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10,無可奈何  
   
110,無可奈何

)

110,無可奈何

靈玉盤坐在石洞中,打坐調息.耳邊一直傳來輕輕的叩擊聲,讓她不得靜心,索性停了下來.

"錢師兄,你還沒死心啊?"

錢家樂正貓在角落里,摸索著石壁,聽到她的聲音,干笑道:"閑著也是閑著……"

靈玉看看他,又看看角落的羽毛,歎了口氣:"我知道你的擔憂,我們雖有辟谷丹,但總有一日會吃完,不出去,早晚還是死,除非……"

"除非我們能在這里築基."錢家樂跟著歎氣,垂頭喪氣地在她對面坐下.

他們被困已經兩個月了,一開始,他們還積極地尋找出去的方法,可周圍全是堅硬的岩石,根本沒辦法開出一條通道.

這里是祝融山,這些岩石長年被被天火燃燒,卻仍然能保持完好,哪里是他們這樣的煉氣修士所能打破的?靈劍砍上去,連個印子都沒有.

他們進來的那條石道,被碎石堵了,倒是可以挖通,問題是,他們挖了三五天,就發覺外面全是天火,一旦挖通,他們反而要被燒成灰了.

無可奈何之下,兩人只好貓在這修煉發呆.別說,心無旁騖之下,又刻意靠近羽毛,靈玉自覺收獲很大,已經隱隱約約看到了劍意的影子.

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效果,還要感謝那根羽毛,不知上面的堅冰是何物,竟能與羽毛上的火焰共存,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物質,正好與她的功法相合,讓她輕易地找到了領悟劍意的要點.

感謝阿碧,如果不是她就愛亮晶晶的玩意兒,天天在地裂泉里撈火晶玩,就不會發現這個洞穴,更不會發現這堆羽毛……

不對,要是沒發現這堆羽毛,他們現在就不會被困在這里,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靈玉糾結地想,她到底應該感謝阿碧,還是應該詛咒她呢?

靈玉盯著那堆羽毛看了一會兒,忽然道:"錢師兄,有件事,不知道你發現沒有."

"什麼?"錢家樂無精打采,他是典型的劍修,個性好斗,打架二話不說,這種無處使力的感覺最討厭了.

"如果石洞是密封的,我們在這里困了這麼久,為什麼沒憋死?"

這個問題,讓錢家樂愣了一下,而後眼睛一亮:"你是說,這里與外面是相通的?"

"不."靈玉搖搖頭,盯著那堆羽毛,"我想說的是,我們能活著,指不定靠的是它."

錢家樂看看靈玉,又看看羽毛,摸不著頭腦:"那又怎樣?"

"……"靈玉無語地看了他一會兒,面無表情地道,"它靈氣如此充沛,你說,我們有沒有可能靠它直接築基?"

"這個……"錢家樂驚了一下,卻越想越覺得有門,"如果我們築了基,最起碼不怕餓死.就算外面有天火,也可以拼著一口氣沖出去,哪怕重傷,也有一條生路……好主意!"越說越興奮,用力一拍大腿.

所謂築基,就是達到煉氣圓滿境界,利用大量靈氣沖擊全身經脈,以達到質變的結果.獲得大量靈氣的方法,一是利用靈眼,二是服用築基丹.

還有一個方法比較偏門,那就是結丹以上修士,用自己的真元,強行助煉氣修士築基.但這個方法並不好用,因為這需要兩個人的體力完全相合,真元排斥不大,否則會適得其反.每個人的真元,都有自己的特征,真元印記,是獨一無二的東西,經脈和丹田天生會排斥別人的真元,排斥過大,就會自損.而且,用這種方法築基,機率不會高上一點點,一旦失敗,經脈就會受損,需要時間才能休養過來.所以,除非有血緣關系,絕少有人用這種方法築基.

這堆羽毛,亦有著充沛的靈氣,不下于某個靈眼,靈氣是絕對夠了.只是,與靈氣純淨的靈眼相比,這堆羽毛有著強烈的氣息,更像是高階修士的真元,危險性要比利用靈眼築基高一些.

但對此時的靈玉和錢家樂而言,危險性高一些算什麼?他們的辟谷丹,只能堅持半年多時間了.一開始,他們還寄望于宗門的救援,過了這麼久,救援都沒來,再等下去,希望只會越來越小.既然如此,不如拼一拼,救援來了,他們就能逃出生天,救援不來,也有一線希望.

兩人說干就干,立刻著手築基之事.首先,靈玉把阿碧放了出來,把許寄波借她的凍玉給了阿碧,築基之時,出什麼意外,還要靠她照料.其次,陣法,丹藥,這些都要准備好,幸好他們來祝融山之前做了萬全的准備,雖然有些簡陋.然後,他們就劃分了地盤,保證互不干擾.

