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04,太極  
   
204,太極

)

204,太極

五個人神色異常.

修士最倚仗的,就是自己的一身修為,現在他們不能動用真元,與手無寸鐵的凡人何異?偏偏這種情況下,枯禪保留了實力.雖然之前他們合作無間,枯禪一直表現得很可信的樣子,可他們都沒忘記,他是白骨寺的弟子!

枯禪似乎沒有發現眾人突然的沉默,仍舊淡然道:"此地氣息詭異,與我白骨寺頗有類似之處,只是等級要高得多,倒像是傳說中的黃泉."

"黃泉?"蕭正誼目光閃動,語帶驚喜,"傳說中的幽冥地府?"

滄溟界被隔絕之後,許多東西都失傳了,幽冥地府,也成了一個傳說.地府黃泉,六道輪回,許多人都以為只是傳說,偏偏儒修之中,有人堅信這些並非傳說,而是確切存在過的,蕭正誼正是其中之一.

枯禪道:"你們沒感覺到其中濃濃的死氣嗎?".

聽他這麼一說,靈玉才覺得,全身很重,重得好像肢體都麻木了一般.她暗自吃驚,真元停滯也就罷了,居然連感覺都麻木了,這真不是個好現象.

"沒有辦法解決?"燕星眉頭打了好幾個結.

這句話把蕭正誼的思緒拉了回來,他道:"如枯禪道友所說,這死氣如此玄奧,恐怕根本不是我們這樣的築基修士能克制的.事實上,我們沒有被死氣侵蝕,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說著,他又托著下巴自言自語:"真是怪了,死氣極其濃郁,又如此玄奧,為什麼我們沒有被侵蝕?"死氣是一種很霸道的氣息,活人沾上了並不是好事,凡人還有尸毒一說.對修士來說,尸毒沒什麼大不了的,關鍵是其中的死氣,若是積累得多了,就會如同附骨之蛆,從肉身侵蝕入經脈,將一身真元侵蝕得混雜不堪.

"貧僧也想不明白."枯禪說,"我們白骨寺內,有一方幽池,專門培育死氣,修為若是達不到要求,萬萬不可入內,否則就會被死氣侵蝕.此處的死氣,明明比幽池更純淨,包含著諸多玄妙的力量,卻不會侵蝕肉體,這到底是何故……"

連枯禪這樣的專業人士都不明白,何況是他們?眾人又一次感受到了修為的差距,假如他們像那些大能一樣達到了化神……不,就算只是元嬰,也不會這樣處處茫然不知了吧?不少字現在他們進了這詭異之地,失了修為,沒有方向,真不知道後面該怎麼辦.

這群人沒有發現,強大的力量反差,使得他們的眼光不知不覺提高了很多,連元嬰都只能"就算"了.

徐逆抬頭看著上方的星空,道:"那些元嬰妖修就在我們後面,按理說應該也進來了,為什麼不見蹤影?"

他這一提醒,所有人都抬頭往上看,可上面除了星空,什麼也沒有.

要說下來的人,會掉落在不同的地方,這顯然不對,他們六個人就是分批下來的.若說那些元嬰修士沒有下來,那也不對,他們跳下來時,明顯地感覺到元嬰修士的強大威壓緊跟在後.

"恐怕是,他們能控制掉落的地方."為了避免死氣侵蝕,靈玉將坎離劍收了起來.唉,這下可是真正的手無寸鐵了.

除了這個理由,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釋了.

眾人再度陷入沉默.自從進入仙城以來,不知道多少次,他們感覺到自己修為上的不足,見識上的缺乏,面對諸多情況,總是束手無策.尤其到了這里,陌生的環境,偏偏還失去了力量.腳下就是黑色大河,大河外是浩瀚的星空,沒有了修為,他們萬萬不敢從大河邁出去,哪怕是枯禪也一樣.畢竟他們確定大河中的死氣並沒有侵蝕之力,要是星空不能站人,那就搞笑了,身為修士,摔死什麼的……

燕星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產生了懊悔的情緒.如果不是對靈玉和徐逆所言產生的興趣,她就不會加入尋找仙城的行列當中,自然也就不會困在這里,進不得退不得了.

但她是築基多年的老牌修士,這種想法在腦中一晃而過,立刻就被自己壓了下來.事已至此,懊悔無用,總是把時間放在懊悔上,修為怎麼會有進步?當務之急,是打破這種窘境.

她深深吸氣,轉頭四顧,開始細心觀察周圍的環境.

靈玉亦是如此,她並非多思多想之人,相對的,念頭也就沒有那麼雜亂,這也算是有一短必有一長了.

