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17,失去  
   
117,失去

)

117,失去

"嗯?"斷岳真人瞪向蔚無怏,凌**錯的白眉挑起一點點弧度,分明是威脅的意思.那股凝而不發的威壓,差點壓得三個小輩喘不過氣來.

蔚無怏沉默了一息,慢慢勾起笑容,語氣穩穩地道:"只是個徒弟而已,斷岳師伯不會跟小輩搶吧?不少字"

斷岳真人沒說話,眼神清亮,身姿筆挺,使得他的形象一下子從糟老頭變成了前輩高人.

蔚無怏始終帶著謙遜的笑,卻毫不退縮.

許久之後,斷岳真人哼了一聲:"蒼華教的好徒弟!"舉步往外走,走到門口,轉過來朝錢家樂勾勾手指頭,"小子,你還站著干什麼?"

錢家樂一愣,飛快地看了眾位結丹修士一眼,見尚桓真人微笑點頭,連忙跟了上去.離去之前,給了靈玉一個眼色,靈玉回了一笑.

"恭送斷岳師伯."五位結丹修士齊聲道,靈玉和許寄波連忙也做出恭送的姿態.

斷岳真人來得快去得也快,一陣風似的卷過來,把錢家樂卷走了,逗留還沒超過一柱香時間.

五人重新坐下,蔚無怏瞥了靈玉一眼:"你很失望?"

靈玉一愕,誠懇地搖頭:"斷岳師祖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可見與錢師兄有緣,與我無緣."

這個答案,讓蔚無怏很滿意:"算你識相."

"……"靈玉垂著視線,內心默默地流淚.失望,她怎麼會不失望?劍修啊,那可是太白宗惟一的劍修師祖啊,就這麼與她擦肩而過了!她怎麼就這麼倒黴,與羅蘊同去紫霄劍派,羅蘊留下了,她連報名都報不進去,理由竟然是紫霄劍派不收女弟子!!現在,跟錢家樂一同築基,選擇師承,錢家樂被劍修師祖帶走了,她留下了……

"這丫頭,你們誰要?"剩下還有許寄波未能拜師,尚桓真人發話了.

藍沐陽看了一眼,搖了搖頭:"戰令堂事務繁忙,我門下已有兩名弟子.此番過來,是聽說有人與我一般是雙靈體,既然她不適合入我門下,就算了吧."

蔚無怏只丟了兩個字:"沒空."

凌霄和丹錦兩人互視一眼,歎了口氣,有些無奈地道:"這兩個劍修小輩不適合由我教導,本來只是過來湊個熱鬧,沒想到多了一個.木系靈體,倒是與我相合."

"這麼說,凌師妹願意收徒?"

凌霄道:"她如果願意入我門下,倒無不可."

尚桓真人輕輕頷首,又問許寄波:"你呢?可願入凌霄門下?"

許寄波看看凌霄,又看看丹錦,面露掙紮,最後一咬牙:"弟子仰慕丹錦師叔……"

凌霄笑了笑,對丹錦道:"師姐,既然這小輩如此仰慕你,就收她入門算了."

丹錦淡淡道:"罷了,掌門有令,以後築基的弟子,必須要有師承,那就入我門下吧."

許寄波大喜:"弟子拜見師尊!"又轉向凌霄,面帶愧意,"凌師叔……"

凌霄擺擺手,仍然面帶微笑,她是結丹修士,沒那麼小氣.拜師收徒,雙方都有選擇的權利.

"好了,那就這樣吧."事情圓滿結束,尚桓真人撫掌,親切地吩咐靈玉和許寄波,"你們回去等消息就是.拜師儀式安排好了,自會通知你們."

"是,弟子遵命."

兩人恭恭敬敬退出後殿,離開問道宮.屠秋容等在問道宮前,看到她們出來,連忙迎了上去:"怎麼樣?"

許寄波喜笑顏開:"屠師姐,玄女峰的丹錦師叔願意收我為徒."頓了頓,"程師姐入了觀云峰蔚師叔門下."

"哦?"屠秋容大喜過望,"可是蒼華師祖的首徒蔚師叔?"

靈玉點頭:"正是."

"好好好!"屠秋容連說三個字,笑容滿面,與有榮焉,"太好了!你們成為五峰嫡系,為咱們攬月峰爭了一口氣!"

屠秋容帶著她們回攬月峰,一路春風拂面,見人就打招呼,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攬月峰不但有弟子築基,還成了五峰嫡系,而且一次兩個!

入門三年,沒想到威嚴肅正的執事長,居然有這麼一面,靈玉大開眼界.

回到攬月峰,恭賀之人絡繹不絕,不但住得近的同門來混個臉熟,連住在峰頂的築基修士們也上門道賀,甚至為她們舉辦了一個歡送宴.

住在攬月峰三年,感情總是有的,靈玉和許寄波都很給面子,准時赴約,來者不拒.

