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14,客來  
   
214,客來

錢家樂在天池峰留了整整一天,兩人談天說地,仿佛回到了少年時候.(百度搜索:燃レ文レ書レ庫,看小說最快更新『雅*文*言*情*首*發』

似乎來之前就想過了,錢家樂始終沒有提及她如何受傷之事,也沒有問過她將來要怎麼辦.劍修失去了劍,哪怕丹田養好了,都是不可觸碰的傷痛.

尤其,錢家樂自己是劍修,更能體會這一點.

直到告別時,眼看靈玉並無半點傷懷,錢家樂才感歎著說道:"程師妹,你跟以前好像有點不一樣了,又好像還是一樣."

"哦?"靈玉笑問,"哪里不一樣?又長俊了嗎?"

錢家樂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你這是刺激我嗎?"

靈玉大笑,她從來就是這樣,要笑就坦率地笑,不會遮遮掩掩.

"其實不是這樣."錢家樂又仔細地看了幾眼,"以前沒發現,程師妹長得這麼好,若是換上釵環,定然美貌."

靈玉笑著擺手:"表相如何,有什麼要緊?況且,正如你說的,我長得這麼好,看不順眼的都是嫉妒!"

錢家樂跟著笑了起來,笑罷,認真地道:"我知道哪里不一樣了,師妹你好像比以前多了一種光芒,就好像……千百個人里,仍然會一眼看到你似的."以前的靈玉,雖然皮相極好,卻不見得多麼耀目,現在的靈玉,似乎從骨子里透出一種東西,自然而然地吸引他人的目光.

這種吸引,發自內心,無關男女,這讓他覺得,其實靈玉並不如自己以為的那樣傷痛.于是,話脫口而出:"程師妹,不久之後,我築基圓滿,便會為了結丹出行.希望有一天,我們仍然能夠並肩同行."

"錢師兄放心."靈玉收斂了笑容,眼中帶著堅定的自信,"會有這麼一天的."

錢家樂寬慰一笑,欣然告辭.

離走前,他又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靈玉到底哪里不一樣了.

以前的靈玉,也很自信,但那就像琉璃在陽光下閃爍的光芒.而此時的靈玉,無須陽光,也沒有的琉璃的脆弱.她本身就在發光.

或許,本命靈劍碎裂,對程師妹來說.並不是壞事?錢家樂冒出這麼一個念頭,感到自己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他相信,那個敢打敢拼的程靈玉還在,希望也還在.

此次會面不久,錢家樂就離山了.

靈玉過起了深居簡出,修養複修煉的日子,無事從不踏出天池峰半步.『雅*文*言*情*首*發』

她熟悉的朋友不多,宗門之內.只有錢家樂算是.而宗門之外,與羅蘊常有通信,知道他過得不錯.大衍城一別.蕭正誼和妙顏夫婦也有帶信過來,對她很是關切.還有個緣修,偶爾也會托人捎個口信來.聽說混得風生水起,得意萬分.最讓靈玉覺得掛心的是,留在星羅海的范閑書,與她失去了聯系,他沒有再留在當初的拍賣行,也沒有告知她自己去了哪里,就這麼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最讓靈玉感到遺憾的,是屠秋容.她清醒過後,派阿碧回了攬月峰,得到的是屠秋容已經隕落的消息.

靈玉呆了很久.

屠秋容並不是隕落于戰場中的.從戰場回來,已經築基圓滿的她,為了一圓多年的夢想,開始沖擊結丹.就在一次離山外出,尋找契機的時候,再也沒能回來.

她回想起初入門時,那個威嚴不可侵犯的屠師叔;她築基時,那個殷殷叮囑沒有半點不耐的屠師姐;戰場中,對她關懷教導,時時提攜的屠師姐……沒想到,她在險惡的戰場中活下來了,卻隕落于尋道之途.

金丹大道.靈玉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到這四個字的沉重.

在它面前,沒有任何僥幸可言,踏錯一步,都是末路.

它沉沉地壓下來,重逾山岳.它帶來的壓力如影隨形,卻又看不到摸不著.

要努力啊程靈玉!她在心里對自己這樣說.不僅僅努力,還要盡力,想要去更高的地方,看更美的風景,就要有更大的勇氣,付出更多的汗水.不要以為自己會走運到底.

…………

身體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靈玉開始著手修煉.

據她研究,仙書應該是一件法寶,而且是已經具備了靈性,有可能衍化出器靈的法寶.除了同名的功法,更有著各種妙用.比如,擁有聚靈功效,對靈氣十分勉強,可以將周身的靈氣有序地控制住,形成靈網.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妙用摸不透.至少她敢肯定,沒有仙書,她的傷可能要拖更久,更不可能在三十年昏迷之後,還維持如此平和的心境.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跟她夢里的那個修士有什麼關系?莫非真是某位大能前輩的法寶?

仙書不會開口說話,她也得不到答案.她想,也許哪一天,自己站得足夠高了,才有可能追尋到仙書的來曆吧?