兩人相對而坐,選了個能順利引導靈氣,又不會被焚燒到的位置.

錢家樂看著盤坐在對面的靈玉,笑道:"要是讓老郭他們知道,我們這樣就要築基,必定會笑掉他們的大牙."

哪個煉氣圓滿的弟子築基,不是千小心萬謹慎?丹藥自不必說,陣法都是選用最高階的,有些身家豐厚的,還會請築基修士護法,哪會像他們這樣,就這麼隨便一坐,就打算築基了.

他們也知道,這樣築基,成功機率不會很高,萬一不好,經脈還會受到反噬,可這又怎麼樣呢?白等著,只能等死,不如盡力一搏,還有活命的可能.

靈玉說:"要是我們築基成功,才會驚掉他們的眼珠!"

錢家樂笑了起來:"說的是,那我們就驚掉他們的眼珠吧!"

兩人相視一笑,伸出右掌,輕輕一擊.

"努力!"

"一定!"

兩人各自閉上眼,進入修煉之中.

…………

祝融山天火之間,六七名結丹修士的身影在其中若隱若現,最後在一處巨石旁會合.

"黃玉道友,如何?"最後到達的,是赤霞宗的黃玉真人.她是個相貌秀美的年輕女子,只是態度冷漠,是個冷美人.

"毫無所獲."語氣毫無波瀾地說.

秦會芳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怎麼會這樣……"

"怎麼,諸位道友也沒查到異常?"黃玉真人問.

藍沐陽苦笑道:"是啊,完全找不出原因."

眾人沉默了.地裂發生一定有原因,尤其同時發生兩次,但他們把地裂泉找遍了,都沒找到異常之處.

過了一會兒,秦會芳問:"諸位道友有何意見?"

眾人互看,最後太倉真人道:"還是由秦道友說吧."

秦會芳想了一會兒,說:"我們再找一次,這次把整座祝融山都找一遍.三天時間,再找不到的話,就此放棄."

眾人紛紛應是,心中松了口氣.他們都不願意為了祝融山花費太多的心思,這里又不是他們的地盤,就算真出事,倒黴的也是離生寺和七殺谷,宜清城的分院,還不值得他們付出這麼多.

藍沐陽隨意選了個方向,駕云離開.

他的臉上浮起淡淡的笑容,絲毫沒有剛才的沉悶.原因?他知道注定是找不到的,因為原因就在他的身上.

許寄波獻上那枚玉石之後,他就動用了萬里傳訊符,傳訊給掌門,沒過半日,掌門那邊就傳訊過來,讓他不要聲張,把事情辦完了,悄悄帶回來就是.

藍沐陽見識廣博,一見那顆玉石,就認出來了.

天地間有一種寶物,乃靈性所生.比如,靈脈的靈眼之地,有很低的幾率產生靈珠.這種靈珠,其實就是一條移動的靈脈,能不停地釋放出靈氣,如果埋在某地,就能產生一條小型的靈脈.這顆玉石,便是水屬性的靈珠,不知何處所生,落于此地.地裂泉,也是因此產生.兩個月前的地裂之災,必定是水靈珠再次被引動而產生的.

現在,水靈珠在他手上,任憑眾修士尋遍祝融山,都不會找到原因.

想到這里,藍沐陽不禁露出微笑.

還以為這次來祝融山,只是一件無聊的任務,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收獲.靈珠稀有無比,太白宗靈脈,有上千上大小靈眼,聽說幾千年前曾經出現過一枚靈珠.陵蒼如此之大,靈脈分布廣闊,靈珠此物,聽說過的也不過三五枚,何況是這種屬性單一的靈珠,更是稀有中的稀有!

這次回去,一個大功是逃不了了,指不定,眾位師叔師伯高興之下,讓他借用靈珠一段時間,他還能借此閉個小關,指不定能更進一步.

至于那位獻寶的弟子……只要她夠聰明,不把這件事泄露出去,必有重賞.築基丹之類的不必說,便是想入某位真人門下,也不過是元嬰祖師們一句話的事--一步登天,不過如是.

不過,這很值得,一枚靈珠,還是一枚單一水屬性的靈珠,其價值足以成為大宗門的鎮派之寶,區區一名煉氣弟子的前程,算什麼?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藍沐陽就不再多想了.一名煉氣弟子,還不值得他花心思,雖然他對那名弟子印象還不錯.

懷著這樣的心情,他打算草草看一遍,消磨過三天的時間.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走過的某個碎石堆,下面埋著兩名太白宗的幸存弟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09,獻寶     下篇:111,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