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24,劍修三關  
   
024,劍修三關

024,劍修三關

"劍修,一生修劍,矢志不移."沖虛宮第三進院子里,柳威意對靈玉說,"你要記著,劍就是你最可靠的伙伴,你不負它,它亦不會負你."

靈玉摸著手中的坎離劍,沒說話.

"之前的三年,你已經用木劍學過了劍術,如何施展,不用我再教你.但我現在要告訴你的是,你之前學的,只是凡人之劍,修士之劍,不是這樣練的."

柳威意話音落,右手一探一拔,自己的寶劍出鞘,劍光森寒.

而後,靈玉看到,她手臂輕輕一揮,寶劍劃空而過,劍光仿佛脫體而出,院子另一側的草人應聲而落.

靈玉吃了一驚.她曾見過玄塵子和公孫堰等人斗法,卻不曾見過如此厲害的劍光--或者,是因為那幾人使用的是法修的木劍?

"看到了嗎?這就是劍氣."柳威意收劍回鞘,"劍修之劍,首修劍氣,再修劍意,最後修劍心."

"好厲害!"靈玉贊歎.

柳威意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卻道:"真正厲害的人是豐老,我這點本事,跟豐老一比,不值一提."

靈玉問:"師叔已經是煉氣九層,便是還有人比師叔厲害,又怎麼會不值一提呢?"

柳威意聽得此言,卻歎息了一聲:"劍氣,劍意,劍心,劍修三關,我到今日,連劍意都未能領悟,算什麼厲害?"

靈玉聽得一怔:"柳師叔,連你都未能領悟劍意,那其他人……"

"不妨坦白告訴你,這世間除了幾個不知道還活著沒有的老家伙,已經沒有人能領悟劍意了.我們玄淵觀內,也只有豐老一個."柳威意語氣幽幽,十分傷感.

"劍意……竟這麼難領悟?那劍心呢?"靈玉愣了一下,又問.劍氣,劍意,劍心,這可是有三關呢,如果連劍意都未能領悟,如何去體悟劍心?

柳威意苦笑著搖頭:"劍心,只是傳說中的境界,便是豐老,也不知所以,連這個境界是不是存在都不知道."

"那為何會流傳下來?既有流傳,必定有人修成了劍心才是."

"大概吧."這個問題讓柳威意興味索然,對她而言,領悟劍意已經是難以越過的高峰,何況更高一層的劍心.她提起精神,道:"好了!不管劍心存不存在,都不是你現在該考慮的問題,你連第一步都還沒邁出去,先把劍氣修出來再說!"

"是,柳師叔."靈玉不再問下去,聽話地拔出了自己的劍,按照柳威意的要求,開始練劍.

晚上,靈玉回到自己的小院,藥浴之後,照例先睡上兩三個小時再起來.

她打開窗,盤坐在床上,看著月色透窗而入,卻沒有立刻修煉.

她在想白天柳威意說的那些話.

劍修三關,劍氣,劍意,劍心,大部分的劍修,竟然連劍意都沒能領悟,更不用說劍心.不應該是這樣的,這種情況太反常.

既然存在劍修三關的說法,必然有先賢達到了.而修行之事,本就是一關比一關難.比如,整個玄淵觀,煉氣六層眾多,七層略少,八層就不多了,九層更是鳳毛麟角,超越九層,似乎就是豐老一個吧?不少字

這幾個修煉境界,像個階梯,一層一層.越高的人數越少,但不會出現突然減少的情況.

劍修的情況,卻不是如此.三關之中,幾乎所有的高手,都徘徊在第一關,幾個豐老這般的老前輩,走進了第二關,第三關卻只在傳說當中.這就好像,在第二關這里,被硬生生地砍掉了.

靈玉不由地想起曾經看過的,程氏先祖的手書.上界太白宗,封閉的小千世界……當年的她還不明白,如今的她,多少能夠領悟其中的意思了.

他們身處的這個世界,應該就是程悅所說的,封閉的小千世界,這個小千世界的外面,還有一個上界.

這樣就能完美地解釋,為什麼明明沒有人能突破煉氣期,卻又硬生生按了個煉氣期的名字,為什麼只有少數人能夠領悟劍意,卻又存在一個摸不著的第三關.

因為這些東西,都是上界流傳下來的.

靈玉不由地想,存在上界這件事,這個世界有人知道嗎?當年程悅能夠進入這個小千世界,想必其他人也是可以的吧?不少字這個世界是不是還存在上界來的人?

這三年來,玄淵觀中的弟子,法師,包括柳威意,絲毫沒有透露出這個訊息,包括觀中收藏的典籍,她翻了許多的雜聞手記,都沒有找到.但另一方面,這個上界的存在,並不是毫無痕跡.比如眾多典籍中隨意提及的東西,都不像這個世界存在的,一些地理或者資源分布的書里,總會出現這個世界根本沒有的名字.

