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11,教訓  
   
211,教訓

靈玉神情平靜,拂衣下跪:"徒兒謝師父多年看護之恩.(http;//.. 燃§文&書&庫『雅*文*言*情*首*發』"

坐在上首的,是個形容秀美的少年,他目光複雜地看著跪在下面的徒弟,好半天,輕歎一聲:"起來吧."

她卻沒有起來,繼續道:"徒兒恭賀師父,結嬰大喜."

不錯,結嬰.她昏睡多年,蔚無怏已經成功突破瓶頸,晉階元嬰了.

這對大半高階修士留在大衍城的太白宗來說,是天大的喜事.

當年大衍城出事,召集眾多高階修士前去相助.之後有一群妖修,從中搗亂,致使一眾修士身受重傷,無力為繼.後來,由眾位元後大修士牽頭,召集整個滄溟的高階修士,對大衍城之事重新進行安排.

隨後,眾修士排下輪換表,眾高階修士替換相助.然後,戰場的禁制開啟,妖修與人類劃定分界,和平共處--大衍城固然重要,滄溟界的穩定發展,同樣重要.誰也不知道,將大衍城拖出通天靈寶的控制,需要多少年,修仙界若沒有了傳承,這個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蔚無怏是十年之後結嬰的.他回到太白山未久,便開始閉關,一舉結嬰,如今算來,已有二十年了.

未等蔚無怏回答,靈玉又苦著臉道:"可惜徒兒如今身無長物,沒什麼東西可做賀禮."

蔚無怏露出微微的笑意:"你醒來,已經是最大的賀禮."頓了頓,佯怒道,"哼!故意這麼說,就是想賴掉這筆賀禮吧?"

靈玉嘻嘻笑,站起身,毫不客氣地挨在下首坐了,厚著臉皮說:"徒兒窮得什麼也沒有,只好先賴帳了."

蔚無怏的態度,難得地溫柔.甚至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

這個稱得上和藹可親的動作,嚇了靈玉一跳,拜師這麼多年,蔚無怏待她不是不好,可從來沒有過如此親近的時候.好像把她當成小孩子似的,露出如此慈愛的表情--您老人家雖然快四百歲了,可還是少年模樣,這麼做很不和諧知道嗎?

當然,這話她不敢說出來.師父把她當正經晚輩,這是好事,她沒有那麼不知好歹.

"來.我看看."蔚無怏向她攤開掌心.

靈玉會意,將手腕伸過去.

蔚無怏按住她的脈門,分出一縷真元,探了進去.知道靈玉修為盡毀,他的動作很輕柔,水系功法本就溫和,他晉階元嬰後,掌控能力更是精微.

過了一會兒.他松開手,點頭:"很好,修複得很完美.不愧是藥王所遺靈藥."

靈玉一怔:"藥王?"

"是啊,"蔚無怏笑得分外可親,"莫非阿碧沒有告訴你.你的傷是怎麼好的?"

阿碧那個家伙,抱著她哭哭啼啼,哪還記得這個.她口中說:"沒有."

蔚無怏道:"當日你本命靈劍毀棄,引發丹田暗傷,整個丹田碎裂,差點身死,有個人氣血攻心,為你吐血,你居然不知道?"

"吐血……"靈玉茫然了好一會兒,跳了起來,"徐……徐正?"險些說出徐逆.

蔚無怏摸著下巴,可惜自己沒胡子,做不出高人姿態.他道:"就知道有問題,果然如此."

靈玉心說,徐逆哪是為她吐血,是因為同心契牽動好麼?那會兒她命懸一線,所以同心契開始發作,使得他氣血攻心吧?

"他怎麼樣?"

"哦,活著."蔚無怏故作輕描淡寫,"掌門及時出手,保住了你一條小命,之後為師送你回來,他就回紫霄劍派了.嗯,沒過多久,就送了靈藥過來,說是藥王遺物,可修複損毀的丹田."

徐逆,藥王遺物,修複丹田的靈藥!

三個詞聯系到一起,靈玉冒出一個念頭:好啊!當初在藥王遺府,她沒有清醒之前,他根本就已經把最珍貴的東西收起來.哼,真是奸詐!她還以為自己占了便宜呢!

"對了,他有句話要轉告你."

"什麼?"靈玉摸了顆靈果啃著,思索要不要向徐逆討點債.嗯,當初徐逆欠她一筆債,給她送藥算是還了,但是,他昧下這藥的事……

蔚無怏作出面無表情的樣子,模仿徐逆的語氣:"她若醒了,請您轉告她一句話:不要拖我後腿!"

"咳,咳咳!"靈玉頓時被嗆到,好一會兒緩過來,怒道,"什麼破人,老子差點死了,還叫我不要拖後腿?!"

"嗯?"蔚無怏眼睛斜過來一點,"你對誰說老子?"

