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97,無門可入  
   
197,無門可入

"多謝徐道友."一上來,妙顏和蕭正誼便向徐逆道謝.

徐逆仍然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舉手之勞,不必如此."

話雖如此,妙顏和蕭正誼仍然一再感謝,還將其中一個乾坤袋相贈.若非他那一劍,打亂了裘鷹的布置,勝負恐怕難料.

徐逆毫不客氣地收了,真正的徐公子不差錢,但他差錢.平日里為了維持徐公子的形象,能不沾手就不沾手,這種可以坦然收取財貨的機會,放過就可惜了.

隨後,五人在仙城之外各自打坐調息,等到真元恢複完畢,方才起身.

"咦,又有人來了!"修為最高神識最強的燕星首先發現海平線上出現了他人的氣息.

眾人抬目去望,只見海面上,一名和尚踏浪而來.他僧衣芒鞋,手持骨杖,步履閑適,一步踏出,足有十丈,緩緩向仙城飛來.

"是那位枯禪道友!"靈玉很快認出,這和尚就是前些日子遇到的白骨寺枯禪.

"白骨寺的枯禪?"與神識相比,燕星的目力就不怎麼好了.

靈玉輕輕點頭:"燕道友認識麼?"

燕星道:"他也算是白骨寺築基期的高手了,昔日甯安城法會,曾一人獨敗甯安城三大高手."

除了各大宗門會不定期舉行弟子法會,各大仙城亦是如此,招攬高手,舉辦法會,會引來眾多修士,有助于仙城繁榮.

本來,靈玉入門也有三十多年了.弟子法會應該也參與過一兩屆.可惜她入門沒到十年.就遇到了妖修入侵這種事,被關在戰場二十多年,是以沒有見識過法會的盛況.

"燕道友也參加了麼?"

燕星坦然道:"實不相瞞,我確實參加了.當日我還未晉階後期,修為稍稍強過這位枯禪道友,可惜他功法詭異,實力強大,最後敗于他手."頓了頓.聲音又高昂了起來,"不過,沒想到昔日一敗,我倒比他早一步晉階了."

這種事,在修仙界不少見.晉階這種事,除了積累,亦有頓悟.斗法落敗,並不是好事,但若能有所頓悟,一舉晉階.就是轉禍為福了.

枯禪越飛越近,看到他們身在仙城之上.略微猶豫之後,亦向上飛來.

靈玉暗想,這些人中,築基後期的徐逆,燕星暫且不提,枯禪亦是老牌中期修士,積累豐厚,只怕自己有所不及.至于妙顏和蕭正誼夫婦,年紀不大,修為不算過人,但二人配合默契,實力也是不差.如此算來,自己只有劍術還拿得出手,等一下若是遇到什麼事,一定要當機立斷,才能發揮自己的長處.

當然了,有同心契在,徐逆不會放著她不管,但是,靠別人又不能靠一輩子.

等到枯禪上來,他們一行五人已經研究過仙城的城門了.

他們上來這麼久,仙城一直沒有動靜,刻意去觸動禁制,也沒有人前來問話.只有一扇冷冰冰的城門,外加看起來毫無破綻的禁制.

"諸位道友."枯禪神態平靜安甯,與佛門弟子無甚差別,但是,手上的骨杖,以及脖子上的骷髏頭珠串,使得他帶著一股隱隱的血腥味,令人毛骨悚然.

"枯禪,多年不見,你可還好?"燕星微微笑道,仿佛老友相見.

"原來是燕道友."枯禪語氣淡淡,仿佛臉上的肌肉不會牽動一般,"道友先貧僧一步晉階,真是可喜可賀."

"說來還是拜道友所賜,若非昔日敗于你手,我豈會這麼快晉階?"燕星一番話,綿里藏針.她再爽利,面對曾經打敗自己的敵人,也不可能毫無芥蒂.

枯禪也不惱,仍然淡淡道:"這是燕道友的機緣."

兩人一番言語交鋒,不勝不敗.

枯禪很快把注意力放到城門上來:"敢問幾位道友,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里便是大衍城?"

回答他的是蕭正誼,他道:"大衍城?怎麼可能.大衍城連元嬰修士都不可以隨意出入,何況是我們.按我們的推測,這可能是大衍城化神前輩門人弟子居住之處."

說罷,他向枯禪抬手一禮:"小可蕭正誼,就學于皇風書院."一指旁邊的妙顏,"這是小可道侶妙顏,出自閬風派."

枯禪合十為禮:"原來是蕭道友和妙顏道友,多謝告知."

"枯禪道友,"靈玉笑眯眯地看著他,"一別數日,我們又在此處相逢了,不知道友對這仙城有什麼看法?"

枯禪道:"數日前,貧僧本打算離開此處海域,不料,飛了數日,發現此處隱有古怪,就回頭了."