又是一天泡在溫泉里,一邊溫養經脈,一邊煉氣打坐.

阿碧坐在溫泉邊,拿著本道經背得搖頭晃腦.

靈玉聽著,時不時地將她背得七零八落的內容拉回正題.

好不容易背完了,阿碧眼巴巴地瞅著她:"我可不可以出去玩了?"

靈玉瞥了她一眼:"身為妖族,修煉已經比人類慢了,你還這麼懶,以後怎麼辦?"

阿碧無所謂地說:"你都說我是妖了,壽元比人類長得多,就算你結了丹,我沒結丹,也能跟你活得一樣長,干嘛修煉得那麼勤快?"

靈玉怒發沖冠:"你有點出息好不好?難道你一輩子就這麼混吃等死地過去?瞧瞧你,結丹就先別想了,連個內丹都沒修出來!"

內丹不是金丹,它是屬于妖族特殊的修煉方式,天賦異稟的妖修,煉氣都能結出內丹,以內丹修煉,速度快得多.

阿碧不甘示弱地把精元珠子吐出來:"這就是我的內丹!"

靈玉掩面.沒見過這麼自欺欺人不上進的妖!可悲的是,她現在沒有修為.連教訓都做不到……

"算了算了,你去玩吧!真不知道外面有什麼好玩的……"

阿碧跳起來,急忙忙收拾東西:"聽說今天有金丹大典,可遇不可求啊!"

"金丹大典?誰結丹了?"

"是掌門的徒弟."阿碧想了想,"好像姓紀."

"紀承天?"靈玉想到這個曾經在戰功榜上僅次于緣修的名字.

"對,就是他!"

說起來.宗門當年曾經發布過一道命令,戰功前三的築基弟子,可入戰令堂正部.後來戰場關閉二十年,重新開啟之後,戰功不方便算.就將所有弟子列到一起,綜合各方面能力,挑選出最出色的三名.給予他們這個稱號.

最後中選的是,紀承天,宋詡,陸盈風.

彼時靈玉半死不活,當然失去了這個資格.

這讓她覺得很遺憾,真傳弟子,這可宗門無上的榮耀呢!

不過,僅止于此.她知道她現在最重要的事,不是爭取榮譽,而是走好自己的每一步.與其把心放在不現實的榮譽上.不如做好自己的事.真傳弟子,有機會她一定好好爭取,但如果沒機會.也不會糾結于此.畢竟,她沒有很多的時間,每一天都很重要.

"沒想到他已經結丹了……"這個消息.還是讓靈玉感懷了一下.

當年她築基時,紀承天已經快結丹了,如今五十多年過去,沒結丹才奇怪.

"我走啦!"阿碧歡快地打開峰頂的禁制,剛要出門,卻發現兩道遁光從天際而來,在她面前落下.

有訪客?阿碧奇怪極了,自從她們搬來天池峰,除了錢家樂偶爾來看看,就只有送物資的執事弟子每月必到,她閑得都快抓跳蚤了.

這兩個人都是築基修為,一個是她最常見的執事,身後跟著一名身穿紫衣背負劍匣的青年.

"阿碧."這執事是替蔚無怏打理洞府的,與阿碧很熟,一向直呼名字.

"陳執事,有事嗎?"阿碧的眼珠滴溜溜地轉著,視線落在他背後面無表情的紫衣青年身上.好像有點眼熟啊,是不是哪里見過?

沒等她想出來,陳執事已向旁邊讓了讓:"程師叔可在?這位徐道友來訪."

"在倒是在,只是……"靈玉閉門修煉,這也是蔚無怏的意思,阿碧拿不定主意.

陳執事仿佛知道她在想什麼,說:"是蔚真人的意思,你放心去通報吧."

也是,沒有蔚無怏的指示,陳執事哪敢把人往這邊帶.阿碧想罷,向二人福一福:"貴客稍等."

靈玉聽到阿碧的回報,睜開雙眼.姓徐,紫衣,背負劍匣,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她從溫泉里出來,披上衣衫,道:"請他們進來吧."

陳執事帶著客人進來,看到溫泉霧氣彌漫中,白袍簡約的靈玉坐在樹下,明明身上什麼飾物也沒有,卻唇紅齒白地讓人移不開眼.

"參見程師叔."

靈玉起身,回了一禮:"有勞陳執事."雖然是同樣的修為,可蔚無怏晉階了元嬰,她也跟著雞犬升天了.

"不敢."陳執事匆忙地說了一句,"這位徐道友來拜訪程師叔,真人命我送貴客至此."

"多謝你了."靈玉向阿碧使了個眼色.

阿碧連忙上前,熱情地招呼著陳執事,悄悄塞了點辛苦費.雖然蔚無怏並不是如傳聞所說,把她這個廢棄的徒弟放逐了,可別人不知道,陳執事管理著蔚無怏洞府雜事,打好交道以後好辦事.

ps:老樣子,繼續.

上篇:213,新洞府     下篇:215,鳳求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