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31,冰川  
   
131,冰川

)

131,冰川

"端木道友,論劍會的獎勵很豐厚嗎?只是答應與你一起參加,就給一千靈石."等待中,靈玉隨口問道.

端木澄瞥了她一眼:"程道友到現在才想起這個問題?"

靈玉笑了一下,沒說什麼.其實她壓根就沒把獎勵放在眼里,對手那麼強,想得名次太難了.她跟端木澄都是剛築基,怎麼跟那些老牌強者競爭?

再聯想到端木澄之前的態度,他對獲勝大概也沒什麼信心,所以說,輸了也不打緊.只不過,他也不想被陸盈風壓制,才甯願出大價錢找她這麼一個同伴.不知道他發現自己還沒領悟劍意,會是什麼表情……

靈玉在心中暗暗偷笑,卻沒打算實話實說,反正端木澄也沒問.

"獎勵自然很豐厚,不過,更多的是名聲.這些年來,論劍會在築基以下修士中聲名遠揚,能在論劍會中得到名次,是極大的榮耀."端木澄看了靈玉一眼,"程道友既然是慕名而來,難道不清楚?"

"呃……"靈玉打個哈哈,"聽是聽過,不過了解不多."

端木澄輕輕點頭,沒跟她較真.

百無聊賴地坐了一會兒,端木澄動了:"開始了."

靈玉跟著他站起來,扭頭去看.

只見剛才還光禿禿的峰頂,忽然出現了一座憑空懸浮的云台,胡子拉碴的斷岳真人出現在云台上,與他同坐的,還有幾名仙風道骨的高階修士.

端木澄向云台揚了揚下巴,低聲道:"那幾位都是我們太白一脈的元嬰真人,那位就是我師父楊真人."

靈玉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大為贊歎:"這個論劍會還真是慎重,居然有元嬰真人出面."

端木澄輕笑:"不過是看在斷岳真人的面子上罷了,誰輸誰贏,幾位真人怎麼會看在眼里."

片刻後,斷岳真人已經說完了場面話,宣布論劍會開始.

他話音一落,峰頂空地上,悄然浮現出四個傳送陣.

"走!"端木澄率先舉步.

四個傳送陣,分為四組.第一組是煉氣修士,第二組是築基初期,第三組是築基中期,第四組是築基後期.

之所以這麼分,是因為煉氣修士修煉到圓滿並不難,沒必要分成初中後期;而築基期的修士已經大大減少,初期和後期實力相差很大,不分開,前期修士幾乎沒有出頭的可能.

端木澄領著靈玉,到第二組傳送陣前,交付請帖,領了兩枚玉牌,將其中一枚交給靈玉,低聲說:"這玉牌同時也是聯絡法器,我們如果失散,可以用玉牌感應對方的位置."

靈玉輕輕點頭,將玉牌收好,與端木澄一同跨進傳送陣內.

傳送的光芒亮起的時候,靈玉瞥到外面陸盈風帶著冷笑的姣美臉龐.

論劍會的傳送陣很穩,幾乎感覺不到傳送壓力,就站在了目的地.

靈玉舉目四望,發現周圍都是凝結的冰山,寒風不時拂過,一點生氣也無.

"冰川……"她的身側,端木澄目光微凝.他之前跟靈玉說過,論劍會的具體地點,是隨機的,有可能是森林,有可能是草原,也有可能是湖泊或者石林,冰川什麼的.

冰川不是個好地形,因為在這里,氣溫太低,影響施法.幸好,他們都是築基修士,已經寒暑不侵,自身並不會受到影響.

"程道友,你修的是什麼劍?"端木澄思考片刻,轉頭問.

"水火雙系."靈玉拔出坎離劍,警戒地看著周圍.

傳送地點是隨機的,每一次傳送都不一樣,有可能周圍一個人也沒有,也有可能聚集著眾多修士.靈玉只希望,他們遇到的是前者,不然一開始就要卷入到爭斗中了.

端木澄先是驚訝,再是歎息:"道友能修煉雙系劍術,想必天資不凡,可惜本命靈劍差了點,似乎築基後還沒經過精煉……"

靈玉笑笑,一點也不臉紅:"讓端木道友發現了."她剛剛築基,就拜了師父,然後被蔚無怏折騰來折騰去,直到送進三世鏡,哪有時間和精力考慮精煉靈劍的事?現在,她的坎離劍還是低階靈器,而正常情況下,身為劍修,每次修為提升,都會第一時間准備靈材,對自己的靈劍進行精煉,提升品質,以匹配自己的修為.

端木澄眉頭微皺,不過,他一開始就沒想過,能找到個實力強大的,倒也不是太失望.

"也好,這個地形對程道友來說,還算有利."端木澄把那點不快拋開,說,"我們趕緊找找,把附近的旗子找出來."

靈玉點點頭,看了一圈,跳上一塊冰山,仔細尋找.

論劍會總共持續一天,前面半天,肯定是尋找旗子,等到旗子都被找到,就要互相爭奪了.

