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34,殺機暗伏  
   
234,殺機暗伏

靈玉舉步邁入竹林..

小城之中,築基修士極少,像這麼一間小客棧,只有她和蔣世深兩人達到了築基,因此,刻意隱匿氣息之下,根本無人察覺.

已近子時,月色昏暗,風聲簌簌,竹林里萬籟俱寂.

靈玉一眼看到兩個人的身影,其中一人正是蔣世深,另外一人身攜飛劍,應該就是他那位劍修朋友了.

"程道友."看到她過來,蔣世深面露微笑,指著那攜劍修士,"這位是我尋來的幫手,姓樂,單名松."

"程道友,幸會幸會."樂松是個身形微胖的中年人,築基初期修為,笑眯眯的穿著一身錦緞,滿身俗氣,若非身上劍意凌厲,根本看不出是位劍修.修仙界像這樣表里不一的修士不少,形貌不出眾,可以降低別人的警惕心,比如這位樂道友,若是將身上劍意收斂起來,誰能猜得到,他竟是位劍修?

"樂道友,蔣道友."靈玉回禮.

蔣世深一句廢話也沒有,直入主題:"程道友若是准備好了,我們這就出發?"

"好."

三人都沒有意見,當即收斂起全身氣息,在蔣世深的帶領下,悄悄出了竹林.

過了鳳安城,三人方才施展遁術,往幽靈山莊的方向飛去.

碧落山莊建于城西鳳山,俯瞰整個鳳安城,氣勢迫人.哪怕如今成了幽靈山莊,鳳山荒僻,無人敢踏足,卻也靈氣隱約,頗見龍游之相.

這麼個風水寶地,居然無人敢占地而居,可見其中之凶險.

不多時.三人站在了鳳山之頂,幽靈山莊之前.

這座山莊,雖然敗壞不堪,積滿了灰塵,結滿了蛛網,牆體倒塌,梁柱傾頹,仍可見昔日的雕梁畫棟,金碧輝煌.不過一座小城而已,能建立如此基業.裴家昔年也是風光一時..

"蔣道友,該如何行事?"靈玉轉身問道.

蔣世深沒有回答,而是反問:"程道友一身靈息沉淵如海.實力自然沒有問題,不過,我們既然是同伴,怎麼也要多了解一些.不知道友擅長什麼術法,有幾多手段?"

靈玉並未將青空劍認主,.也就無法收納入丹田,此時一探乾坤袋,將之取了出來:"在下頗通劍術,因此以劍為主攻靈器."

看到此劍,樂松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贊歎:"程道友此劍精華內蘊.不同尋常.好劍,好劍!"

靈玉微微一笑:"至于防身,亦有一件靈器.問題不大."

"哦……"蔣世深輕輕點頭,指著樂松,"樂道友是劍修,主修力劍.既如此,以樂道友為主.程道友相輔,如何?"

"如此甚為妥當."

議定後.三人進入幽靈山莊.

一踏進門,靈玉就感覺到了蔣世深說的靈力界限.這道界限,正好限制在山莊之內,波動十分輕微,若不注意,很難察覺.

她心中一動,摸了摸袖中的還神鏡,鏡面有些發熱.靈玉記得,師父說過,還神鏡有甯心定性,破除禁制之效,看來,這道靈力界限,果真是封印禁制一類?

"程道友?"見她落後,蔣世深喚了一聲.

"來了."靈玉把還神鏡往袖里塞了塞,跟了上去.

蔣世深對幽靈山莊很熟,地圖都沒掏,在殘牆斷瓦間繞來繞去,直奔後山.一邊走一邊對他們解釋:"山莊內靈力界限最弱的地方,就在後山."

說話間,三人已經站在了山崖邊上.

看到眼前的情景,靈玉不禁贊歎:"區區一個小修仙家族,居然能建起如此宏偉的山莊,裴家果真不凡."

只見前後山體之間,有一條寬約百丈的壑谷,以一條長長的走廊相連..這樣的構造,絕非普通工匠的手筆,仔細一看,便發現其中使用了修仙界的材料.

樂松表示贊同:"程道友說的是,這般建築,並不稀奇,不過,裴家只是個小修仙家族,能做到這種程度,十分不易."

"我們快到了."蔣世深率先踏上長廊.

三人在長廊上緩緩前行,過了這條長廊,就到了靈力界限最薄弱的地方.

月光稀微的深夜,拉出他們長長的影子,夜風嗚嗚吹過,仿若鬼哭,樹影交錯在一起,有如鬼影.

幽靈山莊,此名不虛,假如是膽小的凡人,身居荒僻的山莊之內,想到詭異失蹤的傳聞,再聽到鬼哭似的風聲,恐怕要被嚇呆.

靈玉突然感到袖中還神鏡的鏡面一熱,突然腳步一錯,從長廊躍了出去.與此同時,黑色的煙霧突然四面炸開,覆滅了她原來站立的地方,一團劍光,當頭罩下,凜冽生寒的劍氣,瞬間將周圍的空氣割裂.

