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05,揭露  
   
205,揭露

就在此時,黑色大河中央那蒙蒙的一點,突然爆出強烈的光線.(百度搜索:燃レ文レ書レ庫,看小說最快更新

這光線如虛似實,刺眼無比,帶著令人顫抖的力量.這力量如白,如陽,如生,仿佛重逾千斤,又仿佛輕若鴻毛,在這光線之中,一切都被撫平,帶著無盡的喜樂……

靈玉感到自己的精神開始恍惚,仿佛被膠住一般,難以掙脫.

這種感覺,好熟悉……

腦子里模模糊糊地出現出現這麼一個念頭,靈玉的手掌不知不覺地握緊.厭惡,憎恨,憤怒,負面情緒不由自主地湧上心頭,與白光帶來的喜樂交纏成難言的滋味.

就在這時,識海中靈光一點,靈玉陡然清醒過來.

再睜眼,入目的情景嚇了她一跳.

剛才還在黑色大河中艱難前行,恍惚了這麼一下,就換了個地方!

黑色大河變成了白色大霧,在周身彌漫,很像是仙氣縈繞.而白色大霧中,帶著強烈的生機,正好與黑色大河相對.

靈玉抬眼望去,只見白色大霧被黑色大河環繞,形成了一個圓.

莫非這里就是陰陽魚中心那一點,陰極生陽?

還未想明白,周身傳來一陣劍氣波動,徐逆警戒地看著四周,突然露出驚愕的神情.

靈玉心存疑惑,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頓時也呆住了.

只見白霧彌漫的圓圈內,密密麻麻地席地坐滿了人,這些人形貌各異,衣著不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道有魔,有人有妖,圍著圓心的那一點.共同點就是.他們散出的氣勢都十分強大,最起碼也有結丹修為.他們盤膝而坐,雙目緊閉,似在調息.

這……最起碼有幾百人啊!

"那是……"妙顏目光一轉,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人,吃驚喚道."師父!"

只見她跌跌撞撞地跑進人群,在一名藍衣女子身邊跪下,拉著對方的衣袖:"師父,師父,您怎麼了?"

那邊都是閬風派的修士?靈玉看著妙顏跑過去.周圍一圈的修士氣息相似,衣著亦多為淺藍袍服.

她的目光越過這一批修士,看過去.那是化陽門的門派服飾.還有赤霞宮的人,接著是幽冥教,真華仙門,紫霄劍派……

徐逆從她身邊走過,走進紫霄劍派的人群中,在最前方一名三十來歲模樣的英俊男子身邊執劍單膝跪下,低聲喚道:"劍君.『雅*文*言*情*首*』"

那是昭明劍君?

靈玉剛剛閃過這個念頭,就看到了不遠處穿太白宗服飾的一群人.

"師父!"她也奔了過去.

多年未見.蔚無怏的面容沒有半點變化,神態平和地盤膝坐著,雙手放松.擱在膝蓋上,呼吸平穩.

"老師!"蕭正誼也找到了皇風書院的長輩.

燕星目光掃過:"掌門?林師伯?岳師叔?"她的師父卻是早已隕落.

枯禪緩緩走進人群,在人數不多的白骨寺僧人旁跪坐下來.合十:"監院."

蔚無怏好像根本沒有聽見,仍舊平穩打坐.靈玉抬頭,視線越過他,看到越來越多熟悉的人:"丹錦師叔,藍師叔,越秀師叔,方師伯……掌門!"

她臉色漸漸白.無論她怎麼喚,這些人都好像聽不見似的,逕自打坐.可要說他們是死的,卻分明氣息如常,修為仍在.

"為什麼會這樣?生了什麼事?"那邊妙顏終于控制不住,大聲叫了起來.無論她做什麼,她的師父都沒有回應.

其他人亦是如此.

眾人的視線終于交彙到一起,他們意識到,自己遇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這些二十多年前在戰場失蹤的高階修士,居然都在這里!卻不知道他們遇到了什麼,明明活著,卻不言不動,有如活死人.

"會不會只是無暇分心?"燕星詢問地看著他們.

"不可能."蕭正誼說,"結丹之後,神識何等強大,斷不至于連告訴我們都做不到!"

是啊,靈玉甚至偷偷掐了一把,蔚無怏卻動也沒動.她知道,蔚無怏不愛被人近身,若是以前,別說掐他一把,就算挨一個指頭,他都會翻臉.就算他們無暇分心,屬于高階修士的自動防護也會啟動.

不正常,目前這情況絕對不正常!

"不能動彈?"徐逆眼中閃過一道凶光,掌心情不自禁地握緊劍柄.若是如此的話……

不行,到了元嬰,哪怕身體損毀,都能重新塑造,關鍵是元嬰,築基修為根本傷不了元嬰.

