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53,風波將起  
   
053,風波將起

053,風波將起

一路日夜兼程回到玄淵觀,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月.

靈玉從紙鶴上下來,看到整個玄淵觀都空蕩蕩的.

玄淵觀眾多弟子,上院多數被派出去收集材料,下院則被派往各個礦山,藥園,三宮法師大半趕往南極,留守的寥寥無幾.

靈玉見狀暗想,誰要是這時候打上門來,整個道觀被端了都有可能.不過,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大難將至,天下修道士誰不是戰戰兢兢,哪還有心思搶地盤?再說了,玄淵觀底子可不薄,陣法一發動,抵得過成百上千的修士,這個關頭,可沒有哪家有這樣的底氣.

回到自己的住處,略略收拾一番,靈玉就去了玄明宮求見韓撫甯.值守弟子回報,韓撫甯今日沒有輪值,大概在玉虛宮.

聽值守弟子的意思,沒有弟子在觀內,法師們也不輪值了,而且局面瞬息萬變,哪里還空得出法師維持日常法度?反正弟子都派出去了,也沒什麼可做的.

去了玉虛宮,韓撫甯果然在,看到她,露出一絲笑意:"你若再遲一些,我就要走了."

韓撫甯看起來神采奕奕,眼底卻有掩飾不住的疲倦.靈玉問:"韓師叔是要去南極嗎?".

韓撫甯點點頭.

靈玉又問:"師叔喚我回來,可是要我跟隨去南極?"

韓撫甯既沒點頭,也沒搖頭,他微微一笑,道:"我本打算等你煉氣七層之後,提你入玉虛宮,好為臂膀,不料世事難料……也好,你倒是勤奮,也能勉強一用."

這語氣,還真是大度,完全不擔心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靈玉腹誹,面上卻半點不露,只是一聲不吭地瞅著他.

韓撫甯笑了:"不必這麼看著我,想從我手里討到更多的自主權,總得表現出相應的實力才行."

話到這里,靈玉索性坦言直問:"弟子雖然自認資質還過得去,但比起位列真傳的師兄師姐,也沒什麼出挑的,為何韓師叔要選我呢?"

韓撫甯手指扶著杯沿,目光淡淡地看著她:"玄淵觀立觀千年,其中盤根錯節之處,豈是那麼容易理清的,倒不如選個什麼根底也沒有的……"

靈玉微怔,又問:"韓師叔志向高遠,又不會礙著他們,何必讓他們誤會?"

韓撫甯只是搖頭:"聰明人行事,最愛以己度人,哪怕是真的,想上三五遍也變成假的."

靈玉想到程家那一屋子妻妾,不禁默然.有時候,哪怕捧出一顆真心,旁人也不會願意相信.所以,她從小就膩歪這些,甯願隨波逐流,事到臨頭再隨機應變,也不願思前想後,一句話掰碎了嚼上三五十遍,非得嚼出不同的味來,才肯信上一點點.

"這是真傳弟子的玉牌."韓撫甯不知從哪里取出一枚玉牌,向她丟過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玄淵觀的真傳弟子,有權號令上,下院弟子及執事,僅次于三宮法師."

靈玉接過玉牌,愣愣的:"韓師叔,這……"

雖說韓撫甯早就許過她真傳弟子之位,但她並不怎麼當真.真傳弟子,三宮每三年才各有一個名額,哪怕韓撫甯在觀主心中的地位遠在玉虛宮首座之上,也只能先建議,再報到觀主那里,最後,還有個小小的儀式,用以激勵弟子.靈玉在玄淵觀五年,還未曾見過這個儀式,因為並不是真的每三年都有合適的人選,他們往往遵循有真傳弟子升任法師,再補上一個的傳統.

而現在,韓撫甯卻直接將象征真傳弟子的玉牌給了她,這也太草率了!

"非常時期,沒有儀式了.不過,你的名字確實登記在冊,擁有實權."韓撫甯淡淡地說.

靈玉定定神,把玉牌收下,向韓撫甯行禮:"多謝韓師叔."沒有過多的道謝,因為她知道,這個真傳弟子,不是獎勵,也不是賞賜,只不過是韓撫甯需要她辦事的一個身份而已.

"那弟子接下來要做什麼?"

韓撫甯沒有遲疑:"我後天就會離開,去往南極,你幫我辦一件事,辦完了,立刻趕過來與我會合."

靈玉點頭:"韓師叔請說."

韓撫甯定定地看著她,道:"回白水觀,拿那批寶藏."

靈玉一怔,看著他呆住了.

韓撫甯淡淡一笑,往椅背靠去:"你吃驚什麼?"

靈玉回過神,仍然覺得不可思議.當年被韓撫甯用夢引術得知白水觀真相,她對這批寶物早就沒了覬覦之心,只當是送給韓撫甯,以換取自己在玄淵觀立足的.沒想到,這麼多年沒動靜,韓撫甯竟然會讓她去取出這批寶藏,而且,還不跟她一起去.是信任,還是有別的用意?

想了想,她道:"韓師叔,我一人,無非解開封印."

"我早有准備."韓撫甯說,"你會有一個同伴,范家的後人."

靈玉驚愕的神色更甚,想想又在情理之中.他早知道取出寶藏的條件,又怎麼會沒有准備呢?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找到了范家的後人,而且還是個修士.她心中一動,問:"可是仙石?"

韓撫甯搖搖頭:"圍殺鄭師兄的兩個人,我追查過了,一個已經隕落,一個不知所蹤.你的那位師兄,我並未發現行蹤.這個人,是我無意中碰到的散修."

靈玉失望.她離開程府後,與仙石三年同吃同行,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除了一母同胞的弟妹外,還有誰讓她親近的,也就是仙石了.可這麼多年,始終沒有他的音訊,連韓撫甯都查不出來,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這個人,與韓師叔是什麼關系?得了寶藏後,又該如何處置?"

韓撫甯道:"那個小子很機靈,你將他一並帶來南極就是."

也就是說,這個人,是韓撫甯的人.靈玉輕輕點頭:"弟子明白了."

"你去吧."事情交待完了,韓撫甯可不是個會拉家常的人,也懶得教授別人的徒弟,"明日一早就運身,盡早去南極."

靈玉起身告退.臨走前,又猶豫地回過頭:"韓師叔,柳師叔不在觀中,可是去南極了?"

韓撫甯點頭,難得地寬慰了一句:"柳威意實力高強,你不必擔憂."

靈玉笑笑,再次告退離開.

回到小院,休息了一夜,第二天辰初,就收了韓撫甯的訊號符,讓她去約定的地點會合.

靈玉騎著紙鶴,離開玄淵觀.半個時辰後,在淵城的城門口,看到了一個與她年紀相當的青衫少年.

.............

不知不覺,新坑發了兩個月了,字數也到了上架標准.

嗯,其實我就是通告一下,明天上架入V了,同時,開展本界的最後一個劇情,完結後,就會進入大家熟悉的修仙界.

入V後更新字數會進行調整,看情況加更,求首訂粉紅支持^^

上篇:052,回程     下篇:054,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