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84,再遇  
   
184,再遇

)

184,再遇

不管怎樣,他們都想活下去,除了殺出一條血路,別無他法.

從緣修那里拿到解藥,把劍上附著的毒氣清除掉,靈玉靈機一動,冒出個念頭,修士亦有用毒的手段,是不是可以修煉出毒屬性的劍氣呢?

這二十年來,《五行萬劍訣》在實戰中提升得十分迅速,不但自身的水,火,冰三者融會貫通,風,雷二系也修煉出了雛形.現在的靈玉,可以自如地駕馭這五種屬性,金,木,土三系則在摸索之中.

看著緣修熟練地拿著匕首分解妖獸尸體,割下銀蜥的毒囊,靈玉道:"這個東西給我吧."

緣修低頭看看毒囊:"這個?你有什麼用?"

"你管我什麼用,反正我要了."

"好吧."緣修故意不做任何處理,直接把毒囊扔了過來.

靈玉一抽一卷,用剛剛剝下來的銀蜥皮將毒囊包好,打了個結放進乾坤袋.

雖然實力增長迅速,可戰場上物資實在缺乏.起先幾年,他們兩個有著豐厚的身家,只要能提升修為,就用就用,要不是這樣,也不會那麼快晉階中期.

可隨著時間一年一年過去,乾坤袋越來越空,能找到的資源也越來越少.原先那些小門派的山門駐地不用說了,早就被人搜個乾淨,稍大一點的城池,設有修仙坊市的,也都被人摸完了,現在除了一些野生藥礦,大概只有遍地的妖修了.

如今兩個人除了一些壓箱底的寶貝,只有一堆的妖修材料.他們愁啊,預計二十年到後期,那是按資源足夠算的,不然二十年哪里夠?

所幸,劍修和佛修的晉階,對丹藥並不依賴,就算缺少物資,無非慢一點而已.

"有人來了."緣修忽然停下分解的動作,迅速無比地將地上的妖修尸體包起來扔進乾坤袋,灑出一包藥粉,去掉空氣中的血腥味.靈玉很配合地施了幾個法術,將周圍打斗的痕跡抹去.

做完這一切,兩人各自拿出件黑色斗篷,整個人一包,蹲到角落里.不多時,人就消失了,連氣息也藏得一滴不漏.

別誤會,這並不是隱身衣.這兩件斗篷是用避役獸的皮做的,這種妖獸,能隨環境隱藏自身,擅于匿形.他們用起來之所有這麼好的效果,是緣修在藏身之地布了匿靈陣.匿靈陣再加上避役斗篷,巧妙地將他們暫時隱藏了起來.

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人一妖,確切的說,是一只妖修與一個人纏斗著往這邊飛來.

遠遠看到此人的面容,靈玉吃了一驚.

竟然是許寄波!

說起來,她跟許寄波有很多年沒見了,當年一起拜師後,就沒再來往,後來到了戰場,分在不同的部,只是偶爾打個照面,維持著表面的客氣.大概知道,不可能跟靈玉恢複以前的關系了,許寄波也不再費心思親近.

不過,靈玉知道她過得不錯,當年還上了戰功榜.至于現在,修為已經築基中期,想必這些年也是風生水起.

"怎麼,你認識她?"緣修察言觀色最內行,一見靈玉神情有變,就低聲傳音.

靈玉點點頭:"同門師妹."

緣修略一猶豫:"我們出手?"

靈玉沒有猶豫:"好."盡管與許寄波之間有著說不清的過往,但並沒有仇怨,之所以與她疏遠,只是覺得這個人心思太雜,走不到一起,如今見她有事,看在同門的份上,能幫就幫把手.

兩人稍稍挪動了位置,等著他們越飛越近.

"動手!"靈玉低喝一聲,劍光飛出,直取妖修面門.

與此同時,緣修一頓禪杖,杖上幾十個金環盡數脫出,化為一道道萬字佛光,向對方壓下.

這妖修大吃一驚.他們兩人藏得太好,一點氣息不露,許寄波實力不低,與她糾纏已經耗費了很多心力,如何還能躲過兩人的偷襲?只得倉促地一揮爪,生生扛下了這一擊.

誰知靈玉在瞬間將劍氣轉化為冰屬性,將他凍得動作一緩,緣修的佛光又壓了下來,後發而至的紫色劍氣勢如雷霆地劈下.

"啊!"妖修一聲慘叫,一只爪子被靈玉齊腕剁下.眼見不妙,他毫不戀戰,"噗"地噴出一口鮮血,化為血線遠遁而去.

靈玉和緣修都沒有去追,許寄波也沒有,她看到靈玉的時候,已經呆住了.

好半晌,她眼中閃過難解的情緒,低聲道:"程師姐."

靈玉淡淡點頭:"多年不見,許師妹可好?"

