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37,歌蘭城  
   
037,歌蘭城

037,歌蘭城

打定主意不理會,一行五人第二天大早就離開了這小道觀,無論廣甯子怎麼挽留,就是不松口.廣甯子無奈,他可不敢強迫玄淵觀的弟子,他這個小道觀,就在玄淵觀眼皮子底下呢!

接下來一路,風平浪靜,七天後,五人到了歌蘭城.

歌蘭城位于大燕之西,扼守西羅大道,背靠鳴沙山,是西域第一城.去往西羅森林,有兩條路,一條是在歌蘭城前面繞個彎,走西羅大道,另一條是穿過歌蘭城,直接進入鳴沙山的峽谷.他們選的是第二條.

之所以這麼選,理由也簡單,西羅大道雖然一路平坦,但彎彎曲曲,而歌蘭城後的峽谷,卻是直接通往西羅森林內部.現在整個天下都因為收集材料忙碌起來,他們趕在前頭,才能搶到好材料.

而靈玉有著另一種心思.西域地廣人稀,歌蘭城是最靠近西羅森林的,許多西羅森林的出產,都會在歌蘭販賣,誰知道中間是不是會夾雜一些好東西?指不定凡人不認識,只當是尋常之物,隨便扔著呢?

這番說辭,勸服了其他四人,一行人打算在歌蘭城好好地消磨兩天,看看能不能趁早撿點漏.

一進歌蘭城,五個人頓時覺得眼睛不夠看.

背靠鳴沙山,歌蘭城的建築風格粗獷而開放,這種風格也延續到了人的身上,歌蘭人高鼻深目,熱情洋溢,男的高大挺拔,女的修長豔麗.男子暫且不說,女子個個身穿抹胸紗裙,露出大片小麥色的胸脯和小蠻腰,姿態妖嬈,別有一番野性的美感.

張青書三人久在玄淵觀,看多了樸實無華的門派女弟子,便是美貌的,走的也是溫柔婉約路線,幾時見過這般風情?看到他們三人長得不錯,還會拋個媚眼過來.一時間,三人都看呆了.

"哇!"澹台雨吹了聲口哨,"真是個好地方."

"可不是."連一向不多話的盛陽秋也笑眯眯的,"要不是時間太趕,住上一兩年也不錯啊!"

反倒是平日比較活躍的張青書不好意思了,不大自在地說:"我們先找個地方住?"

澹台雨與盛陽秋對視一眼,均促狹地笑:"小張師弟,你羞什麼?"

"就是,你這臉皮也太薄了,男人看女人,天經地義."

張青書狼狽地說:"兩位師妹在呢!"

靈玉瞅他一眼,很淡定地抬手扇扇風:"我什麼也沒看到."剛說完,路過的一個歌蘭美女向她拋了個媚眼.

靈玉石化,張青書呆,澹台雨和盛陽秋捧腹大笑,俞希音在旁想笑又不敢笑.

靈玉回過神,低頭看了看自己.為了方便行走,她外頭套了件男式長袍,頭上挽著道髻,完全是男弟子的打扮.再加上這幾年她光長個子不長胸,跟張青書他們相比,矮不了多少,看起來十足的少年模樣,而且還是個俊美少年--廢話,她的臉放女人堆里,長得也算好看了,當男人能不俊美麼?

可就算這樣,她也才十七歲,在成熟風情的歌蘭美女面前,不過是根豆芽菜,干嘛要對她拋媚眼?當男人不過是她年幼無知時的夢想,自從入了道,知道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樣擁有強大的力量,她早就把這可笑的夢想丟到哪個旮旯里去了.

仔細想想,當男人也挺惡心的,粗大的毛孔,唏噓的胡渣,就算是張青書這樣的白面公子,也會長腿毛……算了,她還是不男不女吧.

靈玉郁悶不已:"走吧,先找個客棧住."

不管那幾個忍笑的家伙,她撿了個看起來乾淨整潔的客棧,走了進去.

歌蘭城的客棧,與城池一般風格,寬闊,粗獷,亮堂堂的,大廳里足足有五六十張桌子,坐了百來個人,幾乎都是帶著貨物的客商.

看到他們五人進來,小二連忙上來招呼:"幾位客官,里邊請!"聲音帶著歌蘭人特有的腔調.

將他們迎到一張空桌前坐好,小二笑吟吟問:"看幾位客官的打扮,可是中土來的道爺?"

張青書向他點點頭:"你眼力不錯."

各大道觀,基本都在大燕活動,很少到四方邊陲去,一些資源豐富的地方,也是直接分到名下管理,因此,哪怕是歌蘭城這樣的西域大城,見過修道士的也不多.

小二滿臉堆笑:"小的有幸,曾經見過一兩回.道爺們都是神仙人物,駕臨小店,真是蓬蓽生輝!"一連串恭維的話從他口中說出,直說得天花亂墜,最後才道,"敢問幾位道爺,是打尖還是住店?"

"既打尖也住店."張青書說,扔過去一塊成色十足的小金錠,"酒菜撿乾淨的上,清淡一些,再給我們一人准備一間房."

"是,是,幾位道爺稍等."小二匆匆去了,不一會兒,送來了一桌豐盛的酒菜.

據說修為極高的修士,不必食用人間煙火,可以靠吸納靈氣存活,這就叫辟谷.不過,這種說法,只存在于傳說當中,他們這些修士,還是一樣得吃喝.他們在門派中,食用的都是帶有靈氣的食物,對這種凡人食物,不怎麼看得上眼,但他們遠行,只帶著干糧,總不能一路只靠干糧活著.

一桌豐盛的酒菜,五人看不上眼,只隨意吃了點,便停了筷.倒是那壇酒,因為是五谷之精華,雜質少,被他們喝了精光.

用罷酒菜,五人正要去上房歇息,忽然有人走到靈玉面前來,深揖一禮,有些遲疑地道:"敢問,可是程小公子?"

靈玉眨了眨眼,攔住她的這人,四十歲左右,五官和氣帶笑,眼中閃著精光,衣著並不華麗,料子卻都是上品,只是看起來有些消瘦,精神並不是很好.

有點眼熟,可一時想不太起來,她問:"我是姓程,你……"

這人臉上綻出喜意,又揖了一禮:"多年不見,程小公子果然進了玄淵觀,當真可喜可賀.小人姓齊,當年曾有幸同行至淵城,不知程小公子可記得?"

"啊!"靈玉恍然,"你是齊老板?"

"程小公子還記得小人?"齊老板臉上喜意更濃,連連道,"實在是太榮幸了,當年淵城一別,沒想到在歌蘭城重逢,這可真是緣分……"

上篇:036,途經     下篇:038,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