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11,築基  
   
111,築基

)

111,築基

靈玉咬緊牙關,忍受著煎熬!

她從來不知道,築基是這麼難受的,這種疼痛,有點像評書上說的凌遲,拿小刀一刀一刀割掉身上的肉,血肉分離,卻只能活生生地忍受.

此時此刻,無數的靈氣向她湧來,帶著燃燒的熱意,從毛孔逼進去,仿佛一根根針,直刺骨髓.

然後,經脈被撐開了,裂開一樣疼痛.兩道靈氣沖進來,一道紅豔如火,一道雪白似冰,霸氣無比,橫沖直撞.

靈玉渾身僵硬,由著兩道靈氣在體內肆虐.

這不是她本身的真元,而來自在于那堆羽毛,紅色的是火,白色的是冰.但這兩道靈氣都太霸道,帶著強大的威勢,幾乎碾壓一般,沖過她的經脈,沖進她的丹田.

兩道靈氣在丹田會合,頓時好像熱油滴進水里,"嗞--"一聲爆開.

"啊--"

阿碧大驚,連忙沖上前,想去抓住滿臉痛苦的靈玉,但她一靠近,羽毛上的熱意沖刷過來,哪怕她身懷凍玉也壓制不住,只能站在外圍.

他們進入石洞之時,羽毛雖然熱意如焚,卻好像被封印一般沉睡著,此時,羽毛被驚醒了,每一根都散發著強烈的熱度,熱度逼人.

過了一會兒,靈玉終于安靜下來,臉上仍然痛苦,但不再狂暴.

坐在她對面的錢家樂,同樣臉龐扭曲,似乎在忍受著某種痛苦.

阿碧放下心來,坐得遠遠地,撐著下巴看著他們.

這就是築基?好像很痛苦的樣子……這樣想著,阿碧的眼睛忽然瞪圓了.只見那根最大的羽毛騰起亮光,透著冰霜的晶瑩,閃動著夢幻的光澤,慢慢漂浮起來.

然後,靈玉的某個乾坤袋打開,一本封面暗沉流金的書冒出頭,明明無人引動,卻好似有生命一般,向羽毛搖搖晃晃地飛去.

仙書和羽毛一同停在半空中,羽毛熱度更加強烈,幾乎要將上面的冰晶融化.

不會被燒了吧?不少字阿碧糾結地想,她是不是應該把書搶回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她便放棄了.

開玩笑,這樣的熱度,她怎麼受不了?跟自己的小命比起來,仙書燒就燒了吧.

接著,阿碧就看到,仙書的書頁自動翻開,往前一撲--

"咦?"

"耶?"

阿碧跳起來,上上下下地尋找.沒了,羽毛不見了!只剩下幾根不起眼的絨毛,靜悄悄地躺在地上.

下一刻,連絨毛也飛起來了.

阿碧瞪大眼,眨也不眨地盯著.難道絨毛也會不見了?

這一次,阿碧看清了,絨毛完全無法抵抗地飛過來,沒入書頁.

"吃了?"阿碧揉眼睛,抬頭再看,仙書原本暗沉的封面,漸漸亮了起來,紅白光芒交錯,似乎在消化剛才吃掉的羽毛.

這個過程持續不久,就見一道紅色光芒,從仙書延伸出來,射到錢家樂的身上.

錢家樂的眉頭一下皺緊,雙手顫抖不停.紅色光芒卻始終未停,純淨無比的火系靈氣緩慢而穩定地往他身上灌輸.

錢家樂的臉色越來越紅,雙手抖得越來越厲害,似乎在承受某種煎熬.好幾次,他快要承受不住了,卻都慢慢平靜下來.

"啊--"錢家樂大喊一聲,猛然睜開眼.

下一刻,人一歪,摔倒在地.

阿碧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上前把他扶起來.

她偶爾會看到靈玉在看這本書,卻從來沒見過仙書發威--這到底是什麼怪物?難道書也會成精的?

阿碧撓撓頭,思索這個對她來說很高深的問題.

錢家樂倒地,仙書的紅光一停,整本書再次紅白閃爍,火與冰形成一個圈,最後一合,變成了橘色.

然後,在阿碧難以置信的目光中,仙書化為一道橘色的光芒,沒入靈玉的腦袋,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阿碧再次揉眼睛,覺得自己眼花了.

可惜,揉完了眼睛,她看到的還是這樣一副情景,羽毛不見了,錢家樂倒在地上,靈玉盤坐著.

"……怎麼辦?"阿碧回想了之前靈玉交待的話,決定不管.

築基不能隨便打斷,她要做的事,是阻止其他事情打斷他們築基,至于築基出了什麼問題,她想管也管不了.

靈玉一直處于冰與火的煎熬之中.經脈寸寸斷裂,一半身處烈焰,一半身處寒冰,兩股靈氣互相纏斗較勁,而她的經脈和丹田,就是它們的戰場.

就在戰場遭到全面毀滅的時候,一個東西忽然出現在她的識海之中,有如定海神針,一下子讓冰與火兩道靈氣停下肆虐.