等到酒足飯飽,已是月上中天,酒宴結束,杯盤狼藉,眾人紛紛散去.靈玉向余下的人告辭,便要回去.

"程師姐."身後許寄波的聲音傳來,"我跟你一起走."

靈玉沒有拒絕,率先舉步,往山腰走去.

夜晚的攬月峰,分外安靜,蟲鳴唧唧,風聲簌簌,山石間,裸露于地表的月光石熒熒閃光.

"程師姐,你是不是討厭我了?"夜風里,許寄波忽然開口.

靈玉的腳步一頓,淡淡道:"這有關系嗎?".

"你現在都懶得跟我說話了."許寄波的聲音帶了一絲郁氣,"因為我只顧著自己築基,你覺得我沒資格當你的朋友?"

這樣的語氣,與平日的許寄波不同,不禁讓靈玉回想起,三年前那個熱情開朗,猶帶稚嫩的少女.

她目光閃動了一下,內心認真地回想了一遍,搖了搖頭:"不,不是這樣."

"那是為什麼?錢師兄就算了,我跟他本來就不熟,你呢?程師姐,我們相交三年,我一直以為我們是朋友,難道不對嗎?".許寄波停下,拉著她的袖口,抬起視線,目光有些悲傷.不管為了什麼目的,這段友情,她並不是沒有投入感情.

夜風中,月光下,酒後,許寄波發泄似地說:"我知道,你們是注定發光的人物,哪怕走上另一條路,也不能改變你們的命運.我資質不如你們,悟性不如你們,就連機緣也不如你們,拜個師都是我強求來的,可我難道沒有追求強大的權利嗎?我只想強大一些,跟你們一樣,站在風云之巔,難道我錯了嗎?".

"你沒錯."靈玉抬頭看了看夜空,慢慢說道,"許師妹,如果我一開始就討厭你,就不會跟你做朋友.過去這三年,我們很好,如果一直維持這樣的關系,我不會討厭你."

"那你……"

"你問我為什麼,我認真地想過了.大概是因為,我們並不是同一種人."

許寄波一怔,不由地松開了手.

"你並不是壞人,待人熱情,活潑開朗,之前我一直覺得,你是個不錯的朋友.可是,這次祝融山之行,你好像不太一樣了.你表現得太急切,總是迫不及待費盡心思地抓住一切機會,好像很怕被別人丟下.為什麼?你以前並不是這樣的."

許寄波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垂下,雙拳有些緊張地握緊.下一刻,卻又挺起胸膛,直視著她:"修仙之路,本就要抓住一切機會,難道不對嗎?".

靈玉歎了口氣,帶著探究地看著她:"許師妹,你總是問,難道不對嗎,難道錯了嗎,這是不是說明,其實你的內心一直在掙紮?你給自己找了很多理由,卻不能完全勸服自己."

"不,不是這樣!"許寄波矢口否認.

靈玉微微合起雙眉:"我跟你性格不同,很難猜到你心里在想什麼,但我覺得,你這樣的狀態不好.求仙,沒有一顆平靜的心,拿什麼去求?你這麼緊張,如何錘煉道心?你為什麼不能放下一點,用平常心去走自己的路?"

"你知道什麼?"她的平靜,卻刺激到了許寄波,"看看你,一路走得多順.去祝融山,遭遇地裂之災,死了那麼多人,你卻平安無事,還一舉築基.拜見結丹真人,我好不容易才被丹錦師叔收入門下,你什麼也不干,就被蔚師叔看中.我只是想跟你們一樣,強大,自信,受人景仰……"

"等等!"靈玉的感覺越發古怪了,"許師妹你在說什麼?我跟你一樣,剛剛築基,身份不比你高,實力不比你強,哪有你說的這麼……再說了,凌師叔明明看中你了,想收你為徒,是你自己不肯,要入丹錦師叔門下,哪里比我們差了?"

"這怎麼一樣!"許寄波叫了起來,"凌師叔如何能與丹錦師叔相比……"

"別說了!"眼看許寄波越來越偏執,靈玉也有些惱了,結丹真人的閑話,也是他們能說的?一不小心讓別人聽到,就惹禍上身了!

她撫平自己的情緒,努力讓自己心平氣和:"許師妹,我不喜歡你這樣的態度,我們性格也好行事也好,包括對待修煉的心態,完全不一樣.繼續相交下去,關系只會越來越惡劣,不如到此為止.我之前勸你的話,出自真心,別讓自己求仙的心蒙了塵.我要說的就這些."說罷,舉步就走,不再等她.

留下許寄波,呆呆地站在台階之上.

許久之後,靈玉的身影在山道上消失了,她才回過神.

"我……真的走錯路了嗎?".她輕聲問自己,看著靈玉消失的地方,眼角漸漸濕潤.不管答案為何,她知道,自己失去這個朋友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16,師父     下篇:118,遷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