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56,南極  
   
056,南極

)

056,南極

回到玄淵觀,靈玉忽然很想去做一件事.

五年前,經過尹城的時候,她原本以為自己永遠都不會再回去了,但此時此刻,她很想再回去看看.

末日還未降臨,石靜白突然身死,這讓她意識到,世事無常,就算她不放棄,也無法掌控.

一個沒有足夠能力的人,再放不下,也只能看著世界毀滅.

那就再去看一眼吧,從今往後,世界是否毀滅,親人是否身死,她都只能隨波逐流.

帶好所有的東西,將阿碧收進收妖袋,靈玉委托季武,給范閑書帶個信,便踏上了前往尹城的路途.

凡人時,從尹城到淵城,足足走了半個月,如今紙鶴代步,日夜飛行,不過一天多,就到了尹城.

這就是力量,擁有力量,才能談及改變,否則,就只能接受.

到了程府,已是深夜.五年不見,程府一如往昔地奢侈華麗.靈玉悄無聲息地在小院落下,默默地看著窗戶上的影子.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低低的誦讀聲在靜夜里分外清晰,左邊的窗格上,映出一個少年的身影.

"三少爺,快到亥時了,您該歇了."小丫頭清脆的聲音響起.

"亥時了嗎?".少年正在變聲期,聲音已有了男子的低沉,聞言抬頭看了看鍾漏,"還真要亥時了,不知道娘睡了沒有."

此時,一名珠圍翠繞的美婦帶著丫鬟從拐角處的小廚房出來,過來敲門:"演兒?"

"二夫人."小丫頭連忙過來開門,歡喜地接過丫鬟手上的托盤,"少爺,二夫人又給您送燕窩粥了."

少年歉然道:"娘,你不用這麼辛苦,我要餓了會叫小環去做的."

"小環做的怎麼比得上娘做的?你讀書辛苦,娘給你做頓宵夜算得了什麼?"

"娘……"

母子倆親親熱熱地說了一會兒話,少年道:"時候不早了,娘快去睡吧,等一下鈴蘭又要吵了."

"好,你也早些歇了."

門開了,少年送母親出來,正要分別,忽然看到花叢後站著的身影.

"啊--"美婦大驚,正要喊人,聲音出口之前,卻是一頓,怔怔地看著那人.

少年挺身而出,擋在母親面前,橫眉怒斥:"你是何人?"

"君影?"美婦喃喃道,"你是君影嗎?".

花叢後的少年道士提劍而立,眉目朦朧,一時辨不清男女,她卻直覺地喊道:"君影!"

一聲歎息,不知出自何人之口,再一眨眼,人影已經消失了,仿佛剛才只是幻覺.

"二夫人?"跟出來的兩個丫鬟不明所以地看著呆若木雞的二夫人和三少爺.

"娘,"少年意識到母親說了什麼,急急地問道,"是二姐回來了?"

"君影……"空蕩蕩的院子,花叢兀自閃動.

靈玉靠在牆上,緊閉雙眼,感到眼角漸濕.

她曾經以為,母親痛恨自己的存在,這個家沒有人需要她,所以,遇到師父之後,她放棄了姓氏,放棄了名字,只叫靈玉.直到五年前的那個晚上,她回到這里,聽到了剛出生的胞妹的名字,才知道她的存在並非沒有意義.

君影草,亦名鈴蘭.失去她以後,母親在用這種方式懷念她.

她離開八年後,模樣大變,母親仍能一眼認出.

夠了,俗世親情,于她再無遺憾.

…………

淵城門口,范閑書看到靈玉,臉色帶了不耐:"不是約了三日嗎?程道友怎麼晚來了一天?"

"抱歉,有些事超過了預期."自己失了信,靈玉也不生氣,"難道我師弟沒有告訴道友?"

"說是說了,不過……"范閑書皺皺眉頭,懶得再多話,喚出紙鶴,"既然好了,那就走吧."

從淵城到南極,路途頗遠.兩人飛了大概十天,聞到了海風的味道.

蔚藍的大海出現在視界中,無邊無際,浩浩蕩蕩,海鳥在海面上飛行,蔚藍中有著綿延的綠色,占據了大片海域.那是海中島嶼.

從這里開始,就是南海澤國了.眾多的島嶼,將大海分割成零碎的形狀,許多部族,在海島中生存繁衍.

靈玉取出地圖,對照了一下,找到一個半月型的小島,落下紙鶴.

這座半月型的小島,方圓不過十多里,不及淵城一半大小,卻是三大道觀在南極的據點.

靈玉剛剛收起紙鶴,便有兩名仗劍修士上前來,喝道:"來者何人?出示令牌!"

