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95,尋找  
   
195,尋找

天色漸亮,兩人收起小舟,繼續趕路.

靈玉注意到,徐逆手中一直捏著一枚感應玉符,可惜沒有反應.

"我們到底漂了多遠?"她問.

徐逆算了算:"從星相來看,不算太遠,大概十天的路程吧,具體位置不太好判斷."

靈玉嘖嘖稱奇,他們入海三年,遇到的強風暴多了,卻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強的,不過一夜,就漂得這麼遠.

"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

徐逆瞥了她一眼:"有緣修在,他們能活就一定會活下來."

"……也是."就算段飛羽發揮失常,緣修可不會.他們兩個被卷走的都能活下來,其他人應該沒問題.

就這麼白天趕路,晚上休息,轉眼五天過去了.

徐逆暫時放棄了聯系段飛羽,隔得太遠,感應玉符找不到對方,如果回頭去找,沒有明確的路徑的情況下,十分危險.要知道,他們之前藏身的小島周圍,會有許多妖修經過.

還是找到大衍城再說吧.

又繞了三天,還是沒有看到蜃景中的仙城,靈玉開始懷疑了:"你沒算錯吧?不少字"

憑虛站在海面上,徐逆眉頭緊皺:"有點常識好嗎?蜃景這種東西,易數只能算出一個大概范圍,你想憑借蜃景直接找到仙城,我可沒這本事."

"我只是問問,徐公子,脾氣要不要這麼壞?又不是所有人都懂易數的."

"別叫我徐公子!"語氣更差了.

"……"靈玉嘀咕,"說你胖還喘上了."

徐逆狠狠瞪了她一眼.可惜靈玉一點也不怕他.這不禁讓他懷念起言聽計從的段飛羽.就算是性格有些陰沉的莫沉,也從來不會這個態度.明知道他討厭別人叫他徐公子,還非得嘲諷兩句.

可是,有同心契在,他拿她沒辦法,只好冷著臉埋頭趕路.

兩個人在徐逆算出來的范圍里繞啊繞,又繞了好些天,還斬殺了兩個偶遇的妖修.就在徐逆也懷疑自己算錯的時候,忽然看到一人乘風踏浪而來.

大海之上,一覽無余,兩人神識發現的時候,已經看到那人的身影了.

這是個身材高壯的和尚,身上僧衣斜披,露出大半胸膛,腳穿芒鞋,手持竹杖,完全是正常的僧人打扮.可不知為何,總給人妖異的感覺.

這感覺並非妖修的妖異.而是……血腥氣很重似的.

待這和尚飛近,靈玉終于發現哪里不對了.和尚胸前掛著的一串佛珠,居然是一顆顆指頭大小的骷髏頭!手上的竹杖,看起來像是腿骨,下面甚至還有腳掌!

"白骨寺!"看清和尚的模樣,徐逆低聲道.

"白骨寺?!"這還是靈玉第一次見到白骨寺的和尚.白骨寺,是個很特別的宗門.它名為寺,住的也是和尚,但一般情況下,不會把它算入佛門,而是將它歸入魔道.正如它名字表現出來的詭異,這是個玩弄骨頭的宗門,嗜血,好殺,變態!

想想,本應慈悲為懷的佛門弟子,竟然時時不離白骨,何等變態?是以,宗門不大,弟子不多,卻令眾多修行之士厭惡恐懼.

這人一出現,就直奔他們而來,很快在他們面前站定,合十行禮:"白骨寺枯禪,見過兩位道友."聲音陰陰的,好像從幽冥地府吹來一陣冷風,讓人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靈玉和徐逆各自還禮.

"原來是白骨寺的道友,小姓程,道號靈玉,太白宗門下."

"紫霄劍派,徐正."

聽到徐正這個名字,枯禪眼中閃過異色:"原來是兩位道友,久仰."

三人見禮之後,枯禪開門見山地問:"敢問兩位道友,你們怎麼會在此處?這是哪里?"

徐逆不答反問:"枯禪大師呢,又是為何在此?"

外人面前,徐逆的態度傲氣而冷淡,很符合徐正的形象.靈玉沒有見過真正的徐正,如果拿三世鏡里那個徐正來對比,徐逆更冷,而徐正更傲,徐逆身上有一股不太明顯的戾氣,徐正沒有,只是略顯張揚.徐逆說是假扮徐正,其實性格上亦有相似之處.想來,從小假扮另一個人,性格也會慢慢變得相似吧?不少字

也許是徐正聲名在外,傳說中嗜血好殺的白骨寺妖僧沒有翻臉,反而很客氣地答了:"貧僧很早以前就出海了,數日前遇到一場風暴,被卷到附近來."

徐逆輕輕點頭:"我們二人亦是如此."

這個答案在枯禪意料之中,既然遭遇了同樣的事,那就好辦了.他道:"原來兩位也有同樣的遭遇.那,兩位可知道這里是何處?"

