在視野里,帶著凜冽森寒的殺氣.

混跡戰場二十年的銀蜥對此一點也不陌生.這是劍氣,如此強烈的劍意,是劍修的劍氣!

糟了,遇上了比佛修更麻煩的劍修!

銀蜥閃過這個念頭,張嘴正要繼續噴吐毒液,紫光已經一閃而逝,沒入他的頭顱.

然後,他倒了下去.

化出原形的銀蜥身體龐大,摔落地面,發出沉重的聲響.

金角大駭,手中鞭子連連舞動:"出來!"

對方怎麼可能真的出來,銀蜥的毒霧還未散去,一股如火又如冰的劍意悄悄籠罩下來,令金角寒毛直豎.然後,一抹紫氣迅如雷電,悄然閃過鞭影,刺入他的脖頸.

金角化出原形,一只獨角牛倒在地上.

毒霧終于消散,兩個妖修的尸體邊上,站著一僧一道兩名少年--哦,不對,其中一名是少女.

容顏俊美的少女一手提著紫光縈繞的劍,一手扇風:"好毒,我說緣修,你確定這毒能解?要是我的劍毀了,你也別想活!"

小和尚摸著光光的腦袋,笑嘻嘻道:"怕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手上有一瓶效果奇佳的靈藥,隨便用用這點毒就解了."

"那是救命的東西!快,解藥拿出來!"

這兩人就是靈玉和緣修.臨時結伴的時候,他們誰都沒想到,這個臨時竟然會是二十年.

當年離開余陽山,屠秋容他們不知遷移去了哪里,兩人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保命要緊.

在附近潛伏了幾個月,妖修越來越多,為了保命,他們只好往東南方向遷移.在此期間,也曾加入過幾個團隊,可惜都留不久,不是內部矛盾,就是被妖修發現滅了個乾淨,二十年過去,一起走到最後的,仍然只有他們兩人.

靈玉有時候會想,她跟緣修還真是孽緣.剛開始,他們並不怎麼信任對方,只是想借助對方的手段.不料老天都在玩弄他們,一路走下來,其他的同伴總是在不斷地失去,只有對方依然堅挺.

後面的十多年,他們已經懶得加入其他團隊了.兩個人就這麼混著,也沒什麼不好,人少,目標就小,隨便哪里都能藏身,一發現不對,立刻閃人.而且混久了,默契越來越好,一個布陣一個殺人,玩起陷阱得心應手,這些年來,死在他們手上的妖修數不勝數,最輝煌的一次,借助地利之便,事先布下陣法,將十幾名妖修一舉全殲.如果不是戰場關閉,這樣的戰績,足以驚動高層了.

可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戰線以西的大宗門始終沒有打開防線,任由他們這些弟子在臨海自生自滅.

時間久了,兩個人慢慢也就不想了.習慣了也挺好的,環境的壓迫之下,這二十年他們修為進步飛快,鮮血的澆灌,使得他們實力強悍.

靈玉敢說,現在把她一個人丟在妖修堆里,同階的一個打十個不成問題.這指的還是同樣經過戰場曆練的妖修,如果是普通貨色,一對十也不成問題.

以一當十,這曾經是戰令堂正部的水准,沒想到她根本沒經過戰令堂的訓練,就達到了.

相比起實力的進步,修為的進步更加直觀.幾年前,她和緣修都晉階中期了,按他們估算,如果一直在戰場混下去,不用二十年,他們就能晉階後期,到時候,尋個安全的地方閉關,用水磨功夫打磨基礎,順利的話,百歲左右便可結丹.

百歲結丹,是一個標准.靈玉記得,太白宗內部,幾位前程遠大的結丹修士,都是百歲左右結丹的,比如她的師父蔚無怏,比如丹錦,比如藍沐陽.如果她能在百歲左右結丹,便能成為宗門著重培養的弟子,到時候,無論資源還是地位,都能得到大大的提升.

想到這,靈玉露出苦笑.想法倒是好,問題是,臨海戰場關閉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消息,誰知道什麼時候開啟?很多人都在想,他們,該不會被宗門放棄了吧?不少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82,失散     下篇:184,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