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83,問仙路  
   
083,問仙路

)

083,問仙路

沒有刀光劍影,沒有狂風暴雨,沒有隱藏的殺機,只有孤獨聳立的高山,不知盡頭的山道,一個寂靜無聲的世界.

這種壓力,不在于實力,不在于智慧,而來源于內心.

山高入云,仿佛沒有盡頭;身邊就是峭壁,只要走錯一步,就會跌下去,粉身碎骨;山道蜿蜒崎嶇,舉步難行,時不時有碎石阻路.偏偏周圍一個人也沒有,沒有人陪她同行,甚至沒有一個活物,證明她在一個活著的世界里.

艱苦,孤獨,時時刻刻提心吊膽,看不到目的地,無盡的寂寞湧上來,無處排解,無可言說,只能忍受,任由那寂寞一下一下敲在自己心上,忍耐,然後習慣.

一開始,靈玉走得輕松,精力充沛的情況下,對于修士來說,山路沒什麼難走的.但沒多久,她就感受到了這種壓力,整個人被孤獨無聲無息地包圍.

身側的高山,仿佛向自己壓下來,令人喘不過氣,腳下的深淵,好像時時呼喚著她,讓她往下跳去,一了百了,便能永遠解脫.

這就是考驗的玄機嗎?靈玉走著,默默地在心中背誦起道經來.

孤獨對她來說不算什麼,小時候,她總是癡癡地聽著神仙故事,夢想自己如故事里的神仙一般,呼風喚雨.可沒有人能理解,他們都以為,這只是孩子的天真無知.

枯燥也算不得什麼,當年在白水觀,玄塵子教導何等嚴厲,日夜背誦道經,早起晚歇.一開始她忍耐不住,後來漸漸就習慣了.

然後是玄淵觀,看似一帆風順的修道之途,卻又隔著看不見的阻礙,不知道通仙之路究竟在哪.

孤獨,迷茫,不被理解……在它們的圍困中,她一步步地走到現在,修道,練劍,尋找上界之路……

這些,都不算什麼!

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還有很多的難關要過,她還有的精彩要去經曆.

不知道走了多久,靈玉抹了抹額頭的汗.仍然無日無月,云海茫茫,走了這麼久,仍然不見路途縮短,仿佛永遠也走不到頭.

山道上,不時有石子滾落,骨碌骨碌,最終聽不到聲響.

這里很高很高,如果掉下去,大概就會像這些石子一樣,連回聲也沒有.

靈玉覺得自己有些累了,不是身體累,而是內心漸漸被煩躁占據,她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不然,再怎麼意志堅定,總是會被慢慢吞噬.

她想了想,干脆停下腳步,直接在山道上盤坐下來.

為什麼覺得很難受?因為看不到盡頭,所以枯燥煩悶.而枯燥煩悶,是因為沒什麼事可做,沒什麼事可想.既然如此,她就給自己找點事情做,找點事情想.

靈玉掏出那本仙書,翻到第三頁,《基礎禦劍訣》她練了半年,但總覺得,這篇數千字的功法里包含的東西,一直學不完.

其實這篇功法她已經倒背如流了,但她還是認認真真,將它看了一遍,然後,收起仙書,一邊繼續爬山,一邊慢慢揣摩,想到疑難處,手心時不時冒出藍色或紅色的劍光,模擬劍氣來去.

不知不覺,又走了很久.天際忽然轟隆一聲,驚雷炸響,然後,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地就砸了下來.

靈玉仰頭看了看,一振衣袖,運起護體靈光,繼續一邊爬山,一邊琢磨禦劍訣.

"這里,也許可以這樣……"手中紅光隱沒,藍光升起,而後變成紫光,三色光芒,不停地流轉.靈玉仔細思索了一下,大喜:"原來三種劍氣可以這樣轉換!"

話音剛落,釋放出去的靈網,有一根絲弦急劇震動起來,靈玉抬頭一看,大吃一驚,只見漫天的石塊,向她砸了下來.

"難道這才是真正的考驗?"靈玉這樣想著,動作卻絲毫不慢,向前急速飛奔,若有躲不到的石塊,劍光就會出手,將之擊得粉碎.

沒空再去鑽研禦劍訣,風雨亂石之中,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山道崎嶇,行走都要小心,何況是奔跑,再加上風狂雨驟,山道越發濕滑.更要命的,是頭頂的亂石,僅憑煉氣期的護體靈光,還無法阻擋,要時不時地發出劍氣,將有可能砸中自己的亂石擊碎.

眼見自己快要跑出亂石的區域,山道忽然被一條深淵截斷.

這個時候,靈玉已經無法停止了,她的速度到了極致,加之風狂雨驟,亂石落空,如果生生停下,不一定能站穩,說不定還會被掀下山崖.

