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79,自爆  
   
179,自爆

)

179,自爆

她可不是真的打架來的,杜聖安給的報酬,還不值得她賣命.

再說,鄧靖這個人,表面看起來豪爽大方,有大哥的氣質,可她總覺得少了點氣度,私心過重.當然,這對真華仙門的弟子來說,並不是缺點,因為他們就是鄧靖的私.

雙方吵得熱火朝天,很快就要拔刀相向.

其實他們心里都清楚,不打這一架,根本不可能善了.

終于,面對指著自己的手指,一名極意宗弟子憤而出手.

這一下捅了馬蜂窩,鄧靖大怒:"說不過就打?那就打吧!"招手喝道,"師弟師妹們,上!"

極意宗弟子哪里肯吃這個虧,張麟光亦怒聲道:"是你們早就想打了吧?不少字欺人太甚!我們也不必跟他們客氣!"

雙方各出法器,靈符,一時間,地廳內法術亂飛,兵刃刺目.

靈玉拔劍在手,游走其中,虛招幾招,以示自己有出力,卻又四處閃避,不與對方直接對上.

來此之前,她想著,先混進來再說,沒想到這麼快就爆發矛盾,大打出手了.看著眼前的刀光劍影,靈玉有些苦惱,萬一事情不可收拾怎麼辦?她豈不是白來一趟.

眼前的局面由不得她,地廳雖大,可三十多名修士動手,哪里容納得下?為了給鄧靖和張麟光,其他人只在外圍游走.

鄧靖修煉的果然是土系功法,拳頭一錘,重重山影與自身融合,仿佛一座移動的山峰.

張麟光修煉的卻是金系功法,他的法器是一具金斗,品質極高.

兩人的修為在伯仲之間,功法也不相克.乍看,他們身處地下,周圍是充沛的土屬性氣息,鄧靖占盡地利,然而,五行之中,土生金,面對金系法術,土系威力大減,反倒不好推斷誰勝誰負.

張麟光金斗一晃,重重金影閃現,向鄧靖壓下.鄧靖嘿然一聲,一錘肩膀,缽大的拳頭驟然變成巨石,迎了上去.

金系勢大,土系力沉,轟然一聲,金光卻無法再進一寸.

"不過如此!"鄧靖輕蔑一笑,拳頭化成的巨石忽然脫體而出,向張麟光砸下.

張麟光知道鄧靖的拳頭有多可怕,只有閃避,然而,到處都是土系氣息,鄧靖的巨石源源不絕地砸下.

靈玉一邊應付著極意宗弟子,一邊暗自沉吟.鄧靖的功法著實特殊,他好像沒有法器,其實,他的拳頭就是法器,不知道用的方法,他早就把法器化入身體之中了.

這種方法,跟煉化法器又有不同.比如,劍修早早就能把本命靈劍化入丹田,但那只是方便溫養,存放,以提升人與劍的契合度,對敵之時,還是要把劍喚出來.鄧靖卻不然,說他的法器是拳頭,但他拳頭化為巨石拋出,法器卻始終沒有離開他的身體.這種感覺就好像,他本身就是法器,所以化出的巨石無窮無盡,並不會消耗掉法器自身.

靈玉越想越覺得有趣,這種法器使用方式,是她從未見過的,仿佛給她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這種方式,提升了法器的功用,保護了法器自身,使得人與器完美地融合……這不是更適合劍修嗎?

她越想越覺得如此.劍修與劍的共生關系,比普通修士更密切,既然鄧靖可以這麼修煉,為什麼她不可以呢?如果她與坎離劍合為一體,那種隨心所欲的感覺,不正是劍修的追求嗎?

這麼想著,靈玉的目光漸漸熱切起來.她得想個辦法,從鄧靖手中得到修煉之法,只是,功法是修士的不傳之秘,難度好像有點高……

鄧靖憑借著源源不絕的土系氣息,與自身高明的功法,將張麟光壓制得死死的,眼看著張麟光再無反抗之力--

"啊!"一名極意宗弟子分心之下,被一劍刺個對穿.血液汩汩流下,浸濕了幾乎整件衣裳.

哪怕肉體之傷對修士不算什麼,這樣的破壞,也不是築基修士能夠無視的.他們沒到元嬰,無法肢體重生,沒到結丹,沒辦法快速修補破損的肉體.最重要的是,這樣的對穿,必然傷到了丹田,幾乎沒辦法活了!

"趙師弟!"張麟光大駭,眼中冒出紅光,怒視著對手,咬牙道,"你們竟然下這樣的重手!"

說罷,一掐指訣,金斗冒出耀目的金光,比剛才刺目百倍!

緣修臉色大變:"他要自爆靈器!"

元嬰修士能自爆元嬰,結丹修士能自爆金丹,至于築基修士,沒有金丹或元嬰,元神更是弱得化形都沒辦法,只能自爆靈器.

比起自爆元嬰和金丹的威力,自爆靈器當然要弱得多,但,凡事攤上自爆,都不會是好事!