星辰,大河,虛空……看起來空間無限,該不會此物內部空間,已經自成世界了吧?不少字如果是法寶,那這個法寶是做什麼的呢?此物埋在溟淵之中,是不是代表著,跟大衍城有關?諸多元嬰修士趕赴而來,又是為了什麼?

靈玉極目遠望,似乎看到了遠處大河的中央,一點濛濛的光輝……

"那是什麼?"她脫口問道.

眾人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亦看到了那一點光輝.

蕭正誼忽然想到了什麼,伸出手,在虛空中畫了個簡單的曲線,想了想,在外面添了個圓,頓時整個人驚住了.

"夫君?"妙顏首先發現他的異常.

蕭正誼回神,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上,神情慎重地道:"諸位請看."又重複了剛才的行為,"這像什麼?"

靈玉道:"太極?"他先是畫了條豎著的曲線,再添上一個圓,只要再點上兩點,就是陰陽魚的形狀,那不就是太極麼?

蕭正誼深吸一口氣,點頭:"太極,大衍未分,易為太極."

"大衍城?"燕星直覺地說,"難道這就是大衍城?"

雖然說,大衍並非城,可這個形狀……太匪夷所思了吧?不少字

"是不是大衍城我不知道,但是,既然是太極的話……"蕭正誼話說到一半停了,下面的話他不知道該不該說.

"既然是太極,那就是陽極生陰,陰極生陽,必有生路!"徐逆接過話頭.

"照理是這樣的……"一路上不停地遭受打擊,蕭正誼也不敢肯定了.

靈玉順著大河看過去,確實,這條黑色大河的形狀,就是陰陽魚的曲線,他們幾人站在尾端,後面越來越窄,前面越來越寬闊,形成魚頭,偏偏那麼巧,魚頭中央有一點光輝,就是她剛才看到的那一點.

陰陽魚,千真萬確的陰陽魚.

莫非這真的是大衍城的真身?大衍為天數,太極為天地混元之始,大衍城果真是這個形狀,也不稀奇.化神修士,當真有這等強大的力量?

靈玉直覺地不相信,修士到了化神的境界,可以調動天地元氣,但也沒這麼誇張吧?不少字不過,話說回來,她只是築基修士,受困于見識,化神如何,只是典籍所載,前人所述,並未親眼所見,怕不准確.

"既然是陰極生陽,那麼,這生路是不是就在那一點?"燕星指著靈玉剛才說的那一點.

"應該是."蕭正誼說.

"那我們還等什麼?"燕星毫不猶豫,舉步便走.

"確實沒什麼好等的,試試吧."徐逆將紫雷劍收入劍匣,亦往前行.

他們兩人這一動,其他人就沒什麼好猶豫的了,總要做點什麼,不能在這白等.

河水很淺,這其實並不是水,而死氣太過純淨,凝結成了水,行走其中,阻力並不大.

只是他們幾人,除了枯禪,全部失去了修為,只能靠雙腿行走,不知道要走多久.如果他們是煉氣修士,不能辟谷,只怕還沒走到,就要餓死了.

"諸位,"枯禪道,"貧僧還有修為在身,不如先走一步."

徐逆淡淡點頭:"道友請."

只是臨時結伴,此時把枯禪拖住,毫無意義.況且,六人中只有枯禪還有修為在身,拿什麼拖住他?他先走一步,其他人反而落得輕松.

枯禪不再多言,手持骨杖,不一會兒,就消失在眾人眼前了.

接下來幾日,除了太過疲憊時休息一會兒,一行六人就是大河中不停地往前行.河道漸寬,可那光點卻越發遙遠.

盡管幾人極力耐下性子,可焦躁的氣氛不知不覺彌漫了整個小隊.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到終點?會不會永遠走不到?

就在焦躁的情緒快控制不住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前方有一個飛奔的影子.

"那是……"蕭正誼臉色微變,難以置信.

"枯禪?"燕星驚訝不已地喚出聲.

那影子停了下來,轉過身.半披的僧袍,手持骨杖,胸前掛著骷髏頭串,可不正是枯禪?

看到他們幾人,枯禪一向無甚表情的臉上亦有了波動:"你們……"

雙方面面相覷.他們分開已經好幾天了,枯禪用飛的,他們用走的,怎麼會趕上來了?

"枯禪道友,你莫不是在等我們吧?不少字"好半天,燕星玩笑似地道.

枯禪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燕星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勉強,最後收了起來.她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只是心存希望.

雙方相遇,說明了一個可怕的事實,想走到那一點,光靠腿是不行的,這里面有他們不知道的玄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203,詭異之地     下篇:205,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