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07,元嬰戰  
   
207,元嬰戰

)

207,元嬰戰

靈玉看著眼前的方心妍,這位相處數年的師姐,明明形貌熟悉無比,卻有著全然陌生的神態.

她想起初次相見,那個白雪紅梅般的女子,清逸美麗,耀人雙目,誰能想得她竟是妖修.

此時此刻,她對方心妍沒有怨,畢竟方心妍待她很好,就算有隱瞞,也沒有傷害.但從此以後,再也不可能如以往一般親近了.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尤其,這位方師姐有著深不可測的心機.這不禁讓她感到悵然,原以為這世上的事,自己都可以瀟灑以對,此時才發現,瀟灑是因為那些東西並不是自己在意的.而在意的東西不得不放棄,滋味是如此難受……

"他們現在何處?"

雖然徐逆沒有明指,但方心妍明白他說的是誰.

她道:"這件通天靈寶,似乎是鎮守一類,整個大衍城,都被鎮壓在下面.被召來的結丹,元嬰修士,均在陽極或陰極.這里是陰極,他們進來之後,去的陽極."

"那麼你呢?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此?"

"因為陽極那邊已經動手了,我的修為只會成為拖累,所以我的部下將我送來陰極."

"動手?"蕭正誼叫了起來,"他們不能言不能動,豈不是會被殺盡?"

方心妍笑了起來:"蕭道友,雖然化神前輩無法出手,可喚醒幾位,並不是難事."

蕭正誼想想也是,既然化神前輩幾年前可以將數以百計的高階修士轉移過來,現在自己沒辦法動手,喚醒幾個對付他們也不難吧?不少字

"這麼說,我們在這等著就是,沒有其他事了?"

蕭正誼話音剛落,陰極的那一點又發出了亮光,這次出現的,是一個渾身沐浴著紅光的妖修,強大的氣勢,說明了他的修為.

方心妍猛然後退,避到徐逆身後,伸手一拍,一片綠色的葉子陡然化成一個綠色虛影,將她全身籠罩.

感覺到這綠葉的氣息,徐逆和靈玉同時愕然.他們意識到,方心妍手中有著那妖修給的護身秘術,剛才徐逆的劍萬萬傷不到她,只是,這秘術大概要留著必須的時候用,她才與他們用言語周旋.

而此刻,她避到徐逆身後,徐逆又手中持劍,只怕這妖修一緩過來,便會把徐逆當作第一擊殺對象,給自己爭取了時間.

舉重若輕,嫁禍于人,致人于死地!

徐逆掌心握緊,一時間腦子里閃過許多念頭,卻想不到一個可行之法.

靈玉目光複雜地看了方心妍一眼.她該感謝她沒有躲到自己身後嗎?

這妖修紅發紅衣,全身冒著紅光,左臂鮮血淋漓,氣息虛弱,可見受了重傷,連肢體自行修複都難.他看到方心妍,頓時怒發沖冠:"小賤人,要不是你算計,本大王怎麼會落到如此境地!"

說著便要撲過來,看到徐逆站在方心妍身前,哪怕已經做出避讓的姿態,還是一掌拍了過去.

紅光閃動,尚未到達徐逆身上,只聽不知道哪里傳來的一聲冷哼,紅光頓時消散.與此同時,一道霸道無匹的劍氣斜斜劈來.

紅發妖修駭然,連忙閃躲,幸好這一劍真元不足,被他躲了過去.

然後,他們看到,原本盤坐在地,無知無覺的昭明劍君緩緩站了起來,手中握著一把紫氣盎然的劍,目光凌厲:"敢動本劍君的人,也不掂量掂量!"

靈玉松了口氣.徐逆可千萬死不得,不然她也不會好過.

而徐逆,此時不知道是何滋味.他暗自慶幸,自己剛才沒有動手,不然,就算昭明劍君需要傀儡,也不會再留他了.這麼多年,他一直將自己的心思隱瞞得很好,懼怕于昭明劍君的修為,卻不得不服從于他,偶爾露出一些矛盾,讓監視他的人透露過去,將一個心有不甘的傀儡角色刻畫得入木三分.

只是,心中還是有些失望.自由之路,還是需要一步一步地去走,也許還要幾百年……

陰極又接連閃動,大概十幾名妖修出現之後,其中一名掐起法訣,將一道法術打在陰極那一點,然後站著不動了.

莫非這是阻止其他人傳送過來?

靈玉看到這法術過後,陰極不再閃動,不禁緊張地握緊了手心.

陰極的修士,大概就是化神修士們直接從戰場移出來的,結丹居多,元嬰甚少.靈玉記得,戰場關閉的二十年,各營地修士人員流動,明確了幾個消息,其中一個就是,元嬰修士都被元嬰妖修絆住了,損傷極大.一個營地也就五六名元嬰修士坐鎮,再有損傷,能剩下多少?看陰極如今坐著的修士就明白了,算來算去,也就十幾名!至于妖修,那就更少了,只占了一小塊位置.化神前輩會把他們都喚醒嗎?

