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18,遷居  
   
118,遷居

)

118,遷居

三天後,執事堂派人來通知,舉行拜師儀式.

築基弟子拜師,慎重,但不隆重.問事長老元甯子,傳功長老尚桓真人見證,跪拜,敬茶,簡簡單單就做完了.

主持拜師禮的人,正好是靈玉的熟人,負責星羅海域弟子法會的傅長春.看到靈玉已經築基,他吃了一驚,何曉詩還在煉氣圓滿掙紮,沒想到這名新招收來的弟子,反而快了一步.

小半個時辰,拜師儀式結束,靈玉和許寄波各自被新上任的師尊領回去.許寄波欲言又止,試圖與靈玉搭話,最終還是作罷.

出了執事堂,蔚無怏一彈指,一道流光從他衣袖滑出,化成一團水霧.

"傻站著干什麼?"蔚無怏瞥了她一眼.

飛行法寶?靈玉看看周圍,奇怪地問:"師父,主峰附近不是不能飛行嗎?".她練習禦劍,還要離開主峰靈脈的范圍才行.

"那是你們."蔚無怏漫不經心地說,"等你有一天結丹了,也可以這樣."

換句話說,結丹修士不用遵守這條規矩.

靈玉一邊在內心詛咒萬惡的特權,一邊身手敏捷地爬上那團水霧.

蔚無怏嘴角一勾,露出一點笑,袖口一動,駕著水霧,往觀云峰而去.

觀云峰離主峰稍微有點距離,蔚無怏帶著靈玉,飛了一盞茶時間,才在云海之中落下.

觀云峰的風景,與它的名字高度一致.它是主峰靈脈范圍內的最高峰,山腰開始,就是層層疊疊的云霧,峰頂獨立于云海之中,只見云霧滔滔,波瀾迭起,若有日照,更是美不勝收.

蔚無怏帶著靈玉,直接在峰頂落下.

"你對為師生平了解多少?"蔚無怏緩步走在山石小徑上,側頭問.

"大概知道一些."靈玉回想了一下屠秋容的指點,說,"師父是師祖蒼華真人的首徒,自小入門,有天才之稱.二十歲築基,一百一十歲結丹,如今堪堪三百歲,已經結丹後期,元嬰有望.師父修煉的是上善若水功,此功法乃太白宗九大聖典之一,與師祖一脈相承……"

"這些只是表面."蔚無怏擺擺手,拈起一旁的喬葉,輕輕一彈,葉面的濕氣很快聚成一顆水珠,在他指上滾來滾去,"為師自身呢?你又知道多少?"

"自身?"靈玉不明白他的意思.

看她一副茫然的樣子,蔚無怏索性直言:"我的性格,愛好,行事准則,你知道嗎?".

"……"靈玉想起屠秋容對她說的話:"蔚師叔是結丹真人中最不能惹的人.別看他容貌秀美,一副無害的樣子,修煉的又是水屬性功法,但他性情卻是無常,時常反複,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犯到他頭上,哪怕是同門,也會馬上翻臉……你那師祖,跟他是一個品性,睚眦必報,心胸比針尖還小,對了眼緣,要什麼給什麼,看不上眼……這個咱們就不提了.蔚師叔至今未曾收徒,收你入門,必定是你入了他的眼,這對你來說,是天大的福緣.但你也要小心,一旦哪件事不如他的意,說翻臉就翻臉,到時候你有師父沒師父也差不多.總之,萬事三思!"

這段話,是屠秋容特意避了人叮囑她的,聽得靈玉瞠目結舌.屠秋容並不是個信口雌黃的人--特意這般囑咐,尤其她已經是蔚無怏的徒弟了,這師徒兩個,口碑得多差?

靈玉想著屠秋容的話,口中道:"徒兒從別人口中聽過一些,不過,到底是別人的話,未必是實情,還請師父指教."

蔚無怏輕輕一笑:"看來,別人說的沒一句好話."卻是心情極好的樣子,"你聽好了."

"第一,觀云峰的人,不能讓別人欺負."

"……"第一句就這麼霸氣,靈玉覺得,屠師姐一點也沒有誇張!

"第二,我不耐煩教傻蛋,學不會,就是你自己太蠢."

"……"果然反複無常.

"最後."蔚無怏轉過來,袖口一拂,"啪"的一聲,有如實質的靈氣抽在她腿上,"做我的徒弟,抬頭挺胸,畏畏縮縮的,趁早滾蛋!"

靈玉反射性地站直,身姿筆挺.

蔚無怏滿意地點點頭:"劍修就是耐抽,雖然是個女娃……反正也沒差."

靈玉眼角往下斜,腹誹:你自己還不是長了張宜男宜女的臉……

"你這是什麼表情?是不是在心里罵我?"蔚無怏的眉梢微微揚起,斜眼看她,根本是學她的動作.

"……"靈玉道,"師父,我看螞蟻."

蔚無怏點點頭:"嗯.你看螞蟻,為師看你."