"嗯."許寄波很快恢複常態,"多謝師姐出手相助."

"不必客氣."

說完客套話,兩人就無話可說了.

緣修感覺到她們之間詭異的氣氛,打破沉默,對許寄波嘻嘻笑道:"這位是太白宗的道友麼?貧僧法號緣修,出身觀慧寺."

要說緣修的笑容,沒幾個人扛得住,他就是有本事笑得一臉純白,讓人相信他天真無邪.

可惜,許寄波不是一般人,聽到緣修的名字,她眼中閃過訝色:"緣修……大師?"

"不敢稱大師,大家同走修行道,雖是殊途卻是同歸,客氣的話喚聲道友,不客氣直接叫法號就是,什麼大師不大師……"

原以為許寄波跟靈玉一樣,喚他大師半是客氣半是嘲諷,隨著許寄波臉上神情變幻,緣修不禁收住話.先是驚訝,再是羨慕,然後又閃過警惕……這人的反應怎麼這麼怪啊?

還沒想出個究竟來,緣修再一次看向天邊:"咦,怎麼又有人?"

"大師不必擔心,應該是我的同伴."許寄波說完,忽然咬了咬唇,有些懊惱地看了靈玉一眼.

"原來是道友的同伴啊,"緣修略微放松,然而禪杖仍然維持著隨時可以攻擊的角度,一邊還跟許寄波搭話,"對了,道友怎麼稱呼?"

"我姓許,名寄波……"許寄波心不在焉地看著天邊.

就這麼一會兒時間,一道紫氣飛速掠來,在他們面前落下.

靈玉再次驚訝:"段道友?"來人竟是段飛羽,他同樣晉階中期了.

看到她,段飛羽亦面露訝色:"啊,是……程道友?多年未見,別來無恙?"

靈玉還沒說什麼,許寄波已經瞪圓了眼睛:"你們這就認識了?"

這句話有點怪,靈玉瞥了她一眼,說:"多年前有幸與段道友相識."

許寄波笑得很勉強:"原來如此,這樣我也不用介紹了."

段飛羽微微一笑:"險些忘了,許,程兩位道友是同門呢."說罷,他轉身許寄波,"許道友,那名妖修呢?"

"血遁走了."許寄波仍然心不在焉,"還要多謝程師姐和緣修大師幫忙."

與徐正的冷漠不同,段飛羽為人行事都比較溫和,或許正是如此,才能一直留在徐正身邊.聞聽此言,他向緣修揖了一禮:"在下段飛羽,多謝大師出手相助."又對靈玉道,"至于程道友,就不必謝了."

話語間透著淡淡的熟稔,讓許寄波的心情更加不好.

"段道友不必客氣,行有余力,貧僧哪能不出手呢?"緣修笑得一臉真誠,眼角掃過段飛羽的衣著,"段道友……出身紫霄劍派?"

"正是,不知大師……"

"貧僧緣修,觀慧寺弟子.段道友願意的話,喚一聲道友就是,貧僧修為尚淺,哪敢稱大師?"

"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客氣了,緣修道友."

緣修和段飛羽你一句我一句,仿佛一見如故,很快聊得熱火朝天.

許寄波等了一會兒,見他們越聊越熱乎,忍不住催道:"段師兄,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

段飛羽看了看天色,笑著點頭:"也是,時候不早了."轉頭又問,"緣修道友,既然你們兩個沒有同伴,可願與我們同行?"

許寄波面露詫異,沒等緣修沒回答,便叫出聲來:"段師兄!"

段飛羽眯一眯眼,看著許寄波,嘴唇微動,似在傳音.

許寄波面色不快,亦回了什麼.

緣修感到很奇怪,同樣傳音給靈玉:"什麼情況?"

靈玉低聲回:"還能什麼情況,我們關系不大好唄."

"哦……"緣修隨即問,"這位段道友呢?你認識他,可信嗎?".

"大概可信吧……"靈玉想了想,撿了重要的跟他說,"知道徐正麼?就是紫霄劍派昭明劍君的寶貝孫子,他一向跟徐正形影不離的."

"哦?"緣修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就是那個誅邪堂?"

"對."

"有意思,"緣修眼中閃過一抹興味,"他剛才一直問這里的陣法,應該是看上了我的陣法之術,我覺得他們這個誅邪堂也挺有意思的,既然還算可信,我們去遛遛?"

靈玉還沒回答,那頭段飛羽已經跟許寄波說定了,再度微笑著問:"兩位道友意下如何?"

緣修摸摸光頭,呵呵笑道:"能得段道友相邀,貧僧不勝榮幸.只是,不知這同行是個什麼章程?"

段飛羽道:"這個……百聞不如一見,不如兩位先去看看?"又補了一句,"如果兩位另有打算,我等決不勉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83,二十年     下篇:185,獵場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