靈玉連忙舉手:"抱歉,師父,口誤,口誤!"

蔚無怏收回目光,若無其事:"不必在意他,自從送了藥過來,他幾十年都沒有出現過,想必早就忘在腦後了."

靈玉心道,才怪!以徐逆那小心眼的個性,八成時時記在心上,生怕她掛了害自己重傷,就是不敢來打聽消息,生怕落了把柄在昭明劍君手里.

--等等,師父那安慰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她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小心地瞧了蔚無怏一眼:"師父,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誤會?有嗎?"蔚無怏滿臉驚訝,若無其事

"師父……"算了算了,免得越說越扯不清,反正她確信,跟徐逆不會再有瓜葛,那位正牌的徐公子,就是完全不認識.

"不提這個."蔚無怏說,"你知道你現在什麼情況嗎?"

靈玉放下手,點頭.

除了最開始的重傷時期,其實她的意識一直是清醒的.清醒地感覺到周圍發生的事,清醒地聽著阿碧在她旁邊嘮嘮叨叨.

當年在大衍城,她被流焰波及,坎離劍及時擋住了一擊,但是造成了靈劍損毀的後果.劍在人在,劍亡人亡,這句話並不是開玩笑,她的丹田當時就開始碎裂,引動前些年的暗傷,直接導致她重傷若死.後來,還是顧真人及時出手,保住了她的心脈.

之後不久,蔚無怏帶她回到太白宗.丹田碎裂這種傷,基本可以宣告不治,蔚無怏這麼做,無非盡人事,聽天命.

只是沒想到,她服了徐逆送來的丹藥,養著養著,竟好了大半.之後,蔚無怏結嬰,按照藥王玉簡上所言,不間斷地給她溫養經脈,慢慢救了過來.

本來靈玉以為,那顆丹藥也是蔚無怏尋來的,沒想到會是徐逆的功勞.這位可憐的"徐公子",倒是說話算話的人,當年說欠她一份人情,就在關鍵的時刻出現了.只是,想到這丹藥的來曆……

不管怎樣,她現在活過來了,盡管丹田空空如也,修為盡失.

"那,你有什麼想法嗎?"

想法?靈玉陷入沉思.

"……那個時候,我以為自己死定了,覺得好遺憾."

蔚無怏看著她,靜靜地聽著.

"我想……"她抬起頭,輕聲說,"我想去更高的地方,感受更多的風雨,看更美的風景……我絕對不想,修仙之路,到此為止."

蔚無怏輕輕彈動著指間的水珠,提醒她:"可是,你修為已經沒有了."

"可我還活著."靈玉露出笑容,沒有半點傷懷,目光無比地堅定,"雖然我修為沒有了,但經過築基的身體,仍然是完好的.築基期有兩百年到四百年的壽元,我受過如此重傷,壽元不可能很長,就算是兩百年吧.如今……嗯,我還未到百歲,有一百年的時光,還不到放棄的時候."

"你知道這有多難嗎?"蔚無怏說,"你想尋回原先的修為,這已經很不容易了.為師替你推算過,若是重新修煉,少則一二十年,多則三四十年,你才能完全恢複,更不用說結丹……"

結丹,才是最難過的一關.哪怕像蔚無怏這樣的修煉天才,從來一帆風順,也是經過了諸多磨礪,過了百歲後才結丹成功.

靈玉只會更難.她丹田受過重傷,需要長年溫養,恢複修為,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單是如此,就要花費許多時光.然後,修煉到築基後期,築基圓滿,尋找結丹契機……

就算是正常的修士,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在百年內做到.

"我知道."靈玉斟酌著,慢慢說道,"可是師父,總要盡力去做,才能夠無憾結束,是不是?"

蔚無怏看著她,看了很久很久,忽然笑出聲來,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總算,長大了……"

他看著她,感懷道:"你這個人啊,什麼都好,天資,才智,決斷,毅力,幾乎沒有什麼缺憾,可就是擁有得太多了,單憑小聰明就能處理大部分的危機,因而忘記了更重要的,修煉的智慧.為師本來想著,等你從戰場出來,再讓你四處游曆,切身體會修仙的殘酷,慢慢就會懂了,沒想到……"

"沒想到我自己先栽了個大跟頭."靈玉笑了起來.

"你看,修仙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像你這樣,天資不錯,運氣也好,凡事順風順水,還會栽這麼大一個跟頭,險些把命丟了.人總有走背運的時候,運氣不佳,都沒地方說理去.我們所能做的,只能是盡力准備好,讓自己擁有更大的生存下去的資本."

蔚無怏注視著她:"現在你知道了嗎?修仙,就是與天爭命,容不得一絲半刻的懈怠.哪怕你之前走得再順,運氣再好,只要跌倒那麼一次,就有可能永遠也爬不起來."

上篇:210,年複一年     下篇:213,新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