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10,年複一年  
   
210,年複一年

靈玉在做夢.(..『雅*文*言*情*首*發』

夢里,她是一名出身低微的小道童,在一間沒落的道觀里,日複一日地背誦道經,服侍師長.

如果不是後來那件意外,也許她這一生,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去了.長大之後,繼承師長的位置,打理著小小的道觀,收幾個徒弟,培養他們長大,自己老去,坐化……

但,意外來臨,生生改變了她的命運.

這個小小的道觀,曾經出過一名修士,留下一部修煉功法,招來他人覬覦.

道觀一夜盡毀,只有幾名小道童倉皇逃出.

她混跡于市井,一邊掙紮著生存,一邊打探仇敵的消息.仇敵是傳說中的仙師,身為凡人的她,報仇無望,決意尋仙.

流浪過一座座城池,足跡踏過一個個國家,終于聽到了仙人的消息.

她一步一叩首,感動了仙人,得以踏上仙路.

事實上,這位仙人,也不過是名偶得功法的散修.

抱著一本殘缺的功法,靠著大毅力一步步修煉到煉氣頂峰,尋到仇敵,報仇雪恨.

然後,了斷塵緣的她,將道觀交給尋回來的同門,去尋訪真正的仙途.

……

時光飛逝,她當過散修,進過大宗門,吃過許多苦,也享過高高在上的福.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從未停止過追求的心.

隨著修為的增長,眼界越來越開闊,見識得越來越多,神通也越來越強大.

終于有一日,她站在人界之巔,回到了當初的小道觀.

最後,她如年幼時所期望的一般,打理著道觀,收幾個徒弟.只是,容顏如少,再也不會老去.

她憑一己之力,威壓各界,成為一界之主.即使身居小道觀,卻有無數人頂禮膜拜.只求她回身一顧的一絲仙緣.

即使如此,她仍然孜孜追求著屬于自己的仙途.

大道,度劫,飛升.

不惜一切.

……

太白宗,觀云峰.

阿碧從休息室退出來.垂著頭,唉聲歎氣.

不遠處的大樹下,蔚無怏靠在躺椅上.閑吹風.

"真人,"阿碧愁眉苦臉地稟報,"還是一樣,沒什麼變化."

"嗯."蔚無怏應了一聲,閉上眼繼續吹風.『雅*文*言*情*首*發』

"真人……"阿碧的臉更苦了,"您好歹想想辦法!"

過了好久,蔚無怏終于說話了:"辦法不是早就想了?"

阿碧道:"可是沒有用啊!"

"那我也沒辦法呀!"蔚無怏把手一攤,"本命法寶毀棄.導致的丹田碎裂,你以為是什麼小毛病不成?"

"可是,主人她沒有死啊!"阿碧低著頭對手指."既然沒死,總是有辦法的吧?"

"你這小藤妖,平時怎麼不見你對她這麼上心?"蔚無怏被纏得煩了."丹田碎裂,能保住一條命已經不容易了!"

"我們之間有魂契,她死了,我還能活嗎?"阿碧委委屈屈地說,"前些天那個誰,不是說那個藥可以治,怎麼也沒見好……"

蔚無怏的極其光棍:"我怎麼知道,反正藥已經給她服下了,好不好,看天命吧."

"真人!"阿碧頓足.

可惜,蔚無怏不理會了,翻了個身,開始睡午覺.

許久之後,阿碧終于撐不住,垂頭喪氣地離開.

蔚無怏卻睜開眼,歎了口氣,自言自語:"能做的都已經做了,除了看天命,還能如何?"

他想起不久前,只身來到觀云峰的那名青年.

"這枚丹藥,是千年前的藥王前輩所煉制,據傳可以修複碎裂的丹田,還請蔚真人給她服下."

金光流轉的靈丹,用特殊的手段保存,曆經千年,藥性仍然保存完好.這讓蔚無怏想到二十多年前,靈玉交給他的那些玉簡:"就是你脅迫她去藥王遺府的?"

身負劍匣的青年沉默許久,點頭:"是."

"你知道這顆丹藥有多貴重嗎?"

"知道."

"你想得到什麼?"蔚無怏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目光中帶著審視.

"晚輩……"許久之後,他說,"晚輩不想得到什麼,只是還債罷了."

蔚無怏的臉上沒有任何笑容,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看了很久很久.

"你來這里,昭明劍君知道嗎?"

"知道."

"那你手上這枚丹藥,他知道嗎?"

"……不知道."

蔚無怏看著手中這顆金光流轉的靈丹,半晌不語.站在下方的青年,面無表情,並不如傳聞中那麼高傲,甚至與昔年的印象有了不小的差距.

昭明那個老鬼,運氣真不錯.

蔚無怏心中有些酸溜溜的,道:"既是還債,此丹我就收下了,你回去吧."

紫袍青年卻沒有挪動腳步:"晚輩有個請求,還請前輩成全."

"哦?"蔚無怏帶著'終于來了’的表情,似笑非笑,"說說看."

