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47,故人  
   
147,故人

)

147,故人

簡略地交談了一番,靈玉明白了他們的處境.

說白了,他們就是一群倒黴貨.妖修來襲,各大宗門將凡人和低階修士遷出臨海,布置防線,設下陣法.而他們,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錯過了時機,被留在防線內,反倒出不去了.

祝連城說完,面帶希冀地看著她.

靈玉想了想,道:"帶你們離開,只怕我沒這個本事,不過,通報一聲應該沒問題.若我安然回去,必定上報."

能得到這個承諾,祝連城已經很滿意了,連連道謝,留下女兒照顧她,自己出去了.

"前輩,需要晚輩做什麼嗎?".少女略帶局促地看著她.

靈玉搖搖頭,示意她在旁邊坐下:"陪我聊聊天吧."

見她態度和氣,少女放松地一笑,依言坐下:"我叫祝檀兒,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我姓程,道號靈玉."說罷,靈玉神識掃過,發現這孩子剛剛煉氣三層,以滄溟界的修仙水准,這個修為太低了,小姑娘大概資質不佳.

兩人隨口閑聊,祝檀兒胸無城府,靈玉隨便提了一句,她便把自己的事竹筒倒豆子似的倒得一干二淨.

"……爹爹之前受了傷,外面很危險,我們不敢隨意進出戰場,只能躲在這里.前幾天,幾座山都燒焦了,我們連藥都找不到."祝檀兒擔憂地問,"前輩,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把妖修趕走啊?"

"嗯……"這個問題,靈玉還真的答不上來,看宗門應對的架勢,就知道妖修來勢洶洶,恐怕不是短期能解決的.

祝檀兒也就是隨口一句,沒想立刻得到答案,繼續搖頭歎氣道:"唉!我們在這里等了半年多了,有幾次想出去,可又碰到大戰……"

他們的修為實在太低,冒險去白鹿庵或丹心閣,幾乎不可能活命.

"這里安全嗎?".

祝檀兒毫不猶豫地點頭:"余陽山有個石林,是天然的法陣,妖修們不會發現我們的."

靈玉稍微放心,既然如此,她可以安心在此養傷,好些了再回去.

她問:"祝姑娘,令尊為何會受傷?"

祝檀兒情緒有些低落,答道:"是為了保護我和師兄……要不然,爹爹早就撤出去了."

靈玉略一思索,從乾坤袋中摸出一只玉瓶:"祝姑娘,我身上帶傷,只怕要在此多留一陣,有勞你們周全.這里有兩顆小還丹,應該足夠令尊養傷了,謹當報答."

"小還丹?"祝檀兒先驚後喜,"是療傷聖藥小還丹麼?"

靈玉點頭.對煉氣修士來說,小還丹確實稱得上療傷聖藥,價格頗高,像他們這樣沒有根基的散修,只怕買不起.

祝檀兒大喜過望,接過那只丹瓶,肅容道:"前輩放心,晚輩一定把其他事情都處理好,不打擾前輩養傷."

說著,急忙忙地跑出去了,一邊跑一邊喊:"爹,爹!"

靈玉搖頭一笑,盤坐起來,專注自己的事.

引爆火符,本是絕處求生,如果不是她身上有蔚無怏的保命秘術,只怕那些火符的威力,就能把她炸成渣.還好,水系法術最是溫和,保住了她一條小命.但她身上的傷一點也不輕,肉體之傷倒罷了,經脈之傷最起碼要養好幾個月.

靈玉打開乾坤袋,摸出幾只玉瓶.

被派來戰場,宗門本就有物資發放,再加上她自己的存貨,師父的賞賜,養傷不成問題.

她拋出幾面陣旗,布下一個簡單的防禦陣法,而後取出一顆丹藥吞下,閉目療傷.

丹藥落入腹中,一股暖洋洋的氣息散發開來,通往四肢百骸,進入經脈,一點點地修複破損之處.

同時,真元自動流轉,從丹田開始,按照小周天的路線,緩緩運行.

修煉不知時日,療傷同樣如此,轉眼幾個月就過去了.

靈玉足不出戶,每日只是療傷修煉.

得了她兩枚小還丹,祝連城傷勢差不多好了,父女兩人遵守約定,替她把守門戶,讓她不受打擾地療傷.

"爹爹,前輩怎麼還沒出來啊?都好幾個月了."時近黃昏,石屋外的空地中,祝家父女以及徒兒三人圍坐成一團,中間燃著火堆,正在煮一鍋菜湯.

他們都是煉氣修士,還不能辟谷,藏身于此,只能打些野味,摘取野菜充饑.幸好,山坳入口有片石林,幾個月前的大火,沒有燒到這里,不然他們不被燒死也要餓死.