千鈞一發之際,靈玉的手一探乾坤袋,一張神行符拍在身上,本來就已經極快的速度再次提升,身影如閃電,高高地躍起……

不行,去勢已盡,速度不夠.靈玉眸光一轉,坎離劍化為一道劍光,脫鞘而去,"吭"一聲,在山壁上擊出一串火花.山壁反彈之力,再助了她一把,靈玉輕飄飄地落在了對岸.

而那道劍光,在山壁間一繞,又回到了她手中.

一淵之隔,如換青天.

靈玉抬頭看著頭上晴空萬里,風平浪靜,吐出一口氣.

有時候,世事就是這樣,頭頂落石,周身狂風,腳下泥濘,深淵相隔,仿佛生路盡數斷絕,但只要用力一躍,過了那道深淵,就會發現柳暗花明,風和日麗.

靈玉轉過身,繼續前進.沒走多遠,就是一怔.

剛才還不知盡頭的高山,竟然就這樣到了頂峰,她只是轉過了一處山壁,就這麼輕輕松松地攀上了剛才還遠不可及的頂峰.

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走了這麼遠,爬了這麼高.

靈玉昂首站著,感受到凜冽的山風吹在自己臉上,發絲與衣袂一起飛揚.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她忽然想起從前看過的一句詩.剛才走在山道中,撲面而來的壓力已經沒有了,綿延的峰巒,皆在自己腳下,原來走到頂峰,曾經高不可攀的山峰,竟也是如此渺小.

她不由地抬頭看天.那麼,這里是不是還有最高的地方?青天上面,是不是還有一個地方,可以讓這座最高峰,看起來也如此渺小?

就在她仰頭看天的時候,一道虛幻的人影無聲無息地在近旁浮現,從衣著到外貌,皆是傅長春的樣子.

"程靈玉."

靈玉吃了一驚,看著這個人影,這不是實體,她能透過虛影看到背後的風景--這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

心中這麼想著,人已經很快反應過來,向這人影見禮:"傅前輩."

傅長春的虛影對著她微微一笑,問:"你可有收獲?"

收獲?靈玉偏頭,看著自己一路走上來的山道,看著那道截斷路途的深淵,回想一路過來的經曆,回想自己的感受和變化.

孤獨,寂寞,沒有人陪伴;煩躁,不安,看不到目的地而焦慮;枯燥,艱辛,山路難以攀爬;狼狽,不安,風雨侵襲;危機,難測,閃避落石的緊張;還有萬般艱難中,突然截斷前路的驚駭;直到最後,一躍而過,豁然開朗的輕松.

想到最後,她露出笑容,向虛影深深一揖:"多謝前輩,就算此行落選,晚輩也大有收獲."

傅長春笑容更盛:"說來聽聽."

靈玉定定神,慢慢說道:"求仙之路,崎嶇難行,時時刻刻如臨深淵,只要踏錯一步,就會跌下去,粉身碎骨,沒有足夠的勇氣,就沒辦法走下去.同時,仙路難見盡頭,你不知道你要走多久,才能走到目的地,如果不能克服焦慮的情緒,只會越來越遠.同時,這條路只有你自己一個人走,沒有人可以幫你,孤獨無從排解,寂寞無人相伴.你會遇到風雨,遇到危機,甚至遇到前路斷絕,很多很多想像不到的困難,都會橫亙在眼前.除了勇氣,信念,還要有實力和決斷,風雨來時,抵禦風雨,危機降臨,面對危機,前路斷絕,鼓起勇氣一躍而過,如此,才能走到頂峰,占據最高的地方."

傅長春含笑,輕輕點頭,卻又問:"還有呢?"

"還有?"靈玉想了想,抬頭看天,半晌後,自語一般地說道,"還有……我還想去更高的地方,感受更多的風雨,看更美的風景.平原之上有高山,高山之上有險峰,險峰之上有青天,青天之上呢?或許還有更高的地方."

"上到最高峰,還想去更高的地方,豈不是永無止境?"

靈玉反問:"不到最高,豈知還有更高?仙路本無止境."

"深淵可以一躍而過,青天又從何越?"

靈玉毫不猶豫:"我到青天之時,便知青天如何越."

傅長春不再相問,只是微笑撫須,他的虛影如沙而散,仿佛從未出現過,只留下嫋嫋余音:"程靈玉,問仙路,甲等."

話音散去,靈玉眼前景物變幻,高山險峰,盡數虛化.

等到一切落定,她站立之處,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地方.

靈玉抬起眼,看著眼前的東西,頓時吸了一口涼氣.

她站立的地方,是一座仙山,靈氣充盈,仙鶴飛舞.高高的山門,挑出絕塵的風姿,上書三個金光流轉的符文:太白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82,法會開始     下篇:084,宗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