"心有不甘的,原來就是你們啊!"又一個聲音響起,妖修中站起了一名黃衣少年,他臉龐稚嫩,看起來最多十五六歲,卻有著極其狠戾的目光.

"黃驍!"第一個過來的紅發妖修狠狠地瞪著黃衣少年.

"正是小爺我!"黃衣少年輕蔑地掃過他,"玄鶴,多年不見,你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啊!"

紅發妖修冷笑起來:"長進?現在的你,跟我談長進?"

"你們幾個小輩,是怎麼進來的?"那邊妖修正在唇槍舌劍,他們耳邊忽然響起溫和慈祥的聲音.

靈玉扭頭一看,卻見太白宗這邊,掌門顧清華睜開了雙眼.

太白宗諸多元嬰修士,她還沒有資格拜見,真正見過的,只有師祖蒼華真人,以及這位顧真人,其中顧真人還是在營地的時候遠遠見過的.

"弟子程靈玉,拜見掌門."她急忙向顧真人揖了一禮,"我們為尋大衍城而來,不料……"

"尋大衍城?"顧真人長眉善目,笑問,"為何要尋大衍城?"

"因為……因為我們覺得戰場被關閉,大概與大衍城有關,二十多年過去,始終沒有音信,便來大衍城一試."

"哦?"顧真人頗感意外,掃過在場諸位小輩,最後拈須微笑,"你叫程靈玉?可有師承?"

被掌門如此問詢,應該算是好事吧?不少字靈玉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略微有些激動:"弟子,弟子是觀云峰蔚真人門下."

顧真人掃了仍然盤坐在地的蔚無怏一眼:"你是無怏這小子的徒弟?"

"是."

顧真人笑了起來:"還真是……師徒一脈相承啊,這膽大妄為的勁,跟你師父是一模一樣."

嗯?莫非師父也干過什麼膽大妄為的事?

顧真人不再多問,一彈指,在後面施放出一個護罩:"你們都過去,小心波及."

燕星,蕭正誼等人感激地向顧真人揖了一禮,跑進護罩之內.

昭明劍君哼了一聲,略帶不滿地道:"顧老鬼,你倒是會做好人!"

顧真人淡淡道:"只是沒有你那麼面狠心黑罷了."

聽到這句話,昭明劍君眼中閃過狠色:"顯化可不在這里,你要不要多說幾句?"

這已經是赤祼祼的威脅了,紫霄劍派只有昭明劍君一個元後修士,但卻與其他幾派並列最強的宗門之一,昭明劍君的強勢不必多說.顯化真人是元後修為,顧真人卻是元中,以劍修的強勢,面對修為被壓制的顧真人,昭明劍君有著絕對的勝算.

顧真人布置的護罩中,靈玉同情地看了仍舊站在昭明劍君身前的徐逆一眼.難怪他的日子這麼難過,昭明劍君何止是脾氣暴躁,看看,其他人也有長輩清醒過來了,卻只有他,昭明劍君沒有發話,就不敢過來.

"我說昭明老鬼,你這以勢壓人的破習慣什麼時候能改改?"慢悠悠的語調,從森羅殿修士中傳出來,緊接著站起來的,是一名白皙秀氣的青年.看外貌,絕對看不出這人會是一名魔修,而且還是元嬰修為,他清秀儒雅,青衫翩翩,十足的文士風采.

靈玉不禁想起星羅海初次見到森羅殿修士的情景,那個主持法會的築基修士,也是文士模樣,莫非森羅殿的修士都有裝純良的愛好?

"哼!說得好像你們森羅殿很正直似的!好好做你的魔修,裝什麼純潔無辜?閻老兒,你不臉紅我都替你臉紅!"昭明劍君反唇相譏.

這森羅殿的青衫文士笑了起來,慢條斯理地道:"修煉到這個境界,還執著于表相?昭明老鬼,再不長進,小心後續無人啊!"

紫霄劍派這些年來,結嬰的人不多,人才算得上凋零,這青衫文士一句話,正好戳中昭明劍君的痛腳,他大怒道:"與你何干?他日我紫霄劍派崛起,你可別眼紅!"

青衫文士淡笑,掃了他身前的徐逆一眼:"你的寶貝孫兒倒是資質不錯,不過,你得更小心了,千萬別等不到那時候."這話大有以後伺機對"徐正"下手的意思.

昭明劍君重重地哼了一聲,不再與他多辯,一攤右手,放出一柄三寸大小的微型飛劍:"拿著,到那邊等著."

這句話是對徐逆說的,他接過飛劍,低低應了一聲:"是."

那邊妖修吵完,已經動起手來了,一名真華仙門的元嬰修士一揮手,施放出一個護罩,護住仍在打坐的修士,以免他們被斗法波及.

顧真人淡淡掃了獨自在旁的方心妍一眼,掐起法訣,欲加入戰團.(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206,原因     下篇:208,俱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