將周圍的冰山都找了一遍,靈玉找到一面黃旗,兩面紅旗.跟端木澄會合後,隨手拋給他.

端木澄對她合作的態度很滿意.尋找同伴,最怕的就是那種私心重,非要把旗子放在自己身上的.靈玉的態度,至少是個識趣的.

"走吧."端木澄收好旗子,率先舉步.

兩人一寸一寸地搜索過去,兩個時辰後,總共找到一面綠旗,一面黃旗,九面紅旗,計一百六十分.途中碰到另外幾隊修士,彼此默契地分開了.旗子還沒尋完,不是動手的時候.

又尋找了半個時辰,沒有找到任何旗子,端木澄放棄了:"差不多了,准備一下,很快就會動手了."

算起來,他們的運氣已經很好了,進來的總共二三十隊,他們得到的旗子,占了十分之一.

剛說完,遠遠地就見風雪漫天,雪塵冰屑滾滾而起.

"哪里走!"一名少年修士禦起法器,意欲逃離,後面一名中年修士喝了一聲,一面金輪擲了出去.

少年一閃身,旁邊出現一面虛化的盾牌,將金輪擋了下來.

化出那面盾牌是一名道姑,她一甩手中拂塵,千絲萬縷的塵絲如針而去,直撲中年修士面門.

眼看中年修士就要中招,一道火光飛來,然後爆開,將塵絲盡數擊落.

道姑面色一寒,塵柄一甩,塵絲自動飛回,仍舊附于拂塵之上.

腳踩法器的少年一揚手,數道靈符脫手而出,有化為火光的,有化為厚土的,也有化為劍芒的,向對方兜頭罩下,絲毫不留余地.

中年修士大驚,連同他的同伴,全部在靈符攻擊范圍內,緊急情況下,只能全力馭使法器,將靈符的攻擊擋下.

可惜,這些靈符最起碼是三階靈符,相當于築基中期修士出手,兩個人躲得狼狽無比.

靈符攻擊未停,道姑的拂塵再度出手,頓時奠定勝局.

中年修士落敗之後,將自己身上的旗子交出,當著道姑和少年的面,與同伴捏碎玉牌,退出論劍會.

這場比斗,你來我往,沒超過一盞茶時間就結束了,靈玉看得贊歎不已.

築基修士的比斗,跟煉氣修士就是不一樣,光是這樣的速度,就不是煉氣修士能比的.

"走."那邊斗法結束,端木澄喚了靈玉一句,轉身就走.

靈玉一邊跟上去,一邊問:"端木道友,他們剛剛打完,為什麼我們不去撿個便宜?"

端木澄嘴角一勾,道:"我們等著撿便宜,焉知別人不是在等著撿我們便宜?太早動手,對我們沒好處."

靈玉仔細一想,好像是這麼個道理.論劍會不在于打贏的人多,而在于搶得的旗子多.早晚這些旗子會集中在勝出的人手里,到時候再出手,打得少,搶得多.早期應該避其鋒芒,保留實力.

見靈玉不再多問,端木澄感到很滿意.實力差些不要緊,不要扯他後腿最重要.

道姑和少年也發現他們了,生怕他們撿便宜,見他們沒過來,反而繞遠了,都松了口氣,沒有追上來.

端木澄和靈玉尋了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准備以逸待勞.

靈玉將坎離劍放在膝蓋上,打坐調息.

端木澄從乾坤袋里取出一疊靈符,想了想,遞給靈玉十來張:"程道友,拿著防身吧."

靈玉睜開眼,疑惑地看著他.

"看你靈劍還未精煉,想必劍意也還沒領悟,碰到一般的修士沒問題,只怕打不過葉尚飛."

靈玉接過靈符,翻了翻,發現都是二階以上的,心想,果然是元嬰修士的弟子,身家富有.

靈符一道,在滄溟界分為十階,煉氣統稱一階,築基初期為二階,築基中期為三階,以此類推.

在下界,靈玉一直覺得自己制符水平不錯,到了滄溟界,才知道那些都是基礎,連符師都算不上.後來,忙著打基礎,轉修功法,就沒再練習制符了.不過,制符怎麼說也是她的老本行,眼光還是有的.這些靈符,品質上佳,制符之人必然是個高明的符師.

"端木道友,葉尚飛水平如何?擅長什麼?"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收了端木澄一顆天青石,一千靈石,還有十幾道靈符,就算打不過,也得把活干得漂亮些.

端木澄道:"葉尚飛習的是真武劍,也就是傳說中的力劍,偏向武修.他築基五年,第二年就領悟了劍意,天賦很好,實力稍遜于常子慶.他們都是斷岳真人門下,算是太白一脈年輕一輩劍修的領軍人物."

聽了這番話,靈玉有些心虛.她剛剛築基,連劍意都還沒領悟,去對付年輕一輩劍修的佼佼者?怎麼聽著這麼不現實……

正這樣想著,端木澄忽然站了起來:"有人來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30,對手     下篇:132,一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