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23,苦牢  
   
123,苦牢

)

123,苦牢

冰冷的地面,帶著微微的腐臭和黴味,沖進鼻腔,除此之外,還夾雜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這什麼鬼地方?"靈玉揉著撞疼的鼻子爬起來.

入目一片暗沉,髒汙的泥地,濕腐的稻草,灰黑的牆面,還有一排排的鐵柵欄,沒有天光,只有不遠處的牆面,火把發出昏黃的光.

好像是個囚牢,一間間鴿子籠一般的囚室,睡著一個個面目模糊的囚徒,囚室外,隱約可以看見身著紅衣的看守,正趴在杯盤狼藉的桌上呼呼大睡.

"小子,你看什麼?"隔壁忽然傳來聲音.

靈玉扭頭,看到隔壁囚室里,一個囚徒對她說話.

"咦,是個丫頭."油膩黑發覆住了面孔的囚徒驚訝地道,聽聲音並不蒼老,最多是個中年人.

靈玉又看了一圈,湊過去:"大叔,這是哪?"

"你不知道嗎?".這人更驚訝了,"你不知道居然會被抓進來?"

靈玉眨眨眼,想到一件事:"我剛才是怎麼進來的?"

這人一臉莫名其妙,上上下下觀察她好一會兒,才道:"你這娃娃,莫非摔壞腦袋了?"

"甭管我摔沒摔壞腦袋,大叔你到底看到哪?"

"看到了."這人一臉同情地看著她,"你被抓進來的,看你年紀不大,也不像沒錢的樣子,怎麼會被抓進來的呢?"

"沒錢?這關錢什麼事?"靈玉有點蒙.

"有錢做功德怎麼會被抓進來?"這人一臉鄙視,懷疑這娃腦袋真的摔壞了.

做功德?靈玉暗自思索.何為做功德?花錢請僧侶道士念經,就叫做功德.有錢做功德就不會被抓,怎麼這麼奇怪?

"大叔,那你呢?是怎麼進來的?"

"我?"這人嘿嘿兩聲,撥開頭上亂草似的頭發,抓到一個跳蚤,往嘴里一聲,"嘎嘣"一聲,讓靈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沒錢捐助,打了祭司一頓,所以就被抓進來了."

"祭司?"靈玉聽得一頭霧水,又問,"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人還沒回答,隔壁囚室里,另一個瘦巴巴,頭系方巾的青年有氣無力地道:"這里是血衣教的苦牢."答畢,斜眼看著那名大叔,"打得了祭司,閣下是個高手啊."

"血衣教?"

青年瞥了她一眼:"妹子,日子不好過,別想得太多,想多了對你不好."語氣極其淡定,顯然當她腦子壞了.

靈玉淚流滿面,偏偏不好說什麼,只能繼續裝白癡:"大哥,你也是沒錢被抓進來的?"

"嗯."青年木著臉應了一聲,襯著干巴巴沒半點肉的臉頰,甚是可怖,"早知道,我也入血衣教當道士去,讀什麼書啊!"

"呸!"對面囚室里,傳來憤怒的聲音,"他們也叫道士?騙人錢財,汙**女,不修功德!早晚遭天遣!"

靈玉循著聲音看去,對面囚室盤膝坐著個清瘦的中年人,頭發凌亂,勉強可以看出是個道髻,姿勢是標准的五心向天,應該是個道士.

"別這麼大聲."高手沖出食指,噓了一下,"被他們聽到,就完蛋了!"

"哼!"道士冷哼一聲,到底沒再說話.

高手,書生,道士,這個血衣教好大的本事,別說滄溟界了,就是她出身的小千世界,這三種人都不是好惹的.高手,這種人好勇斗狠,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殺了人再一走了之.書生,別看他們文弱,卻掌握著最大的權勢,筆墨如刀,口舌如劍,殺人不見血.道士,手眼通天,可通神鬼,而且脾氣古怪.

這麼三種人,居然被這個血衣教整得生死不如?看他們這樣子,一個個人不人鬼不鬼,慘啊!

"這位道友,你又是為何進來的?"

對面囚室的道士慢慢抬起視線:"道友?莫非……"

"你也是道士?"高手偏頭看靈玉,"哦,不對,道姑."

靈玉向他們拱拱手:"在下修道,未曾出家."在玄淵觀,她只是拿了度牒,並沒有受戒,算不得出家.太白宗就更不用說了,整個滄溟界都沒有出家的說法.

"天下道門是一家."道士露出大大的笑容,打量著靈玉身上的衣裳,乾淨整潔的白衣,雖不是法衣樣式,卻在袖口繡了八卦和祥云.

"你這衣裳真乾淨.娃娃,你該不會是血衣教的人,得罪了誰,抓進來關幾天吧?不少字"高手說,眼中閃過懷疑.

他這麼一說,書生和道士的目光也漸漸轉變了.

"當然不是."靈玉忙道,"什麼血衣教,我聽都沒聽過."

"那你怎麼會被抓進來?"道士問.