這話是說,她在他眼里,跟螞蟻沒兩樣嗎?靈玉想捂臉.

"還有什麼疑問沒有?"蔚無怏再度舉步往前走.

"有."靈玉趕緊跟上,"師父,我聽說,您一直不收徒,為什麼這次會收我為徒呢?"

蔚無怏笑了起來,秀美俊逸的臉,越發春色迷人:"你猜."

…………

觀云峰最好的靈脈之眼,自然歸屬蒼華真人.蔚無怏也不差,他是大師兄,明正言順,搶下了除蒼華洞府外,最好的那塊地.

蒼華真人正在閉關,省了拜見的功夫,靈玉被直接帶到蔚無怏的洞府.

高達百丈的懸崖矗立,匹練一般的瀑布飛流直下,沖出一汪深潭,周圍層層山巒,將瀑布和深潭圍成一個半封閉的山谷.離深潭約十來丈的寬闊高台上,建著兩間的竹屋,精巧別致,很襯蔚無怏那張臉.

"師父,這夠我們住嗎?".靈玉很懷疑,她在攬月峰的屋子都比這里大.

"誰說我們住這里?"蔚無怏斜她一眼,指了指後面,"洞府在那!"

靈玉轉過去一瞧,果然,後面有一扇巨大的石門.

"那這個是做什麼的?"

"為師釣魚用的."蔚無怏甩給她一張玉牌,"這是開啟洞府禁制的玉牌,還有一套指訣.你看好了,為師只做一遍,如果你學不會……以後就別出門了."

站在石門前,蔚無怏開始結手印,靈玉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

蔚無怏的手很好看,光潔修長,跟他的人一樣秀美,掐動指訣的時候,層層疊疊的虛影綻放,像一朵潔白的花.最後,手印打在石門上,玉牌一晃,石門應聲而開.

"看清楚了嗎?".玉牌再度一晃,石門合上,蔚無怏站到一旁,"來一遍."

結手印,是道士的必修課,靈玉當年入道,沒少被玄塵子折騰,法訣配合指訣,稍微慢一點,戒尺就打下來了.嚴格的教導下,靈玉作為道士的基礎紮實無比.

--後來,靈玉也曾想過,既然她和仙石只是開啟寶藏的工具,為什麼玄塵子教導他們如此盡心盡力?或者,玄塵子待他們,還是有真情存在的.

想著這位已經身隕的師父,靈玉輕歎一聲,從今往後,她喚的師父也不是他了.

她閉眼凝神,仔細地在腦中回憶剛才蔚無怏的動作,確定自己沒有疏漏,然後自己練習幾遍,慢慢連貫起來,最後,略帶生疏地將一套指訣掐完,手印打在石門,玉牌一晃,石門開了.

"不錯,有點悟性."蔚無怏還算滿意,率先入內.

進入洞府,便是一個碩大的花園,采入天光,引入流水,若不是保留了岩壁,跟外面沒什麼差別.

花園里種的都是奇花異草,姹紫嫣紅有之,風骨傲立有之,疏朗大氣有之,嬌俏可愛亦有之.風格迥異的花草,看似隨意,卻又有著獨特的規律,和諧地存在著.

靈玉掃了一眼,吃驚之余,暗暗點頭.

這些花草,她認不全,能認出的均是珍稀品種.她大概明白這位師父的風格了,既要好看,又要實用,兩者缺一不可.這樣的人,很難伺候.

花園之後,是簡單而不簡陋的屋舍,均由靈氣充盈的玉石築成,配合此處的靈脈,條件比攬月峰不知好了多少倍.

"這里是為師住的,你想住哪,自己隨便挑."蔚無怏指了指中間一排屋舍,除此之外,左右錯落著幾間石屋,看樣式,就是給徒弟備用的.

"師父,洞府這麼大,就我們兩個住嗎?".

蔚無怏在屋舍前的草地坐下來,指了指桌上的茶具,示意她去泡茶,口中答道:"執事堂會派人來打理洞府,這些天正好辭了."

靈玉從屋里翻出茶罐,一打開,混和著靈氣的香味縈繞鼻端.這麼好的靈茶,別說喝,她見都沒見過!

泡茶,幾乎每個修士都會.茶可靜心,沒有雜質,不含煙火之氣.修士辟谷,不食肉蔬,卻不會不飲茶.

靈玉熟練地熱水,潤杯,沖茶,最後捧到蔚無怏面前.

蔚無怏只瞧了一眼,直接把茶一潑.

"師父,您不滿意?"

"水溫,力道,分量,沒一個對的."蔚無怏語調平平,沒有生氣,卻一點也客氣,"為師不指望你一下子什麼都會,慢慢學吧."

"……"

"別這麼看我,為師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先去安頓下來吧."蔚無怏笑得分外親切.

這樣的笑容,讓靈玉打了冷戰.她有不妙的預感,總覺得自己要倒黴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17,失去     下篇:119,師父這東西