自爆靈器之後,自身元氣大傷,好的話休養個十幾年恢複過來,差的話那就當場送命了.這不僅僅是指靈器的主人,其他人亦是如此!

所有人臉色大變.不管是極意宗弟子還是真華仙門弟子,以及他們這些幫手.一旦自爆靈器,他們沒一個人逃得過去!

"張師兄!"有人大聲喊道,"莫要沖動!"

誰知,這張麟光看起來沉穩,卻有著瘋狂的一面,此時雙眼通紅,被那名極意宗弟子的死刺激到了,絲毫不顧同門師弟的阻止,仍然向金斗灌入真元.

"阻止他!"有人喊著,沖了上去.

然而,金斗的威力被發揮到極致,將他生生擋了下來.

靈玉什麼也沒管,指頭一動,早就備好的靈符盡數拍在自己身上,一轉眼就拍了十幾道靈符,重重疊疊,將自己包得嚴嚴實實.她不知道這麼多靈符重複使用,會有多少效果,但總好過沒有.金屬性以利著稱,金斗又是高階靈器,誰知道自爆的威力有多大?能撐過這一關再說.

另一個反應很快的是緣修.他手中的禪杖一揮,上面的金環全數脫離,一個一個,在他面前壘成厚厚的一疊,然後,化為一個個金色光罩,將他完完全全地套住.

他們到底沒能阻止張麟光自爆法器,轟然一聲,整個地下大廳震動了.

靈玉感到一股強大的沖擊傳來,飛跌出去,無數的土塊落下來,埋在身上.

這動蕩持續了很久,一刻鍾後,才慢慢地平息了.

痛感傳來,她深深地了吸了口氣,內心詛咒,她有這麼倒黴嗎?只是來湊個熱鬧,居然遇到個瘋子,說自爆就自爆!

自爆,這是能開玩笑的嗎?殺敵八百自損一千啊!除非不能活,誰會出這樣的招?她嚴肅地懷疑,張麟光肯定腦子有問題,指不定以前受過什麼刺激,現在受到同樣的刺激,直接就發病自爆了!

不過,萬幸,她沒死.

這是暈過去之前,靈玉最後的念頭.

…………

靈玉是被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的,感覺到生人的氣息靠近,而且有人試圖從自己身上摸東西,她立刻清醒了.反手一轉,坎離劍的劍光隨心所欲,"噗嗤"一聲,刺穿了什麼.

"哎呀!"有人叫了一聲.

她迅速轉醒,持劍擋在面前,瞪著眼前的人.

月光石幽暗的光芒中,她看到緣修的臉,正一臉戒備地看著她.

"你做什麼?"她冷聲道,肌肉繃緊,隨時准備出劍.

緣修愣了一下:"你沒死?"

"我為什麼會死?"靈玉毫不放松地盯著他.

緣修的模樣很狼狽,僧衣已經破得不像話了,全是泥土,估計用淨塵術打理了,會像個乞丐.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還有破皮流血的,襯著光光的腦門,惹人發笑.

最重要的是,他氣息不穩,顯然有傷在身.

靈玉迅速地評估了一下,她也受傷了,但那十幾張防禦符不是白用的,經脈和丹田並沒有受到影響,估計就是養個十天半個月的事.

很好,實力差不多保住了,就算緣修想動手,她也不怕!

緣修很快反應過來,把手中禪杖收回,嘻嘻一笑:"抱歉抱歉,貧僧還以為道友已經駕鶴了,所以想撿個便宜."

看靈玉還是盯著他不放松,緣修摸摸鼻子退開,用行動表示自己並沒有惡意:"程道友,不用如此吧?不少字只是誤會而已……"

盯了好一會兒,靈玉才慢慢放松下來,哼一聲,收回坎離劍,目光掃過眼前的情景.

血肉橫飛,這是必然的,不過,見識過飛舟慘禍的現場,眼前的情景並不是很難接受.

自爆之下,這個地廳已經毀了,禁制也被破壞了.不過,死的只是靠近張麟光的幾個人,其他人多半躺著,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活著.

靈玉看著緣修轉過身,在人堆中摸來摸去,一轉眼,摸了好幾個乾坤袋進兜.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她盯著,所以心虛了,緣修試探過這些人的脈息才摸乾坤袋,有幾個大概活著,就沒有動.

坐了一會兒,靈玉忽然開口:"緣修大師."

"啊?"緣修回過頭,沖她眨眨眼,"程道友有何見教?"

靈玉說:"見者有份啊!"

緣修一愣,隨後嘻嘻笑了出來,真正放心了:"還以為程道友說什麼呢,這是自然!"

靈玉起身,掃去身上的塵土.她暈過去的時間並不久,地上血跡未干.大部分人還活著,只是沒她和緣修反應快,受的傷重一些.

靈玉走到鄧靖旁邊,他緊挨著張麟光,自爆之下卻沒死.

她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摸了摸他的乾坤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78,內訌     下篇:180,臨死囑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