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18,功法  
   
218,功法

靈玉坐在修煉室內,身前擺著一張桌案,案上擱著筆墨紙硯,正在奮筆疾書.(..?燃文書レ

受傷之後,歸入識海的仙書拿不出來了,她只能一字一字地把《云笈玄真譜》的內容記下來,方便推敲.

這部功法,目前只到元嬰,但其中高深玄妙,不足為外人道.

靈玉抄完之後,默念數遍,越念越是感歎,她不曾見過宗門九大聖典,但與《五行萬劍訣》相比,不知高明了多少倍.要知道,《五行萬劍訣》已經屬于高級功法,除非結丹,可以選修九大聖典,否則最多只能修煉這個程度的功法.

太白宗內,最基礎的功法是《太白經》,眾多煉氣弟子,皆以此入門,當日在下界,靈玉得了《太白經》,還曾經感歎過,此書不愧為上界宗門之物,將玄淵觀的入門功法比得狗屁不如.如今再看,換成《太白宗》被比得狗屁不如.真是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

結丹,元嬰之後的部分,她境界未到,看得半懂不懂,但煉氣,築基的部分,她已有切身體會,十分容易理解.按這部功法修煉,最起碼可以節約一半的時間.最玄妙的是,從表面看來,這部功法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走的是最普通的堂堂正正吸納靈氣的道路,不像某些功法,修煉速度飛快,是因為特殊的法門.

"真要修煉這部功法?"靈玉輕敲桌案,思忖.

看了這部功法之後,再去修煉其他功法,怎麼也不甘心.可要修煉這部功法,該怎麼對師父說呢?

之前,她跟蔚無怏說的是,功法她會自己考慮,好了再跟他說.不管為了什麼原因收她為徒,蔚無怏盡到了一個師父的責任.之前她丹田碎裂,更是耗費眾多靈藥,為她溫養三十年.三十年,不是三個月,也不是三年,這需要多大的耐心.多少的靈藥?她清醒之後,還為她恢複修為而獨占一峰.他視她如子,她自當敬之如父.

這件事不說,她于心難安,但要說的話……該怎麼解釋這部功法的來曆?仙書的存在.她不准備跟任何人說,並非不信任師父,而是.她直覺地認為,仙書與她之間有著天大的關系,不管是誰,都不要說為好.

思索半晌,想不出個究竟來,靈玉干脆不想了,去見了師父再說吧,想不出理由.那就不說唄!

"阿碧!"將桌案上的東西收拾了一番,靈玉拿起那部抄下來的功法,將阿碧喚來.去往觀云峰.

倘若她此刻有些許修為,就能借助宗門的代步靈鶴飛行,但很可惜.她的修為廢棄得很徹底,重新修複後的丹田空空如也,連乘坐靈鶴都很危險,所以只能靠阿碧.

到達觀云峰,蔚無怏的洞府與昔日大不相同.

原先那個小小的山谷,開出了一條通道,遍植奇花異草,香氣襲人.

靈玉和阿碧正要入內,忽然聽到有人喊:"站住!"

她們轉頭一瞧,一名值守弟子急沖沖地跑來:"你們是何人?膽敢擅闖蔚真人洞府!"

"喂!"阿碧不快,蔚無怏一向不管事,她在觀云峰從來橫著走,哪怕是蒼華真人的隨侍,都會看在蔚無怏的面上對她客氣相待,幾時被人這麼吼過?"你是誰啊?這麼凶干什麼?"

這名值守弟子掃視了她一遍.雖然阿碧的修為超過他,但妖氣很明顯,在太白宗之內,身為妖身而四處行走,只可能是靈寵.既是靈寵,修為再高又怎麼樣?他可是蔚真人洞府的值守呢!

這麼一想,他眼帶輕蔑地道:"倒要問你們是誰,不知道這里是蔚真人的洞府嗎?就算前來拜訪,也要有個章程!"至于靈玉,感覺不到她身上的靈氣,就這麼被他忽略了.

阿碧更怒:"我們……"

"說吧,你們來拜訪誰?沒有問題的話替你們通報."值守弟子昂著頭說.

"蔚真人!"阿碧氣鼓鼓地說.

"什麼?想見蔚真人?"值守弟子又上下打量她們,"莫非你們是替哪位元嬰真人來傳話的?"

"不是,是我們自己要見蔚真人."阿碧硬梆梆地說.

"你們自己?"值守弟子眼中的輕蔑更明顯了,"這位師叔,元嬰真人可不是誰都能見的."說到師叔二字,眼中十分不甘,靈寵的地位雖然及不上正式弟子,可築基之後,那也是記入宗門名冊的.

阿碧大怒:"你知道我們是誰嗎?老娘在觀云峰的時候你還不知道……"

話音未落,那邊傳來熟悉的聲音:"阿碧?"

