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85,第三試  
   
085,第三試

)

085,第三試

就在眼前的情景再度變幻的時候,靈玉眼前消散的煙霧陡然一頓,然後,毫無預感地整個黑了.

"什麼情況?"她第一時間放出靈網,喚出坎離劍,一藍一紅兩道劍光圍繞著她的右手不停地環繞.

可她只感覺到周圍震動了兩下,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與此同時,陣法之外,連環島上,已經一片混亂.

"傅師伯,陣法,陣法停了!"一名弟子叫了起來.

傅長春就在陣眼的位置主持陣法,豈會不知?最先感覺到不對勁的,就是他了!

他一句話也沒說,再度一掐法訣,往陣眼打去,結果那法訣卻泥牛入海,絲毫不見動靜.

這下子,他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周圍護法的其他築基修士,也圍了過來:"傅師兄,怎麼回事?"

"是啊,我完全感覺不到陣法了,好像被人切斷了聯系."

沒錯,是切斷了聯系,而不是陣法停止運轉了.整個陣法仍然在運轉,靈石仍舊放出光芒,可他們卻無法操縱!

"這可是個幻迷複合陣,要是失控了怎麼辦?里面那麼多人……"有人急道,"萬一折上一些人,要出事的!"

星羅不比陵蒼,在陵蒼,他們這些大派,就算招收弟子的法會出了事,也沒人敢責怪他們,因為各大宗門足以一手遮天.星羅卻不然,要是這些人在法會上出了事,傳了出去,星羅散修震動,各大勢力必定要插手,要他們給個交待.

星羅勢力的嘴臉,他們還不知道嗎?在這些人眼里,利益就是第一,哪怕不關他們的事,有了由著,也要剝下一層皮來!陵蒼宗門當然不怕他們,但談判是免不了的,到時候,他們這些辦事的弟子,就要受責罰!

他們這些人,萬里迢迢來星羅招收弟子,不就是為了賺些花費嗎?平白攤上責罰,實在不劃算.

"要不,我們把靈石拿出來?這樣陣法就沒辦法運轉了."有人提議.

"別胡說!"傅長春眉頭緊皺,"這個大陣,何等繁複?突然切斷靈氣,你能肯定不會出事?"

"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吧?不少字"

傅長春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見一道傳音符飛了過來.他伸手一捏,里面傳來蒼老卻威勢的聲音:"傅道友,有要事,請過來一敘."

聽到這個聲音,傅長春一怔,心中冒出一個荒唐的念頭:莫非出事的,不僅僅是太白宗?這麼一想,他心中一凜,立刻交待道:"我去別的島看看,這里有勞師弟師妹."說罷,立刻放出飛行靈器,向赤霞宮的島嶼飛去.

連環島距離極近,以築基修士的飛行速度,不過片刻就到,他落下來時,除了赤霞宮的老婆婆,刑天門的少女,森羅殿的中年文士都已經在了.

之後,觀慧寺的和尚,幽冥教的黑衣修士,極意宗的老者,紛紛到了.

人來得越多,傅長春臉色越難看,他問:"各派的法會,都出事了?"

不出所料,眾人盡數點頭.而後將情況各自一說,竟然一模一樣!都是陣法突然失去聯系,無法掌握.

刑天門的少女驚怒:"莫非有人從中動了手腳?"

這個答案幾乎是肯定的.這座連環島,是各派在星羅海域的據點,不但一直有人看守,陣法也會時時檢查維護,怎麼可能會同時出事?

"好大的膽子,莫非以為我們本宗遠在陵蒼,好欺負不成!"森羅殿的中年文士陰沉著臉.

觀慧寺的和尚神態平和,宣了一聲佛號,道:"絕音婆婆,為何紫霄劍派的徐道友沒來?"

經和尚這麼一提醒,其他六人才發現,本該八派彙集,如今卻少了一派.

"老身已經向他們發了傳音符……"絕音婆婆話音未落,就見天邊飛來一道劍光,一名紫袍青年落了下來,向他們一抱拳,"諸位,我派徐師兄已經進了法陣,特來告知諸位一聲."

七人一陣愕然,東道主絕音婆婆開口道:"徐道友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可有什麼解決方法?"

青年答道:"陣法失控,必有靈氣波動,不是很容易就感覺到了麼?徐師兄說,不可放任不管,又無法奪回控制權,除了入內一探,難有他法.時間緊迫,故而就不等各位了."

七人視線相對,傅長春緩緩點頭:"徐道友所言有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入陣."

"傅道友,"少女急道,"明知道有人刻意使壞,我們還要進陣嗎?萬一折在這里……"

"不錯."中年文士撇嘴,"紫霄劍派都是一群崇尚武力的瘋子,我們難道也跟著他瘋?"

