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02,乘舟而往  
   
102,乘舟而往

)

102,乘舟而往

靈玉去了值守房,高執事聽說她要辭了差事,頗有些為難.

能長期在值守房做事的人,實在不多,韋百川前些天達到煉氣圓滿,辭了差事,現在靈玉也來辭差事,一下子少了兩位小隊長.

可他也知道,達到煉氣圓滿的弟子,要為築基做准備,不可能仍像以前一樣,長期留在宗門.除非他們築基失敗,暫時死了心.

高執事無法,只得准了,只是讓她再多留幾天,教一教新來的值守弟子.

靈玉應了,這本是份內之事.

這兩年在值守房,靈玉存下了一筆靈石,買築基丹那是不用想,但買鍛脈丹問題不大.

她自己抽空去了趟天街,把手頭零零碎碎的東西出手了,包括當年在仙境里得到的靈獸材料和靈草,這些年在值守房得到的打賞之物.

讓她驚訝的是,那株果實如紅珠的靈草,原來叫做絳珠草,頗為貴重,能賣上千靈石.她沒打算學習煉丹,這些靈草,放著只是平白流失靈氣,全賣了乾淨.

給了阿碧幾百靈石,讓她去買些雜物,靈玉自己親自去門派商店,購買辟谷丹和鍛脈丹.

辟谷丹倒是不貴,一百靈石就能買一大瓶,足夠一年之用.許多不愛口腹之欲的弟子,甚至常年服食辟谷丹.

鍛脈丹的價格就貴了,這是煉氣圓滿的弟子常年需要的丹藥,太白宗停留在煉氣圓滿的弟子,沒上萬也有幾千,按每人每月五顆計,就是一個驚人的數目.這些丹藥大部分來自凝丹院,他們向弟子出售材料,收取成品,許多修習丹道的弟子,便是借此賺取修煉所需.盡管許多丹道弟子常年煉制鍛脈丹,仍然供不應求.

總之,鍛脈丹是件緊俏貨,靈玉費了些心思,才弄到一年份的鍛脈丹,把身上的靈石花掉了大半.

回到攬月峰,許寄波忽然上門拜訪.

這兩年,靈玉不是在值守房,就是在小劍池,與攬月峰女弟子來往不多,惟有許寄波常來常往.

這位許師妹,給靈玉的感覺很古怪.表面上看來,天真純善,可行事總帶著幾分目的.

這種目的,不能說是勢利,如果是這樣,她應該巴結執事長屠秋容師叔,以及最得她信重的執事弟子芳菲才對.但她對屠秋容和芳菲毫不在意,無事從來不去獻殷勤,反倒對一些默默無聞的同輩弟子關懷備切.

靈玉曾經見過她來往密切的那些人,雖然看起來尋常,卻都是行事非常,極有能力的人.或許,這位許師妹就是喜歡結交這些人物?靈玉覺得,自己不必想太多,換成她自己,也會喜歡結交這些前途不可限量的同門,而不是一些尋常弟子.

"程師姐!"許寄波進門來,笑吟吟道,"恭喜煉氣圓滿,沒想到,我還是晚了你一步."

靈玉看著許寄波,發現她已經煉氣十層了,而且身上隱有靈光,顯然離煉氣圓滿已經不遠.她有些吃驚,這幾個月來,她忙于修煉,沒見過許寄波,隱約記得,上次見她,她還只是剛剛突破到煉氣十層.當時她就想,許師妹入門之時,只是煉氣七層,這麼快就煉氣十層了,這速度實在是驚人,甚至比她還快,要知道,她有仙書指點,根本不曾走過彎路,而許寄波,隱約記得她說過,她資質只是尋常,勉強才進入太白宗.

靈玉不禁感歎,或許,她太小看了天下修士,不是只有她擁有仙書這般的寶物,也許別人也有寶物,也有機緣.

"許師妹,好久不見,你修為又有精進,只怕不久之後,就要超過我了."

許寄波擺手:"程師姐說哪里話,築基這一關,我哪及得上師姐."說完這句,她開山見山地問,"對了,程師姐近日是不是要去祝融山?"

靈玉挑了下眉:"許師妹也聽到消息了?"

許寄波含笑點頭:"是啊,聽說你們劍修弟子要去祝融山,我想順便搭個飛舟,但不認識其他人,所以想請師姐牽個線."

這只是小事,靈玉順口就應下了,只是,她感到很奇怪:"許師妹,你並非劍修,去祝融山作甚?"她記得,許寄波是傳統的法修,修的是木屬性功法.

許寄波笑道:"一是想去祝融山見識一下,二是為築基做點准備.最多一兩個月,我便能煉氣圓滿了,到時候就要為築基奔波.祝融山的地裂泉很特別,水生木,感悟水屬性,有益于我體悟木屬性功法."