這兩人身穿無極觀的道袍,想必是無極觀的弟子.靈玉無意與他們沖突,拋出真傳弟子的令牌:"玄淵觀弟子,程靈玉."

對方看清她的令牌,確認無誤,客客氣氣地還了回來:"原來是玄淵觀的道友,里邊請."

靈玉一笑,向兩人頷首:"有勞了."

"這位道友."范閑書卻被攔了下來,"你的令牌呢?"

范閑書看向靈玉,一攤手.

靈玉無奈,向兩人拱手道:"兩位道友,帶這位道友來此,是我派長輩之命,可否請兩位通融一下?"

"這……"兩人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道,"道友是真傳弟子,按理,帶一個人進去也沒什麼,不過非常時期,還請道友留個憑證."

靈玉想了想,詢問:"我簽名擔保,可否?"

這兩人沒有為難,很快同意了:"可以."他們取出登記手冊,讓范閑書留下姓名手印,又讓靈玉簽名擔保,方才放行,"兩位請."

靈玉點頭謝過,帶著范閑書入內,往門口站著玄淵觀弟子的宮殿走去.

"這位師妹,請出示弟子令牌."

靈玉仍舊取出真傳弟子玉牌,遞了過去.

值守弟子看到玉牌,眼中閃過驚訝,驗證無誤後,態度變得十分恭敬:"原來是程師姐,不知師姐何時升任真傳弟子的,恭喜恭喜."

真傳弟子是有名額的,整個玄淵觀,不過十幾名真傳弟子,這些人的名字,幾乎每個人都耳熟能詳,這兩人一聽名字,就知道她是新近升任的.

靈玉笑笑:"運氣好而已."她指指范閑書,"可以帶他進去嗎?".

"當然可以."一名值守弟子忙道,"師姐是真傳弟子,這個權力還是有的."

"那就多謝了."靈玉拱拱手,帶著范閑書大搖大擺地進入宮殿.

身後,那幾名值守弟子低聲談論.

"近來有真傳弟子升法師嗎?怎麼又添了一名?"

"沒有吧?不少字好像沒聽說."

"那這位程師姐……"

"可能是特殊時期增加的,這位程師姐煉氣六層,除了年輕一些,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

"難道師門放寬真傳弟子授予了?哎呀,說不定我們都有機會……"

"做夢吧你!這位程師姐只有煉氣六層,可看年紀只有十七八,你都過二十了,也不過煉氣五層……"

進入宮殿,向一名弟子打聽了韓撫甯的所在,靈玉帶著范閑書一路暢通地走了過去.

還未走到,就聽到劇烈的爭吵聲傳來.

"韓撫甯,你到底想干什麼?豐老說了,這件事由我負責!"這是柳威意的聲音.

靈玉臉上掠過詫異,腳步停了下來.

韓撫甯慢條斯理的聲音響起:"不錯,這件事由你負責,可我身為法師,抽調一兩個弟子,沒什麼問題吧?不少字"

"是沒有,可……"

"既然沒有,你有什麼立場不讓我插手?"韓撫甯語氣雖溫和,態度卻咄咄逼人,"我可曾號令你的弟子?"

"……"柳威意沉默片刻,道,"但她是由我教導的!"

"她還是由我引導入道的."韓撫甯笑了一下,"再說了,她自己都沒有拒絕,你有什麼立場反對?"

"你是法師,她是弟子,她在你面前怎麼反對?韓撫甯,你要做什麼我不管,但她是我教導了五年的,我看著她成長到今天,絕對不容許你毀了她!"柳威意的聲音帶著凜凜的殺意.

靈玉越聽越覺得古怪,這好像……是在說她?

"別說這種話,容易讓人誤解的."韓撫甯漫不經心,卻包含一絲嘲弄,"這要讓別人聽了,還以為我做出什麼有違人倫的事."

柳威意勃然大怒:"韓撫甯!"

短暫的沉默後,柳威意冷哼一聲:"你等著,要是被我抓到錯處,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韓撫甯的聲音仍然含笑:"請便."

腳步聲響,柳威意怒氣沖沖地走出來,看到靈玉,雙眉一豎:"你來得還真快!"

她聲音飽含怒氣,讓靈玉不知道怎麼接話,干脆老老實實見禮:"見過柳師叔."

"哼!"柳威意卻懶得與她多說,拂袖而去.

靈玉歎了口氣,帶著范閑書入內:"韓師叔."

韓撫甯看到他們,神色淡然,一點也沒有不自在:"坐.事情辦得如何?"

靈玉將一個個乾坤袋取出來,擺到桌上:"幸不辱命."

范閑書見狀,亦交出自己帶的數個乾坤袋.

韓撫甯看都沒看,只點了點頭:"很好,你們准備一下,明天開始,跟我一起修補天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55,殺意     下篇:057,天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