他話剛說罷,少女就黑了臉:"苟道友,你這話什麼意思?"要說劍修還有道修的底子,武修眼里才真的只有武力……

"沒說你."中年文士沒好氣地說,"什麼時候了,盡想著抬杠!"

"你--"明明說錯話的人是別人,卻反被扣了一頂帽子,少女怒發沖冠.

"好了!"絕音婆婆一頓手中拐杖,"口舌之爭,毫無益處,我們不如想想,要不要隨紫霄劍派行事."

七個人,七雙眼睛,全都看向紫袍青年.

紫袍青年輕輕一笑,揮手放出劍光:"幾位道友隨意,在下只是來告知一聲."連個招呼也沒打,化為劍光離開.

現場安靜了數息,一直沒說話的幽冥教黑衣修士開口了:"諸位行事之前,不妨想想,徐正是什麼人?他這麼做看似沒腦子,可我以為,這個選擇對他而言再正常不過."

"不錯."極意宗的老者接過話頭,"來星羅海域招收弟子,並不是什麼好差事,我等是身份所限,徐正卻不然.各位應該聽說過,他此次來星羅海,是因為在門中惹了事,昭明劍君為堵他人之口,特意讓他接了這趟差事,等同放逐.可再怎麼樣,他也是昭明劍君的心頭肉,豈會讓他在星羅海出事?所以,依老夫所見,他的提議,各位還是再斟酌斟酌的好."

此言出口,場面再度陷入沉默.

不錯,那個人,跟他們可不一樣……

安靜了一會兒,傅長春長歎一聲,下了決心:"話雖如此,可要真的出了事,我們不入陣,也沒有好果子吃.傅某自認承受不起宗門的怒火,只能冒險了.各位隨意,告辭."說著,拋下眾人,駕起飛行靈器離開.

而後是觀慧寺的和尚,他口宣佛號,說道:"因在我身,豈能由他人受果?貧僧也去了."

緊接著是森羅殿的中年文士,他冷笑一聲:"我魔道中人,豈是怕事的?"瞥了幽冥教修士一眼,轉身離去.

刑天門的少女咬唇掙紮,片刻後,一跺腳:"罷罷罷!我身為武修,連這點勇氣也沒有,豈不丟了祖師爺的臉面?"

四個人都離開了,只留下絕音婆婆和幽冥教,極意宗兩位提出異議的修士.

"哼,不識好人心!"幽冥教黑衣修士也冷笑一聲,離開了.

剩下極意宗的老者沒有動,瞅著絕音婆婆:"老太婆,進不進隨你,反正我是不會進的."

絕音婆婆"呸"了一聲:"彭老頭,徐正有靠山,你就沒有?你是彭家的人,就算真出了事,只會輕罰,不會重懲,老身可沒這個福分!"

"這麼說,你也要進了?"老者揮揮衣袖,駕起飛行靈器,"那我就祝你平安歸來."說完這句毫無誠意的祝詞,就消失了.

絕音婆婆蒼老的臉上黑白交錯,最後咬咬牙,一頓拐杖:"罷了,老身一把老骨頭,反正結丹也無望,就算死在這里,又有什麼可遺憾的?"說著,轉身往法陣走去.

…………

黑暗中,靈玉放出劍光,一番試探,始終沒有任何發現.

"莫非,這就是第三試?"她心中暗想.可這三試,考驗的是什麼呢?就這麼把人丟在空無一物的黑暗中,總不會是試探他們怕不怕黑吧?不少字

她不禁笑了一聲,宗門大派,豈會這麼無聊?

或許,考驗他們的警覺心?黑暗中,實在太適合潛伏危機了.

這麼一想,她越發小心翼翼,手中的劍光游走不定,隨時准備出擊.

沒過多久,黑暗中真的傳來波動,有什麼東西急速靠近,挾帶著危險的氣息.

靈玉不假思索,劍光出手,准確地擊中那東西.

"噗!"沒有慘叫,沒有巨響,只有輕微的一聲,那氣息就消散了.

什麼東西?靈玉警覺.這玩意兒看起來好像不強大,可實在詭異,行動又快,動靜又小,如果不是她有靈網在身,又苦練了半年神識,只怕就中招了.

緊接著,又有動靜向她逼了過來.

靈玉來不及多想,抬手放出坎離劍的劍光,將之斬落.

之後,動靜越來越大,東西越來越多,她識海中的靈網不停地彈動,幾乎沒有停歇的時候.

靈玉不敢大意,神識放出,靈網鋪開到極致,專注地捕捉此物,不停地放出劍光,將之一一滅殺.

難道第三試,試的是實力?(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84,宗門試     下篇:086,池魚之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