緊接著,這件東西在識海內緩緩釋放著力量,將冰與火慢慢吸引過來,一點點吞吃掉.紅與白,在其中交彙,慢慢轉換成橘色.

就連靈玉原本充沛的真元,也被它一並吸收.紫色的真元,彙入其中,隨之流轉,一點點相融.

等到光芒停下,不再是橘色,也不是深紫,而是淺紫.

冰與水乃是一體兩面,它們顏色不同,本質卻是一致.這團光芒,既有著火的熱烈,又有著冰的冷酷,還有著水的溫潤,卻又難以將它們分離.它們仿佛生來就是一體,可以共存,可以轉換,兼具三者的特質.

淺紫流淌而下,從識海,經過經脈,沖入氣海,進入丹田,直到將它們填滿.

識海,氣海,丹田,經脈,四者都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它們還很脆弱,在淺紫光芒巨大的壓力下,仿佛狂風暴雨中的小草,下一刻就會被壓垮.但沒有,光芒中,又有一股微弱的氣流,隨著淺紫緩緩流過,前者在破壞,它卻在修複.

經脈寸斷,它一點點修補;丹田破裂,它慢慢滋潤;氣海和識海,並不是容納真元的所在,受到的沖擊本來就不強烈,有它抵禦,堅持下來毫不困難.

終于,淺紫一步步占據地盤,到了一個臨界點.

"轟--"靈玉仿佛聽到體內一聲巨響,丹田猛然擴大,經脈暴漲,氣海和識海,也在牽引之下陡然擴張.

無聲的爆炸之後,是更加劇烈的疼痛,比之前強烈百倍.

靈玉死死地咬緊牙關.她知道,築基到了關鍵的時刻.

如果這一關熬過去了,築基就成功了,熬不過去,仍然退回煉氣修為.

錢家樂之前千叮嚀萬囑咐,如果她到了這個層次,還沒有停止,築基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一定要撐過去.

靈玉深深吸氣,運轉起體內有些陌生的真元,讓它們順著經脈緩慢運行,適應新的環境.

這個過程很痛苦,經脈暴漲之後,似乎每一寸都是傷口,雖然經過了修複,仍然如同傷口上的嫩肉一般,脆弱無比.

這種痛苦無法減輕,不能適應的話,只能生生痛暈過去.

真元慢慢運行,有了一定的規律,淺紫依舊彙入,將之緩緩壓縮.

靈玉終于明白,為什麼築基需要那麼多的靈氣了.

經脈,丹田暴漲之後,比原來大上十倍有余,需要多少靈氣來填充?只是填充還不夠,要將之完全壓縮,直到化氣為液.靈氣與靈液,前者需要的空間,是後者的十倍,也就是說,築基和煉氣,所能容納的真元,相差一百倍!

難怪在修仙界,越階作戰幾乎不可能,築基初期的修士,比起煉氣圓滿的修士,真元都要多上十倍,何況築基圓滿?

淺紫再次充滿經脈和丹田,劇烈壓縮.

經脈和丹田擴充成功後,化氣為液,就是個必然的過程了.除非有人衰到臨時斷了靈氣供應.

靈玉當然不會這麼衰,羽毛被仙書全部吃進去,都在她的識海之內,要多少有多少.

巨大的壓力下,第一滴靈液很快出現,接著是第二滴,第三滴……

淺紫氣體,變成了一條淺紫的河流,盡數被靈玉打上印記,轉化為屬于自己的真元.

不知道過了多久,靈玉猛然睜開眼.

眼前是黑黑的石壁,周圍安靜得過分,只有"吧嗒吧嗒"石子滾落地面的聲音.

靈玉緩緩的吐出一口氣,神智回到現象當中.

築基結束了?她低頭看看自己,頓時被一股酸臭氣味熏得差點暈倒.

她原本乾淨整潔的衣衫,一片焦黑,除了燃燒的痕跡,還有許多汙漬,皮膚油膩膩的,覆蓋了一層黑乎乎的油脂.

"洗經伐髓,脫胎換骨?"靈玉自言自語.

據說築基是脫去凡胎,看來還真是……

石子滾落的聲音一停,阿碧驚喜的聲音響起:"啊,好了?"

靈玉扭頭,看到阿碧抓著一把火晶,蹲在地上,大概在玩撿石子.不遠處坐著一動不動的錢家樂.

她指了指錢家樂:"怎麼回事?"

阿碧聳聳肩,說:"不知道啊,他中間醒過來一次,我問他是不是築基成功了,他說不算,我又問他是不是失敗了,他還是說不算,反正我也不知道了……"

說罷,扇著鼻子一臉嫌惡地看著她:"好臭!"

石洞之中沒有水,靈玉隨手施展一個淨塵術,頓時干乾淨淨,片塵不染.

阿碧吃驚地瞪著她:"這樣就好了?"

別說阿碧,靈玉也吃了一驚,以往使用淨塵術,效果可沒有這麼好,還不如水洗,怎麼這次……

她試著運轉了一下真元,大喜:"果然是築基成功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10,無可奈何     下篇:112,天機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