祝連城的傷差不多好了,臉色紅潤,一邊攪著菜湯,一邊道:"前輩的傷這麼重,哪是那麼容易好的?別急,我們再等等."

祝檀兒歎了口氣,支頤望著天邊的火燒云,滿是向往:"真希望快點離開,在這里擔驚受怕,都不能好好修煉……"

這些祝連城何嘗不知,可他們有什麼辦法呢?從石林出去,就是危險的戰場,他自己可以拼,女兒和徒弟卻不行.

那少年,也就是祝連城的徒弟余子山道:"師妹放心,等前輩傷好了,回去稟報,就有人來送我們出去了."

"……嗯,但願如此."

菜湯煮好,父女三人說說笑笑地分食,一派悠然景象.

就在此時,祝連城忽然抬起頭,將手中湯碗一擱,站起身來.

"師父,怎麼了?"發現他表情不對,余子山連忙站起.

祝連城還未回答,"轟隆"一聲巨響,一道紫光落入石林,炸飛數塊巨石.山坳內,除了祝家父女三人,還有幾名煉氣修士,均被嚇了一跳.

緊接著,幾道遁光閃入,石林上空突然出現五名修士.

這五名修士均是青年模樣,有三人穿著同樣的紫衣,身負長劍.

"這……難道是紫霄劍派?"祝連城記得,自己年輕時曾經在仙城中見過紫霄劍派的弟子,穿的好像就是這樣的道袍.

沒等他回想起來,五名修士迅速動起手來,劍氣縱橫,劍光翻飛,不時地將巨石炸飛.要命的是,這些人都是築基修士,時不時有劍氣漏出來.

眾煉氣修士連忙往後躲.

難道是紫霄劍派在此滅殺妖修?祝連城暗想,可另外兩人,也不像妖修啊!

石屋內,靈玉猛然睜開眼,停下修煉,抓起坎離劍,邁出石屋.

看到她出來,祝連城大喜過望:"前輩!"

靈玉擺擺手,隨手一揮,一個護罩出現在他們身前,囑咐一聲:"別出來."而後,抬頭看著石林上空的斗法.

人影已經看不清了,只瞧見來回糾纏的劍光與劍氣.

今日的靈玉,已有相當的眼力,很容易就認出,這是紫霄劍派的劍修.詭異的是,五個人都是,莫非是窩里斗?

正想著,一個人影跌了下來,另一人撲過去,將這人接住,打斗一停.

劍光散出,露出幾人身影,靈玉瞧見,吃了一驚!

那個撲下來接人的,不就是星羅海域一面之緣的伏元青麼?哦,他真名叫做袁複.

而站在石林上空的三個人,一個是徐正,一個是他的段師弟,還有一個不認得.

伏元青回陵蒼了?徐正又是怎麼回事?星羅海還沒打夠,回陵蒼還打,這兩人沒完沒了了?

正想著,伏元青轉頭看到她,先驚後喜,向她招了招手.

靈玉想了想,緩步走上前去.

"程道友?果真是你!"伏元青大喜過望,"沒想到我們星羅海一別,竟在此相遇,真是有緣."

靈玉的臉上卻沒半點驚喜,她戒備看了上空的徐正等人一眼,對伏元青道:"伏道友,你我多少也算有緣,你何必害我?"

伏元青一頓,面露苦笑:"抱歉,實在是程道友出現得剛剛好,我……"

靈玉看了看上空的三個人,歎了口氣:"你們的恩怨,我無意插手,隨意吧."

她話音剛落,正欲轉身,突然後背一寒,靈玉迅如閃電一旋身,一道劍氣擊在空地上,她對著上空三人怒目而視:"我都說了無意插手,你們什麼意思?"

徐正身負劍匣,手中提著那柄紫雷劍,淡淡道:"原來是你,沒想到你入了太白宗,還築基了."

靈玉哼了一聲,道:"徐公子,你我雖有前緣,卻是無冤無仇,你待如何?"其實,她已經築基,完全可以稱一聲徐道友,故意喚徐公子,是因為當日方心妍如此稱呼,諷刺他而已.

徐正居高臨下,冷然道:"你與袁複認識在先,我不相信你."

"……"靈玉氣笑了,"所以,你逼著我與你作對?"

徐正沒有回答,充滿敵意的目光已經表達出了他的想法.

靈玉吐出一口氣,道:"徐道友,八年不見,我可不是昔日無法反抗的煉氣小修士,你真要把我扯進你們的恩怨嗎?".

徐正還沒說話,伏元青已經笑了:"程道友,可見你我才真正有緣,如何,可願助我一臂之力?"

"……"靈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昔日與伏元青一場相識,其實對方也是故意利用她,但她並未吃虧,因此沒有放在心上,沒想到八年過去,這伏元青又算計上她了!

真是可惡!(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46,夢     下篇:148,惜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