"呃……"

"這妹子腦子壞了."書生說,"連這里是哪都搞不清."

"難道與我一般,因為不入血衣教,所以被抓進來的?"道士憤憤地說,"血衣教也太霸道了,除了他們,不讓天下道士生存!"

靈玉也跟著憤憤:"肯定是!我正路上走呢,莫名其妙就被抓進來,大概看我像是道門中人.難道連沒出家的居士也不放過?"

她的憤怒引起了共鳴,道士說:"要不怎麼叫血衣教?苦牢里死的人,足以將他們每個人的衣服都染成血衣了."

"啊?會殺人?"

"殺人算什麼?"書生冷笑,"苦牢里哪個不是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高手又噓了一聲,指了指守衛在的地方:"娃娃你看,等他們醒了,也不知道哪個要遭殃."

靈玉透過柵欄,隱約看到牆上掛著沾滿血跡的刑具:"他們沒事打著玩?"

"妹子別怕,"書生向前頭揚了揚下巴,"這幾天關進來幾個重犯,現在還沒空管我們."

"這麼說,還是會打我們?"

"……"三個人一同沉默.

苦牢的門"咣當"被打開,幾名紅衣人扛著大號飯桶進來:"吃飯了!吃飯了!"

一碗碗飯被粗魯地扔到各個囚室前,餿味隔老遠就聞到了.

靈玉捂著鼻子:"這飯能吃嗎?".

"不能吃?那你別吃!"端飯的紅衣人毫不客氣地把飯碗收走.

靈玉是不介意,高手,書生,道士三人盯著那碗飯,眼睛都要掉下來了.

高手咽了咽口水,說:"娃娃,你不吃給我吃啊,一天就這麼一碗飯,多可惜."

靈玉瞅了一下,碗倒是個大海碗,飯不多,酸不拉嘰的,拌著冷水,上面漂著幾根菜葉.她深深地懷疑,這種飯真的能吃嗎?可這三個人,稀里嘩啦吃得跟餓死鬼似的.

好不容易等他們吃完,一個個拍著肚皮意猶未盡.

"你們就吃這個?"

三人點頭.

"一天吃一頓?"

三人繼續點頭.

"……"難怪一個個都瘦成這樣,估計也沒力氣逃跑了.

靈玉看了一會兒,試探地問:"那,你們想過跑嗎?".

拍肚皮的動作一停,三個人六雙眼睛盯著她.

靈玉被盯得發毛,難道這三個人其實是內線?

下一刻,三個人都往她這邊靠過來.

"娃娃,小心點,別亂說話."高手指了指守衛,"要是聽見了,你的小命就沒了."

"你以為我們不想逃?"書生說,"別看苦牢里只有兩個守衛,其實外面圍得跟鐵桶似的,而且我們沒鑰匙……"

"小道友,你有辦法?"道士扒在柵欄上看著她.

"呃……"靈玉試了試,發現身上靈氣很微弱,似乎被柵欄給困住了,神識都只能覆蓋很小的范圍.這一世保留了記憶,莫非就是要逃獄?

不管怎樣,困在這麼個破地方,不是辦法.

她從乾坤袋里摸出坎離劍.還好,乾坤袋能用.

看到這一幕,那三個人眼睛都突出來了.

"道友,高人啊!"道士向她豎大拇指,把前面那個小字省略了.

"要挖出去嗎?".高手湊上來,小聲說.

"能挖出去嗎?".

"能!"書生眼睛放光,接過話頭,悄悄地撩起衣擺.

"喂,你干什麼?"靈玉瞪眼.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會長針眼的.

書生"噓"了一聲,扯下里衣,攤開來:"這是我畫的地圖,按照這個地圖挖,肯定能挖出去."

靈玉湊上去,一股臭味撲鼻而來.也是,都不知道幾個月沒洗過澡了,再加上這牢里臭哄哄的,不臭也難.

這件臭哄哄里衣上面,用灰黑色的東西繪著地圖,條線清晰,地形明確--靈玉懷疑,這灰黑色的東西,是書生身上的泥垢……

不管怎麼樣,這副地圖很清楚地標出了苦牢附近的地形,按照這個挖,真的有可能挖出去.

書生隔著柵欄把地圖抓回去:"妹子,你不會扔下我們不管吧?不少字"

"……當然不會."大不了把三間地牢打通,這個不難.

書生沒二兩肉的臉上露出骷髏似的笑容,在地上摸了一把,用指甲仔細地畫出一條道:"這麼挖,肯定行."

還好不是泥垢……靈玉松了口氣.

提起坎離劍琢磨了一下角度,正要挖下去,停了停.被三個人眨也不眨地盯著看,這種感覺太古怪了.

她在乾坤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了三枚小飛刀.這玩意兒哪來的?思考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很久很久以前,她還在白水觀的時候,經曆了第一場修士之爭,玄塵子就死在這三枚小飛刀之下.

"喏."一人丟了一枚,"一起挖快點."(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22,清醒     下篇:124,挖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