靈玉十分確信,有上界的存在,但她沒有途徑找到這個上界.

想了好一會兒,她搖搖頭.罷了,就像柳師叔說的,這不是她現在該考慮的問題,等她修出了劍氣,甚至通了劍意,找到仙石,解決韓撫甯,再去想什麼上界不上界吧!

她閉上眼,進入修煉之中.

第二天一早,靈玉神清氣爽地睜開雙眼.

修煉不能完全地代替睡覺,但,修為越強,修煉就越輕松.所以,修為越高的人,需要睡眠的時間就越短.

一開始,靈玉每天只睡半夜,還會有點疲累,現在已經完全不會了,如果不是她還要練劍,便是一天只睡一個時辰,也沒什麼要緊的.

起床洗臉穿衣,打點妥當,正要出院門,後面傳來細細的聲音:"程師姐,程師姐!"

靈玉扭頭,看到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從隔壁房間跑出來,有些怯生生地說:"程師姐,去膳堂嗎?一起走?"

這小姑娘叫石靜白,是前幾天才搬來的.

靈玉入門,正好趕上了好時候,玄淵觀因為半年後要招收新弟子,修整了好些院子,她就獨占了一間.後來,新弟子入門,直接入上院的卻不多,所以她還是獨占一間.直到不久前,這位石師妹入道,從下院升到上院,才搬來與她同住.

靈玉倒不介意院子里多一個人,反正她回來不是睡覺就是修煉,與別人共用侍女也沒什麼不方便的,只是這位石師妹有些靦腆膽小,總是小心翼翼的.

"好啊,一起走吧!"靈玉隨口應道.她在玄淵觀混了幾年,人緣不算好也不算壞,雖然三宮弟子多有敵視,但也有幾位關系不錯的同門.

石靜白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啊!真的?程師姐你真的不介意跟我一起走?"

"為什麼要介意?"靈玉轉身,往膳堂走去.

石靜白連忙跟上去,臉紅紅地說:"他們都說,程師姐你脾氣古怪,不愛理人……"

"他們?"靈玉挑了下眉.

"就是……就是那些師兄弟……"石靜白吞吞吐吐,生怕靈玉讓她說到底是誰.

靈玉當然懶得問,只隨便"哦"了一聲.這三年時間,她忙得不可開交,連睡覺都要分成上下半夜,更不用說跟別人玩樂,旁人見了,只道她脾氣古怪,她也懶得辯解.

"不過我現在知道不是了,程師姐很和氣的."石靜白連忙又道,生怕她生氣.

和氣?好像她就是在石靜白第一天搬來的時候,正好碰上了,順口說了一句"要幫忙嗎?".其他時間壓根就沒碰上過.

"程師姐,你用過早飯,去哪里啊?"

"玉極宮."

"哦,師姐你也去聽道啊……"

"嗯."

"師姐你不是劍修嗎?也跟我們一樣修煉?"

"當然."

…………

在石靜白熱情的陪伴下,兩人到了膳堂.

因為是講道的日子,膳堂今天人很多,人來人往,幾乎每個座位都有人.

靈玉帶著石靜白進來,正准備拿幾個包子閃人,就聽到有人喊:"程師姐,程師姐!"

她扭頭一看,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向她揮手,一邊揮一邊叫:"過來這里!"

這少年著上院弟子服飾,皮膚微黑,長得也壯實,正是當年張青書介紹她認識的季武,年前也入了上院.

靈玉施施然走過去,已經有人騰好了座位.

"程師姐,你坐!"季武給她讓了位置,看到石靜白跟過來,便又挪了挪,"這位師妹也請坐."

兩人坐下,季武從旁邊端來一碗面:"程師姐,這是你喜歡吃的雞絲面.這位師妹,你喜歡吃什麼?"

石靜白滿臉通紅,慌忙搖頭:"不用了,我,我自己來."說著,自己去取了包子.

靈玉拿起筷子,看著季武笑:"無事獻殷勤,你小子想干什麼?"

季武一點也不覺得被比他小的靈玉叫"小子"有什麼不好,嘻嘻笑道:"看師姐說的,師弟我對師姐一直都很殷勤的!"

"是啊,每次都很殷勤,殷勤完了就想從我身上撈好處了!"靈玉一邊說一邊撈面吃.

"冤枉啊!"季武捧心狀,"師弟我對程師姐,一片赤誠,師姐這話,太讓我傷心了."

呼嚕呼嚕十分沒氣質地吃完了面,靈玉說:"別!有話快說,你知道我很忙的."

季武磨蹭了一會兒,終于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師弟我想賺點錢而已……"

..........

擬補更,但現在劇情很卡……

上篇:023,選劍     下篇:025,修士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