這番變化,連一眨眼的時間都沒到,若是凡人在這里,恐怕都發生了什麼都沒看清.

靈玉腳踩一道劍光,漂浮在半空中,笑眯眯地看著長廊上的兩個人,不久前他們還一前一後,與她同行.

"兩位好算計,原來陷阱在這里."她說.

蔣世深仍然站在長廊上,面帶驚疑.樂松則執劍而立,一身俗氣盡去,帶著凜冽生寒的劍意.

片刻,蔣世深笑了起來:"呵,程道友果然是宗門弟子,蔣某這套陣法,搭配樂兄的實力,從來不曾失手,沒想到今日被道友輕松避過."

"僥幸罷了,若非蔣道友行事太利索了,在下也不會起疑."

沒錯,什麼幽靈山莊藏寶,根本就是蔣世深設的圈套,其他書友正在看:.這個圈套,靈玉沒來的時候,就已經設下了.

蔣世深以幽靈山莊為餌,長期在鳳安城等待陌生修士上鉤,宣揚出自己對幽靈山莊感興趣的傳聞.四處游曆的修士,都是為了機緣,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最先打聽的就是這些傳聞.幽靈山莊是個極好的魚餌,聽了傳聞,他再上門,大多數修士會被勾起興致,然後他再設下陷阱,殺人奪財.

蔣世深第一次上門拜訪的時候,靈玉就覺得奇怪.她雖然沒有外出游曆過,但自幼混跡市井,洞察敏銳.

幽靈山莊傳聞已久,蔣世深聲稱自己關注了十幾年.一件花費十幾年做的事,尋找同伴,怎麼會這般草率?第一次見面,還不確定她的實力,就提出了邀請.

就因為起了疑心,靈玉出門打聽消息時格外仔細.不得不說,蔣世深這出戲演得極好,不僅自己表現得完美無缺,說辭沒有漏洞,甚至連環境都考慮進去了,她出去打聽到的消息,反而會驗證他的說法.想來,他所說之事,大半是真,才會引得眾多修士踏入陷阱吧?

本來,靈玉疑心客棧跟他是一伙的,後來看小玉的表現,不像知道這件事的樣子,便以指點為由,讓小玉幫她辦事.

她自己去打聽消息,多半被蔣世深監視著,小玉去打聽,卻能繞過他的眼線.畢竟,小玉一個剛剛煉氣入門的小姑娘,哪會把她放在眼里?

靈玉先讓她辦了些雜事,確定沒有人關注,這才讓小玉去打聽消息.她自己一個外來修士,很難從本地修士口中得到確鑿的消息,小玉卻不然,她是本地人,消息容易打聽,加上平日見聞的細節,就能拼湊出真相.

那天晚上,小玉來報,這些年蔣世深不是第一次尋找同伴去幽靈山莊,本地築基修士有了解真相的,隱約透露出一些消息.再加上她自己親眼見聞,蔣世深多年關注幽靈山莊,偶爾有其他同伴,最後都只剩一人,這些疑點揉在一起,足以讓她產生懷疑.

再說了,蔣世深研究幽靈山莊的封印如此之久,居然正好在這幾天得出結果,而且,他們意圖取寶,本地修士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怎麼想怎麼不正常.

靈玉可不是有危險就縮回去的個性,別人算計到她頭上,有把握的話,為什麼不算計回去?所以,她還是來了,在臨海戰場拼殺二十年,血山尸海中爬出來,難道還會怕了區區一名中期修士,和一名初期劍修?

蔣世深目光微沉,盯著靈玉:"還以為程道友閱曆不多,沒想到是我看走眼了."

"呵……"靈玉笑了起來,她的容貌仍如少女,誰人會想到她已經百來歲了?就算是大宗門的弟子,也很少有人買得起駐顏丹,百來歲的話,面相怎麼也有二十五六了.她丹田破碎之時,年紀尚輕,容貌還未產生變化,睡了三十年,蔚無怏一直用珍貴靈藥保持她的肉身不至于萎縮,之後修煉了《云笈玄真譜》,功法有駐顏之效,就真的不會老了.高階修士能大約看出她的實際年齡,同階修士卻是不能.

"想來蔣道友心中不安,才會連我外出購物,都要裝作不期而遇的樣子,免得本地修士將你的豐功偉績透露給我,難為你了."

可以說,蔣世深這番算計,幾乎沒有破綻,要不是她多留了個心眼,又有小玉幫她打聽消息,說不定就信了.

被靈玉揭穿,蔣世深心中暗恨.第一次上門拜訪,他就決定要下手,她氣度不凡,靈息凝實,雖然衣著上沒有門派標記,但能看得出,必然是有傳承的大宗門弟子.面相這般年輕,想來年紀也不會很大,是頭很肥的羊,不殺太可惜了.

可是,怎麼也沒想到,嚴密布局到最後,居然早就被別人看出來了.

ps:

繼續寫.

上篇:233,涉險之前     下篇:235,留下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