"枯禪道友難道不知?"徐逆微微眯了眼,"據我們猜測,這里應該是大衍城附近."

"大衍城?"枯禪臉上的愕然不像假裝的,他震驚地搖頭,"怎麼可能!"

"為何不可能?"

枯禪道:"貧僧半個月還在歸安寺附近的海域,離此處何等遙遠!"

"歸安寺!"徐逆和靈玉同時叫道.

他們兩個人被卷來大衍城也就罷了,離這里本來就不遠,歸安寺的海域,何止萬里之遙,以築基修士的腳程,就算一直飛,也要大半年才能到這里!

"不錯."枯禪干脆攤開一份地圖,指給他們,"就在這里."

兩人一瞧,果然,那里靠近甯安城,再過去,就是星羅海域了.

"兩位確定,這里是大衍城附近?"

徐逆道:"星相來看,確實是大衍城附近沒錯."看到仙城蜃景的事,他沒有說.

沉吟片刻,枯禪接受了這個說話,收起地圖,向他們合掌:"多謝兩位道友,告辭."

說完,毫不拖泥帶水地走人.

看著這妖僧的背影消失,靈玉松了口氣.她還擔心對方會提出入伙的要求,幸好沒有.想來,白骨寺那群變態也不想和正常人在一起吧?不少字

徐逆收回目光:"繼續走."

兩人又繞了起來,枯禪之後,遇到的人越來越多.

先是撞到真華仙門一名女修被妖修圍攻,他們上前解決了妖修,搭伙而行.

然後是皇風書院的書生和閬風派的女修,這兩人相伴日久,已經結為道侶,一同被卷來此處.

那個道號妙顏的閬風派女弟子隨著帶著一艘飛舟.她是閬風派統管物資的執事之一,事發時正好在飛舟在身,後來干脆仗著飛舟入了海,這二十多年,基本就是在海上渡過的.如今飛舟使用過度,沒辦法飛行,索性當海船一般使用,倒也安全方便.

他們二人弄明白情況,邀請三人上船.擁有飛舟,總比飛在海面上安全,三人當然同意了.

接著是離生寺的三個和尚,很可惜,他們重傷在身,被五名妖修圍攻,沒能撐過去.之後,靈玉五人利用飛舟,將五名妖修一一擊殺,一個不留.

然後是幽冥教和森羅殿的兩名弟子,甚至還有一名鬼哭陵的修士.

這些人,都和他們一樣的遭遇,遇到海上風暴,被卷來此處.他們原來身處的地方有遠有近,最遠的是枯禪,最近的則是靈玉和徐逆.除了枯禪和鬼哭陵的那名修士,其他人都加入了隊伍.

人越來越多,最後,他們這個臨時團隊多達七人.

靈玉把這些人之前所在的地方點了點,發現那場風暴,竟然遍及隔離出來的海域.最北到玄冰島,最南到星羅海域,這兩條隔離帶之間的任何一個地方.

"怎麼會這樣……"坐在飛舟的甲板上,靈玉看著地圖,自言自語.

"什麼這樣?"徐逆悄無聲息地走上甲板,在她對面坐下.

靈玉指著地圖,說:"這到底是場什麼風暴,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被卷過來?好像整個滄海都起了風暴似的."

徐逆嘴角微微一挑,看起來有點像笑,卻沒有回答.

這態度惹得靈玉不爽:"喂,什麼意思?有話就說,我不會讀心術."

"事有反常必為妖,這還用說嗎?".徐逆淡淡道,"既然不是正常的風暴,那就是特殊原因引起的."

"什麼特殊原因?"

"我怎麼知道?"

兩個人互瞪了兩秒,各自收回目光.

"什麼事情,會影響到這麼大一片海域……"靈玉喃喃自語.雖然他們沒有跟那些妖修溝通過,不過,目前看來,這些妖修很有可能跟他們一樣,也是被風暴卷來的.

她還沒想出個頭緒來,身前的徐逆已經猛然站了起來,還一把拉起她.

"干什麼?"被打斷思路的靈玉神情不快.

徐逆卻毫不生氣,聲音略顯激動地扯過她,指著前方:"你看!"

靈玉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水天之間,海平面上,露出一個青灰色的尖尖,然後,正在飛舟頂上瞭望的皇風書院弟子蕭正誼喊了起來:"宮殿,有宮殿!"

聽到他的聲音,飛舟內所有人都鑽了出來.

隨著飛舟向前駛去,他們看得越來越清楚.

石柱,那是石柱!

七個石柱,環繞著一個巨大的石台,是最高的建築,然後是屋簷,城牆……

"仙城……"城牆,青石,就是他們在蜃景中看到的仙城!

靈玉按住胸口,松了口氣.終于找到仙城了,或許,也找到大衍城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m..)

PS: 半夜拉肚子,拉得腿都軟了……好艱難才趕完這一章.</p>

"小說,"

上篇:194,蜃景     下篇:196,突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