阿碧聲音一停,轉頭一瞧,陳執事正快步走來,面帶笑容:"還道是誰,原來是程師叔來了.快請進來."

值守弟子頓時呆了,急急道:"陳師叔,她們……"

陳執事皺著眉頭道:"這位是真人首徒程師叔,就算不認識,也要問清楚吧?如此不懂規矩,明天你就回去吧!"

"啊?"值守弟子愣了愣,急道,"陳師叔,我,我……"

陳執事沒聽他的,向靈玉歉然道:"程師叔海涵,小弟子不懂規矩,我這就訓誡他."

靈玉笑笑:"輕忽了我倒是無妨,要是輕忽了別人,小心壞了師父名聲."

"是,程師叔教訓的是……"

靈玉舉步入內,沒再理會.至于這名值守弟子,陳執事會處理好.

踏入蔚無怏的洞府,里面開闊了十倍不止,原先他們師徒居住的兩排屋子,都移到旁邊去了,看起來蔚無怏也不住這里了.

陳執事果然沒有停下,引著她往里面走去.

到達洞府深處,靈玉不禁眼前一亮.

只見一汪深潭之中,浮著一座小型宮殿,外面罩著一層透明的結界,仿佛一個巨大的氣泡.

她不禁贊道:"這是誰想出來的?好特別."

"自然是真人."陳執事說,"程師叔請."

說罷,手中令牌激發潭邊的傳送法陣.

靈玉踏上傳送陣,回頭道:"煩請陳執事看著阿碧一些,免得她又惹禍."

"程師叔放心."阿碧的性子,陳執事哪會不知?他替蔚無怏打理洞府也有幾十年了,與阿碧是老熟人.

傳送陣光芒亮起,靈玉的身影消失了.

"唔……"盡管傳送陣的距離很短,靈玉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她的身體強度還是築基期的,尚能承受傳送陣的壓力,但丹田和經脈卻有些脆弱.

"靈玉?"殿里傳來蔚無怏的聲音.

靈玉舉步邁入殿中,卻見蔚無怏盤坐其上,下首站著二男一女三名築基弟子.這三人,樣貌都很年輕,自身年紀應該也不大,修為從初期到中期不等,看到靈玉進來,面帶好奇.

"徒兒拜見師父."靈玉躬身行禮.

蔚無怏擺擺手:"不必多禮."說著,指了指那三人,"你來得正好,見一見你的師弟師妹吧."

靈玉轉過身,面對那三人.

三人中,形容舉止最穩重的青年率先拱手:"小弟姓丁,名皓玄,見過師姐."

緊接著是另一名眉目飛揚的少年,態度很是敷衍:"我叫孟希,見過師姐."

最後是那名少女,神情跟孟希一般:"冷青瓊,見過師姐."

靈玉一一還禮.看得出來,三人都沒怎麼把她當回事.丁皓玄倒罷了,還能維持表面的禮敬,孟希與冷青瓊二人,只差沒在臉上寫著不屑二字.

這也很正常,她如今修為盡廢,一般人不會把她當回事.

"你們先退下吧."蔚無怏淡然吩咐.

"是,師父."三人施了一禮,魚貫從殿中退出.

等他們離開,蔚無怏認真地瞧了靈玉一番,最後滿意地點頭:"不錯,天池峰果然適合溫養鍛體."

靈玉大大咧咧地在蔚無怏下首一坐,嘻嘻笑道:"這還要多謝師父以強謀私."

蔚無怏也不在意,閑閑地說:"哪一日你要元嬰了,同樣可以如此."

大概是收徒的心境不同,在另三名徒兒面前,蔚無怏正經得多.當然了,他們三人面對這位元嬰師父,哪敢放肆?說話做事難免拘謹,不像靈玉,師父還沒發話就敢坐了.

"對了,師父."靈玉自動自發地從蔚無怏身邊拿了顆仙果,一邊啃一邊道,"你現在是元嬰真人,怎麼收的還是築基徒弟?"

蔚無怏橫了她一眼:"還不是因為你?"

"我?"

"廢話!你占了大師姐的名頭,為師要是收的結丹弟子,豈不亂套?"

嗯,結了丹就是真人了,有獨立開洞府的資格,地位大大不同.要是蔚無怏收的是結丹期的徒弟,對方恐怕連師姐都不願意叫.

本以為靈玉會感動一下,不料,卻聽她驚訝地說:"師父,原來你也怕亂套啊?徒兒還以為你眼中沒有'套’這種東西,真是誤會您了."

"胡言亂語,膽子肥了!"蔚無怏笑罵一聲.

師徒二人閑扯幾句,蔚無怏問:"沒事你肯定不會過來,說吧,有什麼事需要為師出手?"

"是有件事……"靈玉還是沒想出怎麼解釋,干脆直接把功法抄本呈了上去,"師父,您給看看,這功法怎麼樣."

ps:繼續上發條

上篇:217,自我     下篇:219,功法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