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69,上界  
   
069,上界

)

069,上界

光芒散去,雙腳踩到實地,靈玉抬起眼.

火山岩漿的熱度已經褪去,只留下一點余溫.周圍冷熱適宜,微風習習,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舒爽無比.視線所及,是一片翠綠,周圍草木蔥蔥,生機勃勃,與仙境類似--

這里,難道就是上界?

"孟師兄……"耳邊傳來羅蘊壓抑的聲音,帶著悲意.

靈玉轉過頭,看到范閑書和羅蘊就在身邊不遠處,范閑書跟她一樣,滿臉是汗,渾身狼狽,羅蘊則蹲在地上,還未從劇變中回神.

他這個模樣,讓靈玉的心軟了一下,很難得地出言安慰:"別傷心了,這大概就是命數,他總想利用別人,落到這樣的結局不奇怪."

靈玉並不是會安慰別人的人,這話說得也不像安慰,如果羅蘊跟孟雪峰感情深厚,指不定會跳起來罵她.不過,羅蘊沒有,他低垂著頭,聲音低啞地說:"我知道,可孟師兄從來沒有對不起我,我早該把丁師姐想害他的事告訴他的,都是我,猶豫遲疑,才導致了這樣的後果……"

原來想害孟雪峰的是丁華清,難怪羅蘊會是這樣的態度.靈玉聽到真相,並不驚奇,她早就覺得奇怪了.

如果羅蘊早早把這件事說出來,只怕在火山外,丁華清和孟雪峰就會翻臉吧?不少字這樣的話,他們倆也不會跟過來,韓撫甯更不會被連累……

他們傳送到這里已經有一會兒了,韓撫甯始終沒有出現,再想到之前的情景,靈玉知道,他八成沒逃過那一劫.

她說不上悲傷,只是覺得有些難過.他們之中,最努力,做得最多的,就是韓撫甯,可他們三個人都過來了,他卻功虧一簣.只差一步,離他的目標只差一步,他就能來到上界,可他倒在了最後一步.

怪羅蘊嗎?她跟韓撫甯沒有那麼深厚的感情,輪不到她去怪,只是深感世事無常,有些唏噓罷了.

"……我不知道丁師姐為什麼要害孟師兄,我一直以為,他們感情很好.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想著,可能其中有什麼誤會吧,回去以後,再暗暗問丁師姐,說不定就解決了,沒想到……"

沒想到這兩個人的表現,扇了他一巴掌.一個自私自利,一個損人利己.

靈玉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看丁華清剛才的表現,她跟孟雪峰完全是天生一對.也好,孟雪峰這種男人,要是配個好女子,才糟蹋了.

"與其說這些沒用的,還不如考慮考慮自己!"范閑書喘勻氣息,目光掃過周圍,觀察環境,"這里到底是不是上界?"

他的話提醒了靈玉.她看了一圈,目光定在腳下三丈遠的地方.那里是一個長達百丈的裂縫,里面迷霧翻滾,隱約閃爍著光芒.

"莫非,我們是從這里來的?"她喃喃自語.

范閑書在周圍繞了一圈,忽然在一處山壁旁站定,露出震驚的神色,向他們招手:"你們過來!"

靈玉見他神情嚴肅,問:"怎麼了?"

范閑書沒有回答,眼睛死死地盯著前方.

靈玉懷著疑惑走過去,繞過山壁,頓時,倒吸一口氣,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山壁的外側,就是數百丈的懸崖,懸崖之下,則是綿延不盡的建築.高大的城牆,似乎全部用玉石築成,氣勢恢宏;高聳入云的寶塔,泛著琉璃一樣的光芒;屋舍樓台,飛彩流丹,簡潔明麗.整座城,如在云霧之中,云氣縈繞,微光熒熒.

在這座城池面前,他們見過的任何建築,都不值一提,哪怕是他們心中最氣派的玄淵觀!

"仙城,難道這就是仙城……"羅蘊怔怔地說.

靈玉卻露出了笑容:"上界,看來,我們真的到了上界!"

三個人六目相對,先是狂喜,再是疲憊,齊齊跌坐在地,卻每個人都臉上帶笑.

上界,他們到了上界!那個恢宏的世界,那個能夠晉階的世界,那個可以飛天的世界!

"快看!"羅蘊指著城池上空喊道.

仙城的上空,掠過一道紫色光芒,光芒里,隱約可以看到一個人影,禦空飛行,衣袂飄飄.

乘虛禦空,飛靈八方!

三個人,六只眼睛,如癡如醉地看著那道紫光,恨不能立刻進入這個神奇的世界.

過了好一會兒,靈玉撫平自己的情緒,聽到范閑書問:"既然到了上界,你們有什麼打算?"

靈玉不假思索:"找個門派,繼續求道."

羅蘊緊接著:"我也一樣."

靈玉忽然想到,羅蘊跟他們不一樣,他在玄淵觀是有家族的,便問:"你這樣過來了,家人會不會擔心?"