"哦?"靈玉很好奇,他發現了什麼古怪.被卷來此處的人類或者妖修,應該不只他們幾個,並不是所有人能認出,這里是大衍城附近,就算知道了,也未必會趁機尋找大衍城.他們一行人,之所以來到這里,是因為她和徐逆見到了蜃景,決意尋找大衍城,之後救了燕星,又遇到了妙顏,蕭正誼夫婦,他們都對此感興趣.沙古和裘鷹這兩人,估計就沒這個心,所以才想著截了妙顏和蕭正誼,帶著飛舟逃之夭夭.

"貧僧這些日子以來,除了幾位道友,就只遇到了幾只妖修,所有人都是被卷來此處的.貧僧就想,為什麼我們身處天南地北,卻都被卷在這里?偏偏這里又是大衍城附近……"

"所以?"

"所以,貧僧想,問題是不是出在大衍城身上.如果真是因為大衍城,我等是不是可以請動前輩出手,回到宗門."

枯禪這麼想,倒也不錯.只是,他並不知道,寄予厚望的大衍城,早就出問題了.

"枯禪道友,"燕星插話,"有件事情,你可一定要撐住."

"什麼?"

燕星看了眼徐逆,道:"徐道友說,大衍城早就出問題了,我們之所以無人救助,被關在戰場如此之久,就是大衍城的前輩無力插手."

"什麼?"這個消息,就連枯禪也為之色變.他看向徐逆,覺得以徐公子的身份,這個消息應該不會假.

沉吟片刻,他問:"那麼,眾位道友尋到此處,想做什麼?"

"尋個真相."燕星仍然笑眯眯地說.雖然修為上超過了枯禪,可她還是覺得,讓對方變臉更有成就感啊!

如她所願,枯禪臉色數變,難以置信:"憑你們?"

這句話並不是歧視,而是,以築基的修為,去尋大衍城的真相,簡直是癡人說夢!

蕭正誼道:"枯禪道友,大衍城我們進不去,可這附屬仙城,我們總能想想吧?不少字再說,我們已經在戰場里等了二十多年,都沒人來救援,為什麼不自己試試呢?"

"正是如此."

枯禪深吸一口氣,左手捏著骷髏頭串子,緊繃的手背,說明了他激動的心情.

好一會兒,枯禪平靜了呼吸,問:"這仙城能進嗎?".

在查看禁制的徐逆搖了搖頭:"一直無人應門,這禁制也不是我們這個級別能動的."

"那怎麼尋找真相?"

徐逆沒有回答,繞過城門,似乎打算四處看看.

燕星見狀,眼睛一亮:"我們看看其他地方有沒有人."說著,對妙顏和蕭正誼道,"兩位道友,我們走另一邊?"

妙顏和蕭正誼點頭同意,三人往另一邊繞去.

靈玉看著,對枯禪歉意地一笑,緊跟著徐逆離開.

跟這個渾身血腥的妖僧在一起,還不如跟著徐逆.

這座仙城並不大,與凌云城這樣千萬人口的大城無法相比,估計也就住個萬把人.一邊走,一邊觀察環境,檢查禁制,大半個時辰後,兩路人在中間會合了,都表示自己沒有發現.

"難道這是座空城?"燕星提出疑問.

蕭正誼思索片刻,贊同地點頭:"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徐道友說,大衍城出了問題,那這個附屬之城,恐怕也不會完好無損."

五人齊齊沉默.修為不夠啊,這個禁制,以他們的修為動不了.而且,他們之中連個陣法師都沒.

靈玉不禁懷念起緣修,小和尚雖然小氣又惜命,不過,什麼都會一點,生存技能毫不含糊.

最近,燕星提議:"你們看是再繞一遍,還是回去?"

"回去吧."徐逆說,"風暴必有原因,我們既然尋到了此處,不妨等等,反正時間多得是."

蕭正誼略一猶豫,點頭:"徐道友所言有理,我們離開這里,也不過是到處閑晃,躲避妖修,還不如這里安全."

妙顏夫唱婦隨,沒有意見.

燕星很快同意了,她也不甘心就這麼離開.

靈玉……有得選擇嗎?

一行五人,又轉回城門,還未走到,燕星和徐逆齊齊臉色一變:"有變故!"

"怎麼?"靈玉問.

他們二人修為最高,神識也最強,發生事情,往往是他們最先察覺.

兩人都沒有說話,而是往前飛遁.剩下三人,急忙跟了上去.

飛掠一段距離,靈玉的神識也察覺到了,城門口有靈氣波動,似乎動過手了!

五人轉過拐角,只見枯禪盤膝而坐,胸前一攤血跡.(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m..)</p>

"小說,"

上篇:196,突襲     下篇:198,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