"原來如此."靈玉點頭道,"我馬上傳訊給錢師兄,讓他轉告一聲,應該沒什麼問題."

他們只是找人分擔飛舟的租金,到底是不是劍修,功法是水是火,都不要緊,只要許寄波願意分擔租金就行了.

"多謝程師姐."兩人又閑聊了一會兒,交流了一番修煉經驗.讓靈玉驚奇的是,許寄波許多觀點很新穎,她聽了之後,心中暗想,難道許師妹修煉這麼快,資質雖然不佳,悟性卻是極好.

錢家樂那邊回信到了,同意許寄波加入他們的小隊,許寄波滿意告辭.

她離開之後,阿碧跑過來,說:"我不能不去嗎?".

阿碧不願意跟去祝融山,但靈玉覺得,她一個人留著,八成又會惹禍,所以,無視了她的抗議,決定帶她一起去.以阿碧的破修為,早就該關起來好好修煉了.

靈玉道:"你一個人留著干什麼?青青現在恨你入骨,松松也不敢跟你玩了,阿金和小黑你又不敢見他們,難道留在這天天挖月光石?"

阿碧說:"天天挖月光石,也比天天泡火里強,聽說那里熱死了,我才不要去."她是藤妖,屬木,對火屬性的東西很討厭.

"那里有地裂泉,你天天泡水里,不就好了."

"……"阿碧還是不樂意.

"行了,你要是無聊,自己准備點東西到那玩去."靈玉不為所動.

阿碧強不過她,氣呼呼地攤手:"給我靈石."

靈玉瞥了眼她理所當然攤開的手,問:"止次我給了五百塊靈石,你沒花完吧?不少字"

看到阿碧心虛地移到視線,她又道:"還有平日買食材,你扣了多少靈石?"靈玉瞅著她冷笑,"哼!別以為我不知道,靈獸肉哪有那麼貴,全是你吹出來的!"

阿碧更心虛了,伸出的手不自覺地放下.

"做人靈寵要乖,知道嗎?".靈玉親切和善地拍了拍她的腦袋.

半個月後,靈玉准備完畢,收到了錢家樂的傳訊符,與許寄波二人趕到山門石階集合.

"程師妹,這里!"錢家樂遠遠地沖她揮手.

靈玉過去,那里已經站了七八位太白宗弟子了,有男有女,均是煉氣圓滿的修為.

"程師妹,這是劉思博劉師兄."錢家樂拉著她介紹.

劉思博便是這次的領頭人,是個貌不驚人的青年.這群人里,大部分都在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只有兩三位超過三十.

"見過劉師兄."初次相見,靈玉的態度很客氣.

劉思博還了一禮,只說了一句歡迎,看起來是個不愛多話的性子.

"對了,這位是與我同住攬月峰的師妹,許寄波."靈玉向眾人介紹.

許寄波落落大方,向眾人行了一禮:"見過諸位師兄師姐,小妹實力低微,還請多多關照."

一名女弟子看到許寄波,奇道:"許師妹,看你的靈氣,修煉的應該不是水或火屬性功法吧?不少字也要去祝融山?"

許寄波笑道:"不瞞師姐,小妹修煉的是木屬性功法,祝融山特殊的環境,有助于我體會水木相生之理."

"哦……"這女弟子聽了解釋,不再多言.

一行人又等了一刻鍾,人差不多來齊了,眾人各自通了姓名,交付靈石,劉思博前往執事殿,向宗門租了一艘飛舟.

外租飛舟,是宗門的業務之一.煉氣弟子弟子無法飛行,紙鶴只能飛近程,遠程太慢也太危險,築基弟子倒是可以使用飛行法器,但同樣的,遠程飛行消耗靈力過多,因此,宗門向弟子開放外租飛舟的業務.小型飛舟可坐十來個人,外帶一個馭使飛舟的人,租金分攤到每個人身上,比傳送陣便宜多了,速度也不慢.除非找不到同行之人,一般弟子出遠門,都會外租飛舟.

不多時,劉思博跟在一名築基修士後面,從執事殿出來.

出了山門,那築基修士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只雕刻精細的玉色小舟,又取出一張靈符,念了一段晦澀的法訣.只見小舟迎風而漲,瞬間變成了一艘真船.

這飛舟比靈玉來時乘坐的那艘小多了,大約五丈大,三丈高.

"上來吧."那築基修士淡淡喝了一聲.

眾人魚貫而入.上了飛舟,靈玉發現,麻雀雖小,五髒俱全,飛舟上有廚房有小廳亦有房間.

"哇!我要睡這里!"許寄波跑上去,指著一間房叫道.

劉思博道:"要睡哪里,都隨意.路程不短,不要起沖突就是."

安排了一番,飛舟沖天而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01,祝融山     下篇:103,地裂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