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90,啟程  
   
090,啟程

)

090,啟程

靈玉既高興又擔心地回了小院.高興的是,自己通過了太白宗的法會,擔心的是,不知道羅蘊情況如何.

"回來了?"范閑書正在堂屋里翻著書,看到她進來,仔細觀察了一下她的表情,笑道,"看樣子,你過關了."

靈玉點點頭,心情極好:"運氣不錯.羅師兄呢,還沒回來?"

"嗯,可能慢了點."而後頗感興趣地問,"怎麼樣,大宗門的法會,到底是怎麼弄的?"

兩人一邊等羅蘊,一邊就這個話題聊了起來.

聽說此次法會發生了這樣的變故,而且還跟他們那天晚上的經曆有關,范閑書驚訝無比.

"原來那天晚上出現的是飛天閣的妍姑娘……"范閑書略一沉吟,"奇怪,她到底有什麼事,需要上門來找羅師兄?"

"你認識那位妍姑娘?"

范閑書搖搖頭:"我哪里會認識?只是在拍賣行聽別人說過."

靈玉好奇:"哦?這位妍姑娘到底是何方神聖,飛天閣的一個舞姬,居然有如此本事!"

"要不是你說,我也不相信."范閑書慢慢說起他聽說過的事,"這位妍姑娘到底是什麼來曆,很少有人知道,大約五年前,她出現在飛天閣,很快名聲大噪.據說她資質普通,就女修而言,沒什麼出奇.飛天閣內,有不少資質低劣的女修,這也是他們的特色,凡人女子,對修士來說,總是少了點吸引力……"

意識到這些話不大適合對靈玉講,范閑書及時收住,瞅了靈玉一眼,見她的神色沒什麼異常,才接著道:"我之前聽說,這位妍姑娘只是煉氣修為,不過,容貌極美,舞姿傾城,而且,長袖善舞,與許多高階修士關系不錯.聽說仙盟內有兩位結丹長老,十分欣賞她,至于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外人就不知道了."

"哦……"靈玉想到八派法陣被人動了手腳,看來多半是妍姑娘利用自己的人脈,比如仙盟的結丹長老,偷偷改動的.也只有掌握飛廉城的仙盟長老,這樣的身份,才能改動法陣而無人察覺.

也不知道她和伏元青如何了,徐正出來之後,完全沒提起,傅長春和絕音婆婆也沒問,莫非他們也隕落了?

想到這個可能,靈玉一聲歎息.不管是伏元青還是妍姑娘,跟她都沒什麼交情,只是覺得傷感,所謂仙緣,都要拿命去拼,所謂長生不死,法術通天,通往這條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就像那條問仙路,一躍而過能見青天,可也有人邁不過去,摔下深淵,粉身碎骨.

"咦,你們都在!"正想著,羅蘊回來了.

"羅師兄!"兩人都站了起來.

"這麼隆重地迎接我?"羅蘊心情很好,都會開玩笑了.

靈玉見此,提著的心放了下來,看樣子,他沒受到影響,八成通過了紫霄劍派的法會.

范閑書與她交換了一個眼神,笑道:"羅師兄,你通過了?"

"嗯."羅蘊點頭,開心得快飛起來了,"本來以為通不過了,沒想到,有那麼多人不想進門派,領了獎勵就跑,我就被算進去了."

"哦……"靈玉想了想,干脆直截了當地問,"羅師兄,那天晚上來找你的是什麼人?你跟她什麼關系?"

"啊?什麼人?"羅蘊的情緒還在興奮當中,沒明白她的意思.

"就是那個披斗篷的女人."

羅蘊聽得一愣,看看她,又看范閑書,小聲地問:"你們都發現了?"

兩人一齊點頭.

羅蘊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故意瞞你們,這件事,妍姑娘希望不要讓別人知道,所以……"

"你到底幫她做什麼事?"

羅蘊說:"也沒什麼,妍姑娘托我買築基丹,偏偏我那天辭工,沒找著她,她就親自上門來了."

"……難怪你之前問我,築基丹哪里可以買到."范閑書若有所思.

"這麼說來,她築基不過一個月?"靈玉關注的卻是這點.

"妍姑娘成功築基了嗎?".羅蘊驚訝.

"如果你說的是飛天閣的那位妍姑娘,應該沒錯."靈玉嚴肅地問,"除了代她買築基丹,你跟她沒有別的關系吧?不少字"

"沒有."羅蘊毫不猶豫地搖頭,"之前我在飛天閣做事,也只是認識妍姑娘,後來她托我辦事,才多來往幾回."

"這可奇了."范閑書輕輕敲著桌面,道,"你跟她關系並不密切,她卻托你辦這麼重要的事情.築基丹何等珍貴,她就不怕你貪了靈石一走了之?再說了,她是飛天閣的當紅舞姬,就算自己不便出面,難道沒有別人可以托付?"

靈玉接過話頭:"看樣子,這位妍姑娘的處境也不怎麼妙.急著買築基丹,又找上不太熟的羅師兄……應該不僅僅為了溟淵秘地之事,否則,她認識那麼多高階修士,這只不過是小事一樁."

"說不定,她急著築基,要擺脫的就是那些高階修士.有意思,真有意思!"范閑書眯著眼睛笑了起來,之後又歎道,"可惜,這麼個人物,可能已經隕落了."

如果事實真像他們推斷的這樣,這位妍姑娘著實是個人物,在高階修士之間長袖善舞,又暗地里謀劃築基,有膽量把購買築基丹這樣的事交給不太熟悉的羅蘊,還敢對八派法陣動手腳……

"妍姑娘隕落了?"羅蘊嚇了一跳.

靈玉搖頭:"只是猜測而已."然後將法陣之事簡略地說了一遍.

羅蘊聽了很是唏噓:"難怪徐前輩從法陣出來,臉色那麼難看.妍姑娘膽子也太大了……"

靈玉仔細地觀察了他的反應,見他只是可惜,並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才放下心來.如果羅蘊只是替她買了一回築基丹,就算被徐正知道,也不要緊.說不定,人家早就知道了,聽妍姑娘的話,徐正那晚一直在跟蹤她,八成早就見過羅蘊了.

這些築基修士的世界,真是複雜,不過是招收弟子,背後居然有著這樣的糾葛.

"對了,你們什麼時候走?"范閑書突然問.

靈玉看看羅蘊:"太白宗十日後出發."

羅蘊緊跟著點頭:"紫霄劍派也是."

"十天……那過幾天給你們踐行."范閑書的眼中閃過惆悵,"希望你們入得宗門,得償所願."

十天很快過去,靈玉和羅蘊一大早出發,到庶務堂會合,再一次前往連環島.這一次,人少多了,合起來也就七八百人,不到一千之數.

刑天門,森羅殿,觀慧寺都換了領隊修士,靈玉見此,越發傷感.生死不過一瞬間,前一刻有說有笑的人,也許下一刻就天人永隔.無法挽回,不可逆轉.世上最冷酷的事莫過于此.

飛舟駛出飛廉城,飛向連環島.

有一個人,站在飛廉城外,仰頭看著悠悠飛過的飛舟,長聲歎息.

今日一別,不知何日再見.三年相伴,終是抵不過五年分離.今日的程靈玉,仍然是昔日的靈玉,今日的范閑書,卻再也不是昔日的仙石.

只能道一聲珍重,山高水長,有緣再見.

…………

連環島集合之後,靈玉發現,屬于太白宗的小島上,出現了一名陌生的修士.

這名修士相貌二十七八,俊朗沉穩,一身太白宗高階道袍,白底銀邊,顯得威儀不凡.最令人矚目的是,他身上氣勢驚人,一看就比先前那些築基前輩厲害得多.

傅長春的傷大概是料理過了,今日看起來仍是精神抖擻,只是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可能是失血過多.飛舟降落,他向這名修士恭敬揖禮,靈玉聽他說道:"弟子拜見藍師叔."

藍師叔?靈玉微微皺眉,聽起來好耳熟啊……既然傅長春口稱師叔,這位就是結丹修士了?

想到這里,靈玉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人看,她還從沒見過結丹修士呢,飛廉城的結丹修士架子大得很,通常情況下不會出現在大街上,她也不常出門,沒機會見.

大概是她的目光太肆無忌憚了,這名結丹修士瞥過來一眼,見是名新入門的小弟子,也就沒說什麼.

靈玉卻被嚇了一跳,連忙垂下視線,不敢再亂打量.

"人都到齊了?"這位藍師叔問.

"是."傅長春態度始終恭敬,"請師叔訓誡."

藍師叔點頭後,傅長春邁前一步,揚聲道:"諸位弟子,這位是我派結丹真人,姓藍,諱沐陽,你們要稱藍師祖."

眾人躬身見禮:"弟子拜見藍師祖."

一百多人,齊聲問候,著實壯觀.

藍沐陽輕輕點頭,伸手虛虛一托:"不必多禮."

"諸弟子,從今日開始,你們就是太白宗的正式弟子了.不管你們以前是身份,散修也好,家族子弟也罷,入我太白宗,就在遵守我太白宗的規矩,以前的事,都一筆抹了,不管你們犯了什麼事,都可以不計較.但,從今往後,如果你們敢把往日的陋習帶入太白宗,休怪本座不講情面!"

先是溫和,再是威嚇,說完這段話,藍沐陽一擺手:"行了,啟程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89,過關     下篇:091,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