不料,聽到的卻是意料之外的話:"還請前輩立個誓,此丹一定會給她服下."

蔚無怏臉上的笑頓住,好一會兒,才緩過來:"你……"想了想,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說對方不信任他?能治療丹田毀損之傷的靈丹,價值何其高,足夠結丹修士搏命搶奪,他若將此丹昧下,也很正常.

"我若不立誓,又當如何?"蔚無怏忽然想看看他的反應.

卻見眼前的青年昂起頭,帶著咄咄逼人的氣勢,重複:"我家劍君,還不知道此丹的存在."

"……"蔚無怏雙手攏在袖中,內心感歎,果然還是名門公子的脾氣,甯願玉石俱焚,也不願意向他低一低頭.也罷,既然他並不是存有不可告人之心,應下又如何?收這個徒弟,雖然是為了自己功法的缺失,但也不是毫無情分.能救就救吧,也全了這份師徒之情.

"立誓,是不可能的."看到他乍然變色的臉,蔚無怏心中暗笑,慢地繼續說道,"不過.我可以讓你親眼看著她服下此丹."

……

休息室內,靈玉正在沉睡.

她面無血色,氣息微弱,一身修為盡毀,經脈寸寸斷裂.丹田破碎,能不能清醒都不知道.只有一點靈丹之力,懸浮在她破碎的丹田之中.緩慢地釋放出藥力,一點一點進行著修複.

誰也沒有發現,她的某個乾坤袋自動開啟,一道暗金色的光一躍而起,沒入她的眉心.

時光如水,一年一年飛逝,漸漸地,宗門里不再有人記得.觀云峰的蔚真人,曾經有一名弟子……

阿碧沒精打采地坐在草地上,看著眾多的執事弟子們忙來忙去.

十年前.她終于築基成功,成為一名築基妖修.七十歲築基成功,對人類來說.這個時間很慢,不過她是靈寵,慢一點也很正常.

當然,阿碧是不會承認,很多靈寵,因為有丹藥可吃,初期晉階時間都不會很長.

她坐在那里,時不時地有弟子過來請教:"阿碧師叔,這個……"

"隨便啦!"阿碧聽都沒聽,揮手.

"阿碧師叔,那個……"

"我都說隨便啦!"阿碧不耐煩.

弟子們敢怒不敢言,偏又不敢不問.蔚真人沒有弟子,只有這麼一只靈寵,要是不問,惹得蔚真人不滿意,就糟糕了.

這些新入門的弟子,從未見過靈玉,自然不知道阿碧的主人另有其人.

阿碧很煩,非常煩.

其實這些年,她日子過得不錯.靈玉半死不活,蔚無怏是閑事不理的個性,沒有人管她,那些弟子們,都以為她是蔚無怏的靈寵,更加不敢得罪,任由她胡天胡地.

但是,她沒忘記自己是靈寵.

什麼叫靈寵?跟人類立了魂契,一生忠于主人,不得背叛.若是主人身死,自己也會跟著死亡.

現在她的主人半死不活,隨時可能全死,叫她怎麼過得安穩?

她只後悔,當初認主的時候,怎麼就沒有問清楚呢?稀里糊塗就立下了契約.怪只怪,她當初太單純,而她的這個主人,太奸詐!

只可惜,後悔也遲了,她只能祈禱奸詐的主人能夠好好地活下來,這樣自己才能活得長久.

一只手輕輕地在她肩上拍了拍:"阿碧……"

"我說隨便沒聽到嗎?"阿碧大怒,想個心事都三番兩次地被打斷,這些小弟子真是不懂眼色!

她剛要怒斥,一轉頭,就呆住了.

"你說什麼?"

眼前這人,高挑清瘦,白衣翩然,眉目若漆,風姿瀟灑.她高高的挑著眉頭,望著阿碧.

阿碧"嗷嗚"一聲跳了起來,手指顫抖地指著前方:"我……我沒看錯吧?該不會是做夢吧?"說著就去揉眼睛.

"做夢?"這人慢條斯理地捋袖子,"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知道,是不是在做夢,要不要試試?"

她還未付諸行動,阿碧已經撲上去,一把抱住,摸來摸去:"活的?真是活的?會不會是真人在騙我?嗚……"

摸到最後,阿碧放聲大哭,一邊哭一邊哽咽著說:"老娘差點被你害死了……"

正要把她推開的手停住,靈玉長地歎了一聲.聽到阿碧自稱'老娘’,竟沒有出言教訓.

好半天,阿碧才停下抹淚,從她身上下來,瞪著眼睛問:"你好了?沒事了嗎?丹田修複了?修為恢複了?"

"叫主人!"靈玉敲了她的頭一下,淡淡道,"丹田是修複了,不過,修為大概是沒有了."

阿碧大驚:"什麼意思?"

靈玉微微笑,在阿碧驚恐的目光中說:"意思就是,你的主人我,現在大概,可能,也許,是個普通人……"

上篇:209,劍亡人亡     下篇:211,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