這念頭一閃而過,便熄滅了,徐逆收束好情緒,站起身來:"看來,此處就算不是大衍城,也跟大衍城有著莫大的關聯."

在場的修士,不是結丹就是元嬰,甚至還有妖修,除了大衍城,還有誰能驅策他們?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妙顏的情緒快控制不住了,本來少言的她,說話卻帶著一股焦躁之氣,"我們剛才還跑不過來,卻突然被移到這里.這些人都不會動,總不會是假的吧?"

"假的?"蕭正誼心中一動,說道,"還真有這個可能……"

"什麼意思?"徐逆轉頭看著他.

蕭正誼說:"或許,這有可能是個投影……"

"投影?"燕星不信,"有這麼真實的投影嗎?這氣勢明明是真的啊!"

蕭正誼解釋不了,但他堅持:"為什麼不能有?化神修士的手段,哪里是我們能預測的,光是這個地方的存在,就夠詭異的."

這倒是.其他人心中暗想,若非到了此地,他們都不相信這世上有這麼奇怪的地方.

正想著,突然,圓心再次閃動光芒,一個素衣女子突然出現,看著他們愕然:"你們……"

靈玉且驚且喜:"方師姐?"

這女子正是方心妍.她的情緒很快穩定下來,向他們微笑:"沒想到你們也進來了."

"方師姐,你怎麼會在這里?"

方心妍若無其事,向靈玉走過去:"我傳送進來之後,找到了溟淵,現下面有一件古怪的東西,像是法寶,然後就進來了……"

"站住!"她話音未落,人也還沒走到靈玉旁邊,徐逆突然邁前一步,抬劍擋在她面前.

方心妍緩緩抬起目光,露出笑容:"徐公子,雖然上次見面不大愉快,可我們之間沒有深仇大恨,何必在此時尋仇?"

徐逆神情冷峻,目露寒光:"你還要騙人到什麼時候?"

靈玉怔了怔,看著他們沒動.

方心妍的笑容沒變,眼睛眨也不眨:"徐公子,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星羅海的時候,我懷疑是不是誤會,但現在可以肯定,絕對不是了!"徐逆緩緩說道,"在星羅海溟淵絕地,你助傅長春脫身的手段,是妖族的替影術!"

"那又如何?"方心妍淡然道,"我由旁道踏上仙路,所學甚雜,這替影術又不是只有妖族才能學."

"那你現在身上的妖族氣息是怎麼回事?"徐逆步步緊逼,"是不是跟人類相處得久了,連你自己都忘記自己是個妖了?"

此言一出,眾皆大驚,他們中沒有一個人現這一點!尤其是靈玉,她有些迷茫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喃喃道:"這不可能,方師姐……"她仔細地回想,方心妍身上根本沒有妖修的氣息啊,在宗門相處這麼多年,都沒有現異常……

徐逆瞪了她一眼,目光冷厲.

"不可能."靈玉不相信地搖頭:"你是不是弄錯了?方師姐是妖修,她怎麼能入門?這些年來,她一直陪伴在方師伯身邊,方師伯可是結丹圓滿的修為啊……"

徐逆冷笑起來:"我不知道你們太白宗是怎麼回事,但她現在明顯有問題!難道你沒有感覺到她身上熟悉的氣息?"

熟悉的氣息?靈玉看向方心妍.修為被禁,神識不存,但修士敏銳的覺識還在,方心妍的身上,確實有一股似有若無,非常淡的氣息,有隱隱的熟悉感.

突然,靈玉腦中閃過一道青色的遁光,脫口道:"是那個妖修!"

見她意識到問題所在,徐逆的神情緩了下來,仍舊盯著方心妍,手中劍沒移動半分:"在星羅海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你剛剛築基,境界卻十分穩定……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草木一族,築基丹由各種靈藥煉成,與你的體質完全相合,能夠完全吸收."

方心妍淡淡道:"我身上的氣息,是哪里沾來的,並不是我自己的."

"如果你一開始這麼說,說不定我會信幾分."徐逆嘲弄地說,目光更冷.

"就憑這個,你認定我是妖修?"方心妍輕輕搖頭,"徐公子,太牽強了吧?"

"是嗎?那你能不能解釋一下,跟你同行的那些妖修去了哪里?"

"我說過,他們……"

徐逆打斷她的話:"仙城塔樓里,只有妖族的血,我們原本猜測,是妖修反目了,可後來卻現,你一個人身受重傷被留在仙城內,那些妖修都傳送走了."

"這有什麼……"

"既然塔樓內你沒有動手,那麼血腥氣應該在那些妖修的身上,可是,我在石柱上沒有現任何血腥氣,反倒是你的身上……那些妖修,是被你殺了的吧?"

ps:這幾天先單更,調整一下,順便存個稿,下周再繼續.

上篇:204,太極     下篇:206,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