羅蘊臉上掠過黯然:"反正都來了上界,我也不怕告訴你,我煉氣五層之後,修為進展緩慢,早就被家族放棄了.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冒險進入仙境."

"……哦,這樣啊."靈玉沒再多問.不過,想也知道,這件事情,對羅蘊的打擊有多大.他十三歲就入了道,別人都以為他資質過人,不料煉氣五層被打回原形,原來的崇拜都變成了輕視,而他又一向傲氣……

對羅蘊,靈玉的印象不是太好,但也不壞.這個人,有著名門弟子的通病,可本性還是善良的;稍嫌軟弱,關鍵時刻,又能維持本心.

"程師妹,我們一同來到這個世界,也算是有緣了.不妨實話告訴你,其實我一直很嫉妒你."

"嫉妒我?"靈玉不在意地說,"我有什麼好嫉妒的?"

羅蘊看著恢宏的仙城,看著高遠的天空,說:"我一直以為自己天資很高,結果你比我更早入道;我想成為劍修,可人人都告訴我不適合,你卻輕易被柳師叔收入門牆."他又笑了,"其實我知道,我性格不夠堅定,太過優柔,沒有劍修的殺伐決斷,但我真的很喜歡修劍,所以,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要繼續在劍修這條路上走下去."

沒想到他會這麼坦白地說出這些話,靈玉點點頭:"好啊,那就預祝羅師兄有朝一日,成為驚世劍修."

"會的."羅蘊鄭重地說.

三個人在山上停留了一會兒,打理好衣著,動身往山下走去.

這座山頗高,一面是陡峭的懸崖,另一面則是茂密的森林.他們花了好些時間,才找到一條小路,下山的時候,天都快黑了.

他們從山林出來,一眼就看到路旁有間小木屋,木屋里坐著兩名穿著同樣款式道袍的修士.這兩人修為都不高,一個煉氣三層,一個四層,年紀也不大,還是少年模樣.看到他們,吃了一驚,其中一人上前喝問:"你們是哪里的修士,怎麼私上龍尾山?"

靈玉三人不明所以,但聽這話,他們想到,這座山大概是不許私人上山的.

范閑書上前一步,拱手道:"兩位道友見諒,我們看天色不錯,出來游玩一番,不料走著走著迷路了,誤上此山.敢問道友,這龍尾山不許人進的嗎?".

兩名修士目光犀利地盯了他們好一會兒,見他們穿著一色的道袍,舉止自然,神情坦蕩,好像真的只是上山游玩,慢慢緩了臉色,但語氣仍然強硬:"龍尾山前些日子突然出現地裂,你們不知道嗎?仙盟已經封了此山,短期內不許進出."

仙盟?這是什麼組織?

這念頭在腦中轉了個圈,范閑書笑道:"原來是這樣.實在抱歉,我們這就走."

"嗯,快走吧,地裂可不是好玩的!"修士疾言厲色地說罷,轉頭不再理他.這張臉,實在太丑了!

靈玉三人向他們拱了拱手,老老實實離開龍尾山.

走了一段路,看不到那兩個修士,范閑書道:"看樣子,我們得趕緊弄個身份."

羅蘊不明白:"身份?你是指路引?"

范閑書點點頭:"不知道會是什麼,但在這里生活,肯定是要身份的.他們剛才說,仙盟封了此山,我不知道仙盟是什麼東西,聽起來,似乎是個強大的勢力.但凡有強大的勢力盤踞,身份管理肯定很嚴格."

羅蘊想到淵城,三大道觀勢力強大,連帶的,管理也十分嚴格,修道之士只要經過淵城,玄淵觀沒有不知道的.正是這樣的管理,幾百年來,天下從未有大動蕩."范師弟說的有理.可我們突然來到此界,什麼身份證明也沒有,原來的度牒也不管用了."

"不管怎麼樣,我們總要編好來曆."范閑書說,"像我們這樣無根無底的修士,萬一被冠上來曆可疑的帽子,可就不妙了."

靈玉贊同:"要編造來曆,那我們就要先了解一下這個世界,你們看,到哪里打聽去?"

三個人,六目相對,各自思索.

過了一會兒,范閑書提議:"我們先往城門去吧,那里肯定有人,到時候,找個人套話就是."

靈玉想想,也沒更好的辦法,就同意了.羅蘊也不反對,三人結伴,往城門口走去.

仙城不愧為仙城,沒走多遠,人流就越來越多,來來往往,皆是修士,低的煉氣三四層,高的身上的氣勢比豐老還可怕,像韓撫甯這樣的修為,來來去去不少見,他們還看到有人腳踩飛劍或是云彩之類的東西,從天上落下.

三人看得眼睛都要掉下來了.這才叫修道嘛,相比起來,那個世界所謂的修道,根本就是過家家!(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68